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蓮心挑了下眉:「這個嘛,要看是誰咯,手銬製造者的能力越強,效用就越大,但如果被削弱者的實力不弱於製造者的話,就完全沒用啦。」

離落瑤聞言,雙眸眯了下。

夏陌歆魔力爆發時,大概可以達到比她本身實力更高一級的層次。

夏陌歆天資本來就好,這幾天可能是被莫紀羽給刺激到了。

修鍊的時常明顯增加。

在這期間還成功完成了靈石的鑄造。

把她們三個的手鐲給做了出來。

這也是離落瑤來這次校外考核的原因。

要讓夏陌歆在這麼下去。

她遲早會把她的實驗室給炸了。…… 到時候收拾爛攤子的又是她。

要不然,以離落瑤的性格,明明知道自己這個時期不應該出門。

怎麼可能會出來參加什麼校外考核。

但很明顯,離落瑤低估了莫紀羽對夏陌歆的刺激。

開始校外考核的前一天,夏陌歆升階了。

現在已經是五階中級魔法師了。

爆發的實力,是八階高級魔法師。

碧蓮心看著離落瑤的樣子,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不過你們也別擔心,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只是個意外而已啦。」

在場的人,只有一個人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就是何禹微。

他聽到昨天晚上的事,抬起了眸子,又重複了一遍他極其想知道的一個問題:「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碧蓮心轉眸看了過去:「你不知道嗎?」

何禹微搖頭。

他是真不知道。

碧蓮心挑了下眉:「你昨晚上沒感覺到什麼嗎?」

何禹微雙眸淡淡:「感覺到了啊,但是沒去。」

碧蓮心「哦」了一聲:「也沒什麼,就是……」

葉雨晴突然搶話了:「就是有人闖入考核場地,把夏沫欣給打暈了。」

何禹微聞言,淺紫色的眸子愣了下:「哪個?」

離落瑤嗓音不平不淡:「長的丑的那個。」

何禹微「哦」了一聲:「那個啊,我就說呢,碧蓮心你怎麼沒和她一起出現。」

碧蓮心凝眉:「我一定要跟她一起出現嗎?」

樂宇軒眉心微擰了下:「不然呢?你們之前都是形影不離的。」

帝少的蜜愛嬌妻 形影不離?

碧蓮心向來喜歡這個詞,因為總是有人說她和主人形影不離。

這她很開心。

但這次,她莫名的,很討厭這個詞。

碧蓮心的眉心擰的更嚴重了:「這麼誇張嗎?」

何禹微想了下:「不誇張吧,很對啊,你們兩個以前就跟個連體嬰兒似的,她走到哪兒你跟到哪兒。」

走到哪兒跟到哪兒?

碧蓮心是越來越想把那個給她這枚葯的人殺死了。

這特么都是些什麼藥效啊?!

一會兒對著一個智障犯花痴犯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一會跟著一個傻子跟成了連體嬰兒的樣子。

這都是她想對主人做到的事情啊!!!

可主人不讓她這麼做……

但這個王八蛋!

等她回去,她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碧蓮心簡直無法控制自己現在的情緒,一雙淺粉色的眸里,滿滿的都是滔天的怒意。

看的在場除了季洛辰的幾人都是一震。

傲嬌總裁何棄療 尤其是樂宇軒。

但他哪怕在怎麼樣,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去和這個女人說話。

他又不是傻子。

可偏偏就是有人的情商低成了傻子。

何禹微畏畏縮縮的:「喂,碧蓮心,你怎麼了?」

碧蓮心深吸了口氣,好不容易才把那份想要殺人的衝勁給壓了下去:「沒什麼。」

接著,碧蓮心的眸光移動,落在了離落瑤的身上:「現在,我們可以單獨聊聊了嗎?」

離落瑤和她的眸子對上,視線相交的時候,她的眉心總是會輕輕擰起。

但她知道,現在,自己只能聽她的。

只是在離落瑤先行動之前,季洛辰先做出了選擇。

季洛辰步子向前邁了一步,走到了離落瑤的前方。…… 他眸光微深,嗓音淺淡:「有什麼好聊的?」

別說是離落瑤。

就連碧蓮心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插入愣住了。

碧蓮心忽的笑了下:「誒,不是吧?我不就說要和她聊聊嗎?怎麼從你的樣子看上去,像是我要把她拐跑了似的?」

季洛辰嗓音緩緩,一雙藍紫色的眸子里,確實是已經沒有多少溫度:「你和她很熟嗎?就要單獨聊聊?」

葉雨晴在一邊聽著,莫名有種自己的活被搶了的錯覺。

讓一切不安全的因素遠離非正常時期的落落什麼的。

這不應該是她的任務嗎?

不要問她為什麼不阻止不安全因素靠近正常時期的落落。

正常時期的落落不會讓不安全因素靠近自己。

如果有能靠近的,那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

落落髮起火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強婚:霸道總裁請繞道 但不管怎麼樣,現在這個時候一般來說,是她在處理這些事情啊。

怎麼?現在有人搶她活啊。

大兄dei,你這是什麼情況啊?

葉雨晴的心情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在她的臉上了。

雙眸都大了些,眸光不自覺的就落在了離落瑤身上。

我去!

落落這是什麼情況?!

離落瑤現在指尖都是頓著的,連帶著原本挺拔的後背都頓在了那裡。

一雙湛藍色眸子里的訝異更是明顯。

碧蓮心在那邊,嘴角咧的更大了:「誒,有必要嗎?我又不是不還給你了。」

季洛辰沒開口,只是站在離落瑤的身前,背脊挺拔筆直的很。

身形都是對著光線而站的,影子和離落瑤的影子還重疊了點。

碧蓮心看著那道清冷矜貴的挺拔人影,有笑了下:「你真的沒有這個必要啦!我真的,就只是,想要和你身後的那個人聊聊而已。」

季洛辰還是沒動,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了他的的身上。

唯獨葉雨晴的眸光是落在離落瑤身上的。

她想知道,她平時這麼做的時候。

她家落落也是這麼看她的嗎?

不對,好像有點不一樣。

她平時好像沒有像季洛辰這樣做過。

只是說幾句話而已,對方要是還不讓的話,直接上手。

對於動腦子這種事情,她更喜歡直接動手。

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嗎。

能動手的事情,就不要動口。

她可謂是將這句話的宗旨發揮到了極致了。

碧蓮心看著那道人影是沒有絲毫要讓步的樣子,嘆了口氣。

抬眸看向了他身後的離落瑤,伸手指了指她面前的季洛辰:「要不,你跟你這位朋友說說?我真的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她現在真的是快冤死了。

她真的,就是很單純的想找離落瑤聊聊而已。

問問意見而已嘛。

就算要帶走,也不會現在就帶走離落瑤啊。

可季洛辰是不可能想到這些的,他現在只覺得剛剛葉雨晴那麼提防這個碧蓮心。

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這個人一定是有理由對離落瑤不利。

更何況,碧蓮心最近的轉變確實是大了點。

並不排除她移情別戀的情況,畢竟,比起樂宇軒來,她確實是更有魅力。

無論是男裝還是女裝,都是。

…… 離落瑤在聽到碧蓮心的聲音之後,雙眸才回過了神。

眸光落在距離自己很近的那道修長人影時,依舊是淡淡的情緒:「讓我跟她聊聊吧。」

季洛辰聞言,修長挺拔的身形頓了一下。

回過身來時,身形依舊是挺拔的。

看向離落瑤的時候,一雙藍紫色的眸子里是極淡的情緒。

被這雙眸子注視過的人,並不多。

只是當被那雙眸子注視著的時候,總是會被吸進去。

離落瑤也不例外,在接觸到他的深邃眸光之後,就向一邊側了下眸:「沒事的。」

季洛辰雙眸眸光落在她身上,眸光是不常有的柔和。

他嗓音極淺,還帶著少年特有的清冽音質:「別走太遠。」

對於他這樣的樣子,離落瑤只是低著眸,嗓音淺淺的「嗯。」了一聲。

離落瑤碧蓮心走之後,葉雨晴總算是把自己的疑問問出來了。

她看到離落瑤和碧蓮心的身形在樹林中隱去了之後,幾步走進了季洛辰:「誒,季洛辰,你怎麼這麼關心我家落落啊?」

季洛辰眸光還停在那邊離落瑤剛剛隱去的身形上。

聽到聲音之後,雙眸才轉了過來:「需要理由嗎?」

葉雨晴雙眸都大了點:「肯定的啊,不然你沒事對落落那麼好做什麼?你們認識的時間連一個月都沒有誒!」

季洛辰眸光落下餘光落在他身上時,總會給他鍍上了一芒:「因為我喜歡。」

五個字,不多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