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是的巫族部落付出的是狼群,而人類帝國付出的是士兵,沃特早已支持不了魔法陣的運轉,昏倒在戰場上,有數名狼族親衛衝過去,打散人類的包圍,將他救回抬進帥帳進行醫治。

「嗷嗚」一聲大叫,雷雷頭上金光大冒,身體漲大了三米多高,霸王龍的幼生期已經過去,開始向成熟期邁進,濃重的龍威讓狼群和人類戰士們大驚失色,雷雷的龍威比一般的龍族更加厲害,從靈魂深處影響人類和魔獸思想,讓他們產生膜拜的感覺。

「暴龍衝撞,真龍領域。」雷雷的身體被炙熱的金光包圍,然後身體又漲了十米多高,小山般的身軀讓人類武士們四散奔跑,眼如閃電,金光繚繞,朝著人類營帳慢慢前行。每一步都震得地面顫抖,震蕩波此起彼伏,讓人類嚴整的戰鬥陣型混亂不堪,疾馳的弓箭,如暴雨般落在雷雷的身上,發出叮叮噹噹的撞擊聲,可是每一支利箭都被金光打落,或者反彈回去,殺傷了不少弓箭手。

「哇,這是什麼怪物?怎麼刀槍不入呢,快讓龍騎士伯格大人前來,幫助我們殺死眼前的巨獸。」凱恩的冰霜龍劍也刺了好幾下,根本無法刺穿雷雷的護體金光,於是他趕快發出了緊急命令。

傳令兵撒腳如飛,給皇帝西羅傳話去了,人類帝國的投石車和屠龍巨弩也開始重新發威,車**的石頭狂砸向雷雷,一支支暗黑色隕鐵弩箭刺向雷雷的腦袋,雷雷大吼一聲,金光再度暴漲,加厚了好幾層,兩隻龍爪上下舞動,意圖阻擋弩箭的射擊。

雖然雷雷實力增加了好幾倍,可是他畢竟還沒有進入成熟期,龍甲的防禦程度還不能抵擋終極武器屠龍弩的攻擊,於是身上的金光護盾被打破了許多黑洞,還有兩支屠龍弩箭刺入雷雷的腹部,金黃色的鮮血流出來,讓雷雷疼痛不已。

不過龍族的自愈能力是所有魔獸中最強的,金黃色的治癒光芒不斷修復受傷的血洞,將弩箭擠出來,然後血肉融合在一起,恢復了正常。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又有一顆巨大的黑青石砸過來,正砸在他的腦袋上,咚的一聲巨響,雷雷的眼前金星四射,眼前發黑,頭頂上明顯鼓起了一個大包,可把雷雷氣壞了。

卑微的人類敢挑戰遠古龍王的威嚴,這是對整個暴龍族尊嚴的挑戰和踐踏,雷雷咆哮一聲,不顧腦袋的疼痛,還有箭雨的襲擊,釋放了狂風魔法,身體一輕,速度如電,撞向最近的投石車和屠龍巨弩,咔嚓咔嚓,轟隆隆,車碎弩折,操作投石車和巨弩的人類被踩成肉泥,數百名弓箭手因為撤退緩慢,也被撞死撞傷無數,一頭猛獁凶獸跑到人群中,那是多麼可怕的災難。

天空中人類的殘肢斷骸漫天飛舞,還有幾個武技高強的神殿護衛,被雷雷活活拍死,數百隻高等魔雲獸,鐵甲蜥蜴坐騎受驚發瘋了,在人群中肆意殺戮,破壞人類的營帳和輜重,給人類聯軍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還有數百萬箭支被暴龍雷雷燒毀,金黃色龍息噴射

出來,焚燒了太多的營帳和糧食,可怕的災難,讓數百名人類劍聖奔跑出來,共同對付這個無恥的魔獸君王。

「該死的畜生,給我去死,劍刃風暴,破滅真空波。」天空的魔法元素被劍聖們吸取一空,凝聚出巨大的雷電風暴,將雷雷擊飛。

巫峰感受到雷雷遇到危險,馬上率領巫族眾將前來營救,數百個黃泉鬼卒和三大閻羅殿主也召喚出來,朝人類營帳衝去。

不畏魔法的黃泉鬼卒沖得最快,空氣中魔法閃動一下,就有數百隻黑色的鬼卒出現在雷雷身邊,濃郁的陰魂殺氣,讓劍聖們遍體生寒。

手中的長劍高高舉起,然後拚命砍下,將黃泉鬼卒一分兩半,可是沒有血液流出,分成兩半的鬼卒發出凄厲的鬼叫,然後身體一陣扭曲,轉化成兩個更強大的鬼卒。

雪亮的鬼頭刀,冷森森的鎧甲,通紅的眼珠,像索命的鬼差,大叫一聲,砍向人類劍聖們。魔法火焰和無敵劍氣根本無法殺死它們,反而被它們的鬼頭刀壓得喘不過起來,身上多了許多淺淺的傷口。

鋒利的長劍砍在它們身上,毫無小鬼,被一分為二的黃泉鬼卒加速成長起來,數量越來越多,最後人類劍聖反而被普通的黃泉鬼卒圍住,形成一面倒的敗勢。

閻羅殿主的鬼哭神嚎,更是讓劍聖們心神不寧,好幾次險些喪命在鬼頭刀之下。巫族部隊佔據上風,將剩餘的人類部隊團團包圍,所幸人類的神殿長老和皇帝西羅趕到了,龐大的金龍沖向雷雷霸王龍,光明牧師們和黃泉鬼卒戰鬥在一起,金龍不愧是龍族最強大的戰鬥龍族,和霸王龍雷雷擁有同樣強大的力量和龍威,雙方打成平手。

伯格龍騎士的神聖龍槍和金龍配合,壓制住雷雷的戰鬥踐踏,亞倫天使也出現在戰場上,和光明牧師一起釋放光明凈化和光明審判魔法,將密密麻麻的黃泉鬼卒一一殺死。

巫峰見勢不妙,發出了撤退命令,讓雷雷和眾鬼卒們撤回自己身邊。

「銀河星雲圖,吸取魔法和魂力,補充我的靈魂魔力,混沌巫決,顛倒乾坤,斗轉星移,噬魂滅魄,爆發吧。」巫峰的身上星光閃耀,魔雲風暴凝聚頭頂,他要施展混沌神拳了。

伯格和亞倫,還有西羅感受到巫王的身體里,湧現出來一股不可抗拒的神靈意志和力量,巫峰的全身被遠古獸紋覆蓋全身,祖巫神力熊熊燃燒起來,口中不斷響起戰神咆哮,這是一隻極端危險的人形凶獸,比之前的暴龍更加可怕。他們的心神被獸紋魂力光芒吸引,再也沒有戰鬥的信心和勇氣,也許這個凶獸一出手,就能將所有人打成碎末。

正在這時,人類軍隊中衝出一個人類將領,頭上有龍角,身材高大,全身鎧甲,一臉焦急的樣子,「報皇帝陛下,有緊急軍情彙報,迪奧元帥叛逃了,還有一大批魔族武士出現在帥帳,將蓮香公主擄走。不僅如此,在帥帳旁邊,我看到迪奧元帥發出惡魔般的嚎叫聲,人類身體背後長出來兩對黑色羽翼,雙手如爪,眼如黑夜,紫黑色的魔族氣息覆蓋了整個營帳。

不僅如此,他們還殺戮不少盟軍將領和神殿武士們,所有的光明牧師和聖騎士都被魔族殺死,連屍體也被帶走,現在不知去向。」

還沒等西羅皇帝反應過來,巫族中也有傳令大將龍宣衝過來,「報告大巫王殿下,沃特元帥和尤娜王妃被魔族擄走,大帳中所有狼族護衛被迪奧殺死,沃特元帥帳中有殘留的魔族氣息和魔族傳送陣的痕迹出現。我們趕到時,他們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事關重大,請大王定奪。」巫峰趕緊收起了銀河星雲圖,將祖巫魂力收入靈魂海洋中,驅除魔雲風暴,向眾人發出撤兵的命令。

然後狠狠地瞪了西羅皇帝一眼,釋放出疾風步魔法,向沃特帥帳奔去,心中焦急和憂慮讓他失去冷靜。

尤娜可是自己的心頭肉,她的嫵媚和善解人意超出自己對瀟瀟王后的愛,可以說尤娜就是巫峰影子,絕不允許有任何閃失。畢竟尤娜給予了巫峰太多的歡樂和回憶,而且是巫峰最依賴的戰將和軍師,在巫峰心中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魔族的突然出現,和一系列的刺殺行動,還有擄走蓮香和尤娜的這種詭異行為,超出巫峰想象之外,這裡肯定有一個巨大陰謀,人類和自己都是受害者。

帥帳周圍站立了許多狼族勇士和巫族長老,科斯長老在帳外焦急地走來走去。

看到大巫王出現,心裡才有些平靜,不過他的眉頭緊皺,臉色極其陰暗。護衛營帳安全的巫山首領更是緊抱腦袋,蹲在地上一聲不吭,不少狼族勇士們

也爆發出憤怒咆哮,一副馬上要殺入魔族的氣勢。

瀟瀟王后也趕到了,和狼王冷無涯一起,安撫著群情激動的狼族勇士們,瀟瀟細眉緊皺,櫻桃小口不住懺悔,風華絕代的玉容露出羞愧的神色。

達到魔導師的精神力,竟然無法感知敵人的到來,這是對自己極大的侮辱,該死的魔族咱們結下仇了,我和你們的仇恨不共戴天。

其實也不能全怪瀟瀟王后,那是魔族的黑暗吞噬魔法,驅散了瀟瀟王后的靈魂感知,封鎖了她停留在帥帳的靈魂魔力。所以才讓魔族有機可乘,擄走了沃特元帥和尤娜王妃,本來尤娜王妃是探望沃特元帥的,可是遭到了迪奧和眾魔的突然襲擊,以至於被魔族打昏,擄入魔界領域。

〖 ?一連幾日,人類和巫族都沒有發動任何攻擊,這種突然發生的變故讓雙方將領都陷入激烈的爭論中,還有沒有繼續這場人巫戰爭?

蓮香公主的失蹤讓神龍帝國皇帝西羅失了方寸,現在他的野心被情感沉重打擊了一下,心中萬分悲痛,這個從小都視若掌上明珠的女兒,是他的心肝寶貝,不管什麼時候,女兒的笑聲總是能解除他的煩惱和猶豫,在極度沮喪的時候,是女兒蓮香陪伴在他的身旁,安慰他,鼓勵他,帶給他太多的幫助和關懷。舒睍蒓璩

可是女兒就這樣猛然消失了,永遠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外,那個乖巧伶俐的身影再也無法看到了。

「可惡的魔族,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什麼地位,什麼疆土,什麼夢靈果,為了該死的迪斯,我損失了百萬大軍,數千萬的糧食輜重,神龍帝國的數千名聖騎士,神殿武士就這樣滅亡在巫族戰士之手。我不甘心哪。我辛辛苦苦培養了數十年的死士。

迪奧,你這個混蛋!我的女兒蓮香,你在哪裡啊?我後悔沒有聽你的話,被該死的迪奧欺騙了,這個畜生不如的魔族姦細,他毀了我的國家和軍隊,讓我百萬子民飽受戰亂之苦,更讓我最珍貴的寶貝女兒生死不知,下落不明,我要踏平魔界,活捉魔王撒旦,讓這些該死的魔族血債血償。」威嚴強大的西羅皇帝淚流滿面,身體佝僂了許多,好像一夜之間蒼老了櫟。

他的眼神中再也沒有爭勇鬥狠的神采,只有失去親人的悲傷和痛苦,現在這個時候,他沒有了自己的判斷和想法,只有對魔族姦細迪奧的仇恨。

以前,他每天都在籌謀如何掠奪財富和開拓疆土,和大臣們勾心鬥角,征伐他國,心中充滿了利益和金錢,根本沒有親情和家人的感受,有得只是利用和征服,這一次蓮香的失蹤,徹底擊碎了他的夢想和野心。他的眼睛里有得只是對家人的擔憂,對失去親人的傷痛,在這個時刻,再沒有什麼比拯救女兒更重要。

「傳我的旨意,命令黑龍騎軍返回楓葉家族,讓蘇魯將軍將迪奧的全家統統殺死,連帶那個該死的迪斯給我剁成肉醬,背叛者統統消滅,精靈奴隸統統釋放,所有和楓葉大公爵迪奧有聯繫的親戚和友好者統統抓起來,送入大牢,嚴加審訊,我要將楓葉大家族連根拔起,我要滅他全族。」西羅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踢倒了身前的王案浮。

「另外,布倫,法拉你們兩個去請盟軍大營中讓藍靈兒和羅曼,白虎帝國親王巴特過來,我們要商量對付巫族計劃,還有怎樣拯救我的女兒蓮香公主,快快讓他們來。」西羅大帝強壓怒火,摔碎了桌案上的玉杯。

皇帝一怒,眾人心驚,大家知道現在誰也不能建議和說話,否則誰就要倒霉了。伴君如伴虎,虎王已經伸出了它的獠牙,只等獵物上鉤,這次和巫族大戰,接連幾次都吃了敗仗,西羅心中早就煩躁不安了,再加上蓮香公主被魔族抓走,她的下場可想而知。皇帝大帳中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類將軍們都不發一言。連金龍騎士伯格也沉默無言,雖然他的實力超過了所有人類將領,但是面對自己的國王,他還是尊敬無比,不敢有絲毫逾越,皇權至上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誰也改變不了。

只有亞倫天使無視皇帝的憤怒,口中不住地叫囂:「皇帝陛下,凱恩已經被巫族武士活捉,霸下神獸昏迷,我們應該發動攻擊,將他們救回來。你不應該因私廢公,要知道數萬冰魔戰士正在營帳外叫罵,如果不將冰魔戰神凱恩交出來,他們就要自己攻擊了。另外,玄武帝國將脫離四國聯盟,再不受神龍帝國節制,軍隊和士兵們將撤退回國。

這件事情很嚴重,希望皇帝陛下三思,馬上出兵攻擊巫族,將冰魔人王凱恩放過來。至於蓮香公主,她被魔族抓走,肯定要被魔族侮辱,或者成為奴隸,下場肯定很悲慘,就是救回來也肯定成為白痴,魔族的精神搜魂術可是最邪惡的。所以我們應該放棄救她,重新制定攻擊計劃。你說,是吧,偉大的皇帝陛下?」

「不可以,怎麼能這樣?蓮香公主可是魔武雙修的帝國天才,是絕對不可以放棄的。」魔法師工會會長切爾曼馬上提出反對意見。

亞倫臉上露出不滿的神色,可是又沒有辦法,神龍帝國的魔法師工會是黑暗大陸最大的魔法師和鍊金術士聚集地,實力雄厚,切爾曼又是一位法神高手,魔法工會和歷代神龍帝國皇帝交情深厚,他得罪不起。

只能在心中不斷嘀咕:「一個法神而已,神界中的四翼明天使可以輕易殺死他,敢和我神界叫板,真是不知死活。有朝一日,我也晉陞到明天使境界,看我不滅了你。」

營帳中的其他眾將也提出異議,反駁亞倫的提議,蓮香公主的安危是當前最重要的。這些忠誠於王室的將軍們,發表出自己內心的想法。西羅看到這裡,心中不由一陣感動,原來自己並不是孤單的,還有這麼多手下擁護自己。

他對亞倫的提議有些惱怒,可是又不敢得罪這個神族使者,只能按下心頭怒火,平靜地抬了抬手,輕聲說道:「亞倫大人,我知道凱恩戰神對聯盟的重要意義,可是小女的安危對於我們神龍帝國更為重要,失去一個魔法天才,一個魔武雙修的人才,而且是王室重要成員,這個損失對於我神龍帝國來說是臉面盡失的醜事,更是帝國王室奇恥大辱,我絕不能忍下這口氣。

況且魔族也是天使大人的仇敵,是神界各位大人的生死對手,消滅魔族也是神使大人的責任,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這次魔族的偷襲,我感覺有點蹊蹺,我想他們的目標不僅僅是我人類,還有巫族,以及黑暗大陸上的其他種族,這是魔王撒旦的大陰謀。我向這件事應該由神使立刻向神王大人彙報,這可是一份大功勞啊。

神王對於魔族軍隊的行動計劃可是非常重視的,我想大人應該明白這些道理吧。」

亞倫聽完心中一驚,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

「這個老狐狸說得是啊,我進入人界可是有任務的,神王之所以讓我守護雷明斯,一方面是監視人界光明神殿的主教和長老們是否有背叛光明神的舉動,更重要的是探查魔族軍隊的動向,還有他們是否打開空間通道進入人界。要知道統治人類和遠古異族,獸族,精靈族也是魔王撒旦打擊神族的一個重要目標。我必須將這件事趕快向神王大人彙報,就不計較這些凡人了。」亞倫頭腦一熱,心中不由幸福異常,不知道這個驚天消息可以帶給自己多少好處,這下發了。

亞倫對西羅點點頭,臉上露出虛偽的笑容。

「西羅你說得對,這件事對於我神族來說確實是大事情,感謝你提醒了,我會及時向神王大人稟告的,也許神族會派兵相助你的,你不用太擔心了。蓮香公主一定會拯救回來的,神族大軍也許很快就會出現,放心吧!」亞倫拍了拍西羅的肩頭,發出爽朗的笑容。

亞倫眼神一變,渾身金光四射,金色的光芒籠罩全身,兩對潔白的羽翼伸展開來,帶起一陣陣狂風,然後迅速飛向天空,撕開空間通道,消失在遠方。

西羅渾身一輕,恢復了帝王的神采,亞倫帶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神族使者的身份,就如同自己頭頂上的一柄利劍,稍不注意就會落下來,將自己砍得遍體鱗傷,自己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不是說亞倫的實力有多大,而是他背後站立著無數神族天使,還有偉大的光明神王海倫為他撐腰,神界中有四大光明神王,亞倫,海倫,明倫,傑倫四大光明神王守護者,光明主宰宙斯為神皇殿下,小小的神龍帝國根本無法和他們抗衡,也許一小隊審判天使軍就會滅掉整個神龍帝國。

亞倫天使的離去,讓西羅放下了心頭巨石,皇帝的權利又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他的決定將不會有人再反對。拯救愛女蓮香成為西羅要做的頭等大事,必須在最短時間內結束和巫王的戰爭,撤回軍隊,保持實力,才能和魔族戰鬥。

「西羅老兄,不要垂頭喪氣的,我那寶貝侄女是不會有事的,要放寬心啊!這次魔族來偷襲,肯定不是簡簡單單擄走蓮香,我想這樣的陰謀會在各國都出現的,迪奧這樣的大公爵是魔族姦細,也許我們人類帝國的高層也不安全了。

我們必須對所有的貴族和軍隊進行清洗和大換血,避免魔族知道我們的行動部署,我想這只是個開始,以後的魔族事件會越來越多的。當前我們必須要團結,否則黑暗大陸會成為魔族的歡樂天堂,任意的殺戮和掠奪,後果不堪設想啊。」一貫大大咧咧的羅曼大帝也收起了脾氣,變得嚴肅認真。

「對啊,我兄長說得對,西羅兄長要冷靜下來,蓮香公主的安危固然重要,但是魔族入侵這樣的大事更重要,必須要制定出一個應急對策來。」白虎帝國親王巴特嗡聲喊道。

「我同意兩位兄長的意見,魔族姦細進入人類帝國,這種驚天大事一定要宣揚出去,要求所有的人類國家和附屬國都要重視起來,建立合作聯盟,一旦發現魔族行蹤,馬上要報告盟主國,以便掌握魔族高手和軍隊進入的準確地方。」藍靈兒的聲音的確好聽,節奏感不急不慢,讓人全身舒暢,滿身毛孔都張開了,一身的疲憊被清泉似的聲音驅散了。不愧是人類聯盟的第一美女。

〖 ?人類這邊已經制定了種種對付魔族的計劃和行動,並且組成了一支強大的刺殺者小隊,隨時待命。舒睍蒓璩

然後皇帝西羅提出來一個大膽建議,就是能不能和巫族部落結成戰鬥同盟,雖然自己的軍隊死了太多的人,而且大部分都是狼巫軍隊殺的,可是為了共同對付可怕的魔族,必須要團結一切可能的敵人。

戰爭是殘酷的,誰也無法阻止死亡和受傷,這是不可避免的,大家各為其主,應該放下仇恨,對對付可惡的魔族。這個提議讓營帳中的眾位人族將領們可炸開鍋了,說什麼都有,而且不贊成的將領們還很多,睿智聰明的切爾曼法神看懂了西羅的心思。

站出人群,提出贊成皇帝意見,並且極力促成這件事兒,魔法師工會也將派出一百多名高級魔法師協助巫族部落。

這一大手筆壓制住了所有不滿的聲音,實力為尊的黑暗大陸上,強大的法神大人切爾曼就是神靈的代表,沒有人可以違反他的命令。在切爾曼大人的號召下,西羅的建議順利通過,和巫族部落談判提上日程,並且讓大魔導士艾倫作為人族代表和巫族商談燁。

巫族帳里也是議論紛紛,尤娜作為巫王的女人被魔族抓走,真是氣壞了以科斯長老為首的巫族貴族,連巫王的父親巫石也大為不滿,對魔族咒罵聲聲,更是對巫王護衛隊首領阿獃和炎靈破口大罵,說他們是廢物,是不堪一擊的窩囊廢。

阿獃和炎靈作為巫王護衛軍的首領,他們的首要職責就是保護巫王和王后的安全,尤娜作為巫王最寵愛的妃子,更是保護的中心。可是魔族的突然出現,在他們眼皮底下抓走了王妃,這種行為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阿獃在巫峰的神戒空間中吃到了不少恢復魔力的果子,連神界珍品九葉魂果也吃了三顆,融合了一隻超級魔獸雷電金雕魂晶,所以他的實力早就恢復了,並且力量和魔力得到較大提升鎢。

吸血鬼獨有的眼珠變化了,暗紅色眼珠在神族魂果的刺激下,異化成紫電魔瞳,雙眼睜開,兩道紫色的閃電噴射出來,照的大地一片光明。

阿獃感受到靈魂核心漲大了許多,而且幽冥鬼帝的黑色魂域有閃電圍繞,數千隻鬼面血蝠晉陞到三階,成為獨一無二的雷電血蝙蝠,攻擊力量增強了十倍。飛動起來雷聲大振,電光閃閃,速度驚人,尖利的獠牙和猙獰的面容,讓雷電血蝙蝠更加霸氣十足。它們成為阿獃最厲害的王牌部隊,被主人隱藏在獨立寵物空間中。

阿獃恢復過來后,巫王將他派到尤娜王妃身邊,一方面保護王妃安全,另一方面威懾惡魔眾將,安撫狼族將領情緒,他是巫王最倚重的大將,最受巫峰信任,不管到那裡都會受到狼族和巫族歡迎。沒有人願意得罪阿獃這個幽冥鬼帝,他的英雄事迹早就讓狼族和巫族勇士崇拜得五體投地,也成為所有人的學習榜樣。

沒想到王妃會探望狼族元帥沃特,更沒想到魔族會偷襲,黑暗魔族的傳送陣閃現的太快了,阿獃在營帳外面根本無法進行救援。

聽到王妃的呼聲,他馬上衝進營帳中,滿眼都是濃煙滾滾的黑霧,鬼哭狼嚎的魔族大叫從黑霧中傳出來,然後就失去了蹤影,等阿獃明白過來,黑色煙霧已經消散,營帳中空無一人。只有凌亂的床鋪和碎裂法杖,然後就是傳送陣的魔法氣息,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又用的線索。

阿獃發狂了,召喚出無數青色血蝠出現在空中,讓它們去尋找尤娜王妃的行蹤,搜索範圍擴大到三百里,幽暗森林裡到處都能發現青色蝙蝠的身影,可是它們並沒有帶來好消息,沃特和尤娜兩個人好像憑空消失了。蝙蝠根本聞不到他們的氣味和魔法氣息,於是趕緊命令龍血大將龍宣去稟報巫王這個消息,請主人決策。

「魔族你個王八蛋,我要活吃了你們,你們這些卑鄙無恥的地精,真是氣煞我也。」阿獃在沃特元帥營帳中發出暴怒的呼喊。紅色的魔法鬥氣轟隆將營帳炸個粉碎,阿獃好像一隻人形凶獸從仰天長吼,在宣洩心中的怒氣。

狼王冷無涯和狼族將領們本來聽到這個消息,心中十分不滿,正要向阿獃和炎靈問個明白呢?可是看到這樣痛苦的阿獃,心裡也十分不舒服,再說也不是他們的過錯,是魔族太狡猾了。

「可惡的魔族,竟然把我的元帥沃特抓走,我們狼族也不是好欺負的,我們要公開向魔族宣戰。並且和矮人聯盟一起,邀請精靈族,螳螂族,飛馬族,草原狼族,人馬族等朋友相助,救出沃特元帥。」狼王冷無涯目光堅定,心中暗暗發誓,狼族部落崛起的時候到了,這次一定要打敗可惡魔族,重新樹立狼族部落的形象。狼神護佑,不敗狼軍。

「偉大的狼神,請護佑我的子民,讓可惡的魔族墮入地獄,救出你忠實的信徒沃特吧。」狼王冷無涯站立在廣場上,向四周涌過來的狼族戰士們,發出心中的呼聲。

「狼王無敵,狼軍不敗。」

「狼神偉大,金狼英勇」

「兄弟們,殺進魔界,救回沃特元帥。」

「誓死效忠偉大的狼王,狼王無敵。」

彪悍的狼王衛隊發出響亮的長吼,黑色的狼族駐地到處是餓狼的尖叫。幽深的黑暗森林中不住響起狼嚎,無數綠油油的巨狼從森林中衝出來。

幽暗森林裡不管白天和黑夜都是陰冷無比,濃密的草叢裡隱藏著各種各樣的毒蛇,黑曼巴巨蟒就是它們的王,狼族和黑曼巴巨蟒是友好的同盟,狼王冷無涯和巨蟒王赤鱗是好朋友,所以,狼族的事情也是黑曼巴巨蟒的事情。

進攻魔族這種重大事情,冷無涯當然要和好兄弟赤鱗好好商量一下了。

「你在瞎吼什麼呢,阿獃,給我回來,真給我丟臉。就是你的大意,才讓魔族趁虛而入,讓沃特和尤娜失落在魔界。我還沒有訓你呢,你就在這裡大喊大叫。」巫峰朝著阿獃的屁股就是一腳,力量不重,只是讓阿獃飛了出去,摔倒在地上。。

暴怒中的阿獃感到屁股上一痛,一股巨力讓自己飛起來,這是在挑釁自己,狂怒的幽冥鬼帝,照著偷襲的敵人就是一爪,幽冥鬼爪快如閃電,還沒等巫峰明白過來,血紅色的爪子已經打到巫峰的護體神盾上,波的一聲輕響,沉重的壓力消於無形,巫峰進階到魂巫之後,護體光盾漲大了十倍,堅固度和柔韌度增加了不知多少。即使劍聖高手也無法突破巫峰的魔法光盾,阿獃的攻擊力量相當於大劍師,根本無法突破魔法盾的防禦。邪惡的幽冥血爪只是打碎了第一層血魔盾,還有四層魔法光盾在閃耀著紅色光芒,巫峰靈魂一震,阿獃覺得頭痛無比,靈魂好像燃燒著一樣,額頭上的靈魂烙印發出橙色火光。

威嚴,肅穆,毀滅,冰冷,還有沉重無比的靈魂壓力,讓阿獃跪倒在巫峰面前。「主人,請原諒我的魯莽,王妃的失蹤,我感到萬分慚愧,我請求進入魔界,救回王妃大人,巫族部落不能沒有尤娜王妃,她對於你來說太重要了。」

「好啦,不要說了,你先給我進入巫戒空間,好好反思一下,還有炎靈,你們兩個都給我冷靜冷靜,這件事是我會想辦法的。狼王,你也在這裡,我們好好商量一下,應該會想出好辦法的。」巫峰瞪了阿獃一眼,將他和炎靈收進了巫戒空間。

「好,一同進帳商談一下,沃夫,和雅你們兩個過來。」狼王收起了凄厲的長嚎。

「莫倫,蓮娜你們在外面警戒,雷雷,妞妞保護王後去,烏克,基恩,沖沖,科斯,巫石,巫山你們跟我一同進來。」巫峰向各位手下招呼道。

狼王營帳中擠滿了人群,能參加這樣高等軍事會議的將領,每一個都喜氣洋洋的,這就是榮耀和身份,大巫王最信任的心腹。

營帳中溫暖如春,高大的王者寶座在最上面,下面是三個銀杉木椅,擺放在兩旁。

巫峰作為最高首領和大王,當然坐在最上面的寶座上,狼王坐在左首第一個椅子上,科斯長老坐在右首第一個椅子上,巫石坐在科斯身旁椅子上,其他眾人分立兩旁,他們還沒有資格有座位。

科斯長老代表了巫神殿,身份尊崇無比,巫石是刑天巫鬥士,更是巫峰的父親,他們兩個在所以的將領中身份最為高貴,在巫族部落中更是絕對的領頭人。狼王冷無涯實力驚人,又是巫峰的老丈人,在狼族中威望第一。他們都是眾位將領崇拜的英雄,所以對於巫王這樣的安排毫無意見。

巫石首先發言,他的脾氣有些火爆,「峰兒,我們應該立即出兵,攻打魔族,我願意率領巫武鬥士們首先出戰,搶回尤娜王妃。」

「對,巫族的所有影巫刺客,毒巫殺手,血靈巫衛,魂巫傀儡,器巫魔法師也都集結完畢,只等大王一聲令下,就可以出發。」科斯長老也隨聲附和,神殿中隱藏了許多巫族法師和狂信者。

另外,巫峰還把專門訓練的巫族魔法師,魂巫傀儡,影巫刺客,毒巫殺手,血靈巫衛這些精銳部隊的都交給了科斯。一方面保護長老安全,再一方面隱藏巫族部落的實力,這些王牌部隊在關鍵時刻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我的吞神鼠大軍已經繁衍了幾百萬

只幼仔,其中有一百萬鼠族進化到二階魔獸行列,可以噴吐毒酸和釋放毒霧魔法,能大範圍打亂魔族的軍陣,這些強壯的鼠族勇士,由於啃吃了不少地磁晶石,皮膚異化成地磁戰甲,可以反彈魔法攻擊和重力衝撞,是非常特殊的魔法兵種。它們隨時都能加入戰鬥,請大王放心。」鼠王沖沖給巫王帶來一個驚喜,好消息不斷啊。

「狼族的五十萬狂狼勇士,八萬灰狼撕裂者,二萬金剛狼武士,五千迅狼弓箭手,一百個狼神傀儡,三百名狽族軍師,夜魔狼十名,狼族魔導師一名,都已經召喚到營帳外,大家熱情高昂,殺氣震天,這次一定要攻破魔界,救出沃特元帥!渴望戰鬥的狼族勇士們亮出了刀劍,英雄無數的狼族需要更多的榮耀來證明,狼族勇士是不可戰勝的,是偉大狼神的後裔子孫。」狼王冷無涯也被巫族狂熱的戰鬥熱情感染了,狼族的骨子裡渴望戰鬥和鮮血,這是它們的本能。

〖 ?巫峰看著熱血沸騰的人們,心中的戰火也開始燃燒起來。舒睍蒓璩

魔族的強悍和兇狠在黑暗大陸上是聲名遠播的,他們可不是善民,而是兇殘的惡魔,強盜和**的結合體。他們的出現,就是災難和死亡的開始。

邪惡貧瘠的魔界,是資源落後的黑暗種族,所以他們的生活很艱難,尤其是魔界中有眾多土著強盜存在,他們的職業就是搶奪弱者的財富,殺死流浪的外來者,不管是誰只要被他們瞄上,下場就是死亡和毀滅。

沒有一定實力的異族人,根本無法和魔界土著對抗,無盡的暗黑風暴常年在魔界中肆虐,糧食作物這種東西根本無法成活,所以要想生存,必須懂得忍耐和侵略,夾縫中生存,廝殺和挑戰成為魔族生存的主要方式。

要想衣食無憂,必須成為魔族中的貴族,要想當魔族的貴族,有兩條路,一是參加軍隊,在戰鬥中贏取爵位和榮耀,儘可能地殺死敵人,保護自己,魔族軍功就是一顆顆敵人的腦袋,還有就是殺死敵方高級將領,贏取自己的戰功,魔族的一星戰將就是最低的貴族,由軍團長發放星級勳章,宣告貴族的產生煨。

二是在魔族競技場挑戰高手,逐級打敗競技場上的所有人,就能獲取被打敗者的貴族勳章,挑戰對手身份越高,獲得的貴族勳章就越高。

競技場上不論權勢高低和身份地位,只要你能打敗對手,你就是英雄和貴族,還可以得到皇帝的召見。所以這種方式被大部分魔族勇士接受和推崇,並且在魔族平民中也是很受歡迎的。魔界就是實力為尊的世界,沒有強大的力量和能力,在魔族中根本無法生存下去。

魔王撒旦也不虧是老奸巨猾的大魔頭,他就是怕魔族士兵因為奢侈的生活,而喪失了爭鬥的血氣,只有從殘酷鬥爭中脫穎而出的戰士,才是真正的魔族勇士紙。

殘酷的生存戰爭,培養了無數魔族英雄,每一個魔族戰士都是百戰精英。當然,魔族也需要平民和工匠,平民也是有這樣的精英戰士組成的。

培養植物苔蘚成為他們的主要任務,只有在貧瘠的土地上鋪滿植物苔蘚,土地上才能長出類似於人類食物的魔芋和蔬菜,沒有炙熱的陽光照射,魔芋和蔬菜的成長期很長,所以獵取大量的魔獸也成為魔族的主要生存方式。

這些魔族平民戰鬥時成為士兵,平時為種植農民,所以幾百萬魔族的魔界中,可以隨時召集起幾十萬的軍隊,來抵禦冥族和神族的進攻。這也是魔王可以肆無忌憚侵入人界的本錢。

「這是哪兒,你們想幹什麼?」魔界大王子撒加的寢宮中,尤娜王妃驚恐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撒加哈哈大笑,眼神中是熊熊燃燒的慾火:「美人,不要害怕,這是本王子的寢宮,把你抓到這兒來,當然是和你共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