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中月道歉一拜,左明非忙道:「大哥哪裡話,豈能讓大哥再犯險。我欲前往中原,尋軒轅聖城,請求軒轅皇出面制裁。」

「若是軒轅皇出面,此事定能輕易解決。賢弟,大哥有數枚內傷妙藥,贈你恢復傷勢。」

「多謝大哥。」

左明非吃了數枚內傷妙藥,傷勢好了一半,又修養了三天,帶著荊覺離了雲定城,往中原而去。

雲中月看著離去的人,嘆道:「多事之秋,軒轅皇啊軒轅皇,你能否再次給這片大地帶來和平呢?」

…………

城戰告一段落,不寫了,寫不好,傷腦筋,接下來回歸主線

多謝各位支持,多給點意見,會認真聽取

希望毒點不多,沒讓大家中毒太深 群眾們知道陳寧的身份之後,圍著久久不肯散去。

並且,還有更多的群眾聞訊趕來,都爭相想要親眼目睹一下國主,看一眼國主的英姿。

沒辦法!

幾年前陳寧在北境被封為戰神開始,無數人沒有見過陳寧的面,便聽說過陳寧的傳說。

大家都知道軍中有這麼一位鎮國戰神,護衛國門。

後來大家得知,橫空出世的大都督,其實就是戰神陳寧的時候,陳寧在群眾們心目中的地位,便抵達了新高度。

最近,陳寧出任國主,威望更是達到巔峰。

此時此刻,陳寧卻有點架招不住了。

雖然金川市遇到了風情街這樣不愉快的事情,但是金川市的群眾們,著實是太熱情了。

他在當地領導們,工作人員們的簇擁保護下,正準備要離開,免得造成街道大面積交通癱瘓。

陳寧跟宋娉婷,一邊朝著眾人揮手,一邊正準備離開。

忽然人群中一個披頭散髮的骯髒婦女,哭著衝破安保人員的人牆,朝著陳寧跟宋娉婷撲來。

陳寧身份尊貴!

宋娉婷身懷六甲!

典褚跟秦雀還有八虎衛,以及現場的當地領導、工作人員們都被這突發情況給嚇了一跳。

典褚沉聲的道:「保護國主,保護國主夫人!」

這披頭散髮的骯髒婦女,還沒有靠近陳寧跟宋娉婷,便已經被兩名虎衛,上前直接擒下了。

這骯髒婦女被擒下,卻拚命的掙扎,嘴裡哭著喊著什麼求國主做主,救救我女兒……

金川刑偵隊長牛強,見到這個骯髒婦女,也是嚇得臉色劇變,連忙喝令手下:「快快快,快把沈三娘這瘋婆子給拖走,不要驚擾到國主跟國主夫人!」

「是!」

眼看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員,就要上前將這個叫沈三娘的瘋女人拖走。

宋娉婷微微皺起眉頭!

陳寧也開口道:「等下!」

陳寧開口,沒有人敢不從,那兩個要拖走沈三娘的警員,連忙的住手了。

陳寧的目光,落在那又哭又鬧的披頭散髮婦女身上,沉聲的道:「放開她,讓她到我面前說話!」

「遵命!」

很快,沈三娘就被帶到了陳寧面前。

她撲通的一聲跪在陳寧面前,抱著陳寧的腳,哭著道:「國主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女兒,我女兒被抓走了,有人要喝她的血,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女兒……」

旁邊的牛強見狀,忍不住的怒道:「沈三娘,我知道你女兒失蹤了你很著急,但是請你不要胡言亂語造成恐慌好不好。」

「你回精神病院等著吧,我們警方有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好不好?」

沈三娘聞言死死的抱著陳寧的腳,大聲的道:「我不回精神病院,我沒有病,我沒有病!」

「真的是有人要殺我女兒,有人要喝我女兒的血。」

「那傢伙擁有一張很慘白的臉,專喝美麗女子的鮮血的,就是他騙走了我女兒,求求你們,救救我女兒……」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

陳寧皺眉,眼前這沈三娘似乎精神有些問題,說的話也不可思議。

他轉頭望向旁邊的牛強:「這到底怎麼回事?」

牛強連忙的回答道:「稟國主,這女的叫沈三娘,丈夫早死,從小就跟她女兒相依為命。」

「而且她估計這些年敬禮了太多生活坎坷,所以精神一直有些問題,時常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

陳寧道:「她女兒什麼情況?」

牛強道:「幾天前,沈三娘來報案,說她女兒失蹤了。」

「我們調查之後,確實發現她女兒離奇失蹤了。」

「我們正在調查,暫時還不能確定她女兒是被人拐走了,還是偷偷與人私奔了。」

「因為我們調查的時候得知,有人見到她女兒最近跟一個英俊的外國男子約會,我猜測她女兒是不是與外國男子私奔了?」

宋娉婷忍不住問:「那現在沈三娘說她女兒被人抓走,有人要喝她女兒的血,怎麼回事?」

牛強連忙的道:「沈三娘這些年一直有精神問題,一直在吃藥的,她女兒最近失蹤了,她精神病加重了,胡言亂語而已,不足為信。」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

畢竟沈三娘的話太荒唐,太駭人聽聞了。

陳寧皺起眉頭,牛強解釋得有理有據,但他不知為何,總覺得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

另外,他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剛才在黑暗中,他明顯感到有人躲在暗地裡,用充滿顧忌跟敵意的目光,在偷窺他跟他妻子。

他回頭的時候,偷窺者就非常機警的閃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見。

不過,雖然那偷窺者逃得很快,但是他還是從驚鴻一瞥見,見到了那偷窺者的外貌,是一個相貌英俊的年輕歐洲男子,臉色格外的慘白!

沈三娘的哭訴加害她女兒的傢伙,臉色慘白,讓陳寧將兩者聯想到了一起。 陰二權生死危機早就闖過不知多少回了,可從來沒有這次這般兇險過,被朝廷三大元嬰修士圍攻,且每一個實力一對一都在他之上,倉促應戰,他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幸好他有一件異寶,仗着這件眉心的異寶成功逃遁了!

他根本不知道這件異寶叫什麼名字。這是他在招攬教徒時,隨手殺了一個都不知道姓名的弱小修士后,從那個修士遺物中得到的戰利品,本來以為只是什麼五行寶物,結果一煉化之後,頓時讓他驚到了,這晶石的威力遠遠超乎他的想像!哪怕只是煉化掌控了一點點,都足夠他當成底牌使用了!

也是憑藉着這件異寶,他才有信心來夏都城刺殺徐川!

只要讓他靠近徐川,瞬間爆發,他有八成把握滅殺徐川,而且還有七成把握逃脫,他又不是死士,刺殺只是他的目的,而刺殺之後,安全抽身同樣重要,這可是夏都城!整個大夏朝廷防備最嚴的都城。

但是這一切現在都被打亂了,刺殺?他已經不想了,他只想逃出夏都城去。

秦左,厲東,鳳姑三大元嬰修士在後面追着,各方城門已經封鎖,軍衛遍佈,甚至還有許多功勛世家的元嬰修士自發的出來相助前來抓捕。就在剛剛,陰二權剛剛逃遁出數十里,突然一道青色劍光奔襲而來,那一劍,蘊含着起碼第四層次意境,差點一劍將他劈死!

幸好距離夠遠,陰二權才躲過一劫。可內心更加惶惶。

朝廷御靈衛,帝俊衛通通出動,都城上空軍衛浩蕩,迅速朝着陰二權包圍過去,在高速逃遁一瞬之後,陰二權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衝出都城去了,這麼沖,只會死!都城上空禁止御空飛行,這規矩在他這邪修看來就是屁話,但是他一個人飛在天上,那就是靶子,更會被千曉樓,監天司時時刻刻捕捉到。幸運的是哪怕他是邪修,他也是人,夏都城中的陣法倒是不會被激發。

夏皇對修士出手,很難得,數千年前血神宗何等猖狂,都攻打下近半個夏朝了,夏皇這才出手一招滅殺了血神子。

星神教,給自己的教徒們想出了一萬種夏皇不能隨便出手的理由,而事實也是,夏皇真的極少對修士出手,哪怕是邪修。

陰二權逃命的本領的確高,他從空中落下,瞬間收斂氣息,甚至改變容貌,躲藏到了都城之中。不過僅僅片刻,就有擅長法眼神通個追蹤行跡的修士到了。陰二權再逃,結果這次直接被兩個元嬰修士差點堵在街頭,差點被當場滅殺,那兩個元嬰修士他見都沒見過,聽都沒聽過,一個手掌一揮就是能輕易粉碎鋼鐵的詭異玄風,一個卻是指間一點,一道雷光就貫穿了他的胸膛,幾乎將他的半邊身體撕裂!

沒辦法,陰二權只能再強行激發眉心中的藍色晶石。

「怎麼會這樣?朝廷有這麼得人心?怎麼這麼多元嬰修士來抓我?」陰二權怒啊。這陣仗…他就是一個邪修,朝廷發現一個邪修的蹤跡,朝廷抓捕就算了,他惹別人了?

寶物動人心,懷璧其罪!

……

夏都城今夜無比熱鬧,甚至連夏津都驚動了。

原因無他,只因為他身旁的黑袍元嬰修士告訴他,千曉樓傳來消息,那陰二權身上有「天玄靈石」!夏津立刻心動了。什麼叫天下少有,一等一的寶物,「天玄靈石」便算是其中之一!這種寶物在眼皮底下他怎麼能錯過。

出了宮外,帝俊衛的軍衛,御靈衛的軍衛們在一處處排查,而呂將軍和御靈衛將軍兩位元嬰大修士以及秦左等修士匯聚在一起。鳳姑也在,夏津心中一動,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尋找着什麼人。

當然,在場的修士誰不是在找人?

看到他過來,眾多修士都拱手見禮。夏津也客氣回應。

「夏公子。」遠處傳來聲爽朗笑聲,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遠處街道上掠來一位白衣男子,這白衣男子身材高大,長袖飄飄,容貌清奇,背後背負一柄鐵劍,完全是一方俠士打扮。

「燕宗主,你也來了。」夏津眼前微亮。

「近日剛來都城,本來想去公子府上拜會,沒想到在這裏見到公子。」白衣男子笑道。

周圍的修士看着,都認出了這白衣男子的身份。青玄劍宗的宗主燕飛雲,一手御劍之術極為了得。而且青玄劍宗成名已久,弟子過萬,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區域內很有影響力,當地知府都要給幾分顏面。

當然,青玄劍宗偶爾也會給朝廷效力,朝廷一句話讓宗門內弟子協助除妖,誰敢不從?由此,青玄劍宗算是和夏津走的比較近的。

「燕宗主客氣。」夏津一笑。旋即他嘴唇微動,竟是和燕飛雲傳音交流起來。

也不知道兩人說了什麼。

燕飛雲眼中還露出一絲喜色

只聽夏津笑道:「現在搜尋那星神教邪修要緊,過後燕宗主再來我宮中一敘如何?」

「好。」燕飛雲笑着點頭,鄭重的朝着夏津拱了拱手,旋即朝着街道深處掠去。

街道上眾多軍衛搜尋。夏津也和身旁的黑袍修士查探著。

元嬰修士們搜尋陰二權為了什麼,自然都是心照不宣。

「他竟然沒來?真是稀奇。」夏津搖頭,自言自語道。

「公子是說誰?」黑袍修士問道。

「哦,沒什麼,不來更好。蛇老,你可有辦法找到那陰二權。」夏津傳音道。

黑袍修士一笑:「公子放心,只要那陰二權沒有逃出都城,他便逃不出公子的掌心。」

話落,他的嘴巴一張,喉嚨深處竟然鑽出了一條墨綠色的小蛇,那小蛇順着他的嘴唇迅速竄到脖子,胸口,落到地上……蛇信吞吐,隨着黑袍修士默念幾句口訣,便立刻朝着一個方向躥了出去。

夏津看着這一幕,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微微一笑,同樣跟了上去。

「若是能得到天玄靈石,我的實力也能大進。到時見了那徐川,說不準也能壓他一頭。」

天玄靈石,即便不完全煉化認主都擁有強橫威能。即便是元嬰大修士,都為之心動。夏津雖然不以修為見長,可是誰會嫌自己的實力高?尤其是徐川突破金丹后,徐川先天就能無視他,一突破金丹,他在徐川面前,還真是沒得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