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的啊”白靈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我只是覺得呆在家裏無聊。隨便找份工作做做嘛,這樣,賺到錢,也可以買些東西啊。多好啊。”

“那你是覺得我們少爺養不起你嘍。”小朵這醋吃的。 豪門熾焰:勁舞妖妻,別太拽! 人家和少爺親近一點吧,她不樂意。人家要是說少爺不那啥吧,她也不樂意。和這樣的人生活,可以說能彆扭死。

“小朵,你是不是很喜歡針對我啊。”白靈皺了皺眉,“我到底哪裏惹到你啦,你要這樣爭對我”

“沒有啊。你的錯覺吧。”小朵聳聳肩,表示真沒有什麼。

“哈哈哈,你以爲我會相信啊。我這個是笨一點。可是咱們相處了這些天下來,你的這種反應,會讓我不發現才叫奇怪咧。你以前就是沒有發現這種事情啊,難道人失憶以後會變聰明作者亂入啦讓我猜猜看,你是不是喜歡你們家的少爺啊”白靈挑着眉小聲的問道。那表情,要多傳情有多傳情啊。

小朵被人猜中了心事,不由的有些生氣,“你不要亂講,怎麼可能嘛。”

“爲什麼不可能啊”白靈可愛的反問道。

“他,他是少爺,我只是一個下人。我怎麼可以癡心妄想。”小朵說道。背過身不讓白靈看她的臉。因爲此時她的臉已經紅的像蝦子一樣,而且,因爲是說謊,所以怎麼樣她也會心虛啊。根本不敢直視人家的雙眼。

白靈驚得瞪大雙眼,“小朵,你活在哪個朝代啊。現在怎麼還會有人講這些啊。什麼門當戶對,什麼主僕之別。這都是過去的事情好吧。你也是人。那個陳天恩也是人。不是嗎我覺得你和他挺配的啊。你看看啊,你認識他好久了吧,你瞭解他吧,而且,你也不是因爲他有錢才喜歡上他的吧。我覺得可以,沒有問題的。你呢,也不要想的太多。”

“怎麼可能呢下人,永遠都是下人。老爺和夫人也不會同意的。夫人就是因爲自己的出身不好,所以,讓人看不起,她肯定不希望少爺的孩子以後也是這樣。”小朵低下了頭,這一回她沒有再絞辯,而是吐出內心真實的想法。

那種愛,卻愛不了,因爲世俗的眼光,因爲身份的問題而阻攔的愛,在白靈的內心深處,讓她有一種深有同感的感覺。似乎她原來也有一段這樣的感情,“也許你會覺得我這麼說很奇怪,可是,我真的感覺到,我能體會你種心情。不過,我是死過一回的人,所以,我覺得,人就應該大步的向前。不向前,你一點機會也沒有。”

“話是這麼說。可是,每次我問少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總是說,要看緣份。”小朵悠悠的說道,從她的反應,白靈就能看出來,她有多麼的愛陳天恩了。

陳天恩是不錯。長的也好看。俊秀的書生一般。如果是以前的話,一定是那種富家有學識的公子。“嗯,我相信你們會有緣份。你們能相識就是緣啊,你們能成爲主僕也是緣啊。現在就差這個份而以了。跟我說說,陳天恩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少爺沒說,他只說,只要是一個活着的。然後有緣份就行了。”小朵說道。

“擦。這是什麼要求啊。這種奇葩的要求,他是從網上看來的吧。”白靈真是服了。這世界上還真的有這樣的人啊“不過沒關係,晚上他回來,我幫你去問。”

“不用了吧。其實我心裏早就知道,少爺喜歡的女人就是你。到時一定是按你的標準講的。”小朵嘟着小嘴。

“呃。不至於吧。我和他才認識沒有多久啊。再說了,我現在都不記得自己是誰,萬一是一個女殺手怎麼辦”白靈異想天開的說道,“我可是把自己想成一身武功的女俠,在一個夜晚,因爲一不留神,就掉下了大海,讓陳天恩救了。這救命之恩無以爲報。來生做牛做馬,都要還的。不過,我可沒有想過要以身相許。”

“得了吧。就你還女俠啊。現在要女俠幹嘛啊劫富濟貧再說了,你剛不還說你是女殺手嘛。怎麼這一會又成俠女了。當初救你上來的時候,你看上去應該是少言的女孩子,怎麼你的嘴也能這麼叭啦叭啦的”小朵糗她。

白靈無所謂的一笑,她覺得這樣很好啊。有什麼說什麼,心裏不用藏事情,多好啊。可是,過去的自己又是怎麼樣的呢難道真的會是一個不太講話的人嗎呵,算了。不管了。這是一次特別的經歷。也許,自己這次還能當一回月老呢。呵呵。

小朵是一個很率真的人,她有什麼也是說什麼。可是,一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以後,她就變得不太敢了。這就是戀愛中女人的差別吧。一被別人發現心事,就反應大得不得了。白靈喜歡和這樣的人相處,因爲你不用當心這樣的人會暗箭傷人,她們要是不高興,就是直接表現在臉上的。而不是在背地裏使陰招。

這天晚上,陳天恩回來的時候,就看到白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沒有看電視,沒有看書看報,沒有玩手機,只是坐在那裏。這讓他感覺很奇怪。

“怎麼了這是”陳天恩問道。

“在等你呀。”白靈的眼睛笑的就像是月芽兒,非常的漂亮。

“等我”陳天恩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個白靈,她自從來到這個家起,就沒有這樣等過他。以前等他吃飯什麼的,不是在看電視,就是倒在牀上睡覺因爲等太久,中午又沒睡,就睡着了,要麼就是在看書,看報,玩手機。今天這陣戰是有什麼大事發生“白靈,你這等我,包含幾個意思”

“唉喲,我去。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又不是紅太狼,你也不是灰太狼,那麼緊張幹嘛啊我不過是覺得,以前自己太沒有禮貌了。今天不過是正式一點嘛。”白靈說道。

“呵呵。”陳天恩乾笑了兩聲後,瞬間變臉,“我纔不信。”

“天吶。我難道長得不善良嗎我難道長得不無害嗎”白靈很誇張的望着天花板說道,然後淚眼汪汪的看着陳天恩,“天恩哦吧。難道我就長了一副會害你的臉嗎如果是這樣,我寧可去死。”說完不來了一個要去撞牆的動作。

小朵在一邊看着都想噴,真沒發現,她居然這麼有演戲的天賦,不去當演員真是可惜啊。不過,她這樣又好像有點做作咧。看久了會讓人討厭吧。

陳天恩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招架這種情況了,不過,萬一人家真去撞牆怎麼辦呢還是先把人安撫下來再說吧,“沒有啦。白靈,你別激動。你別那樣啊。我只是說,你今天表現的有點怪怪的。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啊”

“沒錯。”白靈很快的恢復正常,並很認真的點頭,“你猜對了。加十分。剛剛讓評委想去撞牆,扣十分。現在你的得分是零分。現在開始聽題,回答到一百分,你今天晚上就有飯吃。是香噴噴的那種哦出自小朵之手,天恩常吃的那種。如果回答只有八十分,你晚上還是有飯吃,只不過,一般一點出自小朵奶奶之手,鹹淡隨機,如果回答只有六十分的話,你晚上依舊是有飯吃的,只不過,差一點出自白靈之手,黑黑一團,會不會死人,自求多福。如果你不及格的話,那就是沒飯吃,還有,我們要沒收錢包。” 時間也就那麼慢慢的流逝,轉眼就是三個月過去了,今天是時漾答應和QAQ一起直播的日子,早早的去了QAQ的基地。

正好QAQ的各位順利結束了秋季賽的常規賽,並且取得很好的成績,不用出席11月18號的保級賽,全隊都輕鬆下來,小練特許大家放假一天,時漾正好也沒事,所以大家就約定好一起直播,然後晚上一起擼串。

雖然時漾是個醫生,儘管她也知道吃烤的東西不好,但是……她是醫生之前她還是一個吃貨,燒烤這種東西偶爾吃吃也是很不錯的,時漾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young姐,你快來看看這個陣容能不能選這個英雄啊。」QAQ中的小幺,也是新來的中單,自從知道時漾是young神后,就從killer的小尾巴變成了young的小尾巴,三句話離不開young姐,看的一旁QAQ眾哥哥們無語至極,又因為每次young來,總是被letter纏著,導致基地里的氣壓越來越低。

Diedie的手部治療也提上了日程,基地沒了diedie彷彿少了許多樂趣,不過QAQ的上單,射手,輔助依然堅守在吐槽八卦的崗位上,比如……現在:

「solo啊,你說照這樣下去,隔壁的TO基地都應該可以感受到我們基地的低氣壓了吧。」S&O瞥了一眼隔了不遠的killer,又捅了捅皮旁邊的solo。

「我看很有可能,你說我們弟弟怎麼就沒點眼力見呢?沒看出來咱們打野臉都快黑到滴墨了嗎?」solo也看著不遠處的killer感嘆道。

「要不我們一會兒開直播的時候,咱們帶young五個人一起直播,別帶letter?」七狼突然想到什麼說。

S&O冷冷的一笑:「呵呵,你還想和young五排?現在最有可能的就是——killer和young雙排,五排?就想想吧。」

「KAO,不會吧,這麼霸道的嗎?」七狼懷疑道。

Solo也冷笑道:「呵呵,本來還可以五排,但是你看看letter那股子粘人勁兒,要是我,我也不會讓letter和young一起。」

七狼撓了撓頭,「可是那和咱們五排有什麼關係?」

突然身邊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因為……我也不想讓你們和young一起排位。」

「我去!嚇死我了!」

「KAO!怕怕,怕怕。」

「CAO!隊長走路沒聲音的嗎?」

正在聊天的三個人都被killer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見killer走遠,三人才繼續剛剛的話題。

「喂,剛剛我沒聽錯吧,這是不是意味著……killer喜歡young?」七狼拍了拍自己小心臟道。

「是不是傻,不是應該早就看出來k哥喜歡young了嗎?還等到現在,你的情商是負數嗎?」solo戳了戳七狼的腦袋,恨鐵不成鋼的說。

「七狼啊,七狼啊,你這情商估計還沒被你開發出來吧。不過沒關係,只要你對solo一個人鍾情就行。」S&O壞壞一笑,哥倆兒好的拍拍七狼的肩。

七狼嫌棄的把肩膀上的手打掉,「我不管,我要和young一起排位。」

「你這是在找死,相信我。」solo認真的看著七狼道。

一把打完的letter還是沒有發現基地的低氣壓,還準備繼續纏著young來一把,終於被killer打斷,「剛剛隔壁TO戰隊的隊長給我發信息,要來一把友誼賽。」

Letter眼神一亮,摩拳擦掌的想要和隔壁戰隊來一把,沒想到被killer一盆冷水潑下來,「讓young來吧,letter休息。」

Letter一愣,young也是一愣,倆人都不是很明白,時漾不解的問:「子蔚?letter才是你們的首發隊員。」

Killer看著十分不解的letter,淡淡的說:「因為你是我們的新中單。」

Letter還是沒懂,被S&O摟了肩,道:「隊長的意思是你是我們的新中單,所以也算是我們的秘密武器,我們的合作還是少公開的好。還有啊,弟弟啊,你的EQ真的要提高了,沒事少惹我們隊長。」

Letter震驚的指著自己「我……我?我什麼時候惹到隊長了?」

Solo和七狼也是無奈於letter的情商了。

在letter委屈的小眼神下,兩隊開了房間,迅速開了一把。

TO是以中單為carry點,所以幾乎全kpl都知道想壓制TO必須要壓住TO中單,可是想壓制中單哪裡那麼容易,而QAQ著名的是以killer的打野瘋狂帶節奏,killer可以帶自家戰隊節奏,甚至還可以帶對面節奏,節奏感炸裂,想要打QAQ,就要控制打野,但是killer的打野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被壓制,所以兩隊也是拚命在找對方缺點。

因為是TO建的房間,所以擁有優先選邊權,到了Ban&Pick環節,TO首ban姜子牙,而QAQban掉了神煩的楊玉環……

最後TO的四個ban位分別給了:姜子牙,裴擒虎,扁鵲,武則天

Pick的英雄分別是:上單老夫子,中單夢琪,輔助鬼谷子,下路張飛,打野李元芳。

而QAQ這邊ban掉了楊玉環,太乙真人,花木蘭,楊戩

Pick的英雄分別是:上單達摩,中單諸葛亮,輔助夏侯惇,下路蘇烈,打野百里玄策。

雙方都放棄了射手,事實上,射手的輝煌時代已經過了,那麼遊戲開始。

「喂,只要我們拿到野區優勢,我們的勝率至少能到60%。」killer看了眼陣容淡淡的說。

「是的誒,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哦。」時漾提醒道。

「是是是,大家別膨脹,但是我還是想採訪一下我們young神,拿到自己本命的感想,carry全場哦。」七狼的心算是放下來了,之前三排,他可是知道young的諸葛是有多變態。

雙方都是雙buff開局,沒過多久QAQ三個人在中路蹲了一波夢琪,沒想到沒蹲到。

「我去,有沒有搞錯啊,對面兩個輔助都在保護諸葛?QAQ把他們中單藏的這麼好?」TO中路瘋了,吐槽道。

「哈哈,你撐住啊,我們一會兒來幫你。」TO輔助安慰道。

比賽來到中期,QAQ和TO雙方在小龍坑開團夏侯惇首先開團,蘇烈緊跟其後,打野玄策找機會交懲戒收龍,諸葛一旁消耗,團戰結束,QAQ血賺,蘇烈成功收掉一血,鬼谷子的人頭,外加一條小龍,幾乎奠定了勝局基礎。

沒過多久下路又開了一波團戰,老夫子遠在上半野區趕不過去,達摩在中路收兵線,下路堆了四個人,張飛先手開大,結果還是沒有打起來。

沒過多久中路又開了一把團戰,張飛開大進塔,TO想強拆中路一塔,而young的諸葛亮沒有藍,打不出傷害,一塔被強拆。

沒過多久TO把暴君收了,覺得優勢又回來了,到了後期,QAQ的中路一塔,上路一塔,二塔,下路一塔,全被拔掉。

而TO一座塔都沒拆掉,雙方又在大龍坑爆發了一波團戰,蘇烈一柱子頂到四個人,夏侯惇接上,玄策閃到後方直接切後排,諸葛在兩個肉盾身後,瘋狂輸出,最終一換四,順勢收掉大龍,依靠大龍buff外加TO的復活CD推到高地,夏侯惇頂水晶強行拆水晶,水晶爆裂,QAQ勝利。 寒,這都是神馬情況這都是神馬和神馬爲什麼他回到家不能享用一頓晚餐,還非得通過答題的方式。 爲什麼他沒飯吃還要被人沒收錢包這都是神馬情況陳天恩在內心裏碎碎念。不過表面上,他也沒有明顯的表示,而且,這個事情還是白靈提出來的,所以,他非常樂意的去參與。大不了,就是晚上沒飯吃嘛。

“好吧。你要問什麼”

“放心。不是很難的。也就幾個小問題而以。當然打分呢,是由我和小朵當然,還有小朵的奶奶三個人一起給你打分。分數會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每一題滿分爲10分。現在,這位選手,你準備好了嗎”白靈調皮的問道。

“你問吧。”陳天恩蕩然接受。

“第一題,你打算幾歲結婚”白靈問道。

“二十八歲左右。”陳天恩很爽快的回答,三個評委也一致亮出了十分。

“ok。那第二題,你喜歡中式還是西式的婚禮”

“中式。因爲我是傳統派,所以一定會舉行一箇中式的婚禮。”陳天恩說道。這一點再次得到三位評委的認同。再一次的亮出十分。

“第三題,你對結婚的女性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例如,沒有腳臭啦,狐臭啦,等等。”

“基本上,一開始交往的時候都不會在乎這些吧。那些有狐臭,有腳臭的女人也不會嫁不掉吧。我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一是女的,二是活的。現在僞娘太多了,萬一娶一個才讓人叫苦不迭。”陳天恩說的也有道理,現在這種情況也是會有出現的。如果是真有感情吧,那還好,就怕有些人只是爲了騙錢什麼的,那才真的叫冤死了。

就這一題,三個評委再次給出了滿分。

“第四題,你對於女方有沒有主僕這樣的,身份差別之類的觀念”

“沒有啊。我剛不是說了嘛,結婚的對象,一是女的,二是活的。就可以了。”陳天恩的這個答案,讓白靈很是滿意,所以她很有深意的看了小朵一眼。

小朵的臉瞬間的紅了一下,輕輕的轉過頭去。

“第五題,如果在一個孤島,只有小朵和小朵的奶奶被困在上面。而你的船剛好經過,你的船又只能載一個人了,那你會救誰呢”

這都什麼問題啊,陳天恩皺了下眉,不解的問道:“白靈。爲什麼你今天這些題都和結婚有關係啊而且,爲什麼這個題裏,沒有你的存在呢”

“因爲我不會游泳啊,那我去孤島幹嘛啊”白靈回答的理直氣壯。

“噗。”小朵剛喝進的一口水,直接就噴了出來。這個白靈,這個理由鬼信啊。

“小朵,你不相信嗎”白靈用眼睛的餘光瞄了下她。很不高興的感覺。

“信。我當然相信了。”小朵立馬正聲道。

“那,陳天恩少爺,您能回答問題了嗎”白靈微笑着問他。

“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讓她們祖孫兩把船開回來,再來把我救走。這個答案可以吧。”陳天恩無耐的說道。白靈他們三個人也點了點頭,這個是他們認爲最完美的答案。而對這樣的答案,老人也更放心吧。

“很好。那第六個問題,如果你找的老婆,你媽和你爸反對的話,你會怎麼辦呢”

“感情的事情,當然還是堅持自己的。不過,如果我媽會一直反對的話,那我也會考慮放棄這個女孩子,哪怕是再喜歡。因爲我媽媽年輕的時候,受了很多的苦,所以,我不能太違背媽媽的意思。”陳天恩說到這點,他是很認真的。說明他是認真考慮過這樣的問題的。

聽他這麼一說,白靈覺得,搞定這個男人,還不能得到最後的勝利,過了他這關,下一關應該就是他媽了。

這一題,去掉一個白靈的最低分,去掉一個小朵最高分。最後得分,是8分。不過,這六題下來,已經是58分了。很快就要及格了。他很快就要有飯吃了。

“第七題,對於未來的老婆,你覺得什麼樣的比較好”

“對長輩要好的。能順從我一點的。會做家務的。”

“第八題,對於未來的生活,你有什麼期許”

“一家人能合合美美的。”

“第九題,你將來想要幾個孩子”

“兩個吧。有一個伴挺好的。”

“第十題,你會考慮小朵這個姑娘嗎”

“啊”

兩個人同時叫了起來,當然,叫的兩個人就是陳天恩和小朵。小朵完全沒有想到白靈會直接問出來。陳天恩也沒有想到她會問這種話。難道剛剛那些話都是爲了這最後的問題所做的鋪墊嗎

“白靈你”陳天恩緊鎖着眉頭的樣子,讓小朵的心情非常的緊張。少爺是不是不高興了真的是,都怪白靈,好好的問什麼問題嘛,問就問吧,問什麼不好,非要問這些。現在好了,少爺生氣了,她是不是就滿意了真是的,白靈啊白靈,你這樣做是想鬧哪樣你是想自己上位嗎

“不要說你呀我呀的。我雖然失憶了,可是我卻從小有一個神技,就是能看出姻緣來。你和小朵的姻緣是前生所定的。你可別不相信哦。你和小朵的前生,就是主與僕的關係。你是富家的溫柔少爺,她是從小就賣到你們家的丫頭。因爲她聰明,所以,你還教她讀書識字,希望她以後能嫁個好人家。可是她呢,從小就愛慕着你,對你是一片真心。可是,最後,遇上戰亂。從小喜歡兵法的,投身軍中。而她爲了你,女扮男裝,一直跟隨。在一次交鋒中,她爲你擋下一箭。所以,在她臨死之前,你曾許諾於她,如有來生,定與她結爲蓮理。”白靈說到這兒,自己都流下感動的淚水,這故事編的呀,真是太感人了。

“你騙誰吶你,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你說的這種事,只可能出現在電視上吧。”陳天恩不相信,小朵也不太相信,怎麼可能會有前世呢這是騙人的吧。

“你們不相信有前生吧。這很正常,很多人都不相信的,不過我要告訴你,是真的。因爲不是所有的人,前世的姻緣來世還能繼續。相愛的也好,不相愛的也好。幾乎不可能再續前緣。可是隻有你們是少有的其中之一。因爲月老說,你一生爲了一個與你身份等級有差的女人而未娶,這是何等的愛才能做到所以,他許你們來生再續前緣。可是,因爲是來生,所以前緣可斷,你們將再遇困難。如若不能在一起,月老自然另有安排。可是如若能在一起,不是更好嗎”白靈反問道。

“可是,可是你的這個前生論,真的很奇怪好不好”小朵說道。

“怎麼會奇怪呢”白靈反問她,“其實世間上的事情都是這樣的,你真的可以不必想的太多。如果你還是不相信,那我來問你,你是不是來這兒遇見陳天恩後,你就有一種不自拔的愛慕感和熟悉感”

被白靈這麼一問,小朵細細一想,點了點頭,“是的。”

“那天恩少爺,我來問你。你見到小朵以後,會不會覺得有一種不自覺的疼愛感你是不是從來不拿她當下人看待”白靈轉問陳天恩。

被白靈這麼一問,陳天恩想想,好像她說的是真的咧。他真的是打從見到小朵起,就有一種想要疼愛她的感覺啊。“你說的,好像是真的。可是這能代表什麼”

“這當然能代表什麼啦。你們不知道吧,任何人死了,都要喝下孟婆湯,斷了前世的情。 總裁,不可以! 可是,月老爲了兌現他的諾言,自然就給你們走了後門。不過,就算如此,前生的記憶也會模糊不清。因爲,很多人都不相信有前生,所了他們從來不會去追尋自己的前生。就像你們兩個人一樣,就是因爲不相信,所以從來也不會去追尋吧。有的時候,你們的夢裏其實都會夢到的,可是就是因爲你們的不細心,只當是一場夢而以。其實很多都是前生的片斷的。”白靈說道。

“我覺得白靈說得對。人啊,一定會有前生還會有來生的。今生不做人事,來生就是畜生。前生修了陰德,今生才享富貴。”小朵的奶奶突然說道。

這可讓白靈不得不佩服。沒錯沒錯,正是這樣的。唉,還好有一個老人相信這些,要不然,她還不知道要如何收場呢。

辣手兵王 “奶奶。 強婚:女人別想逃 你說的是真的嗎人真的會有前生嗎”小朵來到跟前,認真的問她。

“當然有了。人死了,會到閻王那兒去,閻王會依據你生前在人間做的好事和壞事,對你進行評判的。那些大惡之人,死了,肯定是下十八層地獄的。而那些好人呢,多半都會傳世投胎。要去投胎前就必須先喝一碗孟婆湯。再走過那耐河橋。忘掉生前的所有事情,才能轉世啊。而那些修了幾世的好人。很有可能就成仙去啦。”小朵奶奶說道。 TO的教練看著這一局比賽,皺了皺眉:「你們有沒有覺得QAQ的法師不是letter?」

TO的中單也認同道:「我也覺得,這場比賽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們要把中路蹲爆了,我簡直是慫在塔里出不去。」

「你們本來就慫好不好,以前diedie的中路防禦塔的美稱已經完美的傳給你了吧。」TO的射手也調侃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