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為了裝逼,雲龍建還把祝化蝶帶在了身邊,現在魔法不能使用,祝化蝶想走也不行了,魔法荷包也無法進入,只要動起手來,雲龍建還可以長著身手敏捷、彈跳力驚人應付幾下,祝化蝶可就成了柔弱的普通女人,怎麼辦?雲龍建心思急轉著!

「不管發生關什麼事,你一定要保持鎮定,放心,我可以應付的」雲龍建小聲對祝化蝶囑咐著。

雖然內心焦慮,可是雲龍建知道,這個時候更加不能露出怯意,只要被路德看出自己沒有什麼所持,那就更危險了,「哈哈哈…..」再次揚天大笑,「你們想跟戰神坎帕斯的使者玩戰歌?哈哈哈……」

看到雲龍建和祝化蝶的魔法失效,路德也笑了,「呵呵,你是想告訴我們你作為一個人類也可以使用戰歌嗎?」

就在路德說這句話的時候忽然雲龍建動了,身體微微下蹲,嗖的一聲貼著地面竄向了站在路德最邊緣的一個洛克洛達爾族祭祀。

這幫看上去彪悍的鱷魚人不但是祭祀,還是合格的武士,武技同樣不可小看,而且他們的重甲抗打擊能力很強,所以才沒有料到雲龍建會對他們進行攻擊,而且攻擊的不是鹽地大軍的主帥而是最邊緣的一個鱷魚人。

雲龍建最佳的偷襲對象其實是路德,如果將它抓住,事情就正好顛倒過來了,不但路德想抓住雲龍建要挾比蒙大軍的計劃落空,雲龍建反而可以用路德來要挾鹽地大軍,可是雲龍建掂量一番還是放棄了這種想法。

首先路德的帥甲防護太強了,雲龍建的點穴功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另外路德身邊幾個鱷魚壯漢一看就是這幫洛克洛達爾壯漢中最厲害的幾個,而且雲龍建也堅信路德能夠成為鹽地大軍的主帥肯定不是簡單人物,所以才選擇了最邊上的最容易得手的鱷魚壯漢下手。

雲龍建的速度太快了,等他們反應過來,雲龍建已經到了。

不過這些傢伙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特別是那個鹽地大軍的主帥,戰歌和武技都已經修鍊到極致,一串洛克洛達爾族的天賦攻擊戰歌淚之慈祥戰歌竟然是瞬發,雲龍建往前沖他們沒有反應過來,可是想往回撤的道路已經被封得死死的。

不過這種所謂的死死地是他們的判斷,在他們看來雲龍建會撤退的路線上是冰箭密集,可是雲龍建不會按照他們想象的路線返回的,在鹽地大軍中一向引以為傲的鱷魚武士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沒有反抗,任由雲龍建提著衣領從空中回到了他原來的地方!

「住手!」雲龍建一聲大吼!

其實不用雲龍建開口,路德和鱷魚武士們已經停下了,他們都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用不敢相信的眼睛看著雲龍建。

明明剛才已經被阿里娜驅散之歌光環籠罩,為什麼還可以使用魔法?路德和手下都想不明白,鱷魚人們瞪目結舌的張著大嘴,露出兩派參差不齊的銳利的牙齒。

「你想拿他威脅我們?呵呵…..」還是身為主帥的路德反應快一些,看著雲龍建問道。

「威脅你們?」雲龍建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這個鱷魚壯漢,笑著搖了搖頭,「這種小角色怎麼可能威脅到你們?」

路德他們都覺得非常奇怪,鱷魚壯漢既沒有被打傷也沒有被幫助,竟然老老實實的站在雲龍建的身旁。

他們哪裡知道這小子已經被雲龍建點穴,現在想動動不了。

「我只是告訴你們一件事情,第一你們的戰歌對我根本無效,我仍舊可以施展魔法,第二,你們所謂的武技在我的眼中跟三歲孩童差不了多少,根本就是不堪一擊」雲龍建繼續說道。

雲龍建是在用事實說話,不由得這些鱷魚人不相信。


「至於你們的戰歌,更加糟糕透頂,特別是你」雲龍建用手指著路德,「剛才的戰歌太慢了,為什麼不在我往前沖的時候迎頭痛擊,等我得手之後也可以看準我回來的路線在發也行,竟然盲目地就發射了,簡直是匹格腦子!」雲龍建就像是一個嚴厲的老師在訓斥他不爭氣的學生。

路德被雲龍建說懵了,「你說的輕巧,戰歌又不是魔法,哪有你說的那麼隨心所欲的掌握時機!」路德竟然爭辯著,不知不覺中完全讓雲龍建掌握了主動地場面。

雲龍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戰歌怎麼就不可以像瞬發魔法一樣使用?」雲龍建手一揮,一個戰歌光環出現了,先是罩向了祝化蝶接著反彈到了被雲龍建抓住的鱷魚壯漢的身上,下一個是雲龍建,最後竟然罩到了鹽地大軍主帥路德身上,「這就是瞬發,看明白了嗎?」雲龍建倒是像一個合格的老師一樣繼續跌跌不休地教育著路德。

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和手下的祭祀內心只能用震撼來形容!

雲龍建在瞬發戰歌時候一直像個辛勤的園丁在講著課,中間沒有絲毫停頓,絕對不會有默唱的時間,這才是真正的瞬發戰歌啊!路德等人的心中暗暗感嘆著。

雲龍建現在心中爽死了,剛才的戰歌成功不僅是起到了震懾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這個戰歌是他唯一會用的心靈連鎖戰歌,這個生命共享戰歌的成功讓雲龍建和眼前的鹽地大軍的主帥、祝化蝶還有自己身邊的鱷魚人成了生命共享體,現在如果路德再想傷害自己就等於是在傷害他自己,首先自己和祝化蝶的生命安危不用擔心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其實雲龍建的這些想法現在路德根本還沒有意識到,他現在腦中已經亂了,自信心被雲龍建打擊的已經到了最低谷,根本就忘記了抓住雲龍建要挾比蒙的事情,在他們看來雲龍建不抓住他們要挾鹽地大軍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好吧,尊敬的比蒙神使大人,我們就戰場上真刀真槍的較量一下吧!」路德徹底放棄了動手的想法,並且對雲龍建的稱呼也帶上了尊重。

「哈哈哈……!戰場上你已經輸了,還用較量嗎?」雲龍建大笑著:「我不到兩萬夏宮殘部就打得你十萬大軍屁滾尿流,我的一個小小的調虎離山計就讓你幾十萬大軍回援你們的老窩,這才造成了現在你被困此地的局面,你覺得在用兵上你還有必要跟我較量嗎?」雲龍建看著路德一副嘲弄的神情。

路德的汗立即下來了,是啊,從開始到現在自己哪一步不是棋差一招?眼前的這個坎帕斯使者真的太強大了!

「你們現在已經被團團包圍了,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我希望你們可以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比蒙大軍對你們可以一個不殺!」雲龍建其實對戰爭一直是非常厭惡的,儘快結束戰爭才是他的最終目的。

「不可能,我鹽地勇士從來沒有過投降的傳統,雖然你很強大,可是我只要堅持住,我的幾十萬大軍發現上當後會馬上回援這裡,到時候鹿死誰手就不一定了!」路德雖然嘴上很硬,可是他心中也知道,他能不能堅持到援兵到來還真是個問題。

「好了,既然你執意如此,我可以告訴你,你也不用擔心堅持不到援兵到來,回去洗個熱水澡好好地睡一覺,我保證比蒙大軍不會立即發動進攻」雲龍建看著路德說道。

路德的眼中露出疑惑,想要發問卻又沒有說出口。

「呵呵呵,不用懷疑,我實話告訴你,不是只有你們鹽地洛克洛達爾族會使用圍點打援的計策!哈哈哈…….」雲龍建留下一陣爽朗的笑聲,提著那個洛克洛達爾族鱷魚人再次升空,回到了自己的陣營。

在剛才的聊天過程中,雲龍建身上的戰歌效應已經消退,瞬移魔法已經可以使用了。

鹽地大軍的主帥看著雲龍建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兇狠,直到雲龍建回到比蒙大軍的陣營,才跟手下返回了自己的帥帳。

文吉回來了,正在口述著前往洛克洛達爾族的主城水晶城,一個福克斯書記員在畫著地圖。

「老闆,我發現我這段時間不在你身邊,地位有所下降嘛,憑什麼這些玩斧頭的傢伙可以跟著你威風,卻讓我干這個斥候的活?」文吉一看見雲龍建回來就開始抱怨著。

「嘿嘿,既然你不喜歡干斥候,這次老子給你個好活,給老子審一下這小子!」雲龍建說著把手中的鱷魚俘虜扔給了文吉。

「媽的,修理人這件事情我在行,行,交給我吧!」文吉頓時開心了,「靠!這些鱷魚人還真是熱情,送客竟然送到家裡!」

「使者大人果然厲害,對方早有戒備的情況下竟然可以抓個俘虜回來,我們可是心服口服啊!」比蒙的臨時主帥奉承著。

「馬勒戈壁!別提了,老子這次可是差點回不來了!」雲龍建罵罵咧咧的說道。

祝化蝶回到比蒙陣營才算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剛才簡直是太危險了,如果不是雲龍建激靈,恐怕真的回不來了,小妮子現在對自己的這個好弟弟佩服的是五體投地。

福克斯書記員效率很高,已經將文吉說的信息全部標記到地圖之上,「諸位大人,地圖已經畫好了,請諸位大人過目」

雲龍建掃了一眼,地圖雖然不像精靈族的魔法地圖製作的那樣神奇,不過畫的倒是非常清晰,地勢、地形,已經現在鹽地大軍的位置都標註得非常明了。

馬勒戈壁,福克斯倒真是做這種寫寫畫畫的事情的好手,雲龍建暗暗點頭。

「還是請神使大人先說說您的看法」臨時主帥客氣的說道。

這是這位臨時主帥在進軍鹽梟荒蕪之地之前,比蒙國王對他的特意交代,雲龍建在戰役中表現出的指揮才能被狽族主祭和八個萊恩族武士一番渲染之後,比蒙國王更加堅定了除掉雲龍建的決心。

不過現在比蒙跟洛克洛達爾族的戰爭還真是需要這樣的人才,所以比蒙國王一邊讓眾人對雲龍建尊敬,讓他指揮大軍作戰,一邊暗暗命令萊恩族武士在戰爭即將結束的時候一定要找機會除掉雲龍建。

雲龍建可不知道比蒙國王的打算,他只知道一點,自己在這場戰爭中只是一個棋子,戰爭結束后自己還是會回到自己的保德蘭恩德絲,現在借著戰爭擴充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地圖我就不用看了,圍點打援的戰術洛克洛達爾族可以用,你們也可以用,這次圍困的是他們的主帥,回援水晶城的大軍發現上當后肯定會火速趕回來,你們就儘管選擇有利地形給他迎頭痛擊就行了,其實結束戰爭更快的不是圍點打援,而是另一個戰術」雲龍建說道。

「另一個戰術?」

「當然,你們想一下,你們為什麼會有這次圍點打援的機會?」


十日屠城!雲龍建的話讓眾人心中豁然開朗。

「呵呵,不錯,兵者,詭道也;他們以為我們去偷襲水晶城時候,我們在這裡包圍他們的主帥,等他們拚命剛過來支援的時候,我們卻又在偷襲他的主城,這才叫聲東擊西!話我已經說透了,我也該回到我該去的地方了」雲龍建笑著說道。

「神使大人要離開?」眾人都是一愣帳中除了主祭就是將軍,都是熟讀兵書之人,對雲龍建的戰略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現在雲龍建就是他們的主心骨,雲龍建忽然要離開讓他們都有些手足無措。

「是啊,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事情,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雲龍建要離開的消息當然是很快就到了比蒙國王莫帝瑪的耳中,沒用多久,莫帝瑪和比蒙紅衣大主祭就利用雲龍建布置的傳送祭祀的傳送陣來到了鹽梟荒蕪之地。

「神使大人果然高明,這個十日屠城之計絕對是儘快結束戰爭的最好的辦法!」比蒙國王顯得很興奮。

「呵呵,我也就是紙上談兵而已」雲龍建一笑說道。

「神使大人謙虛了,你帶領夏宮衛隊大敗鹽地大軍十萬之眾,在我們比蒙可是路人皆知的,這次偷襲水晶城我看還是非神使大人莫屬的!」

「國王陛下說笑了,我的這個神使可是冒牌貨,再說我的保德蘭恩德絲還有還多事情呢,不能在這裡耽誤太多時間」雲龍建推脫著。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雲龍建當然不是真的想離開,現在正是發戰爭財的好機會,怎麼可能離開呢?不過原先答應的是傳送你的聖壇祭祀,現在不但完成了傳送聖壇祭祀的任務,還幫著比蒙打敗鹽地南征大軍,當然要重新談談條件了。

比蒙國王莫帝瑪也是老油條了,怎麼會不知道雲龍建的想法?「神使大人有沒有聽說過超階魔獸的碧血丹心?」

「碧血丹心?是什麼好東西?」

「超階魔獸內丹,只有超階魔獸感覺自己死的特別的憋屈,情緒激憤才有幾率出現的超階魔獸內丹,我的手中剛好有一顆金屬系超階魔獸碧血丹心,具有自動回魔功效,每天都可以施展一次金屬系魔法『繞指柔』,神使大人覺得這東西怎麼樣?」

「繞指柔?什麼意思?」雲龍建還是聽不明白。

「只要是金屬,都可以根據施法者的意念隨意改變形狀,煉製魔法兵器可是最實用的,如果神使大人這次再立奇功,這個碧血丹心就送給神使大人你看怎麼樣?」

「呵呵,我乾的這可是腦袋拴在褲腰帶上的營生,國王陛下想給我空頭支票?」雲龍建奸笑著已經張開了大手。

雲龍建早就打好這次挑選精兵強將帶走的主意,現在不搞到手,到時候還說不定怎麼樣呢,怎麼可能憑比蒙國王莫帝瑪的一句話就輕易答應。

莫帝瑪猶豫了一下,將一顆閃著金色光芒的珠子取出。

「好吧,不過這次偷襲水晶城可不是那麼簡單,我既不是當年的神曲薩滿,也沒有當年神曲薩滿那麼富足的家底,所以陛下必須允許我在比蒙大軍之中挑選偷襲水晶城的人手」雲龍建一把將碧血丹心拿過來收進了儲物戒指。

「好吧,你可以在大軍中挑選兩萬精兵,然後馬上行動,偷襲鹽地大軍的老巢水晶城可是這場戰爭的關鍵」

「兩萬怎麼夠?」雲龍建頭搖的像波浪鼓。

「神使大人一不足兩萬夏宮殘部就可以大破鹽地大軍十萬之眾,現在可是任神使挑選的兩萬精兵,應該足夠了!」

「國王陛下,您要知道,我這個冒牌神使可是在給您賣命!」雲龍建說道。

「呵呵……尊敬的坎帕斯神使,現在整兒比蒙大軍誰不知道您是戰神的使者,比蒙都是戰神最忠心的僕人,您怎麼能說是給我賣命呢?」莫帝瑪國王半開玩笑的笑著說道。

雲龍建忽然明白了,比蒙國王在防著著自己,自己一直以戰神使者的身份在鼓舞著夏宮的士氣,受到比蒙大軍的擁護,更讓比蒙國王感到了威脅,比蒙國王其實寧願這次屠城計劃不成功也不會多給自己人手。

「好吧,兩萬就兩萬,兩萬精兵也足夠我把鹽地大軍的後方給攪亂了!不過我的話說在前面,我不是當年的神曲薩滿,干不出十日屠城的事情來,如果能夠控制水晶城就算是不錯了」雲龍建知道多說無益,乾脆的答應下來。

「大祭司大人覺得這個雲龍建的十日屠城之計能不能成功?」比蒙國王莫帝瑪問著身邊的紅衣大祭司。

「如果是十天前,我會說絕不可能,可是現在,我覺得十有**他會成功,這個冒牌神使簡直太讓人捉摸不透了!」紅衣大主祭看著比蒙國王,「總之一句話,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定會成為當年的神曲薩滿一樣的傳奇人物!」

一陣沉默,比蒙政府和宗教的兩個首腦人物心中對雲龍建的存在都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這邊雲龍建正在比蒙大軍之中挑選人手,這個工作自然是落在了對比蒙了解的倒霉熊、灰太等人的身上,雲龍建特別交代,這次挑選人手不要考慮屠城的事情,只要是考慮軍隊的正常配置。

倒霉熊和灰太下去挑選去了,福克斯聖殿騎士卡門也在忙碌著,沒用多久卡門的一份名單就先到了雲龍建的手中。

蟲族比蒙蝴蝶人兩百,羅伯特族比蒙兩百人,後面是兩百儒艮人,不過又劃掉了,改成了兩百福克斯族美女,最後面是一百卡特族貓女兩百名,不過也被劃掉了。

「說說為什麼要選她們?她們有什麼特殊的技能嗎?」雲龍建看著手中的名單問福克斯女聖殿騎士。

「這是姐姐們的衛隊啊?蝴蝶族比蒙的唯一的迷蝶戰歌相信大家都知道,而且她們的樣子跟祝化蝶姐姐的形象特別相似,神使大人覺得有什麼問題嗎?」卡門指著第一個一百人問道。

雲龍建神秘時候聽說過唯一的迷蝶這首戰歌?不過他又不好意思說不知道,而且卡門說的沒錯,蝴蝶族比蒙的確跟祝化蝶看上去很搭,「好吧,這些可以,那後面的呢?」

「羅伯特族比蒙大人您是知道了,他們的狡兔三窟可以相互裝載,如果趕路她們根本不會成為拖累,而且羅伯特比蒙還是比蒙國最優雅的侍應生,一個高端的宴會或者舞會,如果沒有羅伯特比蒙穿梭其中是不上檔次的,他們的樣子又跟艾琳姐姐很像,所以選擇他們成為艾琳姐姐的衛隊」

雲龍建看向不遠處的羅伯特比蒙兄妹倆,果然他們長長的耳朵跟精靈族有幾分相似。微微點了點頭,「這些福克斯女兵跟姬娜扯不上關係吧,怎麼會選擇他們?」雲龍建看著後面的問道。

「本來我是給姐姐選擇的人魚比蒙,也就是大家嘴裡所說的美人魚」

「等等,他們可不是什麼美人魚,他們只是儒艮比蒙而已,萬年前的海陸大戰就是他們的海中儒艮族比蒙乾的,卻把罪名加到了我們美人魚的頭上,所以我是絕對不會要她們當做侍衛的」海精靈姬娜打斷了卡門的話爭辯道。

其實這還不是姬娜不願意要這些侍衛的原因,這些儒艮比蒙說是美人魚,其實樣子一點都不好看,這種屬於海牛科的比蒙甚至可以用難看來形容,姬娜看到祝化蝶和艾琳的衛隊都是美女,當然不願自己帶著一幫醜陋的儒艮比蒙。

「因為姬娜姐姐的拒絕,在姐姐的建議下才讓我們福克斯族替代了這一百侍衛的名額」卡門說道。

「這一百怎麼又給劃掉了呢?」雲龍建看著最後一排問道。

「妮娜是暗夜精靈的主母,還用得著我們給她找侍衛?」祝化蝶上前解釋道。

雲龍建心中暗暗感到可惜,卡特族波斯貓比蒙可是最性感的,他們的貓步至今被整個大陸所有種族的女人模仿,而且每年還有各種模仿卡特族走路的比賽,叫做模特大賽,由此可見他們的性感程度。

既然是給美女老婆們招的侍衛,雲龍建當然不敢反對,這些人選算是全員通過了,不過雲龍建心中可是暗暗心疼,這可是老子的比蒙精兵換來的啊!

倒霉熊他們挑選人手的名單也交了上來,「老闆,我大致選擇了三萬,老闆覺得不合適的立即可以砍掉!」倒霉熊一邊說著一邊將名單舉到雲龍建的眼前。

雲龍建連看都沒看,「直接給老子說說招的都是什麼人,為什麼找他們?」雲龍建將名單放在了一邊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泰戈族武士和科瑞恩族武士各五百,這已經是整個比蒙幾乎所有的泰戈族武士了」沃爾夫族武士灰太介紹說。

「是啊,當年名震整個大陸的作倀軍團何等的威風,為虎作倀這句話現在已經被泰戈族遺忘,比蒙最偉大的泰戈族彪人武士都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泰戈族下山沮喪的說道。


雲龍建已經跟他談過老泰戈城主故意輸給他的事情,經過這段時間的反省,小泰戈下山已經幡然醒悟,決心重建作倀軍團,重振泰戈族雄風。

「好,這一千人絕對夠資格!」

灰太接著介紹著,「布爾族犀牛武士三千,犀牛武士是比蒙公認的衝撞之王,是最威猛的戰士,任何隊形、陣型都經不住犀牛武士的集體衝撞,還有河馬武士三千,他們是兩棲作戰之王……」

「等一下,河馬武士砍掉!」雲龍建說道。

「老闆,您可能對比蒙史不是很清楚,豪斯族河馬人可是強戰種族,當年的夏宮河馬武士戰功赫赫啊!」灰太解釋道。

「靠!兩棲作戰之王?老子的鯨魚武士才是老子的兩棲作戰之王!」雲龍建正說著,幾個矮小的蟲族比蒙走到了雲龍建的面前,「神使大人,我們申請加入您的隊伍!」

雲龍建一看這幾個比蒙笑了,「呵呵,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混進比蒙大軍的,可是我可以告訴你,我的隊伍人數有限,實在無法收容你們!」

這幾個比蒙個頭只有一米左右,身上皮膚黝黑光亮小胳膊小腿的,一看樣子就非常卡通。

「尊敬的神使大人,我們能夠參加比蒙大軍靠的是實力,而不是像您說的混進來」領頭的蟲族比蒙頭上一對可愛的觸角晃動著。

「神使姐夫,他們是安特族金剛蟻,我們比蒙最好的工兵,雖然這次偷襲洛克洛達爾主城我們或許用不上工兵,可是他們的實力卻是不容小視的」福克斯女聖殿騎士卡門上前說道。

卡門接著又轉身向這幾個矮小的比蒙說道:「這次我們是打攻堅戰,不是打防守,所以你們可能不會被選中,但是你們安特族金剛蟻的實力卻是我們比蒙有目共睹的」

「呵呵,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金剛蟻,失敬失敬!」雲龍建臉上堆滿了笑容「怎麼會用不上呢?我們非常需要你們!你們一共有多少人?」

本來幾個蟻族比蒙聽說自己加入不了雲龍建的隊伍臉上頓時有些失落,沒想到雲龍建忽然轉變了態度。

其實雲龍建哪裡知道這些金剛蟻?今天是第一次聽卡門說起而已,不過聽說是優秀大的工兵,雲龍建可不願失去這支自己手下至今還沒有的兵種。

對於雲龍建來說這次攻擊水晶城完全是個幌子,十日屠城更是無稽之談,雲龍建不是當年的神曲薩滿,以雲龍建的性格十日屠城這樣血腥的事情他是絕對做不出來的,雲龍建只是想接著這個機會從比蒙籠絡一直屬於自己的隊伍而已。

「我們一個工兵分隊是一千人,在比蒙大軍中每個聯隊都有我們工兵分隊,總人數應該有兩三萬人吧!」金剛蟻恭恭敬敬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