只見,四周的山體上竟然緩緩冒出一道道暗紅色的痕迹,這些痕迹迅速就瀰漫了整個地下寶庫。

「不好,這,這是火焰,瑪德,怎麼回事兒?難道整個寶庫都要被火焰焚燒不成?」

林逸一看也是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啊!

開玩笑,這裡的火焰有多恐怖,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啊!

之前,他簡直就像是被焚燒成灰燼又重鑄了一般,那種痛苦便是強悍如林逸都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啊!

隨後,在林逸驚悚的目光中,山體裂開,一道道赤紅的岩漿冒著黑煙,不斷的從山體內溢出,周圍的溫度也在瞬間上升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步,彷彿,空氣都要被燃燒了一般。

便是林逸呼一口氣,都有種嗓子要冒煙的感覺。

無數的岩漿從山體上裂開,緩緩流淌到地面,慢慢凝聚成了一片赤紅的岩漿海域。

而後,最讓人驚悚的是,這岩漿海域竟然在不斷的上漲!

速度很快!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在林逸的周圍,就出現了半米深的岩漿海域,不但如此,這岩漿海域依舊還在以驚人的速度上升。

「瑪德,這,不會是地心岩漿炸裂了吧!」

林逸看著周圍的岩漿海域,目瞪口呆的嘀咕道,隨後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直接落在了那墳包一樣的高地上。

赤紅可怕的岩漿海依舊在擴張,瘋狂的擴張……

似乎,要瀰漫整個寶庫內。

林逸完全被眼前被這詭異的場景驚呆了,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裡的岩漿溫度,竟然比他之前煉化的火焰溫度都要恐怖,都要高出很多倍啊!

此時,他是若是貿然進入其中,恐怕都會被焚燒成灰燼吧!

「嘩嘩嘩……」

赤紅的海浪,翻滾著,氣勢磅礴,宛若吞天巨獸,散發著一股股危險至極的可怕氣息。

一時間,整個寶庫內,彷彿變成了岩漿的世界。

吞噬一切,融化一切,焚燒一切!

宛如末世一般。

而且這赤紅岩漿暴漲的速度依舊還十分的恐怖,按照林逸的估計,如果一直保持這種速度的話,最多十分鐘,他所在的這一塊兒區域恐怕也會被這可怕的岩漿吞噬吧!

鳳宮夢碎 至於那些急匆匆衝進來的強者,此時也同樣碰到了這樣的情況!

「不要……」

「啊啊啊……少爺,你快走!!!」

「我不想死!」

「公子,救我啊!!」

…………

一陣陣凄慘的聲音,不斷的在空蕩蕩的寶庫內響起,宛如厲鬼的哀嚎一般,傳出老遠。

實在是這岩漿的溫度太過恐怖,不管是荒古之境初期的修為,還是荒古之境後期的修為,只要被這赤紅恐怖的岩漿吞沒,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下子掉進了鍊鋼廠的鋼鐵熔煉爐之中一般,瞬間就被湮滅成為虛無,連灰燼都不剩下。

恐怖到了極點!!!

那些還活著的修士,則是拼了,咬著槽牙瘋了一樣的,逃!逃!!逃!!!朝著岩漿還沒有瀰漫到的地方逃去! 一時間,整個寶庫內,彷彿一下子變成了火魔地獄一般,到處都能夠看到岩漿追殺修士的畫面。

令人驚悚到了極致。

寶庫內,百分之九十的地方,都已經被赤紅的岩漿覆蓋了。

還活著的那些修士,無不是實力強橫、速度驚人、頭腦冷靜的存在,他們幾乎都跟之前的林逸一樣,完全不在理會眼前有什麼擋路,直接一劍,一拳,一掌轟殺之。

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逃走,逃離這可怕的地方,尋找到高地,活下去。

時間繼續流逝。

很快。

幾十名強者就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

當看到林逸站在墳包之上的時候,這些人明顯神情一怔,隨後紛紛急匆匆的朝著墳包上沖了過去

林逸見狀眉頭皺了一下,不過倒是沒有阻攔,而且,他也攔不住,雖然現在實力不錯,能夠斬殺藍家大供奉,可是想要橫行這整個寶庫依舊還是有些困難。

而後,那九命金鎖也悄然出現在了林逸的手中。

不遠處,那赤紅,冒著無比可怕熱氣的海浪,還在不斷的升高!!!

而這個最後的高地,距離那溫度驚人的海浪的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

按照岩漿火海暴漲的速度,恐怕要不了五分鐘的時間。

這片高地,也會被淹沒。

「怎麼辦?我不想死!」

「槽!!!這是什麼遺迹?這是要把我們都坑殺了。」

「該死,我們怎麼辦?」

「只要老子能夠活下去,一定要把給我消息的人殺了。」

「啊啊啊……老子為什麼要進入這個該死的寶庫?」

…………

剩下的十幾名修士,絕大多數都要瘋了,都冷靜不下來了,一個個紅著眼睛,宛如困獸一般在嘶吼著,在咆哮著。

剛剛他們可是親眼所見,自己的親人朋友,主子,僕人在被岩漿吞噬之後,是何等可怕的畫面。

不管你是什麼修為,反正,一進入這火海之中,便如同進入了巨獸的口中,根本沒有絲毫活下去的機會啊!

恐懼,憤怒,惶恐,早已經充滿了所有人的腦子。

當然,也有人冷靜,如白星辰,藍家大供奉等修為卓絕,來頭不凡的強者,此時雖然臉色也微微蒼白,但,還算冷靜。

「小子,你果然還沒有死。」

突兀的,那藍家大供奉看著林逸,冷喝道,雙眼之內,殺機沸騰,宛如兩團幾乎實質的火焰一般在跳躍,不過,他沒有動手,現在,他實在顧不上跟殺林逸了。

一旦四周不斷在暴漲的岩漿海湧上來,而他們又沒有找到到求生的方法,要不了五分鐘,大家都得死在這裡。

隨著藍家大供奉開口,很多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

不過都是掃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現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命都顧不上了,哪裡還有人願意關注別人呢?

「怎麼辦?」

「不能坐以待斃,否則,等待我們的一定是死亡啊!」

「要不,我們所有人聯手,直接朝著頭頂上方轟,打碎這座大山如何?」

一眾強者紛紛嘀咕道。

隨後,眾人下意識的看向了白星辰。

眾人之中,以白星辰為尊,他的來頭跟背景可都大的驚人。

「這座山轟不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有人觸碰到了這裡的機關,所以,我們現在就是瓮中之鱉。」

白星辰目光同樣有些凝重的說道,在這等上古強者的驚天實力面前,便是他也顯得非常的無力啊!

林逸一聽,目光頓時閃爍了一下,隨後低著頭,輕輕的抖動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灰塵,「瑪德,這該不會是老子弄出來的吧!」

白星辰卻彷彿沒有察覺到林逸的異樣一般,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圓形的八卦陣盤,盯著眾人神色凝重的說道:「我手中這一件神器雖然不是先天靈寶,可它的威力,卻還在很多先天靈寶之上,是我寒霜宮宮主的信物,一旦催動能夠冰封千里,便是這裡的火焰也能夠冰封,只是,需要時間,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如果你們能夠為我爭取到,我可以一試。」

「什麼?十分鐘的時間?」

眾人聞言,同時眉頭微微一皺,面帶一絲凝重之色,按照現在的情況,四分鐘他們都撐不住啊!更何況是十分鐘呢?

「咳咳,那個諸位,這東西我貌似能夠在五分鐘內催動,要不讓我試試?」

林逸伸著腦袋,盯著白星辰淡淡的笑道。

「唰唰!!!」

眾人一聽,同時扭頭看向了林逸。

「小子,如果不是你貿然進入這寶庫之內,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變故?」

「不錯,你就是罪魁禍首,難道還想要把我們所有人都害死不成?」

「還是有白少來弄吧!」

眾人紛紛盯著林逸不滿的咆哮到,那猙獰的神情,如果不是現在處於生死攸關的時候,恐怕都忍不住要直接弄死林逸吧!

「你叫什麼名字?」白星辰盯著林逸凝聲道。

「管你屁事兒?如果不想死就把東西交給我,否則,不到十分鐘,你們都得死在這裡。」

林逸聞言,神情桀驁不馴的冷笑道。

白星辰一聽頓時目光閃爍了一下,有可怕的凶光在涌動,他的身份跟地位比藍家大供奉都要恐怖很多倍,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呵斥過?

只是現在情非得已,白星辰也不敢墨跡,冷哼一聲把手中這件堪比先天靈寶的陣盤扔了給林逸。

「若是五分鐘內,你不能激活這陣盤,我要你狗命!」

白星辰高傲,冷漠的呵斥道。

「廢話真多,現在可能需要五分零一秒了。」

林逸拿著陣盤,盯著白星辰一臉挑釁的冷笑道。

眾人聞言。

瞬間都沉默了。

在這個時候跟林逸計較,墨跡,豈不是等同於在拿自己的性命那開玩笑呢?

只剩下那赤紅的岩漿在瘋狂拍打,咕咕的冒著氣泡。

林逸見狀,同樣無比傲慢不屑的冷哼一聲,便低著頭開始搗鼓手中的陣盤了。

這一枚陣盤別人不清楚他的使用方法,可他林逸還真是知道。 而且,他說五分鐘搞定,都已經有點把時間說多了,因為上一世,他也曾經玩兒過這東西,而且,他那特殊的血脈之力,也可以幫他加速激活這陣盤。

時間匆匆流逝。

那赤紅恐怖的的岩漿距離眾人也越來越近,甚至,有幾名修士都已經抵擋不住那一陣陣襲來的高溫,只能鼓動靈氣來抵擋……

雖然還保堅持著冷靜,可一個個的神情也緊張到了極致,不少人甚至都已經在心裡開始跟滿天神佛祈禱了!!!

很快。

在眾人無比驚悚的目光中,岩漿海離眾人的距離只有半米了。

彷彿隨時都要湧上來把他們吞噬一般。

終於。

有人忍不住了。

「啊啊啊……你他~~~~瑪德好了沒有?我們都會死啊!」

有人崩潰了,紅著眼睛,盯著林逸驚悚十萬分的嘶吼咆哮了起來。

「閉嘴!」

白星辰目光一寒,皺著眉頭呵斥道。

「滾你大爺的,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裝大爺呢?等會兒都他馬德要死在這裡!」

那名修士顯然已經失控了,瞪著眼睛,盯著白星辰就臭罵了起來。

「刷!」

寒光閃過驅散了一絲熱浪,而後,在那名修士的咽喉處便出現了一絲血跡,只是這血跡剛剛冒出就被恐怖的寒氣冰凍,而後,整個人面龐上浮現了一層厚厚的寒冰,便直接倒入了岩漿海之中,連一個氣泡都沒有冒出,就被恐怖的高溫焚燒的屍骨無存!

場面再度安靜下來。

可怕的岩漿,也從半米,變成了二十厘米,十厘米……

不少人身上的衣服似乎都要被恐怖的高溫焚燒了一般,便是白星辰的臉色都開始慘白了。

便是林逸此時都有些焦急了,咬著槽牙瘋狂的催動自己的血脈之力。

似乎!

天要絕人啊!

但,就在所有人都徹底絕望,都忍不住要發瘋的時候,林逸卻突然抬起頭:「成了。」

說著,他雙手猛的把手中的陣盤扔了出去,同時體內的靈氣也如同一道道白色的匹練一般,瘋狂的在空中飛舞,狠狠的打入了那陣盤之中。

果然。

這珍貴的陣盤之上,頓時冒出了一股股驚駭世俗的寒氣,那可怕的寒氣如同濃霧一般不斷冒出。

僅僅只是在瞬間的功夫,眾人就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意。

而周圍,那隨時能夠取人性命的岩漿,涌動的速度卻也緩慢了許多,那感覺,彷彿已經疲憊了一般,隨後,赤紅慢慢變成了暗紅,再慢慢變成了灰白色的石頭。

整個寶庫內的溫度也以驚人的速度開始降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