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你以為你還能逃出去嗎?」

海獸皇冷笑不迭。

為了對付葉凡,他們也是出了大力氣的,怎麼可能會讓前者跑掉。

「那你這天羅地網還真脆弱。」

葉凡搖頭不已。

「你什麼意思?」

海獸皇神色一變,陰沉下來,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昨夜我和白一平說,你們肯定不甘心,會對我下手,不如下個套,再殺你們到痛。」

「白一平死活不信,因為它覺得,能在這混亂之海活的如此滋潤,你們不可能這麼沒腦子,剛出事就來找麻煩。肯定會消停幾天!」

「我就和它說,正因為所有人都這麼認為,所以你們肯定會反著來,這才是最好的出其不意。」

葉凡坐在主位上,雲淡風輕地說道。

葉凡這話一出,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其中那個玄武宗武皇連忙拿出一個令牌,頓了一下,臉色微變,僅僅片刻過去,他的臉已經一片煞白。

海獸皇兀自不肯相信,色厲內荏道:「你唬我?」

話音剛落,「嘭」的一聲,房間門被猛力推開,一行人滿是笑意地走了進來,為首一個身影體型似貂,皮毛烏黑油亮,只有頭頂和後背雪白如綢緞。

「白、白老大……」

各勢力皇者瞪大了眼睛,神色驚駭欲絕,臉上滿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葉凡說的居然是真的,這根本就是一個套子,等著他們鑽進來送死,而他們,還真的傻傻地鑽進來了。

「從昨夜起,這嘉定島已經大半落在我的手上了,你們還敢如此大搖大擺地來對付我的夥伴,我該拿你們怎麼辦呢?」

白一平一屁股坐在一張凳子上,搖頭不已,而後指了指葉凡,又指了指各勢力皇者,說道:「一個敢下套,一個敢鑽套,這真是這幾年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哈哈,這都要歸功於天玄皇女和嘉蘭皇子啊,沒有他們散布消息,這些人怎麼鑽的那麼堅定。」

葉凡哈哈一笑,神色頗為暢快。

正在閱讀章節:神武覺醒_881入套

瀏覽閱讀地址: 「那個人是誰?」聽了白石真綾的話,沖田美紀似乎對和她交往的人產生了好奇,可能是此前從沒見過她和什麼人交往過。

白石真綾一愣,或許是沒想過她會這麼認真。但很快反應過來,這種時候可不能有任何的遲疑,不然隨時都會被拆穿。看了眼旁邊的某人,咬了咬牙,直接拿手指向了他:「就是這個混蛋!」

我?

李學浩又遭受了無妄之災,因為白石真綾手指的方向,只有他一個人站在那裡。不過他的反應速度也很快,知道白石真綾只是隨意找出一個人來「頂罪」,只是他恰巧就在旁邊而已。

原本就算否認的話,他也可以保證沖田美紀的安全,但那必須用到非正常的手段,眼下這件事有這麼多人關注著,李學浩可不想讓自己表現得太過高調了,所以配合白石真綾的話,他默認下了此事。

但他的「默認」,不止讓身邊離他最近的聽貓奈奈子驚疑不定地看著他,旁邊那些生徒會的人更是嫉妒得眼睛發紅,這個混蛋,居然和白石已經做過那種事情了……

「是你?」沖田美紀也看向了他,將擋在面前的散發撥開,似乎打算看他看得更清楚些。

李學浩也見到了她的長相,心中猛地一驚,因為對方……根本就沒有懷孕!

他不是婦科聖手,也無法替代「驗孕」的工作,但相由心生,對於相面他自有心得,對方的子女宮並不突出,甚至還顯得很晦澀,這說明她根本沒有懷孕,而且短期內想要懷孕的可能性更是低得可憐。

但是眼下對方為什麼又因為「懷孕」了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看她的面相,不像是那種內心狡詐之人,甚至心地還很好,沒有作姦犯科的前例。

「沖田前輩,你好。」對方既然問到了自己,李學浩稍稍整理了下思緒,禮貌地說道。

他的開口,讓聽貓奈奈子和白石真綾都是心中一緊,生怕他說些什麼不恰當的東西來。

「你是很帥氣,但這不是你甩掉白石的理由,你這個混蛋,是因為她懷孕了,所以你才故意不理她嗎?」沖田美紀恨恨地說道,語氣里感同生受,似乎她自己就經歷了這種事情一樣。

李學浩知道她現在心情激動,也沒有計較她的語氣:「我想問一下,沖田前輩有去醫院檢查過嗎?」

這是最重要的問題,因為如果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他懷孕了,那就是醫生的問題。

沖田美紀搖了搖頭,恨恨地看著他。

「那前輩是怎麼知道你自己……懷孕的?」李學浩繼續問道,眼神也漸漸變得冷然下來。現在他已經隱隱約約地猜到,這件事,一直都是有人控制的,而控制的人到底有什麼目的,暫時還不清楚。

但這個人肯定沒安好心,因為差點把一個花季少女給害死了。

「我……」被問及是怎麼知道的,沖田美紀臉色有些紅暈,但遲疑著,並沒有說出來。

「美紀,快告訴我,那個混蛋是誰?」旁邊的聽貓奈奈子和白石真綾都不是笨蛋,見到她在猶豫著,那肯定是為了什麼人打掩護。而這個人,說不定就是那個混蛋。

「砰、砰、砰……」沖田美紀完全沒有說話的機會,因為天台的入口處,忽然傳來了一陣陣巨大的敲擊聲。

然後是有什麼人在大聲怒罵著,因為離得遠,聽不清說的什麼,甚至連人聲都聽得不是很真切。

李學浩自然可以聽清楚,被鐵門擋在裡面的人聲音略顯粗獷,聽上去已經是個中年人了,然而脾氣非常不好,一邊叫罵,一邊用著什麼堅硬的東西在敲擊著鐵門:「混蛋,快把門打開,你們不知道我是誰嗎?」

說話的聲音傳不過來,但聽貓奈奈子幾人也注意到了入口處的動靜,尤其是聽貓奈奈子,都已經交代了手下人,攔住那些想要上來湊熱鬧的傢伙,而現在,聽這巨大的聲音,證明對方可沒把生徒會放在眼裡。

「喂,你們讓那傢伙離開,我不管用什麼手段!」被打斷了的聽貓奈奈子非常不爽,現在可是人命關天,朝旁邊幾個生徒會成員說道。

「是!」幾人領命而去,然後很快滿臉頹喪地跑了過來說道,「會長,不是學員,好像是學園裡的神谷監督。」

「神谷……」聽貓奈奈子微微皺了皺眉頭,神谷監督,她自然知道是誰,身負學園糾正之責的老師,其權利僅次於學校的校長。

現在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他上來也是理所當然:「既然是神谷監督,那就請他上來吧。」

「是!」幾人又跑了回去,接著帶來一個中年人。

事實上,並不算是被帶的,只能說他們是被那中年人「押」來的,因為那個中年人來勢洶洶,手持竹劍,一點也沒有「救人」的樣子,完全像是存心來搗亂的。

李學浩看到對方的第一眼起,就懷疑這個神谷監督可能就是「女生跳樓」的幕後黑手了,他相信經過剛剛一段時間的「醞釀」,學校里很少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個神谷監督,剛剛不止把鐵門敲得震天響,現在又氣勢洶洶地跑過來,完全不在乎即將要跳樓的沖田美紀的死活,就像是存心那麼做似的。

而李學浩更注意到,在神谷監督氣勢洶洶地跑過來時,坐在天台邊緣的石牆上的沖田美紀顯得很緊張,不斷地將身體傾向懸空的那一邊,危險性也大大增加。

「不要,美紀——」旁邊的白石真綾也發現了,連忙大聲提醒道,甚至還想要跑過去。

「不要過來!」沖田美紀激動地大聲說道,扶著缺口旁邊的一個欄杆,突然從牆上站了起來,雙腳踩在上面,這可比坐著要危險得多。

「好,我不過去,美紀,你要冷靜,我保證,我不會過去……」白石真綾連忙說道。

然而那個神谷監督卻不管不顧地上來,手裡抓著的竹劍劍尖直直地指向沖田美紀:「沖田,趕緊給我下來,現在我命令你,立刻下來……」一邊說著,一邊想要靠近沖田美紀。

李學浩看得眼神一凝,直接橫移一步,擋住了他的去路。 葉凡一番話,頓時讓各勢力皇者眉頭驟立,冰冷的眸子紛紛轉向姚雯雯和姜白羽,滔天煞氣狂涌而出,目光如欲擇人而噬。

姚雯雯和姜白羽神色微變,難以置信地望向葉凡,又略帶慌亂地看向各勢力皇者,想要解釋什麼,卻只看到這些皇者臉上的冷笑。

張了張嘴,姜白羽和姚雯雯最終什麼也沒說出來,他們知道,此刻說什麼都晚了,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姜白羽臉色難看。

雖然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不是他在攛掇,本還想為葉凡說話,但看葉凡的臉色,他就忍住了,更沒有像姚雯雯那樣慌忙道歉,而是視若無睹。

在他看來,此事他和姚雯雯固然理虧,但這也不是你一個外來武皇不給我面子的理由。

他堂堂嘉蘭皇子,給葉凡道歉?開什麼玩笑?

他卻沒想到,葉凡反手就利用了他們,更坑了他和姚雯雯一把。

可以想象,這些勢力會如何惱恨他和姚雯雯,日後他們身後的勢力在這混亂之海,恐怕要舉步維艱了,唯一的出路,只有……

姚雯雯臉色沒有姜白羽那般難看,但也好不到哪裡去,俏臉上滿是苦澀。

顯然,葉凡終究是怒了,臨末了還坑了她二人一把,這一手太絕了。

不但把她二人綁到了葉凡的戰車上,更讓她二人連混亂之海都呆不下去。

只是,事到如今,木已成舟,她又能如何做呢?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原本她就有意離開混亂之海,只是一直未能下定決心而已,現在好了,葉凡強行幫她做了決定,不走也得走了。

而白一平那邊,白一平頗有興趣地轉過頭,看向另外二個未出聲的武皇,臉上笑意盎然道:「你們呢?從內海出來做什麼?看我過得好不好?」

各勢力皇者毫不意外,只有葉凡,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些各勢力的皇者中,居然還融進了二個來自內海的皇者。

如果不是白一平叫破,他還以為事情到此就結束了呢,結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他倍感意外。

這二個內海出來的皇者,是為了什麼呢?為白一平而來?還是為姚雯雯二人透露出去的風聲而來?

「為了你,也為了他。」

那二個來自內海的皇者回答道。

「原來如此。」

白一平微微點頭,笑道:「他那裡,信不信隨你們的便,我這裡……過得好,你們不會少塊肉,過得不好,你們也就笑一笑,你們此行出來就是來玩的啊,現在玩完了,就該送你們去死了。」

那二個來自內海的皇者顯然深刻了解白一平的性格,一下子慌了,一個面露驚惶之色,一個強自鎮定道:「白一平!我等奉高層之命而來,我們所有生靈都極可能陷入了一個大陰謀中,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白一平面上的笑容凝滯下來,浮上几絲冷意,漠然道:「你覺得這是在鬧?」

說完,白一平霍然起身,對葉凡道:「人我先帶走,有興趣的話,隨時可以來看一看。」

白一平離開了,跟隨其過來的幾個武皇冷聲說道:「走吧,別想著反抗,一不小心死於亂戰中,可就白死了。」

各大勢力的代表皇者無比憋屈,卻毫無辦法,只能順從。

離開前,這些人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姚雯雯和姜白羽。

白一平帶著各勢力皇者走了,獨獨留下了姚雯雯和姜白羽,這也完全坐實了二人和葉凡一艘戰船上的事情。

「葉凡……」

姚雯雯苦笑不已,搖搖螓首,正想說些什麼,就見葉凡一擺手,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話。

「無需道歉,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也無用,是你們自作自受,怪不得我。」

「原本我只想賣你們一個人情,原本我只想對付他們,既然你們撞上來了,接著也得接著,不接著也得接著。」

「你們找個時間回內海一趟吧,把願意走的人帶走,不願意的,就讓他們一輩子在這裡吧。」

葉凡根本不想聽道歉的話語,如果道歉有用,那還要官府做什麼。

「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太過分了嗎?」

姜白羽氣道。

「不覺得。你們要不散布消息出去,自然就不會惹來一身的麻煩。」

葉凡嗤笑一聲,說道:「如果今天換了一個人在這裡,或者我完全沒有準備,我的下場會有多慘,你們在混亂之海生活那麼多年,不會不知道吧?現在你跟我說過分?」

「禍從口出,記住這一次,否則下一次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姜白羽眉頭大皺,說道:「我姜家不會離開混亂之海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隨意。這是你們的命運,又不是我的。」

葉凡竟毫不阻攔,直接回道。

姚雯雯俏臉更黯然,姜白羽也詫異了一下,不疑有他,和姚雯雯轉身離開了。

走在大街上,姜白羽始終陰著臉,心中一口氣難平。

忽然,姜白羽腳步一頓,轉頭看向姚雯雯,說道:「姚姑娘,姚皇女,你真的信了他的話?」

「不得不信啊。」

姚雯雯神色黯然。

姜白羽嗤笑道:「這可不像你,什麼時候,堂堂的天玄皇女,戰場女武神都有這種表情了,如同深閨怨婦般。」

姚雯雯神色一僵,微微抬起眼眸,冷冷地瞥了姜白羽一眼,說道:「不信又如何,你姜家和我姚家,還能在這混亂之海呆下去嗎?如果沒有內海二個武皇還好,現在我們是連內海勢力代表都得罪了……」

「得罪就得罪了,算什麼?最多是賠些珍寶資源,再讓半聖老祖周旋一番,等風頭過了就是了。」

姜白羽渾不在意。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半聖們也信了,你沒看出來么?半聖比我等還重視這個消息,這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這些秘辛,有些半聖是了解的,只是不確定,連多加了解的渠道都沒有,否則他們何必如此心急?」

姚雯雯美眸閃爍精光,思緒飛轉,一邊說道。

「萬一葉凡知道的這些,就是神武大陸那些人故意告訴他的呢?這是在布局等我們回去自投羅網呢?」

姜白羽臉色無比難看地狡辯道。

姚雯雯忽地一笑,不再和姜白羽多作爭辯,擺擺手徑直離開,同時說道:「我姚家好說,跟紫玄皇朝隔了兩個朝代,也沒什麼仇恨。你姜家是嘉蘭皇朝之後,紫玄皇朝必定容不下你們這些前朝余虐,唯一的機會,就是找一個大勢力投靠,讓他們作保,化解仇恨。否則的話,除了混亂之海,人族再無你姜家立足之地,自己想想吧。」

姜白羽神色獃滯,死死盯著姚雯雯的背影,咬牙不已。

此時他才明白,姚雯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選擇,對葉凡如此看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