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此,如今的他唯有以強勢手段將氣lang轟散,如此既能夠給唐老和樊胡留下深刻印象使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也能夠掩飾自己不是張誠的事實!

足足盞茶功夫之後,洞府內的動靜才最終消停了!

當一切都消散后,之前戰團中央除了多出一個大坑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那幽綠色的頭顱呢?」唐老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掃視一番后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中年女子睜開了眼,眼中閃過一絲黯然與怨毒!此刻的她就算能夠活著離開這裡,她的實力也會倒退,甚至不會比武氣境九重武修強多少!而她若是再受傷的話,那麼她的修為必然會倒退!這比實力倒退更加嚴重!

她默默不語,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已經知道自己在此次尋寶中掉隊了,如今的她跟誰爭都爭不了,唯有期待早日離開此地!

「咦?」封元在心中輕咦一聲,他的視線落在楠木桌上。

之前那番動靜那麼大,而那楠木桌居然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那滔天的氣lang根本就不存在!如果不是地面上那個大坑,眾人甚至都懷疑之前是否發生過一場大戰!

順著封元的目光,唐老和樊胡也看到了那楠木桌的異常!只不過他們看不到封元所看到的詭異場面!

在封元的視線中,楠木桌上依舊擺著四塊黝黑石塊,其上刻畫有四張慘白的人臉!而原本瀰漫在眾人慘白臉色上的血色出現了消退!就彷彿它們已經得到了足夠的祭獻,暫時不需要四人的鮮血一般!

不過,在那三個玉盒的後方,那個猙獰的骷髏頭居然浮現出淡淡的血色,彷彿正由死向生在轉變!


「他們兩人難道都看不到這樣的場面?」封元在心中疑惑,他可以確定唐老看不見黝黑石塊和猙獰骷髏頭,但是不確定樊胡是否能夠看到!

因為之前一戰中,樊胡暴露了屬於他的底牌,唐老沒有發現,但是他卻看出來了!所以,現在的封元對樊胡尤為注意!畢竟對方從一踏入這裡就有些反常了,這由不得封元不謹慎!

「張誠道友,你真的不要這件中品寶器?」樊胡側首再次詢問了封元,臉上那條傷疤流露出一股猙獰之意!

封元微微搖頭,黑袍中探出一隻手,而後指著中年女子淡漠道:「不用了!這一件寶器給她吧,畢竟我們四人中她受的傷最嚴重,至於後面的寶物,她能夠得到的幾率幾乎沒有,所以這件寶器便算是我們對她的補償!」

「不知道你們意下如何?」封元聲音不變,他的目光透過黑袍看向前方的楠木桌,他雖然在和樊胡說話,但是他的視線並沒有離開楠木桌!

樊胡神色不變,深深地看了封元,彷彿想要透過黑袍看穿他的神情,可是半響后,他放棄了!那黑袍內居然有一種阻礙,擋住了他的視線,使得他看不清封元的神情變化!

只見樊胡淡笑中轉過頭看向唐老,問道:「唐老覺得如何?」

他並沒有直接作出決定,這畢竟是一件中品寶器,若真讓自己決定他是肯定不會同意的!可若連唐老都同意了,那麼他也就做個順水人情將之送給中年女子。

當然,如果唐老不同意的話,那他就心安理得的將這件中品寶器收入囊中了!至於中年女子的意見,他想都沒有想,以中年女子的實力,還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此時,就連中年女子都睜開了眼,停止了養傷,眼神灼灼面帶期冀地看著樊胡!如果她能夠得到這一件中品寶器,那麼她受這麼嚴重的傷也是值得的!

畢竟,傷可以通過時間來慢慢恢復,但是寶器,尤其是中品寶器,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獲得的!


要知道,有些武者境三重的武修終身都得不到一件中品寶器,這種事情並不罕見!故此,中年女子對於能夠得到一件中品寶器感到非常的值得!

動!

「呵呵!」唐老老奸巨猾地笑了笑,而後看了一眼中年女子的慘狀后,大義凜然道:「這一件寶器應該給她!她付出了這麼多,應該得到一些回報!」

對於唐老的決定,樊胡也頗為認可地點了點頭,道:「不錯,你付出了這麼多,這一件中品寶器應該給你!」

事實上,他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先寄放在你那,到時候我自會取回來!很明顯,樊胡對中年女子動了殺心,一待時機成熟他就會擊殺中年女子,搶奪那件中品寶器。

說完,樊胡單手一抓,頓時,楠木桌上最中間那個玉盒一下子就橫飛出來,只聽「啪」的一聲,玉盒被樊胡緊緊地握在手心。

樊胡頗留戀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盒,猶豫了一會後,他並沒有將之打開,而是直接將之拋向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的視線隨著這個玉盒不斷移動,眼看這個玉盒向著她拋來,她連忙伸手將之握在手中!

「啪!」

直到這清脆的聲音響起,中年女子才微微回過神來,神情中夾雜著一絲喜悅之意!

「這可是一件中品寶器啊,如果不出意外,也許我這輩子都得不到!但是我現在卻得到了,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中年女子在心中激動地說道。

如果張老祖的洞府不是在橫絕山脈深處,中年女子甚至有一種一得到寶器就立刻離開的衝動!

也不管樊胡等人在這裡,中年女子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期待,而後緩緩地小心地打開了玉盒!

「咔——」

玉盒剛剛露出一道裂縫,頓時,一道黑芒從那裂縫處散發出來,一股屬於中品寶器的氣息頓時就瀰漫開來!

只是一瞬間,不僅僅是樊胡,哪怕一向陳府極深的唐老眼神中都流露出一絲貪婪與熾熱之意!不過,這兩人畢竟都是老奸巨猾之輩了,短短半息后就恢復尋常了。

玉盒被緩緩地打開,中年女子眼神中的期待之色更加濃郁了。


「咔——吱——」

終於,玉盒被打開了!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塊巴掌大小的灰白色獸皮!

乍一看,這塊獸皮帶有一種新鮮的皮肉之味,雖然沒有血絲,但是就彷彿是才從妖獸身上剝下來風乾不久的妖獸皮!完全不像一件寶器!

若非這灰白色獸皮上傳出一股屬於中品寶器的氣息,中年女子一定會將之當做一塊珍貴的妖獸皮而已!

帶著疑惑,中年女子用僅剩的一隻左手摸了摸灰白色獸皮,頓時,她在獸皮上感受到極高的柔韌度!

抱著嘗試的心態,她狠狠地捏了一下獸皮,甚至都用上了真氣!可即便如此,妖獸皮上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反而是她自己受到不小的反彈之力,差點崩開她的傷勢。

「呼——」

中年女子的呼吸聲頓時急促起來,她現在已經非常肯定了,這就是一件中品寶器,而且還是更加珍惜的防禦寶器!

「啪!」

中年女子一臉振奮地將玉盒蓋上,而後小心地將之收進儲物袋。

足足盞茶功夫,中年女子依舊還有些難以置信的感覺,最終,她略帶感激地看了一眼封元和唐老!她知道,如果沒有這兩人的幫助,這件中品防禦寶器必將與她無緣!

「唐老,自己挑一件吧。」樊胡相當得大度,並沒有和對方去爭什麼,一幅任你挑選的表情。

唐老也不客氣,對著其中一個玉盒猛地一揮手!頓時,只聽「啪」的一聲,那個玉盒就被他握在手中。

玉盒到手,唐老也連忙將之打開來看了一眼!頓時,一股濃郁的中品寶器的氣息瀰漫在周圍,使得樊胡也有些期待了。

入眼處,乃是一根白骨!

唐老微微一感覺,就知道這是一件中品攻擊寶器!雖然他能夠感受出來,但是他還是禁不住將它拿出來!

一股真氣順著唐老的手湧向白骨,短短一瞬間,白骨上就湧現出一股凌厲的氣息!這股氣息凌厲至極,剛一湧現出來,就帶著一股驚天風暴,在周圍席捲!

「哈哈,這是一件中品寶器中最巔峰的存在!哪怕是上品寶器我都能夠一拼!」唐老大笑,灰色的頭髮無風自舞,看起來狂霸至極!

樊胡眼中迸發出一抹精芒,而後淡笑道:「恭喜道友了,收穫一件最巔峰的中品寶器!」

說完,樊胡也不猶豫,將最後一個玉盒抓了起來,而後快速地打開了!

同樣的,一股屬於中品寶器的氣息瀰漫開來!這股氣息不強,雖然沒有白骨的凌厲,但也不像獸皮那樣柔軟,這是一種獨特的氣息!

此刻,封元眼神中終於流露出一抹震驚之意!哪怕他看到中年女子的獸皮、唐老的白骨都沒有流露出絲毫的震撼,但是此時,卻深深地看了一眼樊胡!

… 這是一根帶有猩紅之色的長牙!這根猩紅長牙並沒有散發出太過霸道的氣息,可卻給人一種堅硬無比的感覺!

這根猩紅長牙看起來很普通,沒有太多特殊的表現,就彷彿一根象牙一般!封元有一種直覺,這根猩紅長牙可能和他的青光劍一樣,不到真正施展的那一刻,寶器的氣息會自動掩蓋!

「這件寶器,不簡單!」封元在心中嘀咕,他看出了這三件寶器的相通之處!

突兀的,封元愣了愣,之前他還沒有想起來,可是當他看到這根猩紅長牙的那一刻,他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這四人中,唐老和樊胡都是在遠處和白尾蝙蝠交戰,生怕被它們的利爪逞凶,而中年女子雖然也距離的和白尾蝙蝠交戰過,但是都是處於防禦狀態!

也只有封元親自和白尾蝙蝠交戰過,而且奪得了三根融合過後的血腥長牙、四根屬於武氣境九重巔峰的普通長牙,所以他對於樊胡手中的那根猩紅長牙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感覺!

但是樊胡手中的猩紅長牙卻沒有那種凌厲至極的氣息,反而更為地古樸深邃!

「難道——」封元眼神閃爍,他在這三件寶器上看到了一些不尋常之處,再聯繫之前被他斬殺的白尾蝙蝠的屍體,他心中頓時就有了一個猜測!

「——這三件中品寶器都是由白尾蝙蝠身上的部分特殊材料煉製而成!而且這些似乎都是源於同一隻白尾蝙蝠,並沒有其他參雜!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隻白尾蝙蝠的實力得有多強,才能夠煉製出三件中品寶器!」


封元心中一震,他儲物袋裡面雖然有三根不弱於中品寶器多少的血腥長牙,可這是那五隻白尾蝙蝠耗盡生機凝聚而成的!即便如此,都沒有突破中品寶器這個關卡!

但是,現在他看到這一根不弱於中品寶器甚至媲美上品寶器的猩紅長牙,而且其上並沒有屬於其他白尾蝙蝠的氣息!

也就是說,這只是那一隻白尾蝙蝠四根長牙所凝聚而成的,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這隻白尾蝙蝠的實力必然不弱於武師境的武修!否則,若僅僅是武者境巔峰的白尾蝙蝠的長牙很難做到如此的含而不發!

「中品防禦寶器——白尾蝙蝠皮,中品攻擊寶器——白尾蝙蝠骨,中品甚至是上品攻擊寶器——白尾蝙蝠猩紅長牙!單單是這幾件就極為不凡,武者境的白尾蝙蝠達不到那種境界!」

一想到這可能是一隻武師境的白尾蝙蝠,封元心中的謹慎之意越發的濃烈!

不過,當他聯想到白尾蝙蝠身上最強勢的白色尾巴之時,封元眼神微微一凜,暗道:「難不成,張老祖的法器就是那由白尾蝙蝠的白色尾巴組成的法器!?」

這是封元的猜測,畢竟他對於白尾蝙蝠的了解僅限於之前唐老和他們所說的,以及他所斬殺的白尾蝙蝠!

樊胡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而後將之小心地放在儲物袋中!正當他轉過身,準備和唐老、封元說話之時,整個洞府內的光芒驟然一暗,原本微弱的幽綠色光芒一下子就強盛起來!

頓時,整個洞府都彷彿沉寂在幽綠色光芒之中!

也不管這些,封元警惕地打量著楠木桌上帶有血色的猙獰骷髏頭,以及四塊黝黑石塊!他知道唐老看不到這些東西,所以也不著急去提醒對方,免得引起樊胡的懷疑!

就在幽綠色光芒大盛的那一刻,楠木桌上猙獰異常的骷髏頭猛地一顫,而後原本空洞的眼眶突然迸發出兩抹幽芒!

這兩抹幽芒剛一湧現的剎那,封元渾身一繃緊,猶若猛虎欲下山,彷彿隨時都會爆發一樣,充滿了一股凌厲之意。

猙獰頭顱太過詭異,封元不得不謹慎,這畢竟是一個武師境的洞府,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與此同時,封元儲物袋中的白色錦布猛地翻騰起來,彷彿要衝破他的儲物袋飛出去!若非封元壓製得及時,這塊白色錦布說不定還真會衝破儲物袋!

封元將自己的心神看向儲物袋中的白色錦布,只見白色錦布上那個箭頭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就彷彿張老祖最終的寶物就是它所指引的方向!

幸好他穿了一件寬大的黑袍,使得這番動靜並沒有被樊胡和唐老注意到!他們雖然感覺到封元身上的氣勢變了,可都認為是這幽綠色光芒令封元氣勢驟變的!


因為,此刻的他們也全身心地戒備著,生怕遇到像之前那種幽綠色猙獰大嘴!他們可不想自己像中年女子那樣提前出局,與即將到手的寶物失之交臂!

「咻——」

兩道輕微地破空聲響起,那兩道幽芒並沒有射向封元,也沒有射向另外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向著周圍的洞府石壁爆射而去!

由於周圍的光芒有些昏暗,而這幽綠色光芒又帶有一絲迷幻效果,故此,樊胡、唐老以及中年女子並沒有注意到這兩道幽芒的閃現!

一息之後,在他們兩邊數十丈之外的洞府壁上,突然響起一陣轟鳴聲!

「轟隆隆——」

整個洞府都在顫抖,那兩處被幽芒轟中的地方響起一聲聲清脆的「咔嚓」之聲。而後,無數的碎石迸發,向著四面八方橫飛而去!

「什麼情況!」中年女子心中膽寒,兩隻眼睛不斷在四周掃視,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唐老警惕地盯著周圍的幽綠色光芒,生怕它們暴起,不由得疑惑道:「這是——?」

「難道——?」樊胡微微皺了皺眉,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敢確信的疑惑!

也唯有封元看了一眼楠木桌上的猙獰骷髏,以及幽芒轟擊的兩處,眼神中閃過一絲恍然與明悟!

足足盞茶的時間,周圍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除了那瀰漫四周的幽綠色光芒之外,並無異常情況!

可是,當封元將他的視線掃視周圍一番后,頓時心中一震!在他的左邊,那幽芒轟擊的地方,正有一個足夠一人通過的洞口,而洞口上方卻刻寫著兩個古篆大字——寶器!

在封元的左邊,那幽芒轟擊的地方,也有一個足夠一人通過的洞口,洞口上方赫然寫著兩個古篆大字——丹藥!

「呼——」

封元可以感覺到,另外三人的呼吸聲都粗大了不少,很顯然,這四個字對他們有極大的誘.惑力!就彷彿一個在沙漠中差點渴死的人終於看到了水源一般,充滿了振奮之意!

這一切太過突然了,他們本以為洞府內突然湧現出如此濃郁的幽綠色光芒,造成如此龐大的動靜,必然會有一番惡戰,甚至他們都做好了死戰到底的準備了!

畢竟,得到三件中品寶器后,他們的貪婪之心已經被徹底的引誘出來了!在明知還有法器以及大量丹藥存在的情況的下,他們怎麼可能會輕易退走,哪怕是必死之局,他們也要去闖一闖!

可是這樣的結果著實令他們震驚了一把,同時也充滿了喜悅之意!

誰能夠想到,原本有可能經歷一場生死之戰才有希望得到的丹藥、寶器,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出現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一點他們都懂,可是誰也禁不住丹藥和寶器的誘.惑!

相比於他們,封元算是最淡定的,他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夠得到楠木桌上那其他人看不見的四塊黝黑石塊!不要多,只要一塊就行!他就差最終一塊中品靈石了,如此才能夠將勝主從銅鐘內部解救出來!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對唐老或者樊胡出手!封元猜測他們兩人身上肯定或多或少擁有幾塊黝黑石塊!但是在如此詭異的洞府內,在以保存實力為前提下,他實在不想對這兩人出手!

「這幾塊黝黑石塊既然存在楠木桌上,雖然只有我一人能夠看見,但是只要它們是真實存在的,那麼它們終將屬於我!」封元在心中暗道,言語中充滿了一種毋容置疑的肯定!

就在這時,樊胡搶在唐老前面說道:「幾位道友,如今我們已經找到了藏有寶器和丹藥的兩個洞府了,但是考慮到事出反常,所以我建議我們一起進入同一個洞府。如此,就算這兩處洞府內還有兇險,但是我們四人聯手,必然不會有大問題的!」

眾人不說話,唐老一臉平淡看不出內心喜怒,而封元身穿一身黑袍,樊胡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唯有中年女子,露出一絲意動!她已經身受重傷了,也唯有和其他人一起行動才有活下的可能性!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話不假!」唐老微微點了點頭,而後笑道,「樊胡道友,不管他們願不願意,我們兩人一起進入,這樣,活下來的幾率就大得多!」

樊胡對著唐老笑了笑,而後看向中年女子和封元!

但是,在樊胡轉過頭顱的那一刻,唐老的嘴唇微動,他在傳音!對象不是樊胡,而是封元!

「張誠道友,你我兩人一起隨著樊胡進入同一洞府,到時候我們聯手將他解決!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詭異的氣息,這令我很不安!恐有大事發生!」就在封元思索之時,唐老略帶憂慮的話語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頓時,黑袍之下的封元微微揚起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 封元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對於唐老的約定他心裡也已經有了一個答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