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幻凶獸無懼一般的力量,它已經是達到了上品獸帝之境,但是它卻不能不懼藍極炎這種聖炎!

青幻凶獸化為了一道道幻影,讓人分不清它真身在何地,無數的青藤不停地對著姚躍瘋狂地轟砸了過來。

青幻凶獸的力量極其霸道,居然生生地壓制著姚躍的藍極炎火勢,將姚躍轟打得身形節節敗退!

「好你一頭青幻凶獸,我就不信滅不了你!」姚躍戰意昂揚,他鳳軀火勢不停地大漲,鳳冠之威終於是發力了!

鳳冠不僅能夠壓制火力的妖能,還能夠將鳳凰自身爆發出來的火炎之力大幅度地爆漲!


鳳冠之火!

剎那之間,這裡藍極炎之勢化為了一片巨大的火海,將四方所有青幻凶獸的幻影皆是焚燒了起來。

在這附近的所有雜草和樹木盡業是遭殃,唯有那青幻藤那裡沒有受到什麼干擾,但是它都被這火勢給焚得收縮成了一團!

青幻凶獸幻影無數,但是在姚躍這鳳冠之火的威力之下,被徹底地焚燒得支璃破碎,而它更是避免不了被這些藍極炎給沾上了。

吼吼!

青幻凶獸周身都是木界元之力,而火克木,是自古存在的法則,它根本是沒有辦法擺脫得掉啊!

就在它要被徹底焚燒成渣的時候,姚躍掠了過來,鳳爪直接對著它的腦袋擒抓了下去。

堪比上品帝器的鳳爪直接破開了它的腦袋,將它最重要的青幻獸核給抓了出來。

妖獸修的是妖核,而凶獸保存著最原始的凶性,修的是獸核,這是大同小異的能量結晶!

妖核與獸核都有相同的作用,可以作用煉器的能量結晶,也可以用來布置陣法之用,但是姚躍卻不能夠吞食吸收!

因為這獸核裡面蘊含著儘是無情兇殘之性,要是他吞噬會影響到他的心智!

姚躍只不過是將這顆獸核收取,以備不時之需而已!

青幻凶獸解決,青幻之芯更是手到擒來!

也在這時候,一直呆在遠處的小龍飛馳了過來。

它直接對著一個方向衝擊了過去。

姚躍如影隨行地跟了過去。

他赫然發現小龍居然鑽入了一處被諸多雜草所掩蓋住的洞口當中。

「這莫非是青幻凶獸的洞府?」姚躍疑惑道。

然而,就在他要跟著進去的時候,一股可怕的危機從裡面傳了出來。

吼吼!

驀然間,裡面似有一道道龍吟的咆哮了起來。

頓時,姚躍被那衝擊出來的氣浪給震得身形連續地翻滾了開去,鮮血從口中急噴了出來。

「這,這是龍洞!」姚躍帶著一臉驚駭之然瞪著前方的洞府失聲道。

也在這一刻,有兩道人影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對著這裡急掠了過來。

這兩人的速度是何其之快,當真是連姚躍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家就到了這裡! 看着眼前地水鏡,徒然消散,柳辰劍和黃吟雪兩人,忍不住齊齊嘆了一聲。

黃吟雪訕訕地道:“這水鏡術是我家傳絕學,當日我爹教授我之時說過,這等逆天的奇術,一個月之中,只能施展一次,若是貿然多用,會傷了道基。不然,我還真想再施展一次,看看後面,究竟是誰贏了。”

柳辰劍見她一臉躍躍欲試地神情,忙拉着她的手,出言勸道:“算了,想必這也是天意,你還是不要強求了,免得真傷了道基,日後修煉受阻。”

聽他此言,黃吟雪無奈地點了下頭,道:“真是可惜,也不知後來出劍的那位高手,究竟是誰。我看他劍氣凜然,應該是正道中人。”

柳辰劍點頭,附和道:“不錯,那人劍氣浩蕩,當是正道高手無疑。這煉血堂行事如此殘忍,該當受此一劫。”

正當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話之時,西邊天際上,突然有一點黑芒閃爍了一下。

那一直藏在黃吟雪懷中的蟒妖“小花”,突然躁動了起來,只見它,從黃吟雪的衣袖中,猛然竄了出來,焦急地用蛇頭,不斷地拱着黃吟雪的胳膊,並且擡起蛇頭,向着西方天際點了數下。

黃吟雪自小和小花一起長大,旁人不明白小花的意思,黃吟雪卻是心領神會。

經它一番提醒,忙擡起頭,向着西邊的萬里雲層之上,凝望過去。

天際之上,那一點黑芒正在以極快地速度,向着這處廢墟地方向趕來。

她只看了一眼,就嚇得花容失色。面色慘白地衝柳辰劍道:“完了,辰哥哥,這黑芒是煉血堂獨有的御空祕法,想必是那煉血堂的高手又回來了。若是被他看到我們二人在此處,定會將我二人一起殺掉的。”

說着,她因爲恐懼,雙手緊緊地拽住了柳辰劍的胳膊,因爲太過用力,那指尖甚至都陷進了柳辰劍的肉中。

“怎麼辦?怎麼辦?以那人的速度,怕是不需一刻鐘,便會到達此地,這裏四周偏偏如此空曠,我們二人便是想躲也來不及了!”黃吟雪似乎被嚇的不輕,如今說起話來,竟有些語無倫次。

相反,柳辰劍此時,倒是顯得比她要鎮定許多,他輕撫黃吟雪的背,輕聲安慰道:“別怕,也許那人只是路過,並不是衝着我們來的呢。”

黃吟雪無力地搖了搖頭道:“我看不會這麼巧,那煉血堂的總壇在西南地界,而我們這裏乃是大陸西北。那人定不會是路過此地。”

說到這裏,她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一般,“啊”地一聲,驚呼了起來。

柳辰劍見她神色異樣,忙問道:“怎麼了?”

黃吟雪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壓低了聲音道:“我知道他來這裏做什麼了!”

不等柳辰劍答話,她緊接着又道:“辰哥哥,我估計前幾日,那煉血堂並沒能得到那九幽散魂珠!”

她此言一出,令柳辰劍呆了一下,半晌後,柳辰劍道:“怎麼會?我看這煉血堂似乎對這珠子勢在必得,上次怎可能不取走那珠子?反而要等到今日再來取呢?”

黃吟雪此時似乎已經確認了自己的猜測,衝柳辰劍解釋道:“我猜,前幾日煉血堂之所以沒能取走散魂珠,一定和那位正道高手有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那正道高手將煉血堂的其他人全部殺掉了。只剩下了現在這個正在趕回來的首領。”

頓了頓,她又道:“從那水鏡中,可以看出,那突然出現的正道高手,功力應該是極爲高深地,那煉血堂的衆人中,恐怕也只有那個首領,才能和他有一戰之力。所以,我想一定是那正道高手,先將煉血堂的其他人,全部除去了。然後設法又將那首領引到了別處大戰。因此,那煉血堂至今都還沒能取走散魂珠。”

聽了此話,柳辰劍在腦海中細細思索了一下,頓時覺得,的確是有這種可能存在,他不由的打心裏佩服起了黃吟雪的分析能力。

兩人說了這會兒話,那西方天際的黑芒,已經離二人越來越近了。

看着那漸漸接近的黑芒,黃吟雪緊張地道:“這可如何是好?莫非我二人就這麼等着他來殺掉我們嗎?”

柳辰劍此時,心中不由也焦急了起來,這煉血堂的兇殘手段,他早已見識到了,一想到等下若是被他發現了自己二人的行蹤,必定會像對付李承恩那般,也將自己的血液抽乾。

想到這裏,柳辰劍也不由的慌張起來,他四下張望起來,想看看能否找到一兩處藏身之所。

他目光搜索了陣,忽然眼睛一亮,衝黃吟雪招了下手,低聲說道:“吟雪妹妹,你還記得李大人臥房中的那個密室嗎?”

黃吟雪聽他此言,先是迷茫了一陣,轉而眼睛也亮了起來,興奮地點頭道:“你的意思是……”

柳辰劍衝她點了點頭,小聲道:“正是,此處如此空曠,以那人的御空速度,還不等我二人離開,那人便先就到了。與其被那人殺掉,倒不如我們先往那密室裏躲會兒。說不定他發現不了密室,就自會離去。”

黃吟雪飛快地想了一下,覺得此時竟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法了。

時間緊迫,已不容她再細想。當下她一咬銀牙,衝柳辰劍重重地點了下頭,道:“好,我們便先進那密道中躲藏一會兒,現在也只能希望,不要被那人發現了。”

說完,兩人再不猶豫,在一片廢墟中,勉強憑着記憶,向李承恩的臥房處尋去。

好在兩人剛剛纔看過李承恩家的密道,印象還算是比較深刻,雖說此時已是月色深深,但二人生死關頭之下,還是很快就找到了那處密道的所在。

柳辰劍模仿着那李承恩的模樣,衝着青石鑄就的地板,重重地敲了幾下。

不多時,一陣“咔擦咔擦”地機括響動聲,從着地底之下,沉悶的傳了出來。

兩人大喜,知道找對了地方。

果然,片刻後,那青石地板,忽然從中間,分了開來。一個能容得下成年人進出的洞口,自低下裂了出來。

望着那深邃的洞穴,黃吟雪的臉色之上,露出了一絲懼怕之意。

她緊緊地抓着柳辰劍的胳膊,顫聲問道:“辰哥哥,你說這密道之中,會不會還有什麼蹊蹺呢?”

柳辰劍嘆氣道:“就算是這洞裏真的有蹊蹺,也好過我二人被那煉血堂的魔修抓到,吸成乾屍吧?”

黃吟雪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有理,便狠狠地咬了下銀牙,發狠道:“既然如此,我們還是進密道好些,我可不想被吸成人幹。”

說完,她便要縱身,向着那密道之內躍下。

她一隻腳剛剛擡起,正要躍下。右手手臂卻被柳辰劍一把拉住了。

柳辰劍凝視着她的眼睛,看了一小會兒,才決然道:“讓我先下!”

說完,他不待黃吟雪反應過來,便當先向那密道之中,跳了下去。

黃吟雪呆呆地看着他義無反顧的身影躍下,眼中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沾溼了,她低聲道了一聲“傻子”,便也緊跟着柳辰劍,向那密道之內,跳了下去。


隨着二人都進入了密道,那密道上方的青石板,又發出了一陣“卡啪卡啪”地脆響聲,之前顯現出的那一人寬地密道口,又神奇般的,閉合了起來。

從外部看去,竟是連一絲機關的痕跡,都看不出來。


一刻鐘後……

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下的男子,從空中緩緩降下了身影。

他剛一腳踏在地上,便“噗”地一聲,從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血花從他的嘴角之處,蔓延開來,將他胸前的黑衣,瞬間就染紅了大半。

他站在地上,捂着胸口,劇烈地喘息了幾口,才漸漸地平復了混亂的呼吸。

月光陰冷的灑下,照在他的面容之上,只見這人面容枯槁,臉色青白,在他的左臉臉頰之上,有着一道猙獰地傷疤,那傷疤從他的左眼眼角之處,一直延伸到嘴角,幾乎將他的整個左臉都給覆蓋住了,他削瘦地面容之上,一雙陰翳地眼睛正在不住地亂轉,似乎正在仔細地打量着周圍環境。

這人,正是那煉血堂的首領。

他陰冷地目光掃視了周圍一圈後,自言自語道:“奇怪,這裏剛纔明明有施展過法術的痕跡,怎麼這才片刻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頓了頓,他又惡狠狠地道:“媽的,真是晦氣,本以爲這次任務只是對付幾個螻蟻,卻不想竟會遇到這樣的高手狙擊,要不是老子命大,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他頓了頓,又道:“真是奇了,前日那人分明可以在數招內取我性命,卻又爲何在關鍵時刻,不殺我了?莫非那人還有什麼陰謀麼?”

想了一會兒,他突然道:“罷了,既然都逃回來了,我又何必再想那麼多,眼下還是完成宗主的任務要緊。不過宗主讓我來此找一顆烏黑的珠子,究竟有什麼用呢?”

一邊自言自語地說着,這黑衣人一邊在這廢墟中,來回的尋找着什麼。

天邊,一絲冷風吹過,將這廢墟中的塵埃,吹得一陣亂晃,月光無力的照在這一片廢墟之上,泛起了一層慘然地青光。

那黑衣人來回翻找了許久,仍然是一無所獲。

就在他臉露不耐之色時,突然一縷月光灑下,正照在了一處稍微凸起的青石板上。

他眼角的目光,無意地隨着那縷月光望去,只見一片皎潔的銀輝之下,那青石板正安靜地橫在一片廢墟中。

他眼中精光一閃,哈哈大笑了一聲,道:“原來在這兒!” 每一次聽到道友們催更,純潔都覺得欣慰和頭疼!欣慰的是大家喜歡《妖道至尊》這本書,頭疼的是純潔很難一一滿足大家催更的要求!純潔正常是每天保持最少兩更,也就是六千字的更新量,這樣的更新量是許多作者都比較合適的更新字數,不會太少,也沒有太多,這也是在14年一年中純潔沒有斷更的原故!至於有沒有給大家加更,大家可以在以往的章節標題可以看到了!除了上架那時候大爆發不算之外,每一個月幾乎都有那麼幾天會給大家多加一兩更的!純潔不能長期爆發,最重要的原因是寫得慢,畢竟每天要寫六千甚至是上萬字,腦子有點轉不過來,要是寫得太快,不負責,內容就不精彩,不好看了!還有就是純潔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要分出不少精力去照顧他們,有個感冒發燒的時候,總不能為了碼字,而棄他們不顧吧?至於其他瑣事就不計算在內了!所以,大夥都多加體諒一下一個苦、逼作者的難處吧!純潔相信諸位道友都擁有一顆寬容理解的心!純潔保證,在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之下,絕對不會出現斷更這樣的事情來(特殊情況是指斷電、斷網、生病……)。

廢話不多說了,今天和明天都是三更萬字,求大家多多支持!順便告訴一聲塔、讀的道友,打、賞榜應該是下周恢復了,這是網站總編說的,應該不是騙人的,大家隨時關注一下吧,別來得太猛烈啊!純潔怕受不了,呵呵!(移、動和、閱讀的道友們有銀子砸銀子,有月、票砸月、票,純潔是來者不拒!畢竟這是純潔的生活來源,沒有啥不好意思的,哈哈!多謝大家了!)

另宣傳一下純潔的公、共、微、信、號以及新、浪、微、博的名稱為「作家我本純潔」,歡迎大家關注,宣傳! 密道內暗無天日,兩人順着幽深地隧道,不斷向下滑去。

這隧道其實並不算長,只不過是因爲,二人突然陷入這暗無天日的密道之中,視力消弱,導致心裏上不適,纔會覺得這隧道,似乎無比悠長罷了。

果然,不出一刻,柳辰劍下墜地身形,猛然一頓。

他感覺腳底一沉,才知道已經踏在了堅實的地面之上,拍了怕身上的土,他轉過身,等着黃吟雪下來。

不到片刻,黃吟雪也從那隧道之中,滑了出來,正被柳辰劍一把接住。

兩人除了受了一些驚嚇外,倒是都沒有受傷。

四周圍一片漆黑。

傳說中,這世間本就是黑暗的,而天地間的第一束光,便是生於這無盡的黑暗之中。

剛一下到這密道之中,柳辰劍便覺得身上好冷,寒入骨髓。這種冷,彷彿不止是身上的感覺,還有心,也一併的要被凍結了的感覺。

柳辰劍抱着黃吟雪,寒氣陣陣傳來,凍得他上下牙齒打碰,他顫聲問道:“吟雪妹妹,你有沒有覺得,這裏好冷?”

黃吟雪點頭道:“的確是有些陰冷,不過我自小修煉,倒是不懼這寒氣。辰哥哥,你等我一下,我這就想辦法讓你暖和一些。”

說完,她推開柳辰劍抱着她的胳膊,往黑暗中的身後,退了兩步。

柳辰劍在黑暗中,看不見她如何動作,只聽得她彷彿輕聲地念誦了幾句什麼。

下一刻,那永恆地黑暗中,有一束光,自黃吟雪站立的位置處,遙遙地亮了起來。

這束帶着白色的輕光,在黑暗中漂浮不定,輕輕地向着柳辰劍飄蕩過來,如最溫柔地女子,挽住心愛的愛人,與他這般纏綿。

下一刻,柳辰劍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暖流,自那束光芒中,流淌了下來,直入自己的心肺,瞬間便將那周身徹骨地寒氣,給驅散了大半。

柳辰劍笑着讚歎:“吟雪妹妹,你這仙術,當真是神奇!也不知何時,我才能像你一般,學會這等神奇的法術?”

黃吟雪淡然一笑,道:“只要哥哥你用心去學,以你的天資,很快便能學會了。”

藉着那漂浮地微光,黃吟雪打量了一下四周,不禁疑惑地道:“辰哥哥,沒想到這李大人家裏修建的這個密室,竟然會這麼大呢!”

聽了她的話,柳辰劍也細細的向周圍看去,只見那輕光照耀之下,這間密室的一角輪廓,也浮現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相比於普通的密室來說,這李承恩家裏修建的密室,的確是有些異乎尋常的大。

與其說這裏是個密室,倒不如說它是一處建造於地底的宮殿,更爲合適。

兩人繞着這密室走了一會兒,黃吟雪指着一處地方道:“辰哥哥,你快看那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