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直接對穆藍淑說:「一直惦記著吃你給我做的飯,今晚沒機會了,那明天?」

家裡有大嫂,真不需要穆藍淑動手忙活。

就是偶爾心血來潮,想要做一做就好。

就是二十多年沒再吃過,顧立成有點兒想念。 童雲奎本就在氣怒之中,這會兒聽到韓葉居然又拿皇命來壓他,甚至拿新帝魏寰來壓他,頓時就想起了之前在城門口時,韓葉怎麼拿著皇命來訓斥他的。

那時候韓葉也是口口聲聲說「陛下怎樣怎樣」,「若是放跑了逃犯陛下會如何」,可是結果呢?

童雲奎哪怕心中再不忿,依舊惦記著去查探徐東方他們的事情,可是韓葉倒好。

他自己根本就沒有把這事情放在心上,訓斥完他了之後,轉過頭就直接把這事兒忘了個一乾二淨。

惹愛成婚:總裁別太猛 童雲奎跑去跟他回報的時候,原還怕他深問,想好了韓葉如果追問的話他該怎麼回答,要怎麼樣才能讓韓葉放下戒心,可誰能想到韓葉壓根就不記得這事兒。

韓葉根本從頭到尾都不過是想要找個借口戲弄他而已!

這會兒他們起了衝突。

韓葉不提「陛下」兩字還好,童雲奎也還不至於這麼生氣。

此時他提了,甚至又拿同樣的話來壓他。

童雲奎心中的怒氣「騰」的一下就冒了出來,面無表情的看著韓葉冷聲道:

「韓統領除了拿陛下壓我們,還能說什麼?!」

「陛下才不過剛登基,便成了你們的借口,本是睿明之人,卻被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拿來當擋箭牌,陛下她遠在皇城,她知道你們在這裡打著她的旗號便橫行無忌,肆意而為嗎?!」

童雲奎自然不會蠢的去詆毀魏寰。

不管她是女子還是男兒,不管她是用什麼手段登基的。

魏寰如今是皇帝,是赤邯的君王。

他要是真敢當眾謾罵他,就等於是送了把柄給韓葉他們,讓他們能名正言順的將他拿下,甚至把今天的事情抹過去。

童雲奎也不傻,自然不會自投羅網,他只是拿言語擠兌韓葉,暗指他們打著新帝的名號在外囂張跋扈。

童雲奎對著韓葉冷聲道:

「陛下如何我不知曉,可我知道這裡是中州城,不是皇城!」

「就算你們奉了皇命搜捕捉拿逃犯,那也有我們中州府衙和駐軍的人在,有什麼事情你們大可讓府衙和駐軍的人來,幾時輪得到你們這些人在城中肆意傷人,為所欲為?!」

「你們三五不時,就拿捉拿逃犯為借口在城中尋釁,傷人性命。」

「我倒是想要問韓統領一句,你們到底是真的在捉拿逃犯,還是你們根本就是拿這個當借口,想要亂了我們中州城,還是陛下的命令根本就不是讓門捉拿什麼逃犯,而是藉機奪了中州的兵權?!」

「放肆!」

那個跟韓葉一同過來,騎在馬上未曾開過口的陰戾男人寒聲道:

「陛下之名豈是你敢詆毀的,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要了你的腦袋!」

童雲奎剛才脫口而出時,本是為了逼迫韓葉,可此時被那人目光一掃,頓時覺得像是被兇狠的狼群盯著一樣,原本到了頭的怒氣猛的凝住,就連背脊都是一陣森寒,總覺得被殺氣籠罩著一樣。

他渾身站在原地,只覺得身體發涼。 「那有什麼的?明天就做給你吃。」穆藍淑不知想到了什麼,不禁笑了一下,「以前年輕那會兒,我的手藝也不怎麼樣,做的飯不好吃,色香味兒全都不佔著。就那,還值當你惦記?攖」

「嗯,惦記。」顧立成點頭,低聲說,「那些年在外面,最惦記的,就是有一天能夠下班回到家,就看見你在門口接我,然後做了一桌菜,問我好不好吃。」

顧立成眼睛被風吹的有些紅,有些濕:「惦記的不是菜有多好吃,就是惦記那味道,惦記你。」

顧立成話很輕,離得很近。

低著頭,目光深且柔。

穆藍淑心顫了一下,臉就紅了償。

心說這人,年紀這麼大了,怎麼還這麼一套一套的會撩。

他這樣出去,就是對年輕小姑娘,都能一撩一個倒了。

雖說年紀大一點,可他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是這個年紀的。

反倒是她,看著,好像比他老了。

他儒雅的像個學者,對親近的人,說話和態度都隨意,不端著模樣,有時候反而像個老頑童,略任性。

但,這樣的一面,也就只有親近的人能看得到。

他雖然不說,但她也知道,從他對楚昭陽的態度就能看出,他這是把楚昭陽當自己人了。

誰願意整天端著架子呢?

可對外,他依舊清雅俊儒,風度翩翩,雖不年輕,卻成熟穩重,帶著歲月沉澱的智慧與胸襟,自有小年輕比不了的魅力。

很有一部分小姑娘,是喜歡這樣的男人。

「咳。」穆藍淑尷尬,當著小輩的面,她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了。

顧念秒懂,立即一手牽著小傢伙,一手拉著楚昭陽往旁邊走。

偏偏小傢伙這時候,還很沒有眼色。

特別奇怪的仰頭,天真的問:「媽媽,外婆的臉怎麼……」

好在,「紅」字還沒有說出來,就被顧念給捂住了小嘴。

小傢伙特別無辜的瞪著眼,不解的看著媽媽。

媽媽捂我的嘴幹什麼?

直到跟著楚昭陽把小傢伙拉遠,穆藍淑臉上的紅非但沒有消去一點兒,反而更尷尬了。

這樣子,也不知道孩子們要怎麼想了。

不由白了顧立成一眼:「老夫老妻了都。」

「可久別勝新婚。」顧立成伸手,裹住穆藍淑的手握了一下。

直到在大街上她不自在,所以很快就放開了。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我晚上盡量早回去。」顧立成說道。

「嗯。」 帶着女兒嫁豪門 穆藍淑想了想,囑咐道,「年紀大了,少喝點兒酒。」

「好。」顧立成含笑說。

兩人也沒再多說,顧立成該回警局了。

因為飯店就在警局附近,他們來的時候也沒有開車,直接走著來的,步行也就十來分鐘的樣子,便把車留在警局的停車場,沒有開出來。

這會兒,便一同走回去。

走了沒幾步,小傢伙就看見對面的一家三口,其中小孩子看起來跟他年紀差不多大,也是個小男孩兒。

小男孩兒走的累了不想走,便開始耍賴。

下盤發沉,雙膝彎曲,便蹲在了地上。

做父親的不想兒子這麼嬌氣,便拽著他繼續走。

小男孩兒就哼哼唧唧的,一邊往下拽著爸爸,一邊哼唧:「爸爸,我走不動了,抱抱。」

邊說,還朝父親伸出了雙臂。

父親本不想嬌慣他,可小男孩兒一直哼哼著要爸爸抱:「爸爸,腿疼,腳疼,抱抱。」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兒子撒嬌,當父親的心軟了,終於把小男孩兒抱了起來。

小男孩兒高興地在父親的懷裡東張西望,對突然而起的高度很是驚嘆,感覺尋常的風景都變得不同,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男孩兒的媽媽笑的溫柔,像顧念一樣。

是不是媽媽們都是這樣的?

小傢伙羨慕的看著,不由自主的,目光就追隨著那一家三口看過去。

直到人家三人都越過他們了,小傢伙還不由自主的回頭繼續看。

然後,才收回目光,迅速的看了眼楚昭陽,又趕緊別開眼。

爸爸要跟他搶媽媽,他才不要爸爸抱呢。

他……他也有他的驕傲!

可是……還是眼饞呢。

小傢伙又回頭看了眼那一家三口,他們的身影已經越來越遠,逐漸藏在了行人中。

顧念注意到了,楚昭陽也看到了。

但楚昭陽就是不說。

小子不是挺能嗎?

不是跟他冷戰嗎?

不是跟他搶老婆嗎?

呵呵!

顧念偷偷瞪了楚昭陽一眼,眼神往小傢伙身上瞥了一下,暗示楚昭陽。

楚昭陽抿抿唇,呵呵,這小子還小心眼說顧念忽略他。

現在看看,顧念到底是偏心誰呢?

見楚昭陽不理,顧念做了個口型:「快點啊!」

楚昭陽低頭,看小傢伙一臉明明想要但就是不說的傲嬌糾結模樣,嘴角抽了一下。

心裡一軟,小傢伙這模樣,其實還是挺可愛的。

於是彎腰,單手便將小傢伙抱了起來。

小傢伙驚訝極了,剛才那個小男孩兒的父親,還是雙手才把他抱起來的呢。 那馬上之人厲喝出聲,手裡弩箭對準童雲奎。

童雲奎臉色瞬間大變,就在他以為會被那人手中弩箭對準射穿腦袋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暴喝聲:

「我看誰敢要他的腦袋!」

韓葉頓時臉色一變,那個血鷹軍統領閔長樂也是神色一僵。

而童雲奎扭頭時,看到來人時,頓時就覺得身上剛才被那人氣勢籠罩著的寒意盡去,而那股子彷彿要殺了他的氣勢也瞬間消失無蹤。

童雲清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計將軍!」

計敏德騎著馬,等到了近前之後才猛的一拉韁繩停了下來,翻身下馬時看向童雲奎。

當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傷口和血跡,還有鮮血淋漓的周東風時,頓時厲聲道:

「誰傷的你們?!」

童雲奎嘴唇一張就想回話。

那邊韓葉卻是搶先說道:「計將軍怎麼來了,這事都是誤會一場,我們奉了皇命搜捕逃犯,卻是不小心跟童校尉起了衝突,正在與他解決……」

「狗屁的誤會!」

計敏德本就是個暴烈性子,眼裡容不得沙子,更何況他又極端護短,對於駐軍的人,只要不是他們主動犯錯,那都是不管何時袒護到底。

童雲奎不僅僅是他手下的兵,還是這駐軍中的校尉。

他被打了臉,就相當於整個駐軍都被打了臉。

傷了童雲奎就等於是傷了計敏德的臉面,計敏德怎麼可能會被韓葉三言兩語就糊弄過去?

之前皇城裡的人來了之後鬧出的那些亂子計敏德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屑於理會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是在韓葉他們想要染指駐軍兵權的時候才動手收拾了他們一通。

計敏德不愛管這種閑事,卻不代表他沒腦子。

更何況來時他就已經知道了這邊情況,所以聽到韓葉的話后,直接打斷了他后,厲聲說道:

「你說你們是奉了皇命?是哪門子的皇命?!」

「皇帝的命令到底是讓你們來捉拿逃犯,還是讓你們這群狗崽子仗著皇城禁軍的身份,來老子的中州城裡肆意傷人,讓你們仗著皇帝的旨意便不將人命放在眼裡?!」

「之前幾次老子不與你們計較,那是因為老子不愛搭理你們,可如今你們居然還敢傷駐軍和府衙的人。」

「那老子倒是要去問問新帝,她是不是看不慣我這糟老頭子,還是看不慣我們中州府衙和駐軍的人,要不要老子將這中州城裡所有的人都砍了,將人頭直接送去皇城讓她賞玩?!」

計敏德的話遠比童雲奎要重的多,甚至於面對韓葉,提起新帝魏寰時也是一口一個「老子」,半點都沒有尊敬的意思在裡面。

他本就是武將,長得五大三粗的,說話風格粗狂,言語更是粗俗。

如果換個人敢這麼說話,韓葉恐怕直接一劍要了他的腦袋,或者是定他一個大不敬的罪名,可偏偏這個人是計敏德,是三朝老將,是戍守邊關猛虎之軍的將領。

韓葉臉色難看,卻是被堵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話。 自己比他還要……還要胖一點兒的……

就……就一點點兒!

可爸爸卻單手就抱起來了,好厲害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