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說,霍家都是五嶽城裡傳承了幾百年、根深蒂固的家族。

對於衛長風來說,能成為霍家供奉,自然是大有好處的!

可霍成功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難道僅僅因為自己救了他的女兒,又跟他的兒子關係好?

衛長風想不出答案,難免遲疑不決。

因為作為霍家供奉,固然能享受到霍家提供的資源,也對霍家負有相當責任。

相對古家來說,他的壓力就比較大了。

———————–(~^~) 深夜,五嶽城裡萬家燈火不再,無數人沉入夢鄉之中。

長夜凄冷,然而霍府內宅客房裡面,紅燭高照溫暖如春,香薰暖爐裡面炭火正旺,裊裊輕煙氤氳其上,空氣之中彌散著醉人的芬芳。

錦繡軟榻上,無雙僅穿著一件貼身小衣,露出玉藕雙臂,粉頸纖腰雪膚盡露,她盤坐在衛長風的懷裡,兩人前後緊緊相偎依,有著說不出的香.艷曖.昧。

溫香軟玉滿懷抱,衛長風卻沒有絲毫的旖念,他正全力催動大陰陽合鼎玄功,納無雙的玄陰之力入體,行周天大循環歸於丹田氣海,蘊陰陽本源之氣凝先天真丹,反哺以純陽罡氣。

陰陽合和天地大道,無論是衛長風還是無雙,藉助大陰陽合鼎玄功進行雙修,讓兩人的境界修為提升迅速,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兩極品檀香燃盡,兩人同時收功斂氣。

少女俏臉暈紅,胸脯急促起伏了幾下,嚶嚀一聲睜開了眼睛。

她情不自禁地扭過身來,張開粉臂抱住了衛長風的脖頸,主動送上了香吻。

衛長風淡然一笑,低頭相就唇齒相接,雖然不能真箇銷魂,滋味亦是美妙!

過了良久兩人唇分,無雙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大陰陽合鼎玄功是無上雙修之法,男女修者越是兩情相悅越是適合修鍊,儘管她和衛長風目前修的是混元法,不過肌膚相親情動難免。

衛長風也不是鐵石心腸,只不過無雙沒有達到先天境界,早失元陰對她將來的成長會有所不利,因此一直謹慎克制。

縮在他的懷裡,少女輕聲說道:「少主,奴家也想跟你一起征戰北域…」

衛長風愛憐地輕撫她的後背,說道:「說的傻話。」

無雙撅了撅嘴,撒嬌地扭了幾下。

她和衛長風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就時常在他面前露出點女兒嬌氣來。

衛長風笑道:「那將來等你晉陞先天了。去哪兒我都帶著你好嗎?」

不入先天皆是螻蟻,像霍成功那樣不讓霍昊天去北地建功立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後者的實力有限,缺乏自保的能力。

所以在他征戰北域期間。無雙只能留在霍家。

衛長風已經答應了霍成功的請求,將以霍家供奉的身份加入五嶽八部,這樣一來他將來在北域立下的功勞,讓霍家能跟著沾點光,分享到戰勛榮譽。

而這對於衛長風沒有任何的損失可言。霍家供奉的身份也不影響他繼續參加五嶽選秀,反而會更加有利,屬於雙贏的合作。

因此無雙就算長住霍家,也不會有半點委屈。

無雙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她撒嬌其實只是邀寵而已,說道:「那奴家在霍府等著少主得勝歸來,少主記得保護好自己,奴家在這裡會日夜會少主祈福的。」


美人情重,哪怕是衛長風也無法抑制心中火熱,抱著她鑽入錦被之中。

哪怕不能及亂,也可輕憐密愛。相伴度過漫漫長夜。

………

床前紅燭燃盡,熏爐之中炭火化灰的時候,天快要亮了。

衛長風悄然起身,他沒有驚動還在甜睡的無雙,穿好衣衫離開了卧室。

霍家準備的馬車以及出行的行李都早已準備好,衛長風和霍成功、霍昊天告別之後,就登上馬車準備前往岳王府。

「衛大哥…」

馬車剛要起步,一名少女快步走了出來,追到了車廂後面。

正是霍昊天的妹妹霍惜惜。

清晨露重寒氣迫人,她穿著並不厚實。小臉都凍得紅通通的,呼著白氣將一隻香囊遞給衛長風:「這…這裡面是,小妹在祁山寺求來的平安符,請。請衛大哥收下帶在身邊吧。」

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害羞的,幾句話少女說得結結巴巴,頭都垂到了胸口。

霍成功和霍昊天面面相覷,都沒有說話。

衛長風心生憐意,他立刻接過了對方的香囊,說道:「謝謝惜惜妹妹。你快回去吧,當心凍壞身體,記得幫我照顧一下無雙。」

「嗯!」

霍惜惜用力點了點頭,大膽地看著衛長風。

衛長風淡淡一笑,沖她揮手作別。

霍家是有意撮合他和霍惜惜,不過他在感情上已經有了不少的責任,不願意再多糾纏於兒女私情之中,因此只是將霍惜惜當成妹妹來看待。

車輪軲轆向前,碾過了青石板路,很快將霍府拋在了後面。

衛長風抵達岳王府的時候,裡面已經雲集了大量的選秀武者,正在護衛武士的安排下有序地編隊安置,一派忙忙碌碌地熱鬧景象。

願意留下來幫助五嶽宗征伐魔族的門外武者不在少數,成千上萬名先天強者凝聚在一起的力量無疑是強大的,五嶽宗自然不會輕視,給予所有參戰的人相當豐厚的待遇。

兩瓶五階的療傷丹和補氣丹,十顆下品靈珠外加一件貼身護體內甲,雖然說價值並不是太高,不過算上人數,五嶽宗的手筆堪稱驚人之極,也充分顯示出了這家宗門雄厚無匹的實力底蘊。

衛長風不缺這點東西,但也沒有客氣,憑著自己的令牌領到出征物品之後,他來到了太岳部所屬的地盤裡等候安排。

霍家為衛長風所報名參加的,正是八部之一的太岳部,太岳部長期鎮守五嶽城,霍成功有點人脈關係在,多少能夠照顧到衛長風。

「衛師弟…」

讓衛長風沒有想到的是,他剛過來就見到了太岳部第五鋒的鋒主程安,後者依然身穿那套威武醒目的銀甲,笑著向他打招呼道:「歡迎加入我太岳部!」

這位鋒主似乎早就知道衛長風會來太岳部。

衛長風連忙抱拳道:「見過程鋒主!」

「不用客氣了!」



程安擺擺手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太岳部第五鋒,先鋒第一小隊的隊員,即刻出發前往遼遠城!」

————————

前面犯了個小錯誤,將岳王城寫成五嶽城了,由於涉及不少內容,所以很難修改,因此設定岳王城又名五嶽城,兩個名字都是正確的,以後都以五嶽城為準。(~^~) 萬古大陸,北域雪原。

正值中午時分,天空中飄起了細碎的雪花,紛紛揚揚地灑落在遼闊無垠的原野上,這片廣袤無垠的雪原正迎來一年之中最為寒冷的季節。

遠處山巒起伏,一條冰封的大河蜿蜒向南,彷彿晶瑩的玉帶,周圍看不到半點人煙的跡象,空寂得讓人倍感自己的渺小。

衛長風騎在北域特產的駝馬上,遠遠眺望著坐落在大河東岸的一座塢堡。

石河堡,那是他此次任務的目的地。

北域雪原縱橫千里之地,一直都是極北蠻族的棲息地,他們的祖庭聖城就位於雪域的中心,自上古以來在雪域繁衍生息,堪稱是這片天地的主人。

然而蠻族從未滿足於統治整個雪原,他們祖祖輩輩都渴望著能夠佔有南方更加豐饒溫暖的土地,屢屢南下發動戰爭。

但是在中原崛起的王國強力阻擊之下,極北蠻族從來沒有能夠成功地跨過綿延萬里的大橫斷山脈,到如今在五嶽宗和大齊的合力圍堵之下,只能龜縮於冰冷的雪原上啃草皮。

極北蠻族當然不會甘心沉淪,最近數十年來,他們和在北地重新興起的魔門達成聯盟,不斷地襲擾五嶽宗,妄圖將五嶽宗在北域雪原部署的力量徹底清除出去,並且覆滅北嶽烈陽山,斬去五嶽宗的一條臂膀!

這一次蠻族連同魔門對五嶽宗發起突然襲擊,既出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衛長風將要前往偵查的,正是北域雪原上一座陷落的塢堡。

三天之前,他在五嶽城裡加入了太岳部第五鋒,成為了先鋒營第一小隊的隊員,作為增援力量翻山越嶺趕到了遼遠城。

遼遠城是五嶽宗在北域最重要的據點,城池堅固駐紮有大量精銳高手,就算是蠻族傾盡全力來攻,想要在短時間內將這座雄城攻陷也是不可能的。

蠻族和魔門當然也沒有那麼傻。在嚴冬季節去攻打防禦嚴密的城池,他們擊中力量打擊散布在遼遠城附近的塢堡以及遼遠城西北的烈陽山,使得北域一時間烽煙四起,五嶽宗的門人弟子傷亡慘重。

衛長風跟隨太岳部先鋒營第一小隊剛到遼遠城。休整不到半天的時間,就被派遣出來偵查石河堡,尋覓魔門或者蠻族的活動跡象。

「跟上我,注意警戒!」

一名身披厚甲的虯髯武士率先策騎衝出,低沉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迴響。

這位名叫高港的宗門武士。正是第一小隊的武長。

五嶽八部七十二鋒,一鋒三百名精銳武士,是五嶽宗的核心戰力所在。

而宗門一旦面臨著戰爭威脅,八部七十二鋒就會立刻進行擴編,依靠的也正是這些訓練有素、對宗門忠心耿耿的先天武士。

像衛長風所在的先鋒營就屬於臨時編製,一營十大隊百支小隊,一小隊十一名隊員都是選秀武者,相當於隊長的武長則是由七十二鋒里的宗門武士擔任。

這樣的編製跟軍隊基本上沒有差別,作為萬古大陸頂級宗門的五嶽宗,除了人數方面之外。要論實力已經不輸給大齊或者大秦,在頂級戰力方面還要超過。

不過在北域雪原上,依然是蠻族和魔門佔據主動和優勢。

最早的消息是遼遠城所統轄的三十六座塢堡裡面,有十七座已經陷落,而實際情況更加糟糕,到目前為止是二十九座塢堡失去了聯絡,估計凶多吉少。

遼遠城曾經派出斥候去偵察各地塢堡的情況,結果全都遭到了魔門高手的截殺,為了保存守城的力量,就堅守待援直到疾風、狂雷、太岳三部的到來。

五嶽宗的三部援兵出現之後。魔門和蠻族在遼遠城周邊的力量就退走了,不過沒有誰會認為他們會就此消失,必然在醞釀著什麼陰謀詭計。

而對於遼遠城來說,失陷的塢堡是要想方設法奪取回來的。因為它們的存在是五嶽宗在北域防禦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旦全部失去,遼遠就變成孤城一座!

所以才有了太岳部先鋒營第一小隊的偵查任務。

石河堡在三十六座塢堡裡面不是最大的,它的存在是鎮守遼南河,塢堡之內有兩千居民和兩百名凝氣境武士,堡主顧永豐是先天六重天的強者。

三天之前。遼遠城接到石河堡的緊急示警,然後就斷了聯絡。

在高港率領下,包括衛長風在內的十一名先天強者駕馭著駝馬沖向石河堡。

駝馬是雪原上特有的一種下位妖獸,身型高大不畏酷寒,在雪地上也能奔行如飛,而且負重能力很強,因為背部有類似駱駝般的凸峰而得名。

這些駝馬都是遼遠城守軍提供給先鋒營的,第一小隊所有成員都分到一匹作為代表的工具,大大節省了體力。

他們並沒有可以掩蓋自己的行動,首先是因為石河堡周邊地域開闊,根本找不到多少掩蔽物,遮遮掩掩沒有絲毫的必要。


其次十二名先天強者聯手,足以威脅一位初階的化神宗師,就算打不過可能佔據石河堡的敵人,想要逃命也沒有什麼問題,所謂是藝高人膽大。

幾里之地,轉瞬即至。

石河堡的規模並不小,城牆採用堅硬厚實的大塊岩石壘砌而成,而且牆體上面澆了水結出堅冰,無懼大部分的攻擊。

然而塢堡的閘門卻被人硬生生給砸破了,破碎的木料散落一地,到處可以見到斷折的箭支,刀劍等兵器,以及被冰凍凝固的血跡。

這裡顯然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鬥,石河堡最終沒有守住被敵人攻破,遭到了巨大的浩劫。

雖然這樣的結果並不出人意料,但是看著還是讓人心中一沉!

一名小隊成員驚詫地問道:「怎麼見不到半具屍體?」

從目前發現的情況來看,敵人攻破石河堡之後就撤走了,並沒有留下來佔據這座河邊的塢堡。

只是蠻族和魔門的人掠走城堡裡面的物資糧食,帶走同伴的屍體都很正常,總不至於好心到將守軍的屍體都給掩埋掉吧?

———————-(~^~) 石河堡的城門內外,都是不見任何的屍體,或者城中平民的蹤影。

因此給人的感覺無疑是十分的詭異!

高港冷聲說道:「蠻族劫掠塢堡,活著的人俘虜帶走充當奴隸,死的就喂雪狼,他們從來不會浪費半點糧食,見不到屍體才是正常的!」

這位小隊武長四十多歲的年齡,脾性有點暴烈,他的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痕,沉下臉的時候傷疤就會像蚯蚓般扭動,看著十分的駭人。

將屍體比作糧食,他的話太過冷酷無情,讓在場的人聽了都是心中發寒。

然而高港說的完全是事實。

雪狼是蠻族武士的坐騎,也是妖獸之屬,這種肉食性的坐騎食量很大,蠻族根本無力大規模飼養,只分配給精銳武士所用。

蠻族人南下劫掠,如果佔領不了土地,他們就會瘋狂地搜刮人口和財富,敢於抵擋者就通通喂狼,這也是他們千百年來的慣例!

高港繼續說道:「這麼大的塢堡,裡面說不定還有倖存者存在,大家進去仔細搜一搜,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口,但一定要小心戒備!」

話音一落,他第一次沖入了塢堡之內。

其他人緊隨其後。

塢堡裡面的情形同樣凄慘,僅有的一條道路兩邊房屋倒塌了不少,片片積雪之間散落著不少的白骨,上面都帶著啃噬過的痕迹,觸目驚心!

呱~

一隻老鴉站在街邊乾枯的老樹上,對著剛剛進入到塢堡內的第一小隊呱噪,聲音非常的刺耳難聽。

高港左右看了看,翻身下馬說道:「大家分頭行動,以一個時辰為限搜索城堡,不管有沒有收穫都要回到這裡集合。」

石河堡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裡面的房屋至少有三四百間,十來人搜索起來無疑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分散出去效率才會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