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團長你真的認爲我能攔的下飛坦嗎?俠客頂着腦袋上的一排黑線怨念的看着庫洛洛。

俠客,我相信你!這麼偉大而艱鉅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然後再順便把所有團員都帶走吧!

團長,我可不可以不幹啊!俠客嘴角抽了抽。

理論上不行!庫洛洛微笑着看着俠客,那眼神中明明就寫着,你敢拒絕試試看。

啊啦~~!既然這麼傷腦筋,那麼就讓我來幫你們解決吧~!紗織一手掩着脣,微微一笑。

“紗織你有什麼好辦法嗎?你今天好像是一個人來的吧!”俠客笑眯眯的看向紗織,彷彿看到了救星,可是很快他便注意到問題。

“好吧,你是在小瞧我嗎?相不相信,即便我只有一個人,我也能輕而易舉的把你們全部送去見哈迪斯!”紗織白了俠客一眼。

……

於是庫洛洛發話了:“那麼紗織,把飛坦和酷拉皮卡分開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不要,我只是把酷拉皮卡弄走而已。”紗織腦袋一撇。

“好吧,這樣也行……”庫洛洛有些無奈看着紗織,這個女人還真是……

……

接着,只見紗織揮揮手,撤掉身上的迷霧,出現在衆人面前。 重生之我就是豪門 面對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對於旁人而言,顯然這有些黑線。好吧,這兒女人又突然冒出來了……

也不去管旁人疑惑、好奇的目光,紗織徑直向前走了幾步,然後伸手打了一個響指。於是我們只見一道金光一閃,在飛坦與酷拉皮卡只見伴隨着一陣塵土飛揚與碎石飛濺,他們二人就這樣被迫停了下來。一把手刀抵在飛坦的頸項邊,飛坦一愣,隨即便擡腳反踹向那人,同時胳膊肘也猛地擊向那人的腹部,可是隻見那人身形一躍,彷彿凌空翻了一個跟斗一樣,就這樣把飛坦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似地拋向了一旁,差一點就摔下懸崖,幸好被芬克斯接住了。

彈跳巨石嗎……好吧,修羅童鞋,你太認真了,咱不是讓你來跟他打架的……雖然飛坦確實夠兇悍……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酷拉皮卡也被人給反架了起來,那強大的力道,使得酷拉皮卡甚至兩腳懸空,沒有半點着力點。

咳咳……艾歐里亞,做得好!

“酷拉皮卡!”紗織一臉正色的快步走到酷拉皮卡身邊,道。

“紗織!?”酷拉皮卡一愣,這是他在友克鑫第二次見到這個女人,顯然他是大吃一驚,“你怎麼在這裏?”好吧,這裏可是他精挑細選的地方,保證不會有人發現的啊,怎麼女人是怎麼找到的?於是酷拉皮卡有些鬱悶……

“酷拉皮卡快跟艾歐里亞走,現在不是你報仇的時候。”紗織一臉認真,故作警惕的看着旅團衆人,對酷拉皮卡道。

“……”酷拉皮卡不甘願的沉默了半天,最終還是低下頭去。眼睛依舊火紅,憤怒從未消退,可是即便他再怎樣憤怒,他卻仍然十分清楚,自己此刻不是爲了殺死他們而來,而是爲了徹底瓦解蜘蛛。是的,他是爲了瓦解蜘蛛而不是殺死他們。酷拉皮卡想着,不由握緊拳頭,殺人那種事情,事實上他已經不想在經歷第二次了,這讓他覺得自己與這羣人無異。

殺人嗎?酷拉皮卡啊!你終究不是這塊料……他這樣告訴自己。

而從瓦解旅團這個方面看,事實上酷拉皮卡認爲至少他已經成功了。即便庫洛洛從不承認,即便他真的認爲自己對於旅團並不重要,可是至少蜘蛛們不是這樣認爲的。雖然旅團違背了承諾,可是他並沒有錯過蜘蛛們的一舉一動,他只見俠客與其他蜘蛛走到飛坦身邊,俠客似乎說了什麼,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憤憤與不甘,最終還是歸於平靜。他果然沒看錯,庫洛洛對於旅團而言,是無可替代的……

想着,酷拉皮卡突然猛地擡起頭來,他面色難看彷彿咬牙切齒一般怒視着旅團衆人,憤憤地對紗織道,“可惡!小杰和奇犽還在他們的手上!”

面對一驚一乍的酷拉皮卡,紗織好氣好笑又無奈的掃了酷拉皮卡一眼,道:“酷拉皮卡,事實上我真的懷疑,你那聰明的頭腦是不是被忘在家裏。看見派克諾妲了嗎?再好好想想!”

酷拉皮卡見狀一愣,看着派克諾妲,仔細的像個半天,這才恍然大悟地道:“對了!我跟她定的約定是他必須要在12點以前放了小杰與奇犽,而現在天快亮了,她卻還活着,這不是就是表示小杰與奇犽早就平安了麼!我怎麼剛纔沒想到!”

看着酷拉皮卡又是怨念又是笑的表情,紗織也不由一笑,道:“好了,現在你也放心了,快跟艾歐里亞走吧!小杰與奇犽還在等着你。”

“可是……”酷拉皮卡看着不遠處的旅團衆人,有些猶豫地道。

“怎麼?你還打算報仇不成?事實上你不是也很清楚嗎?你打不過飛坦吧!如果在繼續的話,你十有□會喪命,那時你怎麼對得起你的族人?窟盧族不是隻剩下你了嗎?而且其實你的目的也達到了不是嗎?”紗織白了他一眼,道。

“……”於是酷拉皮卡一陣沉默,血紅的眼眸逐漸沉澱下來。他彷彿下了一個重大決定似地,認真的對紗織道,“你說的對!這個問題我會在再次找他們之前解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似乎還要在需要一個十年的功夫……

額……爲毛她會有一種不詳的感覺?孩子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吧?好吧,如果……如果……這孩子真的做了什麼……塞勒涅你不會宰了她吧……其實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就在酷拉皮卡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回過頭來,看着紗織問道:“紗織,你爲什麼要救我?”

紗織一愣,微微一笑,道:“我只是爲了一個故人而已……”

一個故人,一個永遠會爲了你付出,爲了這份無望的愛情……

一個瞬間移動是小事,其實如果不是你身上的神之守護的話,你的生死又與她何干?可是……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爲什麼你的眼中永遠沒有她呢?那個一直在默默守護你的人啊……

這麼多年了,塞勒涅你什麼時候才能明白呢? 惡魔之吻 爲了這份無望的愛,一個眼中永遠沒有你的人,一直拒絕着那個真正關心你的人……

……

看着酷拉皮卡與雷歐力、旋律等人被艾歐里亞與修羅送走的背影,與天空漸漸遠去的飛艇,空曠的這裏只剩下庫洛洛、紗織與這才從隱藏的地方走出來的撒加、加隆、米羅與卡妙四人。

事情既然解決了,那麼剩下來就該是教學時間了……

漆黑的眼眸眯了眯,嘴角掛着一抹黑暗氣息的淺笑,即使在陽光下,也無法渲染他那早已深染靈魂的黑暗。庫洛洛掃了一眼黃金哥哥們,道:“那麼……你打算讓誰來教我?”

“放心!關於這一點,其實我早已想好了適合的人選~!”紗織笑得陽光燦爛,明媚的金色眼眸幾乎眯成一條線似地。

“哦——?”庫洛洛頗有深意的長吟一身,不置可否。

於是在紗織的小宇宙召喚下,伴隨着一道光,出現在這裏的是一個金色長髮的俊美男子,似陽光般的長髮,緊閉的藍色雙目,高挑的身材與聖潔的氣息,除了沙加還能是誰?

沙加頓了一會,似乎是掃了一眼在場衆人,這才徑直走到紗織面前,道:“紗織,您召喚我有何事?”

某女神笑得陽光燦爛,道:“親愛的沙加,交給你一個光榮而艱鉅的任務……”她說着停頓了一會,然後伸手指向庫洛洛,繼續道,“交會他瞬間移動!”

於是沙加的嘴角抽了抽……好吧,女神大人,這裏有這麼多人,你誰都不選幹,偏偏大老遠把他從聖域叫過來做這個?

咳咳~~!你不是佛陀轉世嗎?你不是說過“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嗎?如果你能教化這位夜之帝王的話,那絕對是功德無量啊~~!

女神大人,那是地藏菩薩說得,不是佛陀……

咳咳……都一樣~!都一樣!

於是沙加看了一眼站在旁,臉上掛着禮貌性的淺笑的雙黑男子,即便在如此美麗的陽光之下,他也彷彿身在黑暗一般……

沙加一陣無奈,好吧,這似乎是個堅決的任務……

“沙加!不要大意的上吧!”某女神看着沙加腦袋上掛着的幾根黑線,她拍拍沙加的肩膀道。

於是某沙看着紗織,也揚起一個笑容,頓時陽光燦爛~~!

庫洛洛,我可是找了聖域中隨接近神的人來教你,至於你能學會多少,那可就不管她的事了哦~~!

相信我,沙加絕對是個好老師~~!我沒找迪斯來已經很對得起你了~~!

……

伴隨着初生的太陽,美麗絢爛的朝霞灑滿天空,與地平線另一端的深色融爲一體,霎時間美的無與倫比。

朝霞的色彩灑滿大地,就在這時,半空中突然燃起一團火焰,瞬間越燃越旺。在燃燒中,這熾熱的火焰,彷彿具有了生命一般,凝結在一起,化爲一個巨大的人形,彷彿巨人似地,而在那巨人手中,一個少年正站在那裏……

……

作者有話要說:首先在這裏某鬼向大家道歉了!雖然《獵人篇》是在有爛尾的嫌疑,可素既然都寫成這樣了,某鬼也木法字,只好盡力的碼好《通靈篇》,可素《通靈篇》寫了半天一直都不滿意,重寫了好幾遍,於是這裏一直被拖到現在……某鬼對不起大家啊~~~~~!(淚奔~~~~)

PS:結束了~~!卡了N久的一章終於結束了,這也預示着,《獵人》卷的全面結束。最後結尾出現的那個人某鬼相信大多數的人都已經猜到他是誰了~~!那麼下一章,咱們正是開始《通靈王》之旅~~~~!——

1034306301童鞋,乃說地對!瓦承認自己有些考慮欠佳,說好要在這章,把有些問題說清楚的,結果越寫越混亂,於是重寫了一部分。

首先是小酷童鞋,大家猜到小酷童鞋前世是誰了麼?

黑白旅團,咱要正式向團長告別鳥~~~~

有愛的西班牙鬥牛士啊~~~~!

沙加童鞋,不要大意的跟團長近距離接觸吧~~!於是有愛交流中……

木要霸王撒~~~!

5555555~~~!被霸王鳥……蕭索啊……淒涼啊~~~~!

於是……

猜會怎樣對待霸王?

嘿嘿嘿嘿嘿嘿~~~~~~~~~!!(奸笑……)

堅決抵制霸王~~~~吼吼吼吼吼~~~~~ 對於城戶紗織這個女人,好的印象深刻,至今他仍然能記得與她初次見面的場景。

那是在茫茫大海之上,海天一線,一眼望不到盡頭,這是他第一次遇見她的地方。事實上從剛纔他就一直在不動聲色的關注着,這兩個像沒頭蒼蠅一般在茫茫大海上亂轉的二人。好的目光最初落在了他們的交通工具上,那是一塊飛毯。在好的印象中顯然在這個時代,這已經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出行方式了,或者他該說這個時代幾乎已經沒人還記得如何去製作一個優良的飛毯了,那應該是個古董吧!這是好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是美的,在精緻華美的飛毯之上,坐着的一個身着寬衣大袖的華美服飾的銀髮美男,與一個身着白色及地長裙的白色捲髮的少女,當銀與白色的長髮在風中飛舞,陽光下閃爍着美麗的光澤,讓人印象深刻。

好的目光落那個男子身上,那是一個絕對漂亮的男人,這是個上真正能夠用漂亮來形容的男人不多,但是這個人卻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這是他給好留下的第一印象,即便想好這種活了近千年的人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在加上男子一身寬衣大袖,銀色的長髮,還有在那漂亮的臉上所寫着的興奮與期待,此刻的他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手中的羅盤,似乎在辨認着什麼……而正是這個在大海上瞎轉悠的男人一時間卻讓他似乎回想起了什麼,一個記憶深處的名字呼之欲出,這一切在好的印象中都與一個傳聞中的人物相吻合……

對於這個人,好聽說過他的名字,而且在千年以前便聽說過,那個在來自曾幾何時被稱爲華原大陸的地方,流傳着關於一個人的傳說,那個住在凌雲山上的那個來自西域的極惡仙術師的傳說……對於此刻在這裏遇上這個人,好是意外的,事實上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在千年前曾經聽說過的人物會在千年後的今天遇上,,怎麼說呢?緣分是一件奇妙的東西……

想着,好的目光落在銀髮男子身邊的那個白髮少女身上,白色的及地長裙與精美的黃金配飾,顯示着少女的尊貴,那是一個少女,看模樣絕對不過十三四歲,以及一張美麗高貴的臉容與……發育良好的身材……

好吧,誰能告訴他這兩個人是怎麼攪合在一起的?傳說着個仙術師不是以喜好男色而聞名嗎?

果然,傳聞是不可信的嗎?好微微一笑,他饒有興趣的看着這樣一個奇怪的組合,不過接下來吸引他的視線的卻是那個少女……

琉璃仙嗎?在好的眼中,這個強大的存在雖然有着極惡仙術師之名,可是論起心思卻是一個出乎意料簡單的傢伙,不過這顯然是表象,好並不相信,作爲一個活過上千年的人會是真的如此簡單。好微微勾起嘴角,不過此刻更吸引她的興趣的是這個少女,他竟然看不到她的心……

發生這種情況,一般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擁有於自己相同的能力。可是……好不動聲色的掃過這個少女,很快好便發現到,這個有着帶着溫柔親切笑容的少女,隱藏在她似乎同樣也在微笑着的金色眼眸深處的冷漠。普通,看上十分普通,除此之外,這是好對這個少女的評價,看着少女的目光與神色,他並不認爲這個少女擁有靈視的能力,那麼他爲何看不到她的思想呢?

雖然看不透,可是好也並沒有再深究,因爲他的目光又回到了琉璃仙的身上。他清楚的知道,既然自己是以偉大精神爲目標,那麼他所需要的就是強大的同伴,而這個少女或許她真的有這什麼不普通的身世,可是至少在此刻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而已……

所以,好看着少女從飛毯上掉下去,他並沒有追的意思。在他看來,如果她不是一個普通人,那麼久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就丟掉性命,而如果她真的就這樣死去,那麼這麼也只能算她運氣不好而已……

再見到少女的時候,那是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他正坐在露天咖啡館裏優雅的喝着咖啡,輕鬆悠閒地享受着美麗的陽光。

當然這是在撇去某個一直想揩他油,佔他便宜,一直動着不良思想的某仙術師之後。好吧,事實上好也得承認,除去這一點之後,琉璃仙到卻是一個頗值得讓人信賴的傢伙。

果然一如他所料一般,這個少女是沒那麼簡單就死的。

好吧,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竟然都沒死,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啊!好不禁微微勾起嘴角……

城戶紗織,你到底是什麼人?半眯着眼睛,臉上掛着悠閒的微笑,不動聲色的打量着這個少女。

顯然這個少女是在不斷帶給好驚喜的,比起他們的第一次見面,紗織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至少她已經成功的由一位廢柴大小姐進化的能夠讓人有所期待了,尤其是在她能夠堅持的跑完那個超長的馬拉松,好坐在琉璃仙的飛毯上一手託着腮,發揮着他難得的好心情。

不過,顯然好並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知道他有靈視的能力……想到這裏,好的眼神不由深了深,那雙幽深而通透的眼神彷彿能一直看到靈魂……

可是……還是很可惜呢!她終究還是沒有學會掌握自己潛藏的力量啊……好似乎有些失望,他能感覺得到紗織體內的那一股神奇的力量……或者是他太心急了……坐在賤陷塔底,好遠目的擡頭看着上方,如此想着,在這密閉的幽靜空間中,只有他與琉璃仙二人而已。而紗織則選擇了與少年們一起下來,勾起嘴角,其實他早就預料了。

果然還有待發展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呢!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你能夠完全的掌握自己的力量了!

接通一通電話,把叫醒少女的任務託付給另一個人,他帶着琉璃仙揚長而去……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紗織……

是的,人生總是有聚有散,正如此刻。他看着琉璃仙一邊向自己揮着手保證着自己一定會再來找他,一邊爲了那個災厄之壺揚長而去之時一樣。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琉璃仙很強大,在某些方面非常值得信賴,他曾幾何時希望他能成爲自己的幫手,可是他也很清楚,這個男人同樣很神祕,他藏有太多的祕密。可是你猜他看到了什麼?

好微微一笑……

因路薩斯·艾爾斯德·拉扎修泰因嗎?災厄之壺的締造者……

人生總是有聚有散,有分別纔會有在會,只要靈魂還在總有一天會再次相遇……

會再回來找他嗎?他並不知道,可是此刻他卻知道,自己一定會和城戶紗織再次相遇……

……

再見面這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當阿巴喬在運用他的能力在友克鑫發現紗織時,他就一直在關注着她。

她變了,那不僅僅是性格,而是從靈魂的本質上就改變了,作爲大陰陽師的好第一眼便看了出來。

可是這種改變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連靈魂都會改變麼?看來她身上的謎團又多了一重呢!好微微一笑,悠閒的隱藏在一旁,默默關注着……

好想着目光落在紗織身邊的那一羣男子身上,他微微一笑,如果死了的話大概都會成爲優質的靈魂吧!

城戶紗織嗎?似乎真的很有意思啊!

隱藏在高處,俯視着他們,帶着一徹底看戲的意思。 寶貝甜妻,抱一抱 雖然同樣是想要看戲,不過顯然好在這方面比紗織眼光獨到多了。

站在一個高樓頂上,好俯視着整個友克鑫,看着這個混亂喧囂的繁華都市,耳邊傳來的僅是種種令人不快的聲音……

在好的身邊,有一個一頭黑色爆炸頭似地黑人孩子,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身軀,似小動物一般。他站在好的身邊,同樣俯視着這個城市,突然道:“好大人,阿巴喬不喜歡這個地方!”對於阿巴喬而言,這個城市實在太過吵鬧,弄得他腦袋裏鬧哄哄的,完全睡不着。

在好的臉上同樣掛着他一如既往的輕鬆悠閒的微笑,可是那雙眼睛卻安靜的沒有任何多餘色彩。只見他道:“其實我也不喜歡這裏哦!”

……

站在好的身邊,小小的阿巴喬問道:“好大人,爲什麼阿巴喬看不到她的未來?”

好微笑着摸了摸阿巴喬的腦袋,道:“阿巴喬也看不到嗎?其實我也看不到呀!”

阿巴喬顯得很驚訝,道:“連好大人的能力也看不到嗎?”

好笑着坐在一旁,毫不在意地,道:“是啊!真的很有趣不是嗎?”

“是嗎?”阿巴喬歪着腦袋看着好,然後指着loli,道,“可是阿巴喬也看不到那個人的未來。可是她好像知道未來呢~!”

“那個女人嗎?”好的目光順着阿巴喬所指的方向看去,他看着loli,眸子中閃過一絲不明,似喃喃自語般,臉上掛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未來嗎?……呵呵~!異世界的少女嗎……”

呵呵!瞧瞧他都看到了什麼?一個有趣的少女啊!來自異世界嗎?好並沒有想到,原來在異世界他們竟然全都是書中的人物……在她的眼中着全都是虛僞的故事嗎?看來,紗織似乎也知道些什麼呢……

好微微勾起嘴角……

“阿巴喬,在她看來,我們似乎都是書裏的人物呢!”好一手搭在膝蓋上,笑道。

“異世界的書裏?難道好大人的偉大連異世界的書裏都有提到嗎?”阿巴喬擡頭看着好,大大的眼睛中閃爍着興奮與高興。

於是好笑了,他伸手託着腮,深邃的眼眸俯視着loli,眼中閃過一絲冷然,道:“真是……太渺小了啊!”

緋聞新娘,翻身吧! 於是好的話一出,阿巴喬扁着嘴,渾身顫抖,淚眼汪汪的看着好,道:“好大人……”

好一愣,隨即笑道:“唔?怎麼了,阿巴喬?呀呀~~!對不起,對不起~!別介意!是阿巴喬比較渺小啊~!”

於是阿巴喬終於笑了,他道:“阿巴喬!很渺小!”

……

“好大人,阿巴喬不明白她爲什麼要救那個少年?”阿巴喬看着那個金髮少年,問道。阿巴喬不明白,她既然改變了這個金髮少年的命運,那爲何又要費事的這樣做呢?

好笑着道:“這與阿巴喬所看到的未來不一樣了吧!”

“嗯,這個少年的未來原本與那個人有着複雜的糾葛,可是現在全部亂了。”阿巴喬點點頭道。

好那彷彿能夠直視靈魂般的通透眼眸看着金髮紅眼的少年,他微笑着道:“更準確的說法,如果她不救他的話,這個少年的未來會很悲慘吧!如果落在那些人的手中……”

“可是她不是已經改變了命運嗎?”阿巴喬有些疑惑的看着好,他現在更加困惑了。

“或許她在試圖把剩下的命運修正吧!”目光再次掃到紗織身上,好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阿巴喬不明白。”眨眨眼睛,阿巴喬道。

“阿巴喬,不明白也沒關係。”看着事態發展,好一臉深意地道。

“好大人!”阿巴喬道。

好笑了笑,道:“命運這種東西啊!即便你不相信他的存在,可是有時候,有些東西卻的確是早已註定的……”

看着阿巴喬一臉困惑的目光,好勾着嘴角,笑道,“……又是故人嗎……她口中的故人真的很多啊~!”

“就像她救那個大塊頭一樣嗎?”阿巴喬眨眨眼睛,問道。

“或許吧……”好一愣,隨即想起紗織當時對那個大塊頭所說的話,不由一頭黑線,道。

“好大人相信有巨人嗎?”

好微微一笑,半垂的眼眸閃過一絲深意,道:“問什麼不信呢?……這世界不是連神都有嗎?”

“神?”阿巴喬一愣,道,“阿巴喬覺得好大人就像神一樣!”

“神嗎?”好深深地看着阿巴喬,然後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微笑,卻沒有在說話。

所謂的神到底是什麼?神與人又有什麼區別呢?好掛着自己一沉不變的微笑,陷入沉思……

瞥了一眼紗織,在好看來,所謂的神與人類其實本質上沒有多大區別,至少好並沒有看到太大的區別。所謂的神其實也不過就是強大的存在罷了!只要足夠強大,誰都可能成爲神。 邪醫相公:寵養暖心甜妻 說到底,這也只不過是力量之上罷了!所謂的不可戰勝的神明,那也只不過是在絕對力量的前提之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