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丫頭找死!」

見冷詠思撞了上來,平飛蓬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相反,眼角兒處卻閃爍出一抹讓人心寒驚悚的狠戾之色,顯然是動了殺心!這也並不奇怪,平飛蓬此時已然是亡命之徒,為了尋求一條生路,只怕就算是他的父母擋在他的面前,他也會抬手便殺!

平飛蓬眼角閃過的這一抹狠戾之色,卻是令冷月翠連打了幾個激靈,猛的醒過了神來。

「姐姐,不要!」冷月翠下意識的想要衝上前抓住冷詠思,卻被冷詠思猛然用力,甩的向一旁踉蹌退去。

「快走!我只能給你抵擋一次!」

冷詠思急切而堅決的嗓音,令冷月翠的心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用力攥著般的痛。

腦海中浮現出,從小到大,冷詠思對她點點滴滴的關照和疼愛,眼淚彷彿絕了堤的洪流,噴涌而出。

「該死!」眼見冷月翠被冷詠思一把推了開,距離自己越來越遠,而段冷嫣和王陽德卻一前一後的掠了過來,將冷月翠護了住,平飛蓬立時意識到,機會沒了。

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盤,就這樣被冷詠思給破滅了,以平飛蓬乖戾狹隘的個xing,豈會不怒?

一怒之下,平飛蓬哪兒還管那許多?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雙掌同時揚起,一左一右,直向著冷詠思橫拍了過去。

冷詠思儘管也在同時催動了全身真氣,可相比起平飛蓬的攻勢,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平飛蓬的掌鋒距離她尚有一臂之遙的時候,冷詠思便已感覺到,一股泰山崩頂般的巨大威壓,瞬間便將其全身籠罩。

冷詠思心裡清楚,平飛蓬這一掌,她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的。倉促回頭,見冷月翠已經被段冷嫣和王陽德一起護住,脫離了險境,嘴角兒微微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姐!」冷詠思一臉的欣慰,冷月翠卻是痛的一顆心彷彿都要裂開了似的,張口發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呼喊。

「臭丫頭!本座今天就是死,也要讓你來做墊背!」

平飛蓬怒瞪著的雙目,赤紅一片,揮動的掌鋒,愈加兇猛,掌勁也隨之愈發凌厲霸道。此時冷詠思柔弱的嬌軀,簡直就是狂風暴雨下的嬌嫩花朵一般。

「老雜種,想殺我的孫女,得先過老婆子這一關!」

就在冷月翠絕望透頂,冷詠思閉目待死之時,冷霜蓉的一聲怒斥,就如同晴天霹靂似的猛然炸響,直震的人耳膜嗡嗡作響!

「什麼!?」徐文川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一雙眼睛瞪的仿似銅鈴,獃獃的望著猶如大鶴一般,展臂飛騰而來的冷霜蓉。

此時的平飛蓬,更是好像白日見鬼了一般,一張臉上的表情,頓時精彩到了極致。看冷霜蓉怒髮衝冠,飛身劈掌的模樣,哪裡有一點兒重傷的模樣?

如此情景,只看得平飛蓬目瞪口呆,甚至連取冷詠思性命的事情都忘記了,掌鋒不由得慢了一慢。

就這稍稍一慢,冷詠思的性命便保住了。

冷霜蓉急如流星,掌鋒迅猛揚起,一道猶如奔瀉江河般的掌勁,硬是見縫cha針般,擋在了冷詠思的身前。

砰砰砰!

彷彿引爆了地雷陣,一片悶響,猶如疾風暴雨,無數股氣勁,在空中碰撞絞殺,散發出來的威勢,區區驚人二字,已經完全不足以形容!

噗噗噗!

一聲聲悶響中,平飛蓬連噴了三口血箭,更是瘋狂倒退了十餘步,方才踉蹌站定。一張臉,面如死灰,乍看之下,堪比死人!

再看冷霜蓉,卻是身軀筆挺,精神抖擻,只是因為過於憤怒,臉上多了一抹有些不同尋常的紅暈。也正是這一抹紅暈,竟讓冷霜蓉看上去,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此時猶如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任誰也看不出,她其實已是耄耋之年!

此時的冷霜蓉,簡直比她全盛的時候,更還要增添了幾分風采,只看得徐文川,武秋軍面面相覷,又不免怦然心動,要知道,這師兄弟倆兒,不多不少,一對光棍兒!

不過像冷霜蓉這樣的狠角色,兩人也就是想想而已,誰也不敢動真格兒的。悍婦猛如虎!這冷霜蓉可比悍婦更要厲害的多!

「奶……奶奶!?」望著彷彿保護神般矗立在自己面前的冷霜蓉,冷詠思不禁有些恍惚,很是有一種如在夢中般的感覺。

「詠思,你沒事吧?」冷霜蓉一臉的關切。

「姐!」

冷詠思正要回答,冷月翠突然發出了一聲高呼,飛奔而來,緊緊的將冷詠思給抱了住。

這一對姐妹打小就親,又一起在平飛蓬的作威作福下,相互扶持,感情更是牢不可破!這一次差點兒就陰陽兩隔,有些情難自禁,再正常不過! 望著緊緊相擁在一起的姐妹倆兒,冷霜蓉的心中一陣接一陣的后怕。要是再晚上那麼一刻……冷霜蓉簡直不敢再往下想,渾身就像是包裹在寒冰中一般,從上到下,從裡到外,不停的冒著寒氣。

「奶奶,你的傷……」見冷詠思安然無恙,冷月翠的心總算是平定了下來,眸子立即帶著幾分關切,向冷霜蓉望了過去。

冷詠思也不例外,那緊張與關切並存的眼神,好似剛剛經歷過一番生死劫的人,不是她一般。這讓冷霜蓉的心中更是唏噓不已。她這兩個孫女,不光乖巧,更是孝順!也不知道是她冷霜蓉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可她以前竟然沒有好好的珍惜。

冷霜蓉搖了搖頭,正要將兩個寶貝孫女一起抱在懷裡,平飛篷的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將她著實嚇了一跳。

回頭一望,只見平飛篷不算矮小的身影,此時就像是被一腳抽飛的皮球,嗖的便衝到了十餘丈高的半空中。而在平飛篷的身下,則是一臉冷峻怒容的萬東!

看樣子,萬東的怒火甚至比冷霜蓉還更要強烈三分。那憤然一腳,少說也凝聚了他七成以上的力道,就憑現在半死不活的平飛篷,能夠承受的住,那才叫怪。

萬東之所以如此憤怒,是因為他也沒想到,平飛篷在這個時候,仍然死xing不改。如果冷家姐妹真的因為他一時大意,而遭了什麼不測,只怕他的一生都會活在陰影之下。

不等平飛篷的身形落下,萬東右手的五指便驀然一張,一片金光,頓時騰空而起,猶如一張金色的大網,將平飛篷整個罩在了其中。

「不!你不能殺我,不……」

半空中滿是平飛篷凄厲絕望的吼聲,可萬東的神情,始終是冰冷一塊,毫無動容。金光一蹴而就,猶如捲住柔絲的烈火,只眨眼間的工夫,平飛篷便在這金光中,化歸虛無,竟是連一絲一毫的痕迹都沒有留下,被萬東一舉抹殺!

「乾的漂亮!像這樣的畜生,就該得到如此下場!」徐文川攥緊拳頭,高聲喊道。

武秋軍等人雖然沒有做聲,可臉上也無不流露出暢快神情。

只是冷霜蓉微微簇起了眉頭,嗓音有幾分凝重的道「平飛篷雖然只是嘍啰,卻與天道盟中平家的關係甚好,這才被賜姓平。他死了,平家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說到這裡,冷霜蓉不禁發出了一聲嘆息,臉上充滿自責。如果不是她心氣太高,想要攀平家的高枝,哪裡會有接下來的這些麻煩?當真是害人害己!

「冷前輩,這天道盟到底是什麼來頭?」萬東沒將平家放在心上,不過藉此機會,向冷霜蓉多了解一些道門大世界的情形,才是他心中所願。

冷霜蓉微微簇起的娥眉,又緊了一緊,這才緩緩說道「道門大世界中並沒有國家的概念,不過卻有著一個個各自獨立的宗門!這些宗門以勢力的大小,分作了上中下三等。據平飛篷所說,哪怕是勢力最小的下等宗門,也足以輕而易舉的將我們整個青雲帝國覆滅!」

「吹牛的吧?」徐文川呆楞了片刻,吶吶的道出一句。

其餘人也是面面相覷,對冷霜蓉的話,一時不能接受。

冷霜蓉神情苦澀的道「一開始我也覺得是吹牛,可是你們看看,平飛篷不過是一個小嘍啰,按照道門大世界的評判標準,修為只有黃種中階,已然如此厲害。而一個下等宗門中,像他這樣的足有數百上千眾。」

冷霜蓉此話一出,眾人立時不吭聲了。數百上千個平飛篷,青雲帝國縱然有百萬鐵騎,怕也是抵擋不住。更別說,像平飛篷這樣的只不過是打雜兒的,修為最弱的!如果那些真正的道門強者出手,哪怕只有一個,怕也夠整個青雲帝國喝一壺的了。

「而天道盟是中等宗門!一個中等宗門,實力至少要比一個下等宗門強出十倍以上!」

冷霜蓉這話一出,眾人的心中更是忍不住直冒涼氣。真天道盟當真是一個龐然大物,令人恐怖的存在!

眾人相顧失色的同時,唯有萬東的臉上古井無波,不起一絲漣漪。直看的冷霜蓉咋舌不已,這萬東年紀輕輕,卻修成了一身天塌不驚的從容,著實令人稱嘆!

殊不知,萬東不是天塌不驚,而是見慣不怪。李白衣已然給他上了一課,他甚至比冷霜蓉更能理解道門大世界的可怕。要知道,平飛篷是個嘍啰,李白衣卻不是,那是道門大世界中真正的強者!

除了見慣不怪,萬東心中更充滿了無窮的信心與熾熱如火的信念。有玄天悟神訣這等高端大氣上檔次的修鍊法訣,更有與心愛之人團聚的執著信念,不管道門大世界多可怕,萬東一樣要闖!

「冷前輩,這天道盟是平家創立的嗎?」在眾人心驚肉條的時候,萬東不動聲色的問道。

冷霜蓉微微愣了一愣,這才搖頭道「不是!天道盟好像是有幾個家族一同創立的,平家只是其中之一。不過據平飛篷說,平家在天道盟中的分量極重。否則天道盟也不可能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將他送到凡俗小世界來。」

聽冷霜蓉這麼一說,萬東的臉上立時流露出了一抹冷笑,天道盟既然是有幾大家族共同創立的,那就不可能是鐵板一塊!

「冷前輩,您說平飛篷是天道盟耗費了巨大人力物力,才送到凡俗小世界來的?」

「正是!據平飛篷說,要想從道門大世界來到凡俗小世界,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找到兩個世界之間的連通通道。只是這些通道,一來十分隱秘,二來生活著無數超級恐怖的凶獸。這些凶獸很多都是上古遺種,兇猛可怕至極,有些就連道門大世界中的頂堅強者也不能對付。因此想要借這些通道,來到凡俗小世界十分兇險,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難道……難道傳說中的都是真的?」徐文川與武秋軍對視了一眼,喃喃說道。

關於道門大世界的事情,其實凡俗小世界中的許多典籍之中,都有記載。可是因為這些記載,完全超出了凡人們的認知範疇,再加上道門大世界的人往來凡俗小世界不易,人們很少見到這些『活神仙』加以印證,使得這些記載更是顯得無據可依,最終被人們歸為荒誕飄渺的傳說,權當獵奇之資,卻並不相信。

此時突然發現,這些荒誕的記載,竟然都是事實,難怪武秋軍和徐文川他們會有這樣的表情。

冷霜蓉點了點頭,接著道「第二個辦法,按照道門大世界的說法,是建立一個傳送陣。這個傳送陣擁有無比巨大而神奇的力量,可以直接將人從道門大世界傳送到凡俗小世界。相比起通過那些被凶獸們佔據的通道,這個法子無疑是十分安全的,可同時也是無比昂貴的!傳送陣的建立,需要耗費無數的天材地寶,一個下等宗門根本承受不起,而對一個中等宗門來說,也是絕對不小的負擔!」

傳送陣?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皆是一臉的茫然。別說實物,就連這名字,他們都從未聽說過。

不過這傳送陣竟然能將人直接從道門大世界傳送到凡俗小世界,著實是了得,耗費些天材地寶,也是正常!想想一個對凡人來說,猶如龐然大物般的下等宗門,都承擔不起,果然是無比昂貴!

「平家這樣大費周折,不惜耗費如此之大的人力物力,看來他們對冷姐不是一般的看重!」萬東微鎖劍眉,凝聲道。

冷霜蓉搖了搖頭,神情很是有些惱恨,道「一開始,我也是這樣認為,可後來平飛篷一次酒醉之下,說出了實情。平家如此看重詠思,並不是因為平家少主愛上了詠思,而是因為詠思與生俱來的特殊體質,用來做鼎爐的話,會讓平家少主的修鍊事半功倍!」

鼎爐這一說法,不光道門大世界有,凡俗小世界也有!說白了,就是采陰補陽!身為鼎爐,猶如**,根本毫無地位可言,與愛情更是無關!難怪冷霜蓉在提及此事的時候,會一臉的惱恨!

「這平家行事竟如此惡毒,真是可惡!枉我們凡人,將他們視作神仙,頂禮膜拜!」徐文川攥拳錘掌,恨恨的說道。

「什麼神仙?所謂的道門中人,其實和我們也沒有什麼兩樣?不過是一生下來的時候,起點比我們稍稍高一些罷了!」

萬東一臉的不屑!不說別人,就說這平飛篷,就資質而言,比起在場的每一位,都不如!比起王陽德,段冷嫣這樣的凡界天才,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他之所以能有如此高的修為,不過是因為道門大世界中盛產各種天材地寶,更仗著玄妙上乘的修鍊法訣,掌握了道氣。若他是生在凡俗小世界,此時頂多是個摟草掏大糞的普通人!

「話是這樣說,可如果平家真的因為平飛篷的死來找咱們麻煩,那就糟了!」不光徐文川感到擔憂,其他人也是一樣憂心忡忡。

儘管眾人對道門中人的行事作風,很是不屑,可道門中人的手段和神通,著實不是他們這些凡人所能抵擋的了的…… 「冷前輩,平飛篷與平家平時有聯繫嗎?」萬東自己倒是不怕,可不能因此而連累徐文川他們,轉頭對冷霜蓉問道。

冷霜蓉搖頭道「這倒是沒有!道門大世界和凡俗小世界相隔的不是距離,而是位面,相互聯繫,談何容易?」

「那也就是說,就算是平飛篷死了,平家一時半會兒也不會知道?」徐文川神色一振,急忙問道。

雖然徐文川也清楚,像這種事情,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可能拖上一段時間,總比此刻便大難臨頭來的好!再說了,有了足夠的時間,或許就能想出解脫的辦法!

冷霜蓉焉能不明白徐文川的心思?沉吟了片刻,說道「當初平飛篷來到凡俗小世界之前,與平家約定,七年後,平家會重新建造一座傳送陣,將平飛篷連同詠思,一起接回道門大世界。細細算來,平飛篷來到凡俗小世界已經有五年整了,換言之,平飛篷的死,最多只能隱瞞兩年!」

「只有兩年嗎?」徐文川一聽,一張連頓時凝重了起來。

區區兩年,彈指即逝!面對強大的天道盟,兩年的時間能做什麼?怕是什麼也做不了。這不過是將死神降臨的日子,從當下推遲到了兩年之後而已。

眾人的情緒一下子便低落了下來,好半天都沒有人做聲。

冷霜蓉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帶著滿面愧疚的道「對不起了諸位,都是老婆子糊塗,連累了大家!」

「冷先生這說的是什麼話?這一切都是大家自願的,與您無干!」徐文川急忙應聲安慰道。

冷霜蓉驀然抬起頭顱,神色堅定的道「我已經想好了!兩年後,如果平家來了人,要怪罪,我會一人擔下!我老婆子要是死了,那是自作自受,總勝過連累大家這麼多條性命!」

冷霜蓉雖然是個女人,卻是敢作敢當,絲毫也不讓鬚眉!徐文川和武秋軍連連點頭,冷霜蓉一個女人,能闖下今天這樣的聲威,絕不是偶然!

之前一直深鎖劍眉,不知在想什麼的萬東,此時眉頭一揚,朗聲笑道「大家大可不必憂慮!平家的勢力雖然極大,可那畢竟是在道門大世界,他想要對付咱們,還隔著一重天呢!剛才冷前輩不是說了嗎,想要從道門大世界到這裡來,需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建造傳送陣,而傳送陣能夠傳送的人數又極為有限。任憑他平家有高手千千萬,到不了凡俗小世界,又有什麼用?如果只是來了一兩個,我相信,集合我們大家之力,定能將其擊殺!」

眾人將萬東的這一番話細細思索了一番,果然是這麼個理兒,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頓時輕鬆了不少。

徐文川笑著道「耀庭,你行啊,逢大事而不亂,頭腦始終如此鎮靜靈活,很是有大將之風!」

武秋軍撇了撇嘴,含笑道「師兄,有這樣誇自己孫子的嗎,不肉麻?」

「有什麼好肉麻的?老子說的是事實!你敢說不是?」

「是是是,當然是事實!不過以後誇耀庭的事兒,還是交給我們吧,你嘛,偷著樂就成!」

「嗯!這倒是個好主意!」

徐文川的嘴立時咧了開,看那樣子,沒有個半天兒,怕是合不上了。

「再說了,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可說短也不短!說不定,平家不來凡俗小世界找我們,我們反倒要去道門大世界找他們了!搜羅鼎爐都搜羅到這裡來了,就沖這一點,這平家就該被抹掉!」

抹掉!?

耳邊回蕩著萬東那充滿自信,而又殺氣騰騰的嗓音,眾人面面相覷間,無不吃驚!

平飛篷為萬東貢獻了大量的道氣,讓萬東的修為得以暴漲。徐文川,武秋軍他們的傷,對現在的萬東來說,簡直不值一提。順手將眾人的傷勢治癒后,萬東便閉了關!

萬東本以為,想要達到大圓滿之境,不是件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事。可沒想到,造化弄人,一個平飛篷,竟直接讓萬東的修為,從九重初階,直達十重巔峰大圓滿。從這個角度說,凡俗武者所追求的境界,比起道門修士的境界,確實是相差甚遠。令凡俗武者終生孜孜追求的巔峰,在道門大世界,卻是一蹴而就,易如反掌之事!

玄天悟神訣的第一重煉體,隨著萬東晉陞大圓滿,宣告大成!

一閉關,萬東便迫不及待的展開了內視。這一內視,就連萬東自己也被驚的目瞪口呆。

只見他的體內,筋骨,五臟,血脈,一同迸發出道道金芒,放眼望去,就猶如一個由黃金打造的世界,燦爛奪目,光輝照耀,比那烈日陽光,還要奪人心魄。一時間,讓萬東看的如痴如醉,好半天都回不過神兒來。

萬東只顧著內視,並沒有注意到,當他展開神功時,不光是他的體內,就連他的體表髮膚,也同時變了顏色!就像是被塗抹上了一層厚厚的金粉,不斷的向外反射出金燦燦,純凈而充滿神聖氣息的光芒。乍一看上去,猶如佛光,令人不敢直視,連同整個房間都在這光芒下,被渲染的端莊肅穆,似已不在人間。

玄天悟神訣的第一重煉體,雖然只是基本功,卻是整部神訣的根基所在。

唯有身體強健,才能承受住更多道氣的衝擊。就猶如一口水缸,別人的是泥缸,木缸,萬東卻是鐵缸,金缸,經久彌堅,牢不可破!

不光如此,煉體更讓萬東的身體,如鋼似鐵,刀槍難入。不要說凡俗武者,就算是道門修士中,也罕有幾人,能擁有萬東這樣一副幾不可催的肉體!

煉體大成,讓萬東對玄天悟神訣更是充滿了信心!有此神訣,何愁不能縱橫道門大世界?

萬東心念一轉,玄天悟神訣的第二部分法訣,便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一個個閃爍著金光的大字,輪番閃耀,當真可以用字字珠璣來形容。那每一個一閃而過的金字,無不契合天道,精妙絕倫,簡直就是世間奧義的化身,令萬東頓悟無窮!

道門修士的修為境界,劃分起來,要比凡俗武者的武道境界複雜的多!

萬東他們的猜測絲毫不錯,平飛篷所謂的黃種中階,的確是道門修士最低的修為層次。

道門修士的修為境界,共分六境十八階!由黃種境起,經過玄痕,地輪,天格,神道,達到聖魂境,謂之圓滿!六種境界,又各自有初階,中階,巔峰三階,總共十八階!

拿平飛篷與李白衣比較了一下,萬東估計,李白衣的境界少說也在地輪境。怕是一百個平飛篷綁在一起,都不夠李白衣抬抬手殺的。

不過仔細研究過悟神訣后,萬東發現,悟神訣中的境界劃分要簡單的多。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名堂,鍊氣部分與煉體一樣,總共也就三重——凝丹,化神,歸虛!

而一旦修到歸虛境,便足以與聖魂經的道門修士,一較高下!

這讓萬東著實吃了一驚,更感到不解!如果修到歸虛境,便能達到道門修士的極限大圓滿,那悟神訣的最後一重煉神,又能煉出什麼來?難不成,道門大世界還不是整個天地的盡頭?如果是這樣,那道門大世界的上面又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萬東窮盡了想象力,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不過這也不是萬東現在該想的。這玄天悟神訣的鍊氣部分,比煉體不知道艱難了多少倍。光是法訣,就晦澀難懂了不止一倍。

嘗試著催動法訣,萬東就像是來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一切的一切都透著新鮮。原本在他體內靜靜流淌的道氣,此時正以一種全新的路徑,緩緩流轉,一股難以言表的愜意和明悟,直讓萬東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沉醉。

冥冥中,天地萬物彷彿都已經淡去不見,而萬東自己卻被無限的放大。那種頭頂天,腳踏地的感覺,萬東從來也不曾體會過,實話實說,爽的冒泡!

此時的萬東,就是天地間的主宰,是支撐這整個天地,不至於倒塌的擎天柱!一切的一切,都要在萬東的面前,展現出其最真的一面。一些個萬東之前怎麼也想不通的道理,此時卻是一目了然!

一絲絲頓悟,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一一融入萬東體內的道氣之中。而隨著這些明悟的加入,萬東體內的道氣,轉動的越來越快,逐漸形成了一個漩渦,遠遠望去,就如同浩瀚宇宙,深不可測!

在那漩渦的最深處,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孕育,呼之欲出!

萬東越來越好奇,他能真切的感覺到,那漩渦深處里正孕育著某種了不得的東西,可到底是什麼東西?任憑他如何去探究,卻始終得不到答案。

一方面是不斷湧來的各種明悟,另一方面卻又是叢生的迷惘與疑惑,這種感覺著實將萬東折騰的抓狂!

「如果能從明神魂玉中,再多吸取些玄天大明神的記憶,那一切答案,或許立即就能揭曉!」抓狂的萬東,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

而當這念頭浮現的一瞬間,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藏在萬東體內的明神魂玉就像是受到了召喚,倏的綻放出千萬光芒!萬東的心神一陣恍惚的工夫,他整個人便已矗立在了明神魂玉的無盡空間之內! 這已是萬東第三次進入明神魂玉空間,可這一次給萬東帶來的驚訝,甚至比第一次更要強烈!因為這一次,他竟然是在毫髮無傷的情況下,得以進入明神魂玉空間。這完全推翻了之前他對開啟明神魂玉,必須是在他生命攸關之時的推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