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說,能夠徒手接住狐妖一爪的,在場除了陽明之外也沒有別人了。

“本來我還想讓你多活一會兒,既然你自己送上門找死,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被陽明擋住自己的攻擊,讓妖狐被京極真轉移的殺氣瞬間又回到了陽明身上,對於妖狐來說,無論是搶奪了殺生丸注意力的陽明,還是鄙視了殺生丸的京極真,都是該死一萬次的卑賤的人類。

先殺誰都是殺!

“你的靈力還沒有完全恢復,黑崎桑,所以這場戰鬥交給我吧!”

然而,準備動手的陽明卻被京極真阻止了。

望着京極真那雙真誠而執着的雙眼,陽明張了張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駁,而就是這麼幾秒鐘的猶豫,京極真已經小心而堅決地推開了陽明,腳下在地上一點,和狐妖戰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京極真不愧是日本空手道的全國冠軍,連贏四百場的“蹴擊貴公子”,在面對狐妖的時候,即使他身體內沒有一絲的靈力,仍然靠着靈活的身手和過人的戰鬥本能,一時之間竟然也和狐妖戰地不分上下!

然而,人類畢竟是人類,狐妖無論從速度、力量還是身體的堅韌度來說,都都不是普通的人類可比的,即使京極真一開始的時候確實不落下風,時間一長,耐力就漸漸跟不上了。 陽明握了握拳,腳下一動就要上前幫助京極真,他不可能眼睜睜地看着京極真在自己的面前被傷害,即使靈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對於這麼一個小小的狐妖還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然而,陽明剛剛邁出了一步,就發現已經用不着自己了,因爲,已經有人幫着京極真解決了問題。

“啊!”

久攻不下心裏越發煩躁的狐妖眼睛一眯,擡手就準備使出絕招的時候,突然,一根閃爍着黃綠色的光鞭凌空飛來,狠狠的一鞭把妖狐抽飛了起來,讓她足足在空中滑翔好幾米才“嘭”地一聲掉到了地上。

身體的劇痛讓妖狐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慘嚎。

“殺……殺生丸SAMA……”

身受重傷的妖狐一邊嘴裏吐着血,一邊艱難地轉頭望向光鞭襲來的方向,斷斷續續地叫着,一臉的痛苦和絕望。

“殺生丸……”

威脅被解除的京極真也喃喃地叫了一聲,望着殺生丸的臉色複雜難辨。

也是,雖然殺生丸算是救了京極真一命,可是隻要是個男人,沒有哪個人願意被情敵解救吧?尤其還是當着心上人的面!

感激和不甘在京極真的心裏交纏着,讓京極真糾結地不知道該和殺生丸說些什麼。

而殺生丸根本就不在意京極真想要說什麼,更準確地說,他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吝於“賜給”京極真,從頭到尾,殺生丸就沒有看京極真一眼。

一光鞭抽飛狐妖之後,殺生丸腳下不停地向陽明走去,當他走過蜷縮在地上的妖狐時,褲腳卻突然被抓住了。

低頭看向抓着自己褲腳的狐妖,就見她一臉慘白,雙眼瞪得老大地仰望着自己:

“殺生丸SAMA,你殺我,是因爲那個人類女孩嗎?在您的心裏,她就這麼重要嗎?”

殺生丸的光鞭是有毒的,像是妖狐這種小妖怪根本就無法自主地排出體內的毒素,短短的幾秒鐘,迅速擴散到全身的劇毒已經讓妖狐渾身僵硬、大腦混亂、心跳加速。

妖狐知道,自己活不長了。

可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因爲一個人類而被最愛的殺生丸SAMA殺掉!

也許是迴光返照,妖狐突然在殺生丸走過自己身邊,腳步卻絲毫沒有減慢的時候伸手抓住了他的褲腳,說話也流暢了起來。

即使在這個時候,這個瀕死而絕望的時候,妖狐也僅僅是抓住了殺生丸的褲腳,沒敢去碰一下做夢都不敢碰的,殺生丸的小腿。

好像沒有注意到妖狐眼底的瘋狂和絕望,殺生丸低頭俯視着執着地仰望着自己的妖狐,聲音冰冷地道:

“不聽命令的侍女,我殺生丸不要,而且……”

說着,殺生丸本來就很冰冷的聲音硬是又冷了幾分:

“誰給你的膽子碰觸我的衣服?”

殺生丸渾身的冷氣讓一旁的柯南心裏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然而還沒等他有所行動,殺生丸已經毫不遲疑地一腳踹向妖狐,讓她又是吐着血擦着地後倒飛了好幾米。

本來就很虛弱的妖狐哪裏經得住殺生丸這沒有留情的一腳,停下來之後,嘴角向上彎了彎,嘴脣動了動,然後頭一歪,不動了。

因爲現場太過於寂靜,所以妖狐生命裏最後的幾句話雖然聲音很小,所有人還是都聽到了。

——原來……只是因爲我不聽從……命令嗎?是……是我錯了,殺生丸……SAMA,能夠死在您的手裏……我……很幸福……

最後的最後,妖狐臉上的笑容是那麼地滿足,一開始的瘋狂和絕望好像沒有存在過一樣,如同她自己所說的那樣,死得很幸福。

即使,也許妖狐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事情發生地太快,讓人腦子還沒有轉過彎來,妖狐就已經死了,柯南好像突然反應了過來,拔腳就像倒地不動的妖狐衝去,在她的身邊蹲了下來,伸出手放到了妖狐的頸動脈上。

“死了……”

柯南一臉沉重地自語着。

雖然剛剛妖狐瘋狂地攻擊着京極真和陽明,明顯想要殺死兩人,可是當她當着自己的面被殺生丸毫不留情地殺死,一條生命就這麼消逝了,柯南的心裏還是非常難受。

即使那個妖狐算是自己等人的敵人,即使那個妖狐不是人類……是一隻妖怪。

“你爲什麼要殺了她,殺生丸?”

柯南定定地望着殺生丸,眼底是滿滿的不贊同:

“僅僅因爲她不聽從你的命令嗎?還是她想要傷害遊子?可是她明明什麼都還沒有來得及做不是嗎?”

“哼!”

殺生丸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屑地瞄了一眼柯南,卻仍然冷冷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別說她已經採取了行動,只是有那個念頭……就罪該萬死。”

殺生丸的話說得霸道無比,柯南的視線無意中掃過了聽到動靜聚集過來的一羣妖怪侍從和侍女,赫然發現所有的妖怪雖然都在殺生丸的怒氣下顯得戰戰兢兢,卻全都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對於殺生丸就這麼輕易地殺死了他們的同伴,沒有一隻妖怪覺得這有什麼不對,甚至很是贊同的樣子。

身爲一名偵探,柯南對生命無比的珍視,他信奉的是“即使利用推理找出犯人,也不能因此而把犯人逼入死路”。

柯南堅信犯罪的人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在監獄裏面贖完罪之後,就可以展開新的人生。

可是,這個世界顯然不是這樣。

這兩天來,即使已經慢慢地接受了世界上有妖怪存在的事實,柯南仍然是到了現在才真正地意識到這裏是戰國,不是幾百年後的現代。

這裏妖怪橫行,這裏沒有警察沒有法官,這裏強者爲尊用拳頭說話,這裏殺人……可以不用償命不用贖罪。

“接受不了就不用勉強自己,柯南。”

這一刻,陽明忽視了柯南真正的年齡,伸手在他的腦袋上揉了揉:

“這裏只是你人生中的一個意外罷了,幾天之後你就會迴歸到屬於你的現實生活。

在這個世界的所見所聞,你完全可以當做一場夢,醒來了,遺忘也好,一笑置之也好,不用強迫自己接受這裏的真理,也犯不着以此來衡量自己的道德準則。

這裏,不是你的世界,柯南。” 陽明的話讓柯南的心裏動了一下,臉上慢慢地浮上了釋然。

雖然還是沒有辦法接受殺生丸這種草菅人命的做法,不過正如陽明所說的那樣,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自己不可能改變所有人,尤其是在自己只能在這個世界呆不了多長時間的情況下。

落難公主復仇記 最後,京極真和柯南與殺生丸自然沒有真的打起來,不過,陽明也失去了閒逛的心情,回屋裏修養去了。

空氣清新、吃得好睡得好的,陽明的靈力僅僅用了三天的時間就全都恢復過來了,甚至還有了不小的增長。

也許是因爲從成爲“黑崎遊子”之後就再也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戰鬥,前幾天陽明雖然被破面打傷了,卻因禍成福地讓靈力有了增長。

既然靈力都恢復了,擺在眼前的事情就是回去了,柯南和京極真可是已經快要等不及了。

殺生丸殺了妖狐確實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讓宅子裏面的妖怪們再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對付陽明幾個人類。

可是,也正是因爲殺生丸殺了妖狐,讓本來只是鄙視和厭惡陽明三人的妖怪對他們有了種同仇敵愾的敵意和殺意。

畢竟,他們的主人可是爲了區區幾個人類殺了自己的同伴!

於是,在不敢在表面上表現出來的情況下,殺生丸天天寸步不離跟着的陽明還好,京極真和柯南可就倒黴了,一羣妖怪想要在暗中使絆子去欺負兩個人類,那可真是太簡單了。

尤其是在他們發現殺生丸對此採取了默認的態度之後。

在察覺到這種情況,而且身體又已經完全恢復了之後,爲了不讓京極真和柯南真的被那羣妖怪給玩死,陽明決定馬上離開了。

“一定要離開?”

眼見着陽明已經畫好了陣圖,只要把月之勾玉放到陣眼上,啓動之後就能讓陣發動的時候,一直默默站在一邊的殺生丸忽然開口了。

從告訴殺生丸自己要離開之後,殺生丸身上的氣壓就一直很低,雖然他沒有說什麼挽留的話,陽明卻知道,他是不想自己離開的。

可是,自己必須離開回到那個世界不可,不說那個世界還有那麼多人,那麼多事在等着自己,就說自己對殺生丸的感情,也還沒有到可以爲了他拋棄一切,只爲了在一起的程度。

“抱歉,殺生丸。”

陽明仰頭望着殺生丸,表情柔和卻又堅定:

“你知道的,殺生丸,我的家,我的世界都不是這裏。”

注意到在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殺生丸的氣壓又低了幾分,陽明的標日變得更加溫柔了:

“不過,我會經常過來的,畢竟,這個世界有你的存在呢,殺生丸!”

陽明直直地望着殺生丸沒有挪開視線,想要殺生丸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認真,並且相信自己。

而殺生丸果然如同陽明所期望的那樣,身上的冷氣消散了幾分,又恢復成了平日面無表情的樣子:

“我的牙,要貼身帶着。”

殺生丸的視線在陽明腰間神操機上面那顆自己的牙上面掃了一眼,雖然很不明顯,眼底確實閃過了一抹不滿。

是的,自己的牙淪爲鑰匙墜之類的存在,殺生丸確實有不滿的理由。

陽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大腦轉了轉,在瞄到殺生丸那一頭彷彿閃着光的銀髮上停頓了一下,有了主意。

“給我幾根你的頭髮,殺生丸。”

陽明忽然對殺生丸提出了一個看似很荒謬的要求,如果讓犬夜叉知道有人敢向殺生丸要頭髮的話,不知道下巴會不會砸到地上去。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不過,今天的殺生丸,或者說在陽明面前的殺生丸卻好說話地過分,聽了陽明荒謬的要求之後,連猶豫都沒有,直接拔了幾根頭髮遞給了陽明,眼皮都不眨一下,似乎那頭髮根本就不是從自己的腦袋上面拔下來的一樣。

在場的所有人都對陽明的要求不明所以,看着陽明拿過殺生丸的頭髮,手指靈巧地動了幾下,幾根頭髮就被編成了一根好像細繩一樣的東西。

再見到陽明把神操機上面的牙拿下來,綁到細繩上之後,觀衆們終於明白了陽明的意思。

果然,把那顆潔白的、散發着一股莫名力量的牙在細繩上綁好之後,陽明把它掛到了脖子上,成爲了一條項鍊。

即使陽明的脖子上已經有了一條項鍊,一個兼任着飾品和武器的項鍊。

看着自己的牙沒入陽明的衣領,佔領了陽明胸口的一片區域,殺生丸身上的冷氣終於全部消失,嘴角微微地勾起了一個很小,卻很明媚的弧度。

——驚豔!

陽明的雙眼快速地閃了一下,望着殺生丸的眼神有點異樣。

向來冷冰冰的好像南極冰塊一樣的殺生丸,笑起來竟然那麼……英俊?帥氣?美麗?

原諒陽明語言的貧乏吧,這一刻,他真的找不出什麼詞來形容此時此刻對於眼前這個犬妖的感覺。

不說對殺生丸已經多少有了點好感的陽明,就是京極真和柯南,見到殺生丸笑容的那一刻,也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可是,和陽明的驚豔不同,見到了殺生丸竟然對着陽明露出笑容,京極真心裏一陣不舒服,一股股敵意伴隨着警惕由京極真的雙眼,毫不掩飾地衝着殺生丸而去。

而柯南可就單純多了,看着兩個優秀的男人在自己面前爲了一個“少女”而爭來鬥去,不得不說,柯南看戲看得很哈皮。

“現在可以了嗎?”

陽明偏着頭看向殺生丸,嘴角是一抹略帶頑皮的笑意。

其實不用殺生丸說明,只看他臉上那萬年難得一見的笑容就已經說明了全部問題。

腹黑冷少的暖婚 不過,也許是爲了滿足自己的惡趣味,陽明還是問了出來,也許,他想要的只是殺生丸明明白白的回答。

“啊。”

今天的殺生丸真是太老實了,他毫不猶豫地點頭,僅僅一個單音,配上他那略帶柔和的表情,表達的意思卻太多了。

被殺生丸那麼溫柔的眼神注視着,陽明心裏忽然有了種羞澀的感覺。

有點不好意思地移開視線,陽明掏出了月之勾玉,準備離開了:

“殺生丸,我……”走了。

國民影帝是我的 陽明的話沒有說完,或者說被堵在了嘴裏,一個柔軟而有些清涼的東西。 呃……

陽明的雙眼猛地瞪大,呆呆地看着已經和自己差不多零距離的俊帥臉龐——

自己這是……被強吻了?

是的,堵住陽明嘴的,正是殺生丸的雙脣!

陽明的大腦一片空白,除了呆愣愣地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張臉之外,他甚至沒想到要把現在這個正在輕薄自己的犬妖給推開!

陽明實在是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強吻,而且強吻的對象還是殺生丸,這個渾身上下冒着冷氣的冷漠犬妖。

“可惡!”

見到這一幕的京極真立刻臉色大變,拔腳就要向殺生丸衝去。

——殺生丸那個混蛋,竟然敢強吻黑崎桑!

京極真的臉全黑了,整個人都氣得顫抖起來。

這一刻,京極真完全忘記了自己和殺生丸在戰鬥力上的差距,他滿心所想的,就是一拳把膽敢強吻陽明的殺生丸打飛到天邊去!

“冷靜,不要衝動啊,京極!”

殺生丸突如其來的舉動也是讓柯南一驚,可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在自己的身邊還有一個同樣對陽明抱有愛意的京極真呢!

偏過頭一看,果然就見京極真已經一臉狂怒地緊握雙拳向殺生丸衝過去了。

柯南的臉色也跟着變了,他已經能夠想象地到如果京極真和殺生丸對上的話,吃虧的到底會是誰。

所以,柯南以百米衝刺地速度跑向京極真,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京極真的一條大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