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下不斷有人罵出孬種之類的話。

葉雄準備離開,突然想什麼似的,目光在四下看著。

很快,他就看到朱雀在一個擂台下,等候著比賽。

「咱們是不是回去?」洛可兒問。

「先到那邊看看。」

葉雄走到朱雀的那個擂台下,站在人群之中等候。

下一場,就輪到朱雀了。

「這一場,無淵VS朱雀。」

當導師宣布的時候,朱雀跟無淵雙雙躍到台上。

無淵之名,在新生班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千炎,無淵,雷徹,赤晨。

這四人已經被公認為,必定進入前十的種子選手。

當然,現在已經加多了一個人,就是江南王。

場下人的目光落到朱雀身上,全都是可憐之色。

遇到四種子之一,只能算她倒霉。

比賽開始。

無淵不知道比朱雀強了多少倍,根本就不是朱雀能抗衡的。

朱雀是鬼修,可選擇的法術本來就不多,而且威力也不怎麼樣,好幾次,她都被無淵擊倒,整個人已經倒在地上,但是她都不認輸。

看著她那傷痕纍纍,依然不服輸的樣子,圍觀者幾乎都被她的意志給折服。

換在另外的人,這情況,早就認輸了。

她還是掙扎著爬起來,搖搖晃晃地支撐下去。

到底是什麼意志,讓她非常撐下去呢?

砰!

無淵又是一掌,將她擊倒到擂台邊沿,險險掉下去。

「認輸吧,再這樣下去,你會死掉的。」無淵冷冷地說道。

朱雀的身形越來越淡,她是陰靈之體,不像一般人會流血,但是那黯淡的身形,說明她已經受了極重的傷,再這樣下去,有可能就魂飛魄散了。

偏偏這時候,朱雀再次站了起來。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無淵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元氣,一掌凌空抓出。

五指在半空化成一隻巨爪,朝朱雀當頭抓落,如果抓在她身上,她非魂飛魄散不可。

場上傳來一聲尖叫,全都不忍心看這一幕。

眼見朱雀就要死在對方手下,突然一道人影快如閃電,朝擂台上躍去。

葉雄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朱雀死掉,千均一發之際,出手了。

擂台有防禦罩,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進入。

此時此刻,葉雄顧不了那麼多,落到結界旁邊,佛門卐印擊出。

防禦結界哪怕再結實,也經不起他這排山倒海的一擊。

頓時,結界轟然破碎。

葉雄風馳電挈,想出手阻止,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千均一發之際,他抽出炭劍,一劍劈出。

一道劍芒劈開,在巨爪抓到朱雀之前,將其摧毀,葉雄穩穩地落到朱雀面前。

從擊破結界,到出手救人,整個過程,只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場外的人,看著天神下凡一般的葉雄,全都震驚了。

最震驚的,莫過於洛可兒,她雖然早就知道江南王很強,但是從來沒想到,他居然強悍到這種地步。

換在剛才那種情況,就連是她,都未必能做到。

偏偏,江南王做到了。

她的腦海,本能地跳出一個想法:這不應該是鍊氣期修士可以做到的。

頓時,她全都明白了。

為什麼江南王不屑於參加鍊氣班的年度比賽?

為什麼他不屑於去神通法選擇功法?

因為他早就是築基期了,根本就不需要一枚區區的築基丹。

「江南王,你打斷比賽是什麼意思?」見葉雄插手,無淵有些憤怒。

葉雄目光冷冷地看著無淵,怒道:「你將她擊落擂台便行,為什麼要下殺手,你心裡還有同門之情嗎?」

聽到葉雄的喝斥,無淵頓時有些尷尬,連忙解釋:「誰說我下殺手了,我剛才就是想將她打下擂台而已。」

「你剛才那一擊,就連沒受傷的人都受不了,何況她一個受重傷的人。」葉雄怒道。

「是我出手還是你出手,我出手自有分寸。」無淵目光落到旁邊的裁判導師身上,抗議道:「導師,我建議給江南王處罰,不然人人都像他一樣,隨意打斷比賽,那還了得?」

導師看了葉雄一眼,說:「江南王也是出於救人之心,這事情容后再說,比賽繼續。」

「不比了,朱雀認輸。」葉雄轉身,將朱雀拉起來。

朱雀沒有肉身,但元氣還在,葉雄可以讓自己的元手牽引她。

朱雀站起來,看著面前的男人,百感交集。

她以為這個男人已經不關心自己,沒想到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還是站了出來。

「我還沒輸,可以繼續。」她咬咬牙說道。

築基丹是她的夢想,哪怕拼盡最後一口氣,她都必須要戰鬥到地底。

「胡鬧,你這樣子怎麼繼續?」葉雄怒吼。

朱雀不敢說話了,也不敢看他,她發現葉雄這樣子太凶了。

「幾天之後還有挑戰賽,我答應你,會讓你親手打敗他,進入復活賽。」

葉雄說完,狠狠地看了無淵一眼。

「連你都未必是我的對手,還想讓這個鬼東西贏我,真是開玩笑。」無淵冷嘲。

朱雀渾身一顫,顯然被這句話傷到了。

都市狂少 作為皇城學院為數極少的鬼修,她不知道被人鄙視過多少次,她從來沒有理會過,但現在在葉雄面前,她還是覺得非常難堪。

沒有肉身,不能吃東西,不能談戀愛,連正經的法術,都不能修鍊。

她受到的嘲笑,可想而知。

「咱們等著瞧。」

葉雄冷哼一聲,拉著朱雀落到場下。

洛可兒走了過來,扶住朱雀。

她從來沒見過葉雄這麼緊張一個女人,可見兩人之間的關係,不簡單。

她彷彿找到一個可以深入了解葉雄的方法,所以想跟朱雀成為好朋友。

接下來,洛可兒開飛行器將兩人送回皇城學院。

「洛可兒,麻煩你帶朱雀去療傷。」葉雄吩咐后,轉身對朱雀說:「治好傷之後,今晚七點,在修鍊室門口等我,不見不散。」

「你要去哪?」洛可兒急問。

「我還有事情要辦。」

葉雄說完,不待她回答,直接就走了。

(本章完) 葉雄直接去了煉丹室。

上次從冷血那裡得到的靈藥,還沒修鍊出築基丹,他必須花時間將築基丹修鍊出來。

花了大半天時間,葉雄修鍊出一顆築基丹,身體已經有些疲倦了。

他從煉丹室裡面走出,發現外面已經有些天黑了。

看一下時間,發現已經七點半了,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半小時。

葉雄走步朝修鍊室而走去,來到修鍊室門口的時候,發現那裡沒人。

看來,朱雀以為自己騙她,離開了。

葉雄正準備去找她,突然旁邊的樹後面走出一道人影,正是朱雀。

「不好意思,我忙過頭了。」葉雄道完歉之後,朝裡面走進來,租了一間煉修室。

朱雀跟在他後面,什麼話也沒說。

進修鍊室之後,葉雄將門關起來,這才從身上掏出一顆築基丹,遞了過去。

「這是?」 女帝她只想搞事業 朱雀奇怪地問。

「築基丹。」葉雄回道。

「什麼?」

朱雀嚇了一跳,脫口而出:「你哪來的築基丹?」

「你別問了,反正不是偷來搶來的就行了。」葉雄將瓶子塞在她手裡:「抓緊時間服下,看看能不能突破。」

朱雀接下築基丹,神情複雜地看著他。

「我先出去,你靜下心突破境界,別想那麼多。」

葉雄不忍心看她的目光,走了出去,在外面等侯。

如果他在場的話,朱雀估計無法靜下心來。

半夜的時候,朱雀出來了,神氣非常失落。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我沒能突破境界。」

朱雀聲音之中,滿滿都是悔恨。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沒事,明天晚上七點,繼續在這裡等我。」葉雄說道。

「你還有築基丹?」朱雀震驚地問。

築基丹有多稀缺,她非常清楚,不然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學員為了得到築基丹拼死拼活。葉雄能拿出一顆築基丹,她已經非常震驚了,沒想到他還有。

「築基丹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好好總結經驗就行了。」葉雄說道。

第二天,依然是上午比賽,下午休息,這一次是四十進二十的比賽。

葉雄像平時一樣,沒有廢勁就將對手打敗。

下午,他又抽空去煉丹室,煉製出一枚築基丹。

隨著熟練度加強,他煉丹速度變快了,花了五個小時就煉成功了。

晚上七點,兩人再次在修鍊室門口碰面。

葉雄將築基丹遞給她,朱雀再次走進去。

這一次,她花費的時間很長,足足用了四五個小時。

等她出來,已經是凌晨了。

葉雄在外面等著,見她出來,模樣頹廢,就知道結果了。

「對不起。」

朱雀聲音之中,滿滿都是慚愧。

「鬼修跟普通修士不同,修行一道會難很多,別灰心,明晚繼續過來。」

葉雄說完,又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朱雀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第二天是十強賽,葉雄棄賽了,因為比賽過後,還有一個挑戰賽。

任何一名學員,都有機會挑戰一名自己覺得可以擊敗的十強選手,只要贏了,就能成功取代對方的位置。

挑戰賽,就在明天舉行。

葉雄花了一整天時間,煉製出兩顆築基丹。

晚上,葉雄再次跟朱雀在修鍊室門口見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