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聽到蕭瀟天剛亮就去了周家后,魏家的人就急急忙忙的去請城主了,愣是在半路上把城主給搶到魏家去坐鎮了。

所以,直到蕭瀟在周家鬧完事,城主也沒到周家來,事後周家知道了,也只得打碎牙齒往肚裡吞。

不管魏家做事厚道不厚道,反正這在魏家看來,對自家有利的事,再不厚道也要做。

魏家在銅爐城的東南方,以前這裡還只是叫魏家莊,後來魏家有子弟入了大宗門,成了高階靈仙,族內更是接連出了三名靈仙,魏家莊實力大漲,也因此改名成了魏家堡,而且,魏家堡的規模比葉家堡大了一倍不止。

蕭瀟站在魏家堡的大門前,看這大門就知道魏家的底蘊有多深厚了,光一個大門就堪比銅爐城的城門了。

看著大門,蕭瀟呵呵的笑著,點頭道:「是大戶,非常好。」

大白老爺扛著長戟,長戟上掛著兩大一小三個鈴鐺,走起來一晃三搖,別提多得意,看到魏家堡的大門,都忍不住拿長戟去戳了戳。

長戟敲在大門發出「咚咚」的聲響,魏家堡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從裡面探出一個小腦袋來。

小腦袋的主人是個五六歲的女童,扎著兩個漂亮的雙馬尾,綁著辮子盤成髻,髻上各插了朵花,圓圓的小臉上,帶著幾分嬌憨,看上去非常的討人喜歡。

小蘿莉探出腦袋看到大門外身材滾圓,大臉大肚子小短腿的大白,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你是誰,來我家有什麼事嗎?」小蘿莉乾淨透徹的目光越過大白,落在了蕭瀟的身上,咧嘴笑著,聲音甜甜的。

「找你們家大人,關於賠錢的事。」蕭瀟挺了挺自己的小身板,雖然自己身高還是五歲時候的模樣,但自己已經七歲了,再過個把月就八歲了,在那五六歲小姑娘面前,可是大了好幾歲呢!

「我家大人不在家,他們說,仙子姐姐過來的時候,讓我把這個給姐姐。」說著,小蘿莉把手中的儲物袋遞了出去。

遲墨伸手接過儲物袋的時候,魏家那小蘿莉笑嘻嘻的捏了把遲墨粉嫩嫩的小臉,「仙子姐姐這麼漂亮,姐姐的弟弟長的也好漂亮。」

遲墨黑了臉,瞪了眼魏家那小蘿莉,走回到蕭瀟身旁,打開儲物袋大略掃了眼,嘿的笑出了聲。

「魏家還真是大戶人家,足足給了三萬靈石。」

一聽這數,蕭瀟也傻了下,三萬靈石誒!

這數她起碼得挨家挨戶敲上六家竹杠來,才可能拿到這麼多,還只是可能,要是窮一點的家族,沒準還得多敲上一兩家。

「姐姐,來我家玩吧!」魏家小蘿莉圓圓的臉上掛著甜甜的笑。

「不去!」遲墨童鞋惡狠狠的啐了一聲,蘿莉甜甜的笑對他沒有絲毫作用,反而覺得神煩。

大白也湊了過來,咧了咧嘴,抬起爪子摁在魏家小蘿莉拖地的裙擺上,看著蘿莉抬腳跨出,伸手去抓蕭瀟的衣擺,結果一個趔趄撲倒在了地上。

「走吧。」蕭瀟擺了擺手,也不管撲倒在地的魏家蘿莉,拉了遲墨的手,轉身就走。

反正魏家的竹杠是敲到了,多留會兒也沒意思,人家都躲著她了,還去人家裡玩,送肉呢吧!

「姐姐姐姐……」魏家小蘿莉從地上爬起來,在大白的嘲笑中,小碎步跑著追上蕭瀟,拉住蕭瀟的衣擺,帶著殷切的神色,巴巴道:「姐姐,下次來我家玩吧!」

蕭瀟扭頭看著魏家小蘿莉,目光從她臉上滑過,落到小蘿莉滑下袖子的手臂上,眨了眨眼,笑道:「好,下次來找你玩。」

「那我等姐姐來。」得了蕭瀟的承諾,魏家小蘿莉帶著灰的臉上盪開了甜甜的笑容。

二人一獸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魏家堡,搖搖晃晃的往銅爐城去了。

長戟上的兩大一小三鈴鐺也被扔在了魏家堡外,魏家那個小蘿莉奮力的拖著長戟,要進魏家堡大門。

這時候,魏家堡的大門忽然打開,從裡面出來個少年,少年看到拖著長戟往回走的蘿莉,歪著嘴嘿的笑了一聲,上前一腳踢開長戟,長戟帶著小蘿莉翻滾出了老遠。

小蘿莉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抓著長戟的手柄,繼續往魏家堡大門拖去。

「行了行了,要東西自己拖回去,死屍什麼的就別往家裡拖了,晦氣。」那少年不耐煩的開了口。

小蘿莉乾巴巴的應了聲,把長戟上掛著的三個鈴鐺給取了下來,然後拖著長戟費力的進了魏家堡。

坐在大廳內的魏家家主聽著管家回報,說人已經走了,魏家家主這才鬆了口氣,揮揮手,「送十六丫頭回屋去吧。」

管家還沒退下,坐在魏家家主左下首的人突然開了口,「那小煞星往哪去了?」

「回城主大人,往銅爐城的方向去了。」管家低著頭稟報道。

「去銅爐城了?」身材魁梧的城主大人聽到蕭瀟往銅爐城去了,一拍自己大腿,猛的站了起來,「壞了,別是去鬧事的。」

一想到這小煞星這般折騰,作為城主的姜宏頭都有些大了,雖然他是三級靈仙的修為,並不怕一個才六級初期的遊仙,可在實力面前,他也不得不忍氣吞聲啊,誰讓對方有斬半步靈仙的能力,要是再晉個級,斬他三級靈仙還不是個妥妥的事。

城主大人姜宏,火急火燎的出了魏家,直奔銅爐城而去。

而魏家,小蘿莉身上漂亮的衣裙已經換成了粗布短打,正擼著袖子,盤著褲腿,頂著烈日在靈谷田裡忙碌著。

坐在大白背上的蕭瀟和遲墨,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小九,你為什麼答應那小丫頭有空去找她玩?」遲墨童鞋盤著腿,拉著蕭瀟的衣擺,努力眨著大眼睛,裝出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看她可憐。」蕭瀟嘆了口氣,看魏家那小蘿莉穿著新衣裙出來見自己,卻不見幾分喜悅,反倒是看到自己的時候,那小眼睛亮的跟星星一樣忽閃忽閃的。

遲墨哼了聲,大聲道:「有啥可憐的,魏家也沒幾個好東西。」

蕭瀟扭頭捏了遲墨的臉一把,笑道:「雖然沒什麼好人吧,但也總有那麼幾個可憐的人。」

遲墨撇了撇嘴,哼唧了聲,又轉移話題,瞪大眼睛亮閃閃道:「小九,咱們有這麼多靈石了,去城裡大採購一番嗎?」

一聽要大採購,大白老爺就不幹了,用爪子把地敲的砰砰響。

「咱們現在沒缺啥,不用大採購,不過嘛,靈石不嫌多,我覺得,咱們可以在這路上多轉轉,遇到不開眼的上來打劫的,咱們就把他們給反劫了。」

說到打劫,蕭瀟嘿嘿的笑出了聲。

於是,二人一獸,便在前往銅爐城的大路上慢悠悠的晃蕩了起來,而且還拿出了一個儲物袋用龍雀狂刀掛著,一甩一甩,別提多歡。

可就是這樣子,許多路過的散仙,遠遠的看到這二人一獸的組合就繞道,恨不得繞的越遠越好,銅爐城內這組合的消息可是傳了個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二人一獸有多囂張霸道。

為了還自己一個公道,敢堵家族大門,打的那些家族沒一點脾氣,最後還得賠著笑臉賠上靈石,就差燒高香送這二人一獸離開了。

現在銅爐城裡蕭瀟這小煞星的名頭傳的都已經滿天飛了,哪還有不開眼的敢撞上去自討沒趣啊。

轉了大半天都沒碰上一個不開眼的,而且今天這大路上吧,人還特別少,少的他們一路走過來才見到兩三個人,而且這幾人看到他們還一臉的驚恐,抱著身子瑟瑟發抖的埋頭狂奔。

「怎麼都怕成這樣,咱們都差把『快來打劫我』的字寫臉上了,難道他們看成了『快來送死』不成?」蕭瀟坐在大白的後背上,無比納悶的抓著臉道。

遲墨嗯了聲,「我看他們都是怕咱們,遠遠看到咱們過來,要麼繞道跑了,要麼直接拐回去了,只有幾個眼睛不好的才路過跑過去了。」

「哎,這銅爐城啊,是混不下去咯,走吧走吧。」仰頭大嘆一口氣,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怎麼就沒遇到個跳出來要打劫的呢?!

「嘿,來了個,修為還不弱。」剛感嘆完,蕭瀟一扭頭,就看到東南方疾馳而來的一個身影,看樣子就是沖他們來的,立刻興奮的抓住了龍雀狂刀的手柄。

「且慢動手!」粗獷的聲音傳來后,那個身影也漸漸露出了自己的面目。

蕭瀟歪頭打量著眼前的中年男人,有點眼熟,就是想不起來是誰,在哪見過。

急急趕來的姜宏才喘勻一口氣,立刻大笑著開口道:「仙子可是要進銅爐城?」

「對啊。」蕭瀟點頭,把龍雀狂刀擺到了自己身側握緊,「你可是要與我們一路?」

「對對對,正要回城,」姜宏拍著手,「不知仙子進城所為何事,姜某對銅爐城頗熟,正可為你引路。」

在姜宏報出自己姓氏的時候,蕭瀟已經想到了眼前這人是誰了,銅爐城的城主大人,從東南方來,多半就是從魏家出來,聽說自己往銅爐城去了,就巴巴的趕來了,這姜宏多半是擔心自己會在銅爐城內鬧事。

看城主大人這般節操掉地都撿不起來的模樣,蕭瀟也懶的跟他多廢話了,「借銅爐城的傳送法陣一用,銅爐城玩膩了,想出去轉轉。」

聽到蕭瀟這麼一說,姜宏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間就落回了肚子里,額滴個娘嘞,小煞星終於肯走了,終於想到要出去玩了,真是天助我銅爐城這百年內風調雨順、人畜平安啊!

在姜宏內心要感謝天感謝地感謝老祖宗的心情下,姜大城主非常殷勤的當起了地陪的工作,一路鞍前馬後的把蕭瀟一行送進了銅爐城,又在銅爐城的鬧街上轉了一圈,還買了一堆吃的玩的好看的給蕭瀟他們充當禮物。

最後,在蕭瀟一行無比嫌棄的表情中,姜大城主把他們送到了銅爐城的傳送陣站點。

「城主叔叔你真好,我們以後會常回來的!」在傳送白光亮起的瞬間,蕭瀟沖姜宏笑彎了眉眼。

祖宗誒,千萬別再回來了!姜宏在心裡祈禱著,臉上卻帶著無比真誠的笑,揮手道:「有空記得回來找叔叔玩啊,一路順風!」

送走了小煞星,姜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從其他大城傳過來的法陣亮了起來,傳送法陣里,走出一個身著白衣,丰神俊朗的少年。

少年的眸中帶著欣喜,一出法陣后便急急往外走去,一不小心碰到了城主大人姜宏,不等對方道歉,剛送走小煞星的姜宏大人心情愉悅的擺了擺手,哼著曲兒回城主府去了。

——————

地圖轉換,這章卡的好心塞!!!







推薦一本新書,書名:《九妹的脫線穿越》,

鏈接:http://mm..com/book/1362318.html

有喜歡的親可以去看看,么么噠!!! 從銅爐城的傳送陣出來的時候,蕭瀟仨還沒花一塊靈石,因為他們坐傳送陣的靈石費用都是城主大人掏的,而且還是專門開了一個傳送陣讓他們走的。

沒坐過傳送陣的蕭瀟還以為所有的傳送陣都是,進去給靈石后,上陣就能走人的。

結果,一出傳送陣,蕭瀟仨就直接懵逼了!

傳送陣外簡直就是人山人海,人擠著人,人挨著人,那些人簡直比鎮子上趕集的時候還要多。

站在傳送陣內被進傳送陣的人擠了出去后,變回大肥貓的大白還緊緊的抱著蕭瀟的胳膊,生怕自己在推擠中會被人給佔了便宜。

遲墨緊緊的拉著蕭瀟的另一隻手,二人出了傳送陣后,立刻往下一個傳送陣走去了。

蕭瀟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西漠,從女媧仙界的地圖上來說,西漠就在南莽的隔壁,看起來不算遠,但這路走起來,顛顛倒倒的還得轉好幾個傳送陣,加上銅爐城是南莽地處最南端的一個城市,要去西漠,還得先坐傳送陣去南莽最大的城市穿雲城,因為只有穿雲城才有去西漠的傳送法陣。

關於傳送法陣,銅爐城的城主大人生怕蕭瀟會殺他個回馬槍,非常熱情的給她介紹了各城的傳送法陣,甚至還特意送了一塊刻有南莽各大城鎮傳送法陣的玉簡,把蕭瀟給激動的不行。

結果,出了傳送法陣后,他們才發現,他們要去的西漠還得轉上兩個傳送法陣後到了穿雲城,再從穿雲城坐穿大域的傳送法陣才能到西漠,而且,各大域之間的傳送並不是很頻繁,通常需要等上五六天才能等到一趟穿域的傳送法陣。

有點暈頭轉向的蕭瀟,拖著遲墨站在新的傳送點的時候,看到傳送點上標出的價格,又被嚇了一跳。

各城市之間的傳送,一個人一次需要繳三十塊下品靈石,如果遇到更遠一些的城市,價格則在五十到一百五十塊下品靈石之間。

就拿蕭瀟他們出來的銅爐城來說吧,銅爐城地處南莽最南的城市,也屬於偏遠城市的行列,不管是傳送到銅爐城還是銅爐城傳送出去,一個人一次需要繳八十塊靈石,而且還是需要等夠十個人才能開啟傳送,如果是單獨開啟的話,一次傳送法陣啟動所需要的靈石在七百塊下品靈石左右。

想想銅爐城城主大人那點頭哈腰,恨不得送自己出女媧仙界的表情,再想想他為了趕緊送自己走,還單獨開啟了傳送法陣,粗略估算了下,城主大人今兒個是至少虧了一千塊下品靈石。

想到能坑上城主大人一把,蕭瀟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起碼從銅爐城出來的傳送靈石她是省下一兩百了。

「去疾雷城還差三人,要走的快上了啊。」前面傳送法陣內已經坐了七個人,負責登記和啟動傳送法陣的人大聲的呼喝著,跟菜場賣菜似的。

蕭瀟拉著遲墨走上前,掏出六十塊靈石放到登記的桌上,「疾雷城,兩人。」

登記官抬頭看了眼蕭瀟,又看了眼旁邊的遲墨,最後目光落在身材滾圓的大白身上,皺了下眉頭,帶著一絲厭煩,「傳送陣內禁制帶寵物,有御獸袋的就塞回御獸袋,沒御獸袋的,算一個人頭。」

蕭瀟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寵物也算一個人頭!

看了眼大白,再看看大白滾圓的身軀,這身材,這體重,的確要算一個人頭的名額啊!

「有有,馬上塞回去。」說著,不由大白分說,蕭瀟掏出一個土黃色的袋子,奮力的把大白往那御獸袋裡塞。

大白老爺揮爪抗議,本神獸大人怎麼可以進低階妖獸才用的御獸袋,太拓麻掉身價了。

見大白抗議的厲害,蕭瀟只得瞧瞧給他傳音,「塔座在裡面,順著袋子爬塔座里去,等傳送法陣出來了,給你買好吃的,省你一個名額的傳送費用,能省好幾百靈石呢,你算算好幾百靈石能買多少吃的!」

一陣誘哄,大白老爺掰著爪子數了半響,覺得省下這好幾百靈石給自己買好吃的,還是非常划算的。

勤儉持家的大白老爺難得的不再掙扎了,順著蕭瀟塞他的力道,哧溜一下滾進了塔座里。

把大白老爺騙回塔座后,蕭瀟拉著遲墨立刻跑進了傳送法陣內,兩人手忙腳亂的坐好后,最後一人也到位了,不一會兒傳送法陣就啟動了。

傳送的速度很快,大概半盞茶的功夫,他們已經到了疾雷城。

連著坐了兩個傳送法陣,蕭瀟感覺有些體力不支,小臉蒼白,腳步虛浮,遲墨緊緊的拽著蕭瀟的手,小臉上滿是緊張。

「姐姐,要不咱們先休息一會兒吧。」在外面的時候,遲墨都會喊蕭瀟姐姐,畢竟兩人是以姐弟的身份登記的身份玉牌,再加上兩個那麼小的孩子,如果不裝成姐弟,極有可能會被好來事的官府勢力抓去問話。

蕭瀟喘了一口氣,擺擺手示意遲墨不用擔心,只是有些脫力,畢竟傳送陣坐的也不是那麼舒服,加上兩個傳送陣一起坐,對神識的震蕩也很大。

兩人在傳送站外歇了片刻,喝了點花蜜水恢復了體力,蕭瀟感覺舒服了一些后,帶著遲墨又走進了傳送站,他們下一個需要去的點是鼎金城,去了鼎金城,再由鼎金城傳送到穿雲城,到了穿雲城,問了大域之間的傳送時間,才算真正的能休息下。

鼎金城與疾雷城之間的距離還算近,傳送靈石也是一個人三十塊下品靈石,蕭瀟交了靈石后,帶著遲墨走進了傳送法陣。

因為他們上一趟去鼎金城的傳送法陣剛剛開啟過,所以他們這一趟要等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不過還是很快就到了鼎金城。

然後二人又馬不停蹄的去了前往穿雲城的傳送法陣,一到那穿雲城的傳送法陣外就愣住了,這拓麻人也太多了些吧!

大城之間的傳送法陣,一般是五十人就能發動一次,可就算是五十人一撥,這去穿雲城的人也實在太多了點。

不過人多也有個人多的好處,讓已經經歷了連續三次傳送的蕭瀟有了喘息的機會,在排隊等待傳送的時候,蕭瀟趁著這機會又狠狠的歇了一把。

等了足足半個時辰后,蕭瀟和遲墨終於坐上了去穿雲城的傳送法陣。

半刻鐘后,二人來到了穿雲城,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又急急忙忙的去找大域之間的傳送站點去了。

找到大域之間的傳送站點后,又一陣詢問,蕭瀟才知道自己這火急火燎趕過來的運氣還真的不錯,剛好有一趟要去西漠的傳送法陣要啟動,已經到齊八人了,就差兩人。

不過,大域之間傳送所需要的靈石價格也是很高的,一個人需要花費五百下品靈石,相當於一塊中品靈石了。

看到這價格,遲墨拉了拉蕭瀟的衣擺,把蕭瀟給拉出了人群,拉到角落裡偷偷說話去了。

「小九,這傳送價格太高了,我也回去吧,也能省下很多靈石呢。」遲墨說道,他說的回去就是到塔座里去,塔座和須彌戒都能避過大域之間的傳送檢查,遲墨想省靈石,也要跟大白一樣回塔座里呆著。

蕭瀟想了想,覺得遲墨說的也有道理,一塊中品靈石呢,還是能省就省吧,雖然咱現在有靈石了,但還得照顧倆小的吃喝,不能有靈石了就大手大腳的亂花,靈石這東西經不起花,還是省一些好。

於是,蕭瀟帶著遲墨往人堆里擠了去,人擠人的狀態下,身材嬌小的兩人直接被淹沒在了人群里,在人看不到的地方,遲墨也進了塔座里。

回到大域傳送繳靈石的台前,登記官看到去而復返的蕭瀟,笑問道:「怎麼又回來了,你弟弟呢?」

「弟弟回家去了,我爹說弟弟年紀太小,受不住傳送中的神識傷害。」蕭瀟帶著甜甜的笑把五百塊下品靈石放到了登記桌上,又把自己的身份玉牌遞了過去,「叔叔,就我一個人。」

登記官收了靈石,核對了身份玉牌,又檢查了蕭瀟身上所帶的儲物袋內是否有違禁物品,最後才放行。

「小妹妹,你一個人去西漠做啥?」坐到傳送陣里后,陣內一青年男子笑眯眯的問道。

蕭瀟縮了縮脖子,一臉膽怯的模樣,但又故作堅強道:「去找姑姑,我爹說姑姑在西漠的大門派里當弟子,讓我去找姑姑。」

去西漠的借口理由蕭瀟早就想好了,知道有人會故意打聽自己的身份來歷,蕭瀟早就想好了一套說辭來應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