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緊張道:「你帶他來的時候,可對他做了什麼沒有?」

呂金雄明白青檬夫人話語之中的什麼,是怎麼一個意思,這一刻,他的心中,是萬分的慶幸。

自己會錯意了,不過,這一次真的是歪打正著,如果自己一開始就用威逼的手段將這小子給弄來,那很有可能被青檬夫人給問罪。

雖然青檬夫人的修為還沒有他高,但是作為神宮之主最寵愛的妃子之一,她想要殺自己,也就是動一動嘴的事情。

「為了請他參與天恆神境,屬下不但幫助他家裡抵擋了強敵,而且還收了他的哥哥當弟子。」

本來,鄭亨只是呂金雄的記名弟子,但是現在,從呂金雄的嘴中說出的,卻已經是弟子。

青檬夫人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很好,這次你把事情辦的很好,很穩重。」

就在呂金雄恭敬的感謝青檬夫人對他的誇獎時,那姚樂玄機再次開口道:「真是有志氣,也罷,我就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能夠接我一掌,我允許你多活十年。」

說話間,姚樂玄機的手掌,緩緩的舉起。

這紫色的手掌,在舉起的瞬間,四周的天地之氣,就瘋狂的朝著姚樂玄機的手掌聚集。

雖然姚樂玄機還沒有發出他的一掌,但是那雷霆萬鈞的氣勢,卻平增了五分。

鄭鳴雙手平擺,這一刻,他準備施展的是降龍十八掌之中的亢龍有悔,雖然他已經感到了壓力,但是這一刻,他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不願意用英雄牌。

「轟隆!」

天地震顫,乾坤移位,墨玉平台上,出現了無數的裂痕。無邊的天際,更是一下子黯淡了九分。

天地之威,就算是躍凡境之上的高手,都要畏懼。

所以在這天地變色的剎那,幾乎所有人這一刻,都朝著無邊的天際看了過去。

「天恆神境已經降臨,所有進入天恆神境的弟子快速準備。」一聲沉喝,從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沉喝聲,就見一個面容古樸的老者,一步跨入到了墨玉平台的上空,他手掌翻動,一根拳頭粗細,通體好似由白玉做成的寶柱,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那寶珠被老者往空中一拋,綻放出七彩的光霞。而就在這一刻,從四面八方,同時衝出了無數道霞光,猶如百川歸海一般,匯聚在了那老者拋出的寶珠上。

無數的銘文,在虛空之中匯聚。一道青色的彩光,在虛空之中布成了一道天梯,直通天恆神境。

青色光霞匯聚而成的天梯,有一種讓人一眼看不頭的感覺,面對著這天梯,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變的狂熱起來。

這裡有上古大能之士留下的傳承,他們神宮之所以能夠成為神宮,就是得到了這天恆神境的傳承。

據說,這裡有改變體質,讓人脫胎換骨的寶物,更有攻伐一體,誅滅萬物的至強絕學。

據說,稱雄日升域的七大勢力,足足有五大勢力的鎮門絕學,都是來自於這天恆神境。

據說,只要進入天恆神境,就算你是一頭豬,只要你能夠活著出來,都能夠成為這個時代,最耀眼的星辰。

據說……

姚樂玄機雙眸緊緊的盯著那天恆神境,這一刻的他,目光之中,充斥著無盡的慾望。

他輕輕的攥了一下拳頭,然後沉聲的朝著鄭鳴道;「這次算你走運,希望你能夠走出天恆神境。」

「我要讓你看到,我和你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就算你再多的努力,也是無濟於事。」

鄭鳴笑了笑,並沒有說話。但是所有聽到剛才少年話語的人,都不會認為,這個少年會認輸。

「天梯已經連接神境,所有神宮子弟,依照自己的隊列進入。」那站在天梯旁邊的老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疲憊的道。

老者的修為,鄭鳴此刻根本就看不透。但是從他一腳從遠處跨到天恆神境的威勢看,這絕對是一個已經超越了躍凡境的存在。

躍凡境,參星境,這個人莫非是一個參星境的高手?

鄭鳴見識過參星境的存在,他卻覺得這老者的氣勢,和那參星境的存在,差的好像不是一個等級。

就在鄭鳴打量老者的瞬間,從萬丈之遙,飛來了一道金光。這金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不,應該是一片金光!

眨眼睛,數十道金光,就已經挨近了天梯!

那守護在天梯旁邊的老者,在看到金光的瞬間,眼眸中就升起了磅礴的殺意。

「孽障敢爾!」暴喝聲,從老者的口中響起,伴隨著喝聲,老者手掌揮動,直朝著那片金光抓了過去。

這一抓看似普通,但是四周的天地,卻好似都被他牢牢抓在了手中,那些金光,更好似遇到了磁石的鐵針,朝著他直飛了過去。

當這些金光接近老者的時候,鄭鳴才看清楚,這些金光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只不過這些人,除了人所共有的手臂和腿之外,他們的肋下,還有一對金色的羽翼。

不過當老者看清這些人的面貌時,他的神色陡然一變,就聽他再次大喝道:「孽障爾敢!」

如果說剛剛老者只是憤怒的話,那麼現在他可以說已經達到了暴怒的地步。

但是,就在他手掌再次揮出的瞬間,一道劃破天際的金光,已經落在了那天梯的上空。

隨即,金光扶搖直上,消失在了天恆神境之中。

「你們金鵬一族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搶奪我神宮的名額,可惡至極!」老者的雙眸這一刻都湧現出血色,他手指著那些被他定在半空中的人道。

被老者定在半空中的,都是看模樣四十多歲的男子,他們這一刻雖然都動彈不得,但是從他們的眼眸中,卻看不到絲毫懼意。

其中一個看上去提醒瘦削,目光冷峻的男子冷笑一聲道:「姚樂松,天恆神境,乃是整個日升域的天恆神境。」

「你們神宮憑什麼說這是你們的名額?想當年,我們金鵬一族的先祖,是第一個在神境之中得到傳承的。」

「呵呵呵,現在我族的英才,已經進入了天恆神境,總有一日,一定會再現我們金鵬一族的輝煌。」

「待到那一日,這天下,就不是你們七大勢力想說什麼是什麼的時候了!」

錯上蛇王:傲驕蛇寶寶腹黑媽咪 被稱為姚樂松的老者冷冷一笑,他手掌朝著虛空一攥,然後淡漠的道:「你們可以去死了!」

「而且你們那個小崽子,不但我們神宮,其他各大勢力,也都會全力剿殺。」

「至於你們,都給我去死!」

伴隨著姚樂松的話語,他的手掌在虛空之中攥在了一起,而那些剛剛還翱翔天上的金鵬族人,直接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碎粉。

鄭鳴看著姚樂松,眼眸中雖然沒有懼意,但是對於自己的選擇,卻越加覺得正確。

漫天的血雨,被風不知道吹落到了何處,而那姚樂松則露出決絕之意:「傳長老堂法旨,誅滅金鵬一族!」

這句話,只有十幾個字,但是在這十幾個字之中,鄭鳴聽到的,卻是一個族群的興亡。

而在那些死去的金鵬族人的身上,鄭鳴看到的,是一種精神,一種力爭上遊的精神。

大爭之世,千帆競發,不拼搏,則要滅亡。

就在鄭鳴的心中為金鵬族而感慨的時候,那老者已經沉聲的道;「現在開始進入天恆神境,如果誰能給擊殺那金鵬族的小崽子,神宮賞地級銘器一把!」

地級銘器四個字,讓在場的少年們一個個都昂起了頭,從他們的眼中,鄭鳴看到的是炙熱。

很顯然,這種地級銘器,在少年們的眼中,是可遇而不可得之物。(未完待續。) 姚樂玄機第一個漫步走上了天梯,而就在他上天梯的瞬間,他的目光朝著鄭鳴看了一眼。

這一眼,並不是他在向鄭鳴打招呼,只是朝著鄭鳴看了一眼。

姚樂玄機之後的少年,並沒有等姚樂玄機登上台階之後,就立即上天梯,他等到姚樂玄機登上天梯九步之後,這才緩緩的跨上了天階。

而跟在他身後的人,則一如潮水,緊緊相隨。

這一幕的出現,在四周無數觀看者的眼中,好似並沒有什麼特異,更好似理當如此一般。

「你就是鄭鳴?」就在鄭鳴從那已經漸漸走入雲霄的姚樂玄機身上收回目光的時候,有人輕柔的說道。

這是一個美麗的婦人,雖然鄭鳴經歷了兩世,特別是後世發達的環境,讓幾乎所有的美女,都能夠出現在實現之間,但是他還是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無比美麗的女子。

她的容顏,不能說無比的精緻,但是那雙充滿了堅毅和野性的眸子,卻讓人一見,都忍不住要為之傾心。

就算這個女人已經三十多歲了,和鄭鳴看上去有年歲的差距,但是鄭鳴的心,依舊涌動不一。

這並不是一念魔生之中的誘惑,而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讓人感到難以拒絕的誘惑。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鳴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道:「在下正是鄭鳴,不知道夫人如何稱呼?」

「你可以稱呼我為青檬夫人,這次就是我讓人邀請你進入天恆神境的。」青檬夫人說到此處,話鋒一轉道:「我之所以讓人將你弄入天恆神境,主要是受人之託,讓你死在此處。」

「實際上不用我對你動手,天恆神境之中,十萬人能夠出來一千人,就已經不錯了。」

「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鄭鳴點了點頭,不過他同樣有些意外這位青檬夫人的直截了當。這青檬夫人並不是一個爽直的人,她之所以會這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女人的智慧。

她已經猜透,自己的小手腳已經被鄭鳴知道,所以她才不在這種小地方動手腳。

鄭鳴覺得,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等下去,看這位青檬夫人還準備說什麼。

「雖然有大兇險,但是其中也有大機緣。」青檬夫人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無盡的誘惑道:「你是一個不願意認輸的人,我相信你同樣有實力。」

「只要你認真幫助我的兒子,我可以向你保證,無論你是不是從天恆神境之中出來,你的家族,你的家人,都將受到我的庇護,你的哥哥,我將送給他一顆兩界丹,幫他跨過躍凡境這個坎兒。」

鄭鳴淡淡的看著青檬夫人,青檬夫人將自己的條件說完之後,鄭鳴淡淡的道:「夫人這個交易很誘人,不過可惜,我不準備再做。」

「我遵守自己的約定,給你兒子弄到三百塊傳承石,至於其他的,我沒有興趣。」

帝凰:邪帝的頑妃 鄭鳴的斷然拒絕,讓青檬夫人那美麗的面容一僵,鄭鳴從她的神色中,甚至看到了憤怒之色。

可是,慢慢的,這憤怒再次變成了笑容,她輕輕的道:「如此,那就按照你說的辦。」

「不過,我剛才說的條件,依舊有效,只要我兒子從天恆神境出來告訴我你給他提供了最大的幫助,那麼我就會庇護你的家族。」

「你不用著急答應,你有大把的時間思考。」

「鳴少,那女人是誰啊?」鄭驚人等青檬夫人走遠之後,輕輕的來到鄭鳴的身邊問道。

鄭鳴淡淡的道:「一個將我弄來參加這次天恆神境的人。」

「果然,這女人雖然貌美如花,但是煞氣太重,鳴少你還是不要和她有什麼瓜葛的好。」鄭驚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道。

鄭鳴感到,他這副模樣,很是像吳半仙。於是乎,他的拳頭,好似有點癢。

「你說話,怎麼很像吳半仙?」

鄭驚人傲然的道:「鳴少,你不要看不起我好不好,就吳半仙那樣的,也配和我比?」

「我告訴你,我那老東西說了,我這雙眼睛,大眼觀天,小眼觀人,哪會死一看一個準。」

「你看到我這雙眼睛了嗎?我這雙眼睛,睜開就是天明,閉上就是天黑。」鄭鳴手指著自己的雙眸,朝著鄭驚人鄭重的說道。

鄭驚人的臉,一下子有點僵硬,他仔細的朝著鄭鳴瞅了幾眼道:「鳴少,我看你,也不像是有大神通的人啊?」

「一眼天明,一眼天黑,這麼……這怎麼可能啊?」

看著被忽的有點暈乎乎的鄭驚人,鄭鳴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頭上:「你這傻小子,連一眼天明,一眼天黑都不明白,還在這裡吹牛,這事情,任何一個人都能夠做到。」

「你閉上眼睛就是天黑,笨蛋!」

鄭驚人雖然聰明過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口中那位老東西神話故事說多了,還是被鄭鳴的特殊本事震驚的太多了,所以鑽進了牛角尖。

「鳴少你騙我!」滿是哀怨的鄭驚人,這句話說出的時候,就好似一個被無情拋棄的小怨婦。

這讓鄭鳴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被這廝的一句話,給弄掉了七八個。

就在兩個人歡喜說笑的時候,就聽耳邊有人道:「騙一個笨蛋,有什麼好得意的。」

這句話,實在是招人恨,鄭鳴和鄭驚人兩個人,同時朝著說話的人看了過去。

就見一個身穿黑色長袍,沒有任何修飾的男子,正一臉不屑的看著兩個人。

雖然這男子做出一副嫌棄的模樣,但是他那稱得上絕世風標的容顏,卻讓人很難對他這句話,生出憤怒之心。

雖然是在譏諷,但是男子的眼眸中,帶著的,卻是一絲冷漠,一絲猶如萬年寒冰一般的冷漠。

鄭驚人緊緊的盯著這個男子,好一會用手撫摸著自己的眼睛道:「鳴少,我真的被那老東西給騙了。」

「他說我這大眼觀天,小眼觀人,現在雖然只是初級,但是觀人已經是一看一個準。」

「可是……可是我的小眼看他,一會告訴我,他是一個女人,一會告訴我,他是一個男人。」

「這是一個什麼情況,難道一個人還有兩個性別不成嗎?」

鄭鳴這一刻,幾乎本能的接了一句道:「這個還有可能是人妖啊!」

戀着多喜歡 男子的眼眸中,升起了絲絲寒意,而他這副摸樣,陡然和鄭鳴前些時候遇到的一個身影相重合。

傾城之戀下的那個黑甲統領!

不錯,就是那個黑甲統領,自己之所以第一時間沒有認出他,並不是自己眼拙,而是他現在的裝束,和黑甲統領只是得裝束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那時候的他,雖然整個人也稍微顯得有點單薄,但卻是英姿懾人,殺氣騰騰。

「姚樂清舒!」鄭鳴話語中,帶著一絲肯定的喊道。

那男子點了點頭道:「我正是姚樂清舒,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擋得住姚樂玄機的九色琉璃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