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毫無懸念,馬原城主吐血飛了出去,砸在地面上,慘叫了一聲,

見馬原城主重創,和葉靜雲交手的幾人神情劇變,露出破綻,被葉靜雲的長腿掃中,直接飛了出去,一個砸向何軍。

何軍躲避,眼中同樣震撼,愣愣的著倒地的馬原城主,沒有想到葉楚的反應這麼快,居然能挨著他的兵器避開他。

馬原城主倒地,同樣驚動了其他人,一個個出神的著站在馬原城主身邊的葉楚,直覺得不可思議。馬原城主是在場的最強修行者,可同樣敗在這少年的手中。

每一個人著葉楚和葉靜雲都十分顧忌,都情不自禁的離他們遠一些。

何軍同樣神情劇變,馬原城主都擋不住兩人,他又有什麼手段擋的住他們?

可葉靜雲早就惦記著這人出口不遜的侮辱,解決了馬原城主,自然拿他出手,長腿向著對方掃了過去,手中不知道抓到那裡的兵器,同時掄了過去。

葉楚想要給別人無法匹敵的感覺,自然配合葉靜雲,從另一面攻擊而來。

兩人合力出手,暴動十成的力量,對方根本就無法抵擋。擋住了葉楚一拳,可未能擋住葉靜雲的長腿,直接掃在他腦海上,腦袋震蕩,直直的倒在地上,發出了咚的一聲巨響。

連續把兩個元靈境干翻,四周一片寂靜,甚至打鬥的眾人都停下了步子,著葉楚和葉靜雲的神情獃滯、

三更完畢!

… 何軍被干翻,他陣營中的人自然不是葉靜雲和葉楚的對手,輕而易舉就被收拾,被丟到了一旁。更新最快最穩定,)|純文字||

兩個陣營被葉楚和葉靜雲干趴下,其他陣營愣愣的著兩人,都帶著驚懼之色。見葉楚和葉靜雲的目光過去,忍不住後退一步步。

馬原城主何其人物,都未能擋住他們,他們難道還能比起馬原城主更強?

這是一種威懾,葉楚和葉靜雲就站在那裡,其他人卻都避開他們。

場中的戰鬥依舊激烈,為爭取名額一個個撲向對方。更新最快最穩定,)

直到黃昏后,場中才分出勝負,留下三個陣營。其他兩個勝出的陣營,其修行者身上也帶有不小的傷勢。

這個結果是不少人沒有想到的,任誰也無法想到馬原城主會被排除在外。

「現在我們可以進去了吧?」葉楚望著靈泉的山洞,對著取得名額的兩方首領說得到。

這兩方知道此刻不可能和葉楚葉靜雲爭奪第一的位置,在葉楚說這句話的時候,兩方對望了一眼沒有繼續說什麼。

葉楚拉過在一旁的譚妙彤,對著葉靜雲點了點頭,向著靈泉洞中走了進去。

洞穴並不是很大,在洞穴的中央有著滾滾泉水湧出,泉水沸騰,有著濃郁的靈氣散發出來,葉楚吸收一口都感覺神清氣爽。而沸騰的水流淌靈泉流淌在山泉中,葉楚伸手摸了摸,水溫不高不低,剛剛合適。望著並不是很大的池子,葉楚對著譚妙彤和葉靜雲說道:「靈氣濃度很高,入水吸收靈氣,有大用!」

葉靜雲和譚妙彤對望了一眼,望著那並不是很大的池子,再了自己和葉楚,兩人面色有些緋紅。和葉楚一起進一個池子,這無疑是旖旎的。

葉楚著兩女扭捏的模樣,這才反應過來。著兩人忍不住呆了呆,隨即反應過來,打量兩女的身材,身體倒是忍不住一盪。

不過,此刻是靈氣最濃郁的時候,外面還有兩方在等著他們,葉楚知道他們呆太久的話,外面的人會有意見,到時候又是一場麻煩。

「你們想什麼?穿著衣服下水就是,不用脫衣服。」葉楚對著兩女說道。

一句話讓兩女面紅耳赤,神情嬌羞,耳根透紅。

「我們可不怕你!」葉靜雲強硬的對著葉楚說道,忍不住哼了一聲。

葉楚聳聳肩,目光從她們身上掃過,這兩女身軀都曼妙,心想就算不脫衣服,衣服浸濕貼在身上,也是很撩人的,葉楚倒是有些期待了起來。

當然,葉楚不會表現出來,目光十分坦然的著兩人。

兩女想到有衣服遮攔,心中的嬌羞也減輕了許多,目光向池子,向著池子中走過去。

「你背對著我們!」譚妙彤嬌羞的對著葉楚說道,語氣柔媚,十分悅耳。

葉楚聳聳肩,背對著兩女,聽著兩女的入水之聲,這時候才轉過身,目光向她們。

==抱歉了,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今天上來請一個假期,今天才寫一千字。就當欠下三更吧。依舊老規矩,這個月內,翻倍補償回來……求大家原諒,謝謝大家了……

… 不過等葉楚回過頭時,兩女身體都沒入水中了,水波蕩漾,倒是不清楚兩女在水下的樣子。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覺得很可惜,踏步向著池子中走下去。直接走到兩女的中間,這驚的葉靜雲喝道:「你要幹什麼?」

「泡靈泉啊!」葉楚很理所當然的對著兩女說道,說完之後就大大咧咧的在兩女中間躺下。

譚妙彤和葉靜雲對望了一眼,但著葉楚那理所當然的表情,都為此而無奈。只能微微向著兩邊靠了靠,俏臉上透了嬌紅。

「你真的很無賴!」葉靜雲忍不住罵了葉楚一句。

「我無賴?」葉楚瞪圓眼睛著葉靜雲,「請你說話注意一些好嗎?要是我沒記錯的話,好像在外面你可是承諾讓我隨便摸你大腿。怎麼?現在是不是信守承諾?」

「你……」葉靜雲面紅耳赤,把頭扭過一邊,當做沒有到葉楚。

譚妙彤在一旁咯咯的直笑,不過見葉楚目光轉向她,又忍不住嬌羞起來,那張嬌媚的臉蛋上抹上紅霞,很醉人心弦。

「妙彤比起她漂亮多了,我寧願摸妙彤!」葉楚對著譚妙彤眨了眨眼睛。

譚妙彤咬著嘴唇橫了葉楚一眼,神情害羞卻有著誘人之態,特別是靈泉的霧氣熏的她的肌膚更顯嬌嫩,讓葉楚為此而迷的暈頭轉向。

「你還不快吸收靈氣啊!」譚妙彤見葉楚一直著她,心中有些慌,忍不住提醒葉楚,聲音柔柔的,如同棉花一樣。

葉楚對著譚妙彤點點頭,了一眼葉靜雲,這女人已經沉浸在吸收靈泉靈氣去了。

心神融入到氣海中,葉楚控制著自身,努力的吸收靈泉,靈泉的靈氣當真濃厚,對人的親和度十分之高,葉楚剛剛運轉功法。靈氣就瘋狂的向著體內涌動而去。

葉楚元靈隨著黑鐵紋絡運轉,吸收靈氣的速度更為迅速,靈泉的靈氣化作流水般,不斷的沖刷葉楚的身體。

葉靜雲被驚動,忍不住向葉楚,見四周的靈氣瘋狂向著葉楚體內涌動而去,這讓她愣了愣。她身為元靈境吸收靈氣也未曾引起涌動,可葉楚此刻吸收靈氣卻引得泉水翻騰不息。

這讓葉靜雲覺得不可思議,葉楚身為先天境吸收靈氣居然比起她元靈境還快還多,這是匪夷所思的。

「他真的是堯城那個人渣敗類嗎?」葉靜雲只覺得這天地太無常了,誰能想到就這樣一個人,三年前會是堯城厭惡到極致的人。更新最快最穩定,)

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的情緒收回去。

葉楚依舊在瘋狂的吞噬著靈氣,靈氣融入他身體,有著溫潤之感,葉楚因為黑鐵而擴張的氣海,開始填充著股股靈氣。

這種填充是恐怖的,那是以可見的速度在提升。

氣海中的黑鐵依舊閃動著青光,青光沒入到葉楚的身體中,葉楚感覺到氣海依舊在開闢,元靈在不斷的壯大。有著這股股靈氣的融入,元靈開始漸漸的蛻變。

黑鐵紋絡極為神奇,葉楚每次運轉,都會有一種不同的感覺。元靈為此而不斷的淬鍊!葉楚沒有完整的塑靈功法,但葉楚感覺只要隨著紋絡的運轉,那塑靈功法對他來說根本無用。

這種塑靈是恐怖的,葉楚發現他此刻的元靈比起之前壯大了數倍不止。儘管此刻優勢並不顯,比不上一些人傑。但葉楚知道,只要慢慢修鍊下去,他的元靈絕對不會弱那些人傑。

同樣的有黑鐵改變天賦,葉楚將來的天賦同樣也能達到那些人傑的水平。

身體在瘋狂的吞噬著靈氣,元靈蘊含意境。葉楚的意境在勇峰一戰蛻變的十分明顯,有著靈動之意。這是一種極大的優勢,擁有靈動的意,唯有大修行者才可能有。而葉楚身為先天境能擁有,這對於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優勢。

此刻或許還不顯,但隨著漸漸成熟,葉楚憑藉這能化作讓人恐怖的底牌。

有著黑鐵和靈氣同時湧入元靈,葉楚感覺心神清明了許多,對於意境的了解有著明悟,意境漸漸交融,融於心神。

……

三人在靈泉中瘋狂的吸收,靈氣沖入三人身體中,譚妙彤依舊嬌媚,雖然湧入到她身體中的靈氣極多,但氣息卻一絲沒有變化。葉楚和葉靜雲實力倒是不斷的提升,很快就到了瓶頸。

有著恐怖靈氣的支持,一切都水到渠成,兩人突破了瓶頸,都晉級了一重。

兩人晉級了一重,靈泉的效果就慢慢減退下來,融入到葉楚和葉靜雲的身體中緩緩的慢起來,進入到體內的靈氣也是在幫忙穩定境界。

葉楚明白,這種靈氣對於他們的提升已經達到了極致,再泡下去也無用。

而就在葉楚輕呼一口氣收回心神的時候,卻見葉靜雲不知道從哪裡取來一根長長的老藤,掛上幾塊形狀不規則的石頭,向著靈泉湧出的方向丟了下去。

「你做什麼?」葉楚不由疑惑問道。

「你沒有發現這靈泉是後天培養出來的嗎,要是是先天靈泉,應該對大修行者也有大用。可它偏偏只對元靈境之下的修行者有用。所以,這裡應該是人為造成的。」葉靜雲回答道。

葉楚想了想,倒是覺得有可能。見葉靜雲拉著老藤在不斷轉動,目光也向她。

「果然有東西!」葉靜雲突然笑了起來,猛的拉起老藤,在那不規則大的石頭上掛著有光華流轉的一張羊皮,在羊皮上有各種寶石鑲在上面,寶石射出的光芒凝聚出一個陣法,葉靜雲拿出來的時候,見四周的靈氣也向著羊皮卷用過去。

「聚靈陣!」

葉靜雲震動了一下,而葉楚也有著驚奇的著這羊皮卷,心想葉靜雲還真是找到了好寶貝。很顯然,這靈泉就是因為這羊皮卷的緣故才形成的。

「好東西!有著東西,對家族來說是極其有用!」葉靜雲忍不住驚喜了起來,聚靈陣世上不少,他族也有。可這種刻在羊皮卷上,然後放在泉水中能讓泉水化作靈泉的聚靈陣她族卻沒有。

「上面好像有字!」譚妙彤也張開眼睛,探頭了一眼對著葉靜雲說道,這讓葉楚也打起了幾分精神。

… 「聚靈於身!」

為首的是四個大字,這四個字讓葉靜雲葉楚眼睛都跳了跳,為此而震動。更新最快最穩定,)//

聚靈於身葉楚聽老瘋子說過,這種手段在數千年前有一個宗門十分擅長,他們把陣法烙印在自身身上,甚至烙印在氣海中,這種手段是恐怖的,這等於是聚靈陣幫自己修鍊,加上自身的修鍊,如果天賦相當的話,那他們修鍊速度要遠遠強過其他修行者。

當然,也不是沒有弊端。但那點弊端對於此刻的他們來說,根本就等於沒有。唯有實力達到一定層次,弊端才會顯現出來。

這個宗門也正是因為擅長烙印聚靈陣於自身,成就世上可數的存在之一。但後來卻不知為何消聲隱跡,整個宗門一夜之間消失,導致世上的聚靈於身的手段落魄了起來,極少能見到。

老瘋子當年說到這的時候唏噓不已,也對其的聚靈於身的手段讚嘆不已。老瘋子這人極少夸人,但能讓他讚美的無疑讓人心驚的。

比如將軍墓的那張金烙印的功法,是他少數讚歎的東西之一。

葉楚倒是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能聽到關於聚靈於身的消息。

葉楚和葉靜雲一群人掃著上面的字跡,很快就明白了上面的話語。面色卻古怪了起來,羊皮卷最後烙印的是一張地圖。可羊皮卷的字跡的意思卻是地圖上鑲著寶石處,能找到聚靈於身的方法。

這讓葉楚和葉靜雲神情狐疑,這種手段沒有人不知道價值。可是就憑一張可以聚靈的羊皮卷,可信度高嗎?

「你們好了沒有?」

就在葉楚和葉靜云為此而震動的時候,外面的人已經等不及了,對著洞中大喊了起來,語氣中帶著不滿。

葉靜雲這才收起羊皮卷,和譚妙彤一起走出池子。

剛有池水的遮攔,葉楚不清兩女的身材,可此刻上岸,衣服就全部貼著身體,曼妙的曲線全部暴露出來,兩女的衣服很薄,透過衣衫都能到嫩白的肌膚,肌膚似雪,挺翹的臀部,豐滿的胸脯都若隱若現,特別是葉靜雲一雙長腿,繃緊站在那裡,小腿秀美,和大腿組成美好的曲線,透過薄紗到白皙的肌膚。

兩女濕.淋淋的站在那裡,俏生生的,豐胸肥臀,若隱若現,極盡誘惑。

葉楚在池子里,到這兩具豐腴的嬌軀,眼睛都要直了,愣愣的著兩女,目光在她們的雪白上掃過。

兩女當時也未曾注意到,見葉楚失神的著她們,順著葉楚的目光過去,這才發生自己身上近乎全裸!

「啊……」

兩女忍不住尖叫出聲,用手護胸。更新最快最穩定,)可是護住了兄,其他地方她們根本顧不了,依舊便宜了葉楚。

「你背過身子去!」譚妙彤嬌羞的著葉楚,面色嬌紅,對著葉楚聲音糯糯的說道。

葉楚著譚妙彤這番姿態,更是心中蕩漾。

譚妙彤急了,瞪著那雙美眸:「你還不快轉過去,以後……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這番嬌柔百媚的姿態讓葉楚的目瞪口呆,不過譚妙彤真急了的模樣,葉楚這才心有不願的轉過身子去。

葉楚能聽到稀稀沙沙的聲音,自然明白兩女在做什麼。葉楚倒是想要轉過身去,但想到今天早上才被葉靜雲挖坑給算計了,也不好再被對方抓到。

葉靜雲葉楚倒是無所謂,只不過不想惹得譚妙彤反感而已,對於這個妙人兒,葉楚還是很喜歡的。

「你可以轉過身來了!」譚妙彤的語氣中顯然鬆了一口氣。

葉楚轉過身子,見譚妙彤臉上依舊有著俏生生的霞紅,那雙要滴出水來的眸子眨眨的著葉楚,有著無端羞澀。

葉楚剛想說什麼,外面的聲音就不耐煩了起來:「你們的時間差不多了,再不出來我們就闖進來了。」

「叫什麼叫?本小姐愛呆多久就呆多久!」葉靜雲想到被葉楚了就一肚子的火,此刻見有人叫囂,忍不住回喝道。

葉靜雲的這聲爆喝終於讓外面叫囂的聲音停下來,三人這才踏步向著外面走去。

外面的人著葉靜雲三人出來,他們才鬆了一口氣。他們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但想到葉靜雲和葉楚的戰鬥力,他們也不敢闖進去。

「趕著進去投胎啊,要進去快滾進去!」葉靜雲一出洞口,就對著一方勢力喝道。

對方面色難,對著葉靜雲冷哼了一聲,終究不敢和葉靜雲交手,踏步向著裡面走進去。

「走吧!」葉楚自然沒興趣在這裡久待,準備帶兩人離開。

「三位請留步!」

一個聲音在葉楚身後響起,葉楚轉頭過去,發現是排名第三,正好爭奪了一個名額之一的勢力首領。

「有事?」葉楚好奇的問著對方。

首領搖搖頭道:「只是告訴三位小心一些,馬原城主連最後一個名額都放棄了,帶著他的人馬離開了這裡。馬原城主在周邊很有影響力,怕是要找三位的麻煩。」

聽到這句話,葉楚微微皺了皺眉頭:「多謝閣下相告了!」

「不用!我只是不希望三位如此人物被馬原城主那樣的小人給收拾了!」首領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葉靜雲不屑的說道:「他當自己是什麼?他要是還敢找找本小姐麻煩。本小姐不介意殺了他!」

此刻葉靜雲實力暴漲,自然信心也隨之暴漲,哼了一聲十分不屑的說道。

葉楚也沒有太把對方放在心上,和葉靜雲按照原先計劃的路行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