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之後,修鍊結束。

十二階劍氣巔峰,陸雲感覺自己手中掌握的力量已經非常的強大,如果以現在的實力和林驚天比試,只需要動一動手指,他就得跪。

七天時間跨越劍氣境最後四個最難跨越的境界,這是怎樣恐怖的修鍊速度。

陸雲甚至從幫助自己修鍊的六位長老眼中看到了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天妒英才說的就是自己這種,所以陸雲強制按捺住激動的心情,以弟子禮恭敬的向眾長老道謝。

「四族斗劍之期就是明日,本座再傳你一技龍吸水,利用今日剩下的時間好好練習一番,也好應付明日的比試。」神諭殿大祭司秦殤說著,將一道金色傳承打入陸雲腦海。

陸雲從金色的光芒中領悟了龍吸水的奧義,驚訝發現,這「龍吸水」就好像是專門為自己的特殊體質創造的功法,這根本就是血脈版的吸星大-法,而且更加霸道,可以吞噬對手攻來的劍氣。

陸雲拜謝之後,走出了神諭殿,前去修鍊武塔準備找個石室練習一下這招龍吸水。

剛走進修鍊武塔,就聽到裡面正有人-大吵大鬧。

「怎麼!你們這群廢物也敢看不起我?讓第一層石室里修鍊的混蛋都滾出來,我要閉死關,等我破關而出,會讓你們這群狗眼看人低的傢伙知道誰才是天資卓絕……」

「……我是輸了斗劍比試,那又怎樣?我還是九階劍氣,天賦還是比你們優秀一千倍一萬倍。他陸雲算什麼東西?一個鑽女長老裙底的渣滓,勝敗乃兵家常事,我輸一次不代表我會永遠輸給他,總有一天……」

林驚天想要第一層的石室閉關,因為人滿了得不到就開始在一層大廳發飆,抓著修鍊武塔的管事拳打腳踢,大吼大罵。

陸雲看見林驚天這發狂的樣子,都有點替他害臊,輸了就躲起來努力修鍊,這樣在大庭廣眾下大吼大叫很爭臉?

林驚天正宣洩著怒火,突然發現圍觀的弟子都走開了,轉頭一看就練到陸雲默不作聲站在身後。

「怎麼?贏了我一次,就想來耍威風嗎?」林驚天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陸雲,咬牙切齒的說道。

「還錢。」陸雲開口就討債。

賭鬥的事情,差不多整個武塔的弟子都知道了,林驚天斗劍盛會上輸了,輸出去了兩千顆火金精,還有他的松紋古劍。

林驚天沒想到陸雲一開口就是討債,愣了一下,臉色越發難看,大聲的咆哮著把背上的松紋古劍砸到陸雲面前,咬牙切齒的說道:「今天的羞辱,總有一天我會加倍要回來!」說完扭頭走出修鍊武塔。

「還有兩千顆火金精不要忘了,湊齊了送過來,我等著急用。」陸雲又說了一句。

林驚天氣得渾身發抖,強忍著爆發的衝動,快步離開修鍊武塔。

陸雲知道林驚天肯定拿不出這兩千顆火金精,不過自己要的就是他拿不出,債主可是一個強力buff,好好利用可以做到一些原本很難做到的事情。

陸雲張開手掌,將松紋古劍吸到手中,又仔細的觀察了這劍的屬性。

【松紋古劍】

松紋劍又叫蟠鋼劍,劍身隱隱透出松濤之紋。劍長4尺,刃長3尺3寸,柄長7寸,刃寬1寸2分,重5斤。

品級:上品寶具

行屬:土

銘文:戊土天牢(已損壞)

威能:開碑裂石,遁地

看著這劍的屬性,陸雲在想,如果修復了這劍的銘文,能讓劍的品級提升多少。

……

林驚天離開修鍊武塔,心中的怒火無法消解,突然見到一個火靈族在和武塔弟子爭吵,心中立即滑過一個主意。

「陸雲,是你逼我的,我也要你嘗嘗被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敗的痛苦。」林驚天在心裡暗暗說道,臉上浮現出了猙獰的笑容。

林驚天離開武塔之後,就去了魁隆火居住的院落,向門口傲慢的火靈族侍衛躬身施禮,求見魁隆火。

火靈族侍衛用鼻孔對著林驚天,傲慢的讓他滾。

林驚天也不生氣,把腰彎得更低了,說道:「小人有辦法讓少族長在明日的斗劍比試上勝出,請兩位侍衛大人通報一聲。」

; 魁隆火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妖嬈可人的火靈族少女,火靈族畢竟是一個需要靠武力生存的靈族,即便是女子也需要不輸於男子的武力,所以火靈族女子即便身材高挑雙腿修長,但是絕對沒有那種勾魂攝魄的嬌柔魅力。

可是面前的這個妖媚少女卻是如此的勾人,魁隆火已經是嘗遍美色,自認為已經到了不在乎美色,一心成就火靈族大一統事業的境界。

然而,他現在熱血噴張,屬於雄性的每一根神經都被撩撥得蠢蠢yu動。

如果陸雲在這裡,肯定能認出這個火靈族少女是誰,赫然正是巫蠱遺族的那個妖女桔蘿,以一個人類的身份假扮火靈族,接近魁山部少族長魁隆火,居然沒有被識破。

桔蘿身著火靈族的火焰荊棘飾甲,在大廳zhongyāng偏偏起舞,柔軟的身體舞出各種讓魁隆火嘖嘖稱奇的舞姿,yu迎還拒的進退,勾得魁隆火幾乎坐不住了。

就在魁隆火被撩撥得快要獸性大發的時候,一個火靈族侍衛進來稟報說有一個天淵城的人要見他,說是有辦法讓火靈族在明天的斗劍中取勝。

魁隆火正被撩撥得渾身難受,什麼都聽不進去,一擺手就讓侍衛把那猴子扔出去。

過了一會,侍衛又進來稟告,魁隆火這才回過神來,也想見見是什麼人這麼上趕著,就讓侍衛把人帶進來。

沒過多久,兩個侍衛就押著一個人進來,正是惱羞成怒,已經有些不顧一切的林驚天。

桔蘿盡量不引人注意的退到旁邊,想要聽聽這人要說什麼。

只不過,魁隆火雖然被撩撥得yu火沸騰,但回過神之後,又露出了梟雄本色,一擺手說道:「出去!」

桔蘿只得低頭退出大廳,本想留下一隻冥蟬監視蠱來偷聽,但是一舉一動都被關注著,只要有所異動,肯定會被識破身份,只得放棄。

……

陸雲在修鍊武塔中把大祭司秦殤傳授的「龍吸水」修鍊到如臂使指的程度,只要使出這一招,任何低於自己抵擋能力的劍氣攻擊都會被全數吸收化為己用,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強悍的技能。

修鍊結束之後,陸雲離開武塔,準備去接小曦,半路上卻碰到了一個人,一個妖嬈美艷的火靈族少女。

她坐在路邊的樹枝上,笑吟吟的看過來。

「你不怕我把你抓起來?還敢出現。」陸雲現在已經是十二階劍氣巔峰,劍氣境之下,已沒有幾人能敵,所以說話的氣度有了些變化。

「咯咯咯……那你就試試看嘛,本姑娘冒著被你抓起來的危險,卻是來給你通風報信,心裡太委屈了。」桔蘿咯咯笑著說道。

「通風報信?」陸雲疑惑的問道。

「我的時間也很緊,直接告訴你吧。上次斗劍輸給你的那個九階劍氣的傢伙,去見了魁隆火,說是有辦法讓火靈族在明天的斗劍比試上勝出。我看那人眉間戾氣很重,估計要用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了。」桔蘿說完,一閃身從樹上消失不見。

「看在你給我送信的份上,這次放你走,在天淵城最好安分點,不然下次絕不放你走。」陸雲朝樹上大聲說道。

陸雲繼續向觀天崖行去,邊走邊低頭思索。

林家出的幾個少爺怎麼個個都是這種作死的貨色,不用想林驚天肯定知道明天上場代表天淵城出戰的是自己,為了報復自己,竟然去找魁隆火,想讓自己輸掉比試。

然而,如果自己輸了,輸的只是一場斗劍比試嗎?

如果要按照約定交出一半的天晶石,恐怕天淵城很快就會淪為一座死城。

陸雲自認為不是什麼高尚君子,但這種損人不利己,還要百萬同胞陪葬的事情,自己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只是,那妖女沒有說林驚天想要用什麼手段。

自己有什麼把柄和弱點會被利用嗎?

在這個世界上,自己唯一的弱點應該就只有小曦了。如果在小曦和百萬天淵城人之間做選擇,自己應該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小曦,然後用一生的仇恨去為天淵城復仇吧。

陸雲很有自知之明,很清楚小曦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感情寄託。

自己不是一個純粹的人,作為一個在異世界飄蕩的孤單靈魂,最害怕的就是本心無處安放。

陸雲的弱點很明顯,不過正是因為明顯,自己同樣很清楚。

陸雲到了觀天崖,沒有接小曦離開,而是上了觀天崖拜見妙法長老,先將天劍斬情絲奉還,然後才說道:「弟子聽到消息,有人聯合火靈族想要用小曦來威脅弟子,讓弟子輸掉明天的斗劍比試。」

「人之初,性本善。這話本座曾經深信不疑,只是活得久了,見到的也多,有些惡就是從血液里流淌出來的,有時候見到這些無謂的爭鬥,只能暗自苦笑。」妙法長老嘆息著說了一些看似不搭嘎的話,不過又似乎有些深意,「這就是你種的因,結出的果。最後卻報在了本座的徒兒身上,現在你知道為何本座不喜你了吧?」

陸雲的確早就感覺妙法長老不怎麼待見自己,或者說她不待見任何心不靜的人。上次她就說過,如果有一天自己引來因果報應會傷害到小曦的話,她就會帶著小曦離開。

陸雲現在感覺妙法長老似乎是真的看透了一些因果輪迴的大道,如同她說的一樣,和林驚天賭鬥就是自己種下的因,而林驚天選擇報復,結果連累到小曦,甚至是整座天淵城,這就是果。

「弟子受教了,不如弟子將這因果徹底扼殺掉如何?」陸雲突然對林驚天起了殺心,而且這一會是站在了正義的立場上,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聖光閃閃的。

妙法長老搖頭嘆息:「殺氣太重,更重的因,更惡的果,業報輪迴,你好自為之吧。」說著起身牽起小曦的手,走入后室,「我以我命,護愛徒周全,你去吧。本座已沾你的因果,已是無法抽身,只勸你修心為善。」

「哥哥……」小曦不明白師父和哥哥在說什麼,但是莫名的覺得擔心,回頭伸著手喚道。

「小曦聽話,陪師父幾天。」陸雲輕聲說道。

有妙法長老保護小曦,陸雲是絕對放心的,如果妙法長老都保護不了小曦,那自己就更不行了。

更何況,還有另外兩個免費打手。

沒錯,就是雙星長老。

只要是為了小曦的安全,陸雲不介意多做一些,所以在見到炎天星的時候,就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今天妙法長老有點怪怪的,說了一句古里古怪的話『我以我命,護愛徒周全』。」

「你小子真夠毒的,你得逞了,因為你一句話,我就被套牢心甘情願的給你當護法。」炎天星一聽就知道陸雲這話的意思,但他更清楚,如果真的有變故發生,妙法長老一定會言出必行,所以他沒得選擇。

結果,炎天星就像門神一樣杵在觀天崖下,一晚上沒動一下,就像座石像。

; 陸雲做好了應對一切的準備,然後盤坐入定,調整呼吸理順劍氣,靜等明日的到來。

一百零八座天淵浮石已經在高空圍繞紅色晶柱旋轉,由於上層大地的存在,使得越往上重力越小,所以一百零八座浮石漂浮在高空遠比在近地漂浮要節省能量。

斗劍盛會重新開始,浮石天梯落下,接天連地蔚為壯觀,四族修者沿天梯而上,直入雲間,盛況空前。

魁隆火站上zhongyāng浮石的斗劍台上,讓人抬出一柄神兵,幽藍色的劍身斷了半截,只聽他開口開始大聲的講解。

「一千年前,天淵城以傲慢之態降臨熔岩地界,視我等地界靈族為蠻族,引來降臨之戰,在那一戰里,天淵城強者隕落無數。這一柄斷掉的神兵,叫做極光,相傳是天淵城千年前的神諭大祭司蒼穹的佩劍,只可惜不敵我火靈族當時的魁山族長,劍斷落敗……」

魁隆火傲慢的說著,拿著一柄天淵城先祖的斷劍來顯示他火靈族的優越,甚至是在羞辱天淵城的所有人。

觀戰的天淵城弟子聽到魁隆火的話,紛紛開口怒罵。

「現在,我火靈族就用這柄斷掉的極光,參加今日的斗劍比試,贏的人可以取走這柄神劍。」魁隆火最後的神劍兩字說得非常不屑,滿含諷刺。

緊接著,土靈也抬著一把半丈長的巨大戰刀上來,是一千年前天淵城貪狼祭司所用的戰刀,貪狼祭司戰死後,這把戰刀就落入了地界土靈的手裡。

隨後,赤焰妖靈族也上來,抬出來一桿蛟龍戰戟,卻是一千年前天淵城破軍祭司所用戰戟。

一件件天淵城先祖使用的神兵被抬出來,觀戰的天淵城弟子徹底沸騰了,大聲的呼喊著,要陸雲擊敗三大靈族的混蛋。

三大靈族這是要用一千年前戰死的天淵城先祖所用的兵器來羞辱在場的天淵城人,而且三大靈族不約而同的抬出來天淵城先祖的神兵,很明顯是早有預謀的。

陸雲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大祭司秦殤一定要接下這場斗劍比試了,這是一場討回天淵城榮耀的戰爭。

陸雲也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的人寄予希望,在面對三靈族的敵視上,所有的天淵城弟子終於站在了一起,一起呼喊陸雲的名字,聲震千里。

「陸雲……陸雲……」

陸雲原本穩定的情緒,也開始有了波動,多了一絲絲的緊張,這一戰已經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人類在這個陌生世界的尊嚴。

這一刻,陸雲無比清楚的感覺到,這裡的天淵城弟子,不管往日是友好還是敵視,這一刻都流著同樣的熱血,一腔屬於同族的熱血。

就在陸雲心臟狂跳,情緒有些激動的時候。

神諭大祭司秦殤忽然從背後拍了拍陸雲的肩膀,說道:「緊張嗎?」

「有一點。」

「不必擔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取勝,燃燒的生命無論如何都會璀璨奪目。」秦殤說道。

陸雲沒有多想,深呼吸保持冷靜。

斗劍比試正式開始,抽籤決定比試對手,首先是土靈族對戰火靈族。

這是一場走過場的比試,似乎三大靈族已經有所約定,土靈族出戰的人很快就敗下陣來。

接下來,就是陸雲對戰赤焰妖靈族,如果取勝了最後還要和火靈族來一場決戰。

最終取勝的一方,能夠得到全部的三把天淵城先祖神兵,外加天淵城一半的天晶石。

陸雲背著天劍斬情絲站上了斗劍台,妙法長老最後還是再次把天劍斬情絲借給了陸雲,並且將解開「破妄」封印的方法說了出來,只是囑咐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解開這個封印。

赤焰妖靈選出的一位傑出年輕妖靈也站上了斗劍台。

赤焰妖靈不會使用兵器,他們是一種介於野獸和靈族之間的特殊種族,平時可以直立行走,靈智也非常高,心開六竅,是真正的靈族,不過在戰鬥是時候會顯露野獸的外表。

如果要陸雲用一句簡單的話來形容赤焰妖靈的話,這就是一群火焰狼人,變身之後**非常強悍。

比試開始,赤焰妖靈暴吼一聲,身體膨脹變身成獸體,然後直接撲向陸雲,揚起鋒利的爪子當頭抓下。

陸雲連忙鼓盪出劍氣,側身滑步避開爪擊,然後捏著劍訣祭出天劍斬情絲,和赤焰妖靈斗在一起。

赤焰妖靈身體強悍無比,直接用肉爪和天劍斬情絲碰撞,竟然打出了金屬轟擊的聲音。

陸雲知道這場戰鬥不是最終的決戰,所以最好不要暴露太多實力,纏鬥不是個好主意,所以決定速戰速決。

陸雲於是一收劍訣,使出天劍斬情絲的特技。

破虛飛斬,天劍瞬間遁入虛無消失不見。

赤焰妖靈發現陸雲的飛劍不見了,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撲向陸雲。

陸雲左手開始凝聚劍氣,猶豫七天前吸收了炎煌靈劍的龍炎,所以劍氣從暗金色變成了熾烈的龍炎。

在赤焰妖靈撲近之後,陸雲右手立即打出劍訣,天劍斬情絲立即從虛無中遁出,朝著赤焰妖靈最薄弱的菊花處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