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軒說話,同樣沒有得到回應,但四周場景的變化,無疑是彰視著對方聽到了他的要求。

小屋的場景已經消失不見,陸軒來到了一處明亮的密室之中,四周沒有任何門和窗,似乎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就好像是一個鐵盒子一般。

隨後陸軒便是看到,在自己的前方出現了四個鐵甲傀儡,在光芒的照耀下,渾身閃爍著金屬的光澤,一看就不好惹。

「現在將封印你的元力與靈魂之力,以肉身戰傀儡,擊潰它們,或者在它們的攻擊之下堅持一炷香時間,方可通過考核,若是抵擋不住,可出言放棄。」熟悉的沉穩聲音傳來,告訴陸軒通關的要求。

「擊潰它們嗎?看起來有些難度啊……」陸軒看著前方的四個鐵疙瘩暗暗想到,如果它們只是凡鐵練成,陸軒相信自己一拳一個就能夠解決,不過能被安排來考核的存在,又豈會是這種中看不中用的貨色?

就在此時,陸軒感到一陣無法形容的壓力降臨,體內的元力已經完全被封印,而靈魂之力也根本無法調動,除了肉身,陸軒動用不了任何力量。

「轟,轟,轟……」

四個鐵人傀儡已經邁開了沉重的步伐,朝陸軒逼近而來,腳步聲在這密閉的空間之內,顯得更加沉重,單單是這種聲音,就已經給了陸軒一種壓力。

陸軒深吸一口氣,一聲大喝,主動進攻!

只見他快速的衝上前,一個靈巧的轉彎,猛然間一拳轟在了最邊上那頭鐵人傀儡之上。

拳頭擊在傀儡身上,轟隆一聲巨響傳來,這是絕對的力量的碰撞,不過伴隨而來的,卻是陸軒一聲怒罵。

「靠!」

陸軒連忙後退,情不自禁的揉了揉自己已經被砸紅了的右手,這傀儡,簡直不是一般的硬,陸軒一拳砸上去,就感覺像是砸到了一塊萬年玄鐵之上一般,一股痛徹肌骨的感覺直接傳入心底。

雖然這個痛楚很快就因為壬水神紋與乙木神紋的力量抵消,拳頭上的淤紅也很快消失,但那股痛感卻是給了陸軒很深的印象,他是真不想挨上第二下了。

而他付出這種代價,換來的只是那名傀儡的輕輕晃動一下,顯然,陸軒這足以擊碎一塊頑石的力量,對這傀儡來說,只是撓痒痒而已。

「這還怎麼打!」陸軒不由得有些咬牙切齒,他現在已經認清了現實,憑他的力量,想要擊潰這四個傀儡,完全做不到。

如果陸軒凝練成了庚金神紋,丙火神紋,或者是雷震神紋,或許還有一拼之力,畢竟這三大神紋全是攻擊類神紋,可偏偏,陸軒凝練成的全部都是防禦性神紋,天生就是挨打的。

陸軒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這位遠古大能給了兩個過關的方式,一個是擊潰它們,一個是撐過一炷香時間,這顯然是針對兩種不同的煉體者,一種是攻擊型的,一種是防禦型的。

想到這,陸軒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這是讓我在這裡挨上一刻鐘的打嗎?似乎它們的拳頭,也不輕啊……」

此時四名鐵人傀儡已經朝陸軒包抄了過來,別看它們走路略顯笨重,但速度著實不低,雖然陸軒身體的爆發力本身很強,導致速度破快,但想要逃脫四人的包抄,還是有些不現實,若是憑藉著乘風訣之類的功法倒是不在話下,可惜元力早已經被封印。

「那就打吧!一炷香的時間而已,很快就會過去了!」陸軒咬咬牙說道,為了那神秘的獎勵,他決定堅持下來,只希望那獎勵不要讓自己失望,而且如此同時,陸軒也下定了決心,自己一定要再凝練一道攻擊型神紋,這種只能被動挨打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

「轟!」沒有給陸軒太多的思考時間,那鐵人傀儡已經狠狠的一拳砸到了陸軒的身上,直接將陸軒的身體擊到牆壁之上。

「真有夠痛的!」陸軒齜牙咧嘴的站了起來,揉了揉被擊中的手臂,剛剛他用手擋住了這一拳,否則的話,現在恐怕肋骨都斷了,嗯,不知道肋骨斷了,神紋能不能幫我接起來?這個時候,陸軒竟是還有些走神。

不過看到四大傀儡再度襲來,陸軒連忙拉開距離,他知道想要完全避開它們的攻擊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夠做的,便是盡量的在這一炷香之內,少挨打,雖然有著三大防禦神紋護身,這幾個傀儡應該打不死他,但那痛楚卻是實實在在的。

「轟!」「轟!」「轟!」

巨大的撞擊之聲不斷傳來,陸軒一次又一次的被擊飛,這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那次讓趙冰兒出氣,也是這麼個情況,陸軒不得不想些別的事情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因為……實在是痛!神秘的獎勵,是他的唯一支柱。

ps:感謝張魚劍魚的打賞!感謝迷糊書生,另一位面,凌衝天地的月票!(未完待續……) 四頭鐵人傀儡不斷的圍攻,憑藉著靈巧的身手,陸軒勉強的在它們之間周旋,拖延著時間,他現在感覺自己渾身都是火辣辣的痛,雖然每次受到攻擊之後的傷勢都及時被治癒,但那種劇痛之感卻是滲入到了陸軒的心底。

現在陸軒對這四頭鐵人傀儡可謂是恨得牙痒痒,但可惜自己的肉體攻擊力不足,否則他必然將它們拆成一堆廢鐵。

「又來了!」陸軒暗罵一聲,四頭鐵人傀儡已經成功的逼近,陸軒避無可避,只能夠舉起雙手,不讓它們攻擊要害。

就在陸軒閉眼準備挨揍之時,卻是久久沒有等到對方拳頭的落下,他略帶疑惑的放下雙手,頓時看到眼前的四頭傀儡靜靜的停留在原地,其中一頭傀儡的拳頭距離自己已經不足一尺,不過此刻已經沒有了絲毫動手的跡象,彷彿能量耗盡了一般。

「你成功的撐過了一炷香時間,煉體考核通過!」熟悉的聲音傳來,落在陸軒耳中是如此的好聽,他不禁有種如蒙大赦般的感覺,幾乎想要淚流滿面,終於到時間了!

而緊隨其後,這道聲音再度響起,語氣之中似乎有一絲感慨之意:「你接連通過了武技考核,陣法考核,煉體考核,必然是三法皆修之人,真沒想到,天劍大陸經此一劫,還能夠有人三法兼修有成。」

聞言,陸軒眉毛微微一動,這段話之中的信息量似乎很大啊。這位遠古大能設下三大考核,竟然是為了尋找三法兼修之人,而且,天劍大陸經此一劫,什麼劫?

陸軒很想詢問一番,不過他知道這應該只是對方留下的話,並不能夠真正回答他的問題,而且這位遠古大能似乎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頓了頓,這道聲音再度說道:「年齡不足二十五,實力不超過歸元境。能夠通過三個考核。證明你的天賦還算是過關,有資格接受我留下的傳承,不過我之傳承,對人族珍貴無比。不可輕易授予你。除了天賦之外。機緣更重要,若是你有足夠的機緣,便是能夠獲得我之傳承。這裡。我賜予你一件信物,若是你有足夠的機緣,自然知道該如何使用。」

話音剛落,陸軒便是看到眼前突然掉落下來一件事物,定神一看,卻是一塊令牌,而令牌之上,則是雕刻著一柄小劍。

道嶽獨尊 陸軒一邊將這小劍拾起,一邊回想著剛剛這遠古大能所說的話,他說,他的傳承對人族珍貴無比,這讓陸軒十分疑惑,難道還有其餘的種族?據他所知,天劍大陸上全都是武者的天下,哪裡來其餘的種族?如果說妖獸也算的話,或許勉強可以算獸族?還是妖族?

問題似乎越來越多了,陸軒想得有些頭疼,乾脆也就不再想,如果能夠得到這位遠古大能的傳承,或許會有解密的機會。

陸軒拿起手中的這枚令牌打量了一番,非金非石,不知道什麼材質製成,不過看起來很不一般,而且也有些年頭了,想來也是,這遠古大能的洞府都不知道存在多久了。

但是當陸軒將令牌翻過去,看到那面刻畫的小劍之時,不由得渾身一震!

這……這不是蒙塵劍嗎?!

令牌之上雕刻的那把小劍,模樣赫然跟蒙塵劍一模一樣!

陸軒敢肯定自己絕對不會認錯,雖然蒙塵劍長得很普通,但多少也有一些自己的特色,這段時間他沒有少研究蒙塵劍,所以對蒙塵劍的模樣十分深刻,而且令牌之上的小劍雕刻的十分清晰,連紋理都清楚可見,沒有絲毫的不同。

為了保險起見,陸軒忍不住將儲物戒之中的蒙塵劍拿了出來,一一對比,果然是一模一樣!

這一發現,讓陸軒腦海之中亂糟糟的,蒙塵劍又跟這遠古大能洞府產生關係了?難道說,蒙塵劍就是這位遠古大能曾經的佩劍?這樣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可惜當初沒有詢問師傅,蒙塵劍是不是玄冰閣的前輩在石城這一帶發現的。

陸軒思緒急速轉動,不管如何,這應該是一件好事,自己得到了這位遠古大能給的信物,又擁有跟信物之上長得一模一樣的蒙塵劍,說明自己跟這遠古大能的確是極有機緣,說不定還真有機會得到真正的傳承。

將蒙塵劍與信物令牌全都收好,陸軒還惦記著遠古大能所說的意外驚喜,不知道除了這信物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東西。

果然,遠古大能的聲音再度響起道:「這四頭傀儡,是我隨手煉製而成,對你目前的實力或許有些幫助,你在其頭部陣法之內留下自己的靈魂印記便可操控,一併帶走吧。」

陸軒微微一怔,這四頭傀儡難道不是幻化出來的,而是實物?當下他將信將疑的用靈魂之力探入其中一頭傀儡之內,果然發現了一道陣法,隨即依言將自己的靈魂印記留在其中,頓時感覺這頭傀儡完全在自己的操控之中了。

這一發現讓陸軒驚喜不已,這四頭傀儡剛剛可是打得他要死要活的,恨不得將它們完全砸爛,不過現在既然已經屬於自己了,那陸軒就決定大方的饒過它們了,現在他看著這四頭傀儡,覺得無比的親切。

沒有猶豫,陸軒在四頭傀儡內部全部留下自己的靈魂印記,隨即便是一股腦的將其收入了儲物戒之中,這可是一個強大的戰力!

當四頭傀儡全都消失不見時,遠古大能才說道:「進入內殿吧。」

說罷,陸軒感到眼前的場景瞬間消失,一陣恍惚之後,已經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陸軒這才想起,自己參加考核是為了進入內殿,考核之中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於陸軒差點都忘了。

而就在此時,一道接一道的身影在陸軒旁邊出現,赫然就是一起進來的眾武者,在陸軒通過所有考核之後,他們終於能夠從陣法之中脫離,進入內殿了。

一出來,便是無數人抱怨開來,說自己在陣法之中等待了多久多久,陸軒這才會意,原來因為自己一個人,拖延了所有人的時間,不過他當然只是默不出聲,自己悶聲發大財就好。

「冰兒!」陸軒看到了趙冰兒,頓時出聲招呼她過來。

「也不知道是誰在陣法之中耽擱這麼久時間,我都以為會要一直被困在陣法之內了。」趙冰兒走過來,第一句話便是向陸軒抱怨,顯然她也是深受其苦。

陸軒不由得尷尬笑笑,低聲說道:「是我……」

趙冰兒略有吃驚的看向他道:「是你?以你的實力與天賦,通過考核應該很簡單啊。」

陸軒攤了攤手,出聲道:「我參加了三個考核,而且,在陣法之中又修鍊了一番。」

聽到解釋,趙冰兒這才恍然,她也得到了提示,問她是不是要接受其他的考核,可惜她對於煉體和符道都沒有研究,沒法通過。

趙冰兒也沒有細問,而是朝四周看了一眼說道:「小貓沒有進來,看來是沒能通過考核了。」

陸軒點了點頭,說道:「其實對她來說,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如果這內殿之中真有什麼了不得的寶貝,未必能像外殿之中那麼平和。」

趙冰兒深以為然,正是因為外殿被破壞得十分嚴重,根本沒有太多的寶貝,才讓眾人都沒有出手的想法,否則的話,單單是那一間丹藥室與典藏閣就能夠引發無數的血案。

此刻已經有不少武者按捺不住,開始快步的朝內殿走了過去,希望搶先一步尋到寶物,陸軒和趙冰兒也不再拖延,同樣是快步往前走。

陸軒注意了一下,進入內殿的武者少了一些,顯然不少人都被考核所淘汰,不過留下來的,都是實力強大之輩,其中九華盟的人是最多的,四大四品宗門的人數幾乎都只有十個出頭,散修的人數更少,僅僅只有三人,這世界,終歸還是大宗門的天下,在這裡便是一目了然。

玄冰閣的人分成了三波,其實也就是三大長老各自的勢力,楊威利那邊四人,冷清秋那邊六人,再加上陸軒和趙冰兒,一共是十二人,一個個三五成群的武者,急速的往前趕。

內殿不像外殿,所有的房間都集中在一處宮殿之中,內殿之中有著不少的小型宮殿,分散在各處,從這些宮殿的外觀能夠看得出來,內殿保存得比外殿要好上不少,想來其中應該會有保存完善得寶物,不至於如外殿一般,幾乎全都毀於一旦。

陸軒略微一猶豫,便是往一處人最少的地方走去,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這裡尋到寶物的幾率都是一樣的,人少的方向,至少能夠一定程度上避免爭奪。

趙冰兒緊跟著陸軒,兩人飛快的闖入一道宮殿,推開一扇扇房門,卻是發現所有的房間之中空蕩蕩的,說是空蕩蕩的也有點過,還是有一些簡單的陳設,不過完全稱不上寶物。(未完待續……) 「運氣太差了,沒想到這是一處修鍊用的地方。」陸軒不由得苦笑。

趙冰兒臉上倒是沒有出現什麼失望的表情,而是安慰出聲:「沒事,我們再去下一個地方。」

陸軒點點頭,兩人撤出這道宮殿,但就在這時,一道喊聲傳了過來:「快過來,這裡是藏寶閣!」

喊出聲的是一名散修,他運氣好,直接就找到了這裡,但可惜跟隨他的還有不少的其餘宗門武者,便是九華盟的武者都有近十個之多,恐怕寶物完全沒他的份,不過他靈機一動,乾脆宣揚出去,讓所有人都來搶,說不定他就有渾水摸魚的機會。

果然,聽到這道響徹整個內殿的喊聲,所有武者都如同嗅到了腥味的貓一樣,急速的朝這邊趕了過來,剛剛從修鍊室出來的陸軒與趙冰兒也聽到了這道聲音,兩人對視一眼之後,同樣沒有猶豫,徑直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趕了過去。

「誰讓你出聲喊的!」一名九華盟弟子怒目一瞪,朝那名散修喝道,他們正在想著如何幹掉這裡所有人,獨吞這裡的寶貝,卻沒想到瞬間就被這名散修傳揚了出去。

那名散修嚇得連忙拉開距離,鼓起勇氣說道:「既然大家都是一起來的,自然應該共同分享這裡的寶物。」

那九華盟弟子看著他冷冷一笑道:「分享?就算是分享,也輪不到你!」

說完話,他直接提起長劍朝這名散修斬了過去。進入遠古大能洞府以來的第一起衝突終於是爆發。

不過這散修早就防備,瞬間撤離開來,等著眾人的到來,人一多,這幾名九華盟弟子想要獨吞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唯有這樣,他才有機會。

最先趕來的是冷清秋一行人,他正好看到了九華盟弟子欲要開殺戒的這一幕,當下心中一凜,只是站在原地沒有行動。他雖然自忖實力不錯。卻也沒有自大到能夠跟九華盟這麼多人對抗。

看到有人到來,這九華盟弟子也只能夠按捺住將那多嘴散修幹掉的衝動,等著更多的人到來,在這裡面。他們九華盟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他相信。整個藏寶閣必然都會落入九華盟的手上,只是這樣一來,他自己就未必能夠得到想象之中那麼多的寶物了。畢竟九華盟總共有三十多人進入了內殿。

不多時,龍銘來了,楊威利來了,若相依來了,那獨行一人的林澤宇也來了,所有人,全都匯聚在了這小小的藏寶閣之前。

「龍師兄,這藏寶閣是我們九華盟先發現的,我想,應該歸我們所有才是。」之前那名九華盟弟子主動向龍銘說道。

看著牌匾之上的藏寶閣三個大字,龍銘眼色也有些陰晴不定,一個遠古大能留下的藏寶閣,價值如何巨大,不用說都能夠知道,他自然想將它拿下,不過,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如果真要拼起來……

當下他大踏步的走上前,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尤其在一些實力同樣強大的武者身上停留了一下,諸如冷清秋,若相依,雲奇等人,隨後才沉聲開口道:「諸位,我龍銘在此立誓,內殿之中的一切,我們九華盟只要這藏寶閣之中的東西,其餘的寶物絕不插手,你們意下如何?」

龍銘這也是做出了一個相對和平的選擇,放棄一部分利益,選擇最大的利益,同時避免衝突。

只是,這樣一來眾人還是心有不甘,聽名字都知道,這藏寶閣之中的東西絕對是最珍貴的,其餘的東西與這裡相比,恐怕價值不到十分之一。

不過九華盟實在是太強大,他們根本沒有信心與之對抗,或許,這樣接受是最好的選擇,畢竟,其餘的寶物九華盟不會在插手,在九華盟進來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他們才是主角。

但就在此時,一道嘲諷的聲音響起:「你們這就這麼慫?爭奪的機會都不爭取一下?你們這麼多人,如何齊心協力,他們未必就能夠搶得過你們。」

聽到這道聲音,眾人不由得全都轉頭看去,出聲的赫然就是同樣來自九華盟的林澤宇,此刻他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笑容,雖然他也是九華盟的人,但他前面與龍銘已經鬧翻,如果被龍銘得到這些東西,他絕對是沒有任何機會分享的,倒不如鼓動所有人一起對抗龍銘。

林澤宇的想法,與其餘人簡直就是不謀而合,他們需要一個敢站出來跟龍銘對話的,而林澤宇則需要有人支持他,雙方完全處在了同一個利益陣容之中。

龍銘眼神瞬間冷了下來,直接盯著林澤宇,剛剛他已經感覺到了其餘武者的鬆動,但偏偏這個時候林澤宇竟然站出來跟自己作對,他還有沒有一點大局觀?自己這是為了九華盟好!

「林澤宇,你究竟想幹什麼!」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龍銘低喝道。

林澤宇眉毛輕輕一挑:「我想幹什麼?我想給所有人爭取利益啊,你沒看到他們贊同我的話,比你的話更多嗎?」

頓了頓,他又是嘿嘿一笑道:「有些人啊,在沒有利益糾紛的時候,表現得多麼的完美,但是利益近在眼前的時候,就想著一個人獨吞了。」

「還有你們。」林澤宇指了指龍銘身後的九華盟弟子,說道:「你覺得這裡面的寶物,龍銘會分多少給你們,還是會拿回去討好宗門內的掌權人物?到時候所享受的好處,會有你們的份?依我看,還不如大家各憑本事搶奪,拿到手裡,才是最靠譜的,就算自己不用,拿回去送給各個長老,還怕少了照顧嗎?」

不得不說,林澤宇實在是一個挑撥離間的高手,被他這麼一說,就連九華盟的弟子都有些鬆動了,似乎覺得,自己拿到寶物,比讓龍銘拿到寶物的確更好。

眼看著局勢似乎陷入了僵局,氣氛也越來越緊張,陸軒突然開口說道:「我說各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打開這個藏寶閣看看?說不定像外殿一樣,裡面的東西都已經被毀了,那大家也沒有了再繼續糾結的必要。」

聽到陸軒的話,不少人心中暗罵陸軒烏鴉嘴,不過心中卻也興起了一絲渴望,至少先看看裡面有些什麼東西比較好,或者真如陸軒的烏鴉嘴所說,全毀了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龍銘的身上,龍銘微微一猶豫,也覺得先看看不錯,如果寶物真的很好,那憑九華盟這麼多人,也能夠強行搶下來,凡事不可能十全十美,真要有人犧牲的話,那也是必要的。

「那就先看看。」龍銘最終決定了下來,走到藏寶閣的大門之前,利用元力將大門給推開,雖然說一直沒有遇上什麼危險,但還是要小心。

大門無聲無息的打開,龍銘與一眾九華盟弟子率先進入,其餘人對視一眼之後,趕緊跟上,真要搶,也能夠第一時間出手。

走進其中,看到裡面的場景,所有人的心裡頓時一沉,情不自禁的看向陸軒,陸軒很無辜的攤了攤手,他是隨口說的,怎麼知道會一語中的。

「竟然真的全毀了……怎麼會這樣?大殿沒有絲毫損傷,但裡面東西都毀了,顯然是經歷過巨大的動蕩,這是怎麼回事?」龍銘看著滿地殘留的玉簡碎片與書籍殘頁,喃喃出聲。

此刻這藏寶閣之中是一片狼藉,不少的柜子倒塌一地,所有應該被好好保護起來的功法武技,全都掉到了地上,玉簡直接震裂,典籍因為時間的緣故則是已經腐壞。

「不,沒有全毀掉!龍師兄快看!」一名九華盟弟子驚喜的大聲喊道,同時伸手指向了最前方的空中!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看到十幾個光團漂浮在了空中,每個光團之中,都保護著一件寶物,有的是玉簡,有的是捲軸,有的是典籍,除非丹藥之外,幾乎囊括了各種珍貴的存在!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心中全都火熱了起來,這些東西一看就是被特別保護起來的,能夠被這位遠古大能特別保護起來,價值絕對比地上這些毀掉的東西更高!

就在所有人都因為這一幕發愣的時候,一道黑影急速的朝那十幾道光團飛了過去,一道元力席捲,似乎想要將所有人的光團一網打盡。

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但那些光團似乎有靈性一般,遇上這道黑影所發出的元力,竟是巧妙的在空中盤旋開來,將其完全避開,使得這黑影勢在必得的一擊完全落空。

林澤宇此刻也愕然了,這些光團竟然會還躲?失策了。

剛剛率先搶奪的黑影,赫然就是林澤宇!

「搶!」不知道誰突然發出一聲大喝,瞬間點燃了所有人心中的貪慾,全都騰空而起,直接朝空中的光團飛了過去,只要能夠奪得一道光團,都是巨大的收穫。

「都給我住手!」龍銘惱羞成怒,心中對林澤宇更是恨到了極點,這傢伙不但唆使眾人覬覦藏寶閣之中的寶物,現在又挑起了他們心中的貪念,實在是該死。

不過沒有人理會龍銘的話,這麼多人都在搶奪,龍銘一個人又如何阻擋?而且緊隨其後,便是連九華盟的武者都加入了搶奪的行列,林澤宇之前的話生效了,讓他們覺得,寶物還是拿在自己手裡好。

藏寶閣之中,頓時一片混亂……(未完待續……) 絕大多數武者都按捺不住心中的貪戀,紛紛朝空中的光團追逐而去,不過那些光團彷彿活物一般,竟然無比靈活的閃避著,讓眾武者一時之間無法得手,將一眾武者耍的團團轉。

不過武者的數量終歸是太多,而且見到常規手段無法得手,紛紛開始動用元力束縛這些光團。

「滾開,這是我的!」

「搶到手才是你的,現在,你還是給我滾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