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玉簡中還詳細介紹了竹食的等階和品類,雲嬈一時間記不住,決定將這份玉簡復刻一份。

雲嬈只記下了玉簡上的標號「乙未一千六百七十五」。 這間屋子中的玉簡是帶不出去的,想要得到復刻的那份玉簡,就須得告知負責兌換之人玉簡的標號才行。

環形的走廊上有一間屋子負責兌換玉簡,雲嬈報出標號,那負責的兌換的弟子道:「弟子玉牌。」

雲嬈這才想起自己似乎還沒有貢獻點數…

「靈石可以嗎?」

那弟子點點頭:「一份玉簡三塊下品靈石。」

雲嬈如數將靈石遞上,然後拿到了那份有著竹食詳細資料的玉簡。

說起來用靈石購買玉簡是不划算的,雲嬈自己做任務刻錄了十二份玉簡一個月也不過才十幾塊下品靈石,購買一份玉簡便要三塊下品靈石了。

要是換成貢獻點數的話,只需兩個點數便能換得她手中的這份玉簡。

不過雲嬈現在並不缺靈石,也就無所謂了。

換完竹食的玉簡,雲嬈索性又去尋了一些丹方,若是竹食的煉製必須要求她的丹術更加精深,早作準備總不會錯的。

適合她現在練手的低階丹方也有不少,在金靈的建議下,雲嬈只挑了五種出來。

小還丹、靈越丹、雪清丹、紫芝益生丹和小衍丹。

這幾種丹藥是比較常見的,也更適合作為基礎的練習。

雲嬈又花費了十五塊靈石將這些丹方的玉簡兌換下來。

等到換完了玉簡,時間已經到了下午,雲嬈租借的金陽犀已經逾期了…估計回去后還要扣掉一些靈石。

算算今天的花費,雲嬈有些肉痛。

她不過才攢了幾百塊的下品靈石而已,只今天就花出去了二十多塊。

修鍊真是燒靈石!

她手中的靈草也需要再添購一些了,如果想要練習新的丹方,很多靈草也要重新準備。

乘著金陽犀回到曲霜峰,繳納了逾期欠費的一塊下品靈石后,雲嬈回到了蘭芷院中。

院子里不見焚天和煌天的身影,想來是出去玩了。

雲嬈苦著臉和金靈商量:「我還需要再煉製一些小元丹換靈石…快不夠用了。」

宗門貢獻點每個月做任務倒是有二十點,可是這又怎麼夠用?還是必須想辦法,既能賺靈石也能攢貢獻。

金靈想了想,遲疑道:「我不知道凌霄門是不是也是這樣…一般的門派中都會有丹堂,丹堂除了發布煉丹的任務之外,也會接受其他門中弟子煉製的丹藥,若是這樣的話,靈石是不必發愁了。」

「至於靈草,也可以從宗門中的靈草圃購得。」

「門派貢獻嘛,可以去找找門中弟子的任務發布榜,一些弟子會用宗門貢獻點交易的!」

金靈將自己以前的見聞一一說出,雲嬈聽得眼前一亮。

這倒是個好辦法!

如果全都能在凌霄門中搞定的話,她就不用奔波去凌霄城了,省下不少時間。

而且能夠賺到宗門貢獻點數的話,以後再去兌換玉簡就不用發愁了!

雲嬈頓時覺得什麼困難都解決了。

揉揉金靈的小腦袋瓜,雲嬈肉麻的說了一堆溢美之詞,金靈翻個白眼:這都是常識好不好! 這些事情只要是在宗門中待久一點的人都會知道的!

而且主人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每個宗門的情況都是不同的,像是凌霄門這樣的大宗大門,丹堂接受其他弟子丹藥的可能性不會太高!

畢竟凌霄門的丹堂內就有一大批弟子,不像別的宗門中丹藥總是緊缺。

金靈可不像雲嬈那麼樂觀。

雲嬈倒也不是樂觀過頭,只要能買到靈草,煉成丹藥后還擔心賣不出嗎?

貢獻點才是她擔心的大問題。

每個月只有二十點貢獻,她今天兌換了了六分玉簡就要用到十二點貢獻,往後用到貢獻點數的地方只會更多,不提早打算怎麼行?

明天又有課程,等到後天去恆毅閣做完任務后她就可以去看看金靈口中的任務榜了。

對於自己能不能通過做任務拿到貢獻點數,雲嬈一點把握也沒有。

相較於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地「土著」,她這外來的一縷幽魂實在是沒有什麼優勢。

和金靈討論完后,雲嬈騰出手來燉好了肉糜晾著,等到煌天回來后剛好適口。

而後她就一邊看著今天新換得的玉簡,一邊在夜幕漸起中等著焚天和煌天回家。

暮色一起,焚天和煌天就回來了。

今天煌天在焚天的警告下倒是老老實實的沒有鑽洞子,回來時一身皮毛仍是油光水滑。

只是雲嬈意外的發現,煌天竟然帶回了獵物!

雖然只是一隻小小的看上去像是老鼠的動物,但這可是煌天第一次捕到的獵物!

看看煌天不過只有她手臂長,還未長成的身量,就知道煌天的捕獵過程一定不怎麼容易。

雲嬈驚喜之餘,沒忘了好好鼓勵它一下,不僅有肉糜,還有一顆飼獸丸加餐。

煌天撒了好一會兒嬌,將爪子下的獵物給雲嬈手邊推了推。

雲嬈:……

貓的報恩嗎?她不是很喜歡這個。

金靈湊過來看看,道:「一隻徹地鼠,算是現在的煌天很難才能抓得到。」

雲嬈:……

真的是老鼠。

雲嬈眼角抽抽,還是不敵煌天熱切的眼神,只得將老鼠收下:「明天給你加餐。」

煌天滿足的「嗷嗚」一聲。

一旁的焚天氣咻咻的「哼」了一聲。

難道那隻徹地鼠沒有它的功勞嗎?為什麼不送給它?

要不是它飛來飛去將那隻徹地鼠困住,煌天也沒有機會撲上去!

焚天絕對不肯承認自己是妒忌了。

雲嬈抬手揉揉焚天的背羽,小聲道:「今天辛苦你了,煌天很鬧吧。」

頓時就被安撫好的焚天:「也…也沒有很辛苦…」

夜幕漸深,隨著靈寵回來的小院又漸漸安靜下來。

雲嬈坐在床上呼吸吐納,運行體內的靈氣循環四九周天後,又將玉簡取出來。

五種丹方的玉簡她已經全都看過了,所需的靈草也全都背下,煉製時的流程記在心中,也只差購得了靈草后親自試煉一番。

竹食的那份玉簡雲嬈同樣看過一遍,對於藥性她了解不多,無法選擇輔葯,這才是她想要煉製飼獸丸的最大難題…… 不過沒關係,慢慢學習,她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雲嬈躺下來閉上眼睛休息,明天還有許多事情……

一旁的金靈雖然閉著眼睛,腦袋裡卻在不斷的計算著日子…八月二十二,就在明天了。

雲嬈要過生辰,身為一隻萌寵應該送她些什麼才好?

它所有的東西都在塔基空間里,身上的這些也是雲嬈給的…

現在它既沒有靈石也沒有值錢的好東西,明天可怎麼辦呢?

金靈的苦惱雲嬈全然不知曉,猶自好眠沉沉睡得香甜。

金靈看一眼雲嬈,小心翼翼的從床上跳下來,溜到院外的梧桐樹下。

「胖…」想到自己有求於人,金靈連忙止住了快要叫出口的,它私下給焚天氣的外號「胖雞」。

「焚天…你睡了嗎?」

「幹嗎?」焚天早就察覺金靈偷偷溜過來,現在睜著一隻眼蹲在樹枝上,居高臨下的俯視它。

「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突然來拜託焚天,金靈也有點難為情。

畢竟它和焚天的關係算不上多好,私底下更沒少和焚天不對眼,只是很少鬧到雲嬈面前去就是了。

「什麼事?」焚天也算看出金靈有求於它,語氣頓時倨傲了起來。

「…雲嬈明天生辰,我想送她一樣禮物,你有什麼建議嗎?」金靈到底活了萬年,現在對它而言送雲嬈東西才最是緊要,焚天的一點小脾氣它完全可以忍下來。

「生辰?」焚天眼珠子轉了轉,它從來就沒想過這種問題…

靈獸可不在意什麼生辰不生辰的,它連自己幾時破殼都忘記了。

不過既然事關雲嬈,焚天也沒興趣為難金靈。

「你想送什麼?」

焚天的腦子裡也轉了一圈,似乎它自己身上就全都是寶貝,到時拔一根羽毛送給雲嬈可以嗎?

「一些特別一點的…」金靈想了想,雲嬈喜歡煉丹,應該會更喜歡靈草吧,「最好是靈草之類的。」

靈草?

焚天長這麼大幾乎沒怎麼注意過靈草,對於一隻更喜歡打架鬧事的鳳凰而言,並不能指望它會去特意關注靈草這些沒什麼用的東西。

不過…

「我倒是知道有樣東西挺不錯的。」焚天想了想道:「邇灃守著的靈湖裡有棵靈氣十足的水蓮,聽說也是很難得。」

邇灃…金靈轉了轉脖子。

怎麼又是御獸閣?難道就沒有別的地方了嗎?

雲嬈總是擔心和御獸閣有所牽扯,現在又去御獸閣摘蓮花會不會給雲嬈惹來是非?

「沒有別的了嗎?」金靈猶有一些掙扎。

「仙靈圃你敢去嗎?!」焚天瞪眼。

它時常去的就是御獸閣了,能記住那裡有一朵蓮花也是因為邇灃的緣故,一時之間又能想到去哪裡找什麼靈草?

仙靈圃…金靈可不敢去。

凌霄門裡高階的靈草都種在那裡,靈草好是好,恐怕摘了會給雲嬈惹來更大的麻煩。

相比較起來,還是邇灃的水蓮更好摘!

「那就去摘水蓮!」金靈下定了決心。 去坑邇灃總比去仙靈圃偷靈草要容易多了!

而且只要不破壞根系,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水蓮總會再長出來的,雲嬈十六歲的生辰可只有這麼一次!

雲嬈還不知道兩個平日里不怎麼對付的萌寵,頭一次合作無間竟是為了給她準備禮物…

而且,這件事情也不大不小的在之後的試煉上坑了她一把。

不作就不會死,果真是至理名言!

焚天抓著金靈,雙翅一拍,很快就沖入雲霄。

皇獸嶺的後山,噬水獸邇灃獨佔了一片靈湖,這裡距離御獸閣較遠,因著邇灃身上的靈獸威壓而不得不讓它辟出一方天地獨自居住。

邇灃在凌霄門中過得可以算是逍遙。

一千多年來基本不用它去操心什麼事,在凌霄門邇灃差不多就是個吉祥物般的象徵。

它只需要慢慢積累修鍊就好。

若不是十多年前出現了一個焚天…邇灃的好日子還能再過一萬年!

說起來它對焚天倒沒有什麼偏見,成年的靈獸也不怎麼會和一隻長不大的幼崽計較…

偏偏!

焚天到處吐火,它辛苦積攢的水精就只能全都拿去滅火…它修鍊所需的,純凈的水精就這麼白白浪費了,這讓邇灃如何能忍?

好在這些年有徐離仙君約束著焚天,邇灃才又過上了優哉游哉的好日子。

靈湖裡的水蓮映著月華緩緩吸收月光中的靈氣,然後再返還給這一片湖水。湖水中的水精在水蓮靈氣的沖刷之下,變得更加純凈,蘊含的靈氣也更加充沛。

邇灃忽然抬頭看看天,不知為何心中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這預感就成了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