儼然之間,塔靈的身影顯化而出,立於葉恆的四周,已然是躲開了葉恆的攻擊,塔靈以及分身沉重的面對著葉恆,殺氣磅礴,不斷的湧出。

突然,葉恆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從眼前的塔靈身上冒出,葉恆的第一反應就是躲開,但是四周都被塔靈包圍,想要躲開已經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是硬抗。

「葉靈,我看你到底與多強大。」塔靈說完,加上本尊,四名塔靈的長尾緩緩的在身後翹起,像一隻將要對獵物進行攻擊的蠍子,高高的舉起。

只見,在塔靈的長尾尖部,一道黑色的光芒湧現而出,四人相互感應,尾部的烏光凝聚在了一起,頓時,葉恆的上空完全的被包裹在了其中。

葉恆心中暗叫不好,不能在有所保留,否則必然會受傷,體內的白色果核急劇跳動,風屬性的力量開始在葉恆的體內滾動。

「微風化作刃。」

風屬性力量施展開來,周圍微風拂過,狠狠的朝著塔靈的身上逼去,勢必要將塔靈割成肉沫。

但是,下一刻,葉恆就有些驚訝了,微風拂過,全都是直接穿過了塔靈的身軀,塔靈的身軀一虛幻,然後有變得真實起來。

「本尊並不在這裡,危險了。」葉恆喃喃自語,頭頂的烏光已經完全的將葉恆籠罩在了其中,讓葉恆完全的失去了視線。

黑暗之中,葉恆沒有辦法看清楚周圍的任何事物,就算是神識探出,也沒能察覺到什麼,只能感覺一片片的黑洞,宛如自身已經墮入了九幽地府,落入了無盡的深淵。

「受死吧,沒有人能夠在我這招之下逃過一劫,你也不例外,能夠讓我施展出絕招,你真的夠榮幸了。」塔靈為了一塊遠古珍石,竟然不惜代價的施展出了他平時不會施展的力量,這足夠顯示出遠古珍石對於古靈族人來說,有多麼的重要了。

良久之後,葉恆的心頭猛然一跳,莫名的察覺到了危險的畢竟,但是葉恆的意識還是慢了一步。

「鏘鏘。」

兩聲脆響,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已經撞擊在了葉恆的絕對防禦上,力道強大,將葉恆衝出數米之遠,就連絕對防禦上面都出現了一絲裂痕。

葉恆震驚了,在黑暗之中,葉恆完全找不到方向,神識沒有作用,一味的防禦只會讓葉恆陷入無比的被動狀態,現在天時地利人和,全都不在葉恆這邊,葉恆可以說是陷入了一場苦戰。

現在葉恆有些后怕了起來,要是早知道會這樣,就應該用最強的招式將塔靈斬殺,相信要秒殺一名四角古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鏘、鏘、鏘。」

又是三聲脆響,葉恆的身軀被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強大衝擊力帶入了地面,狠狠的砸出另一個深坑,絕對防禦上面絲絲裂紋,如蛛網密布,宛如下一刻,就會支離破碎。

「怎麼樣,還沒有死?那我就再加把勁好了,準備接受死神的問候吧。」外部,塔靈的聲音緩緩的傳來,似乎他能夠看到葉恆,而葉恆卻看不到他。

「呼呼。」

黑暗之中,葉恆沒有一動,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移動,只不過是無用功,而且還會影響也的判斷。

葉恆沉下心識,悉心的去感受周圍的風向,周圍空氣之中的微弱風動落在葉恆的感知裡面,就成為了明顯的徵兆。

風屬性的力量毫不保留的爆發出來,咻咻的聲音也被葉恆完全的捕抓到。

「左邊三個,右邊三個,頭頂四個。」葉恆的心中默數起來,那發出強大衝擊力的物體已經在葉恆的風屬性力量之下無所遁形,全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攻擊而來的軌跡。

「咻、咻、咻。」

道道微弱的破空聲傳來,葉恆的身軀瞬間疾馳上了半空之中,三把隱匿在身體之中的妖刀直接祭了出來,分別懸浮在葉恆的周身,將葉恆圍繞在其中。

第一道攻擊襲來,葉恆一把抓住巫妖,一道看下,那不明物體直接變作了兩段,第二道攻擊襲來,葉恆駕馭黑水,快速的斬下,不明物體直接瓦解,化作點點齏粉。

第三道、第四道…所有的攻擊全部襲來,葉恆握緊手中的妖刀黃泉,關注無盡的魂氣,這是葉恆第一次揮動妖刀黃泉,葉恆要看看,這妖刀黃泉比巫妖和黑水,有著什麼不一樣的力量。

「喀、喀、喀。」

葉恆握著妖刀黃泉一刀斬下,周圍的空間似乎在這一刻凝固了下來,時間也跟著停止了跳動,葉恆感覺到手間一股無盡的陰寒之氣散發而出,侵入葉恆的身體之中。

但是卻被葉恆身上的女媧天石碎末給逐一驅逐出去,空間之中,龐大的光亮湧出,片片寒光浮現,葉恆霎時看清楚了周圍的景象,讓葉恆著實的震驚了。 此時此刻,在葉恆的眼前,寒光大盛,將葉恆所在的空間全都照的通亮,璀璨奪目,讓葉恆有些睜不開眼睛。

攻擊葉恆的不明物體,這個時候,葉恆借著強光,全都落在了雙眸之中,那是一條條黑色的鎖鏈,鎖鏈的前頭是一把尖尖的利刃,其尾部盡頭,連接著這片黑暗空間的源頭。

而現在的數條黑色鎖鏈全都定在了半空,它的顏色不再是深邃的黝黑,而是令人感到寒氣逼人的冰晶藍色。

宛如水晶般的將停滯在半空之中的黑色鎖鏈包裹,化作半透明色,葉恆手中的妖刀黃泉仍舊不住的往外出散發,絲絲寒意震懾周圍空間。

「給我碎。」葉恆大喝一聲,將揮舞出去的妖刀黃泉猛然斬落而下。

「嘩啦。」

一聲脆響,距離葉恆半米不到的黑色鎖鏈全部在這一瞬間,化作了點點淡藍色的晶瑩粉末,飄散在了空中。

葉恆驚訝的看著手中還在散發微弱光芒的妖刀黃泉,心中早已經是欣喜若狂了,這樣的一把妖刀,力量強大到了連葉恆都感到驚訝的地步。

墨池說過,這把妖刀似來自九幽黃泉,能夠散發陰寒的黃泉之力,能夠讓敵人瞬間被陰寒之力侵蝕,當場斃命,不但如此,就連使用者都會收到相同的傷害,好在葉恆的身上有著女媧天石碎末存在,抵禦了妖刀黃泉的侵蝕。

「葉靈,你還真的變強了。你的刀我好像從來都沒見過呀,很獨特,看來今天我不僅能夠得到遠古珍石,我還能得到三把好刀。」虛空之中又響起了塔靈的聲音,語氣中充滿了貪婪。

「你能有那個本事拿德去再說。」葉恆很冷酷的說道,妖刀黃泉的力量,讓葉恆感到非常的欣喜,有了這妖刀黃泉的力量,葉恆的整體實力可以說又上了一小個台階。

「不和你玩了,一點意思都沒有。」外部。塔靈依舊是那麼的高傲。宛如葉恆的性命握在了他的手中,視葉恆,不,應該是說葉靈為螻蟻。隨手可以捏死。

塔靈的話剛剛落下。黑暗的空間之中。就湧出了強烈的波動,借著微弱的寒光,葉恆看到在這片被黑色光芒籠罩的空間之中。那黑壁上,一根根鋒利的尖刺凸了出來,足有上萬根。

每一根尖刺都瞄準了中間的葉恆,緩緩的變長,其後嘩啦啦的鎖鏈跟著被拖出來,可能是因為知道葉恆能夠知曉攻擊他的物體,塔靈也不再做掩飾了。

感受到了危機的降臨,葉恆心頭不禁猛地一跳,絕對防禦不管能不能抵禦接下來的攻擊,葉恆都快速的撐起。


與此同時,葉恆將巫妖和黑水收起,唯獨留下妖刀黃泉,緊緊的握在手中,體內的白色果核急劇的跳動起來,風屬性的力量不要命的涌了出來。

此時此刻,葉恆的渾身上下,白色的神芒散發,熠熠生輝,就算是天地的日月星辰,遇見了這強勢的光芒,都要為之失色。

葉恆臉色一沉,調運著風屬性的力量將手中的妖刀黃泉包裹起來,風的力量在刀身纏繞,半空之中,葉恆開始揮動起了手中的妖刀黃泉。

第一斬,一道黃泉之力湧出,寒冰的氣息瀰漫整個空間,一尊九幽的鬼神似乎在這一刻顯化而出,咆哮一聲,衝擊在了黑壁之上。

第二斬,微風化作刃,風屬性的力量爆發,一道道的白光閃爍,利刃殘卷,飛射如長空,瘋狂的擊在黑壁上。

第三斬,黃泉之力,白刃風暴顯化而出,葉恆以自身為中心點,將妖刀黃泉立在自己的手間,然後開始轉動身軀,速度越來越快,周圍的風緩緩的在葉恆的周身凝聚起來。

外部,塔靈有些驚訝的盯著自己眼前碩大的黑壁,臉上充滿了驚訝,對於葉恆的動作,感到了一絲害怕。

「哼,不管你耍什麼花招,今天你都要死在這裡。」塔靈殺心已起,就算是葉恆給了塔靈無盡的恐懼,塔靈也會痛下殺手的。


只見,外部的長空之中,塔靈突然的閃動著身軀,下一刻,塔靈便是出現在了九天雲霄之上,尾部的細長尾巴抽動,然後俯衝而下。

在下沖的過程之中,塔靈的長尾一蹬,瞬間綳直,宛如是一把長長的利劍,將要衝破天穹,而塔靈的目標,便是黑壁之中還在動作的葉恆。

「嗡。」

天宇上,黑壁中,同樣的嗡響聲傳來,透徹九天十地,天地乾坤都在搖晃不已,塔靈心中畏懼,但是卻沒有停下來。

「轟。」

就在這個時候,塔靈衝擊而下,整個身軀與黑壁接觸,黑壁之中,葉恆的準備完成,妖刀黃泉直接天宇,大喝一聲,風屬性的力量衝擊而出,宛如要逆天般,咆哮嘶吼。

巨響聲不斷,在黑壁的交界處,一道毀滅性的波紋直接擴散而開,周圍的空間似乎在這一刻靜止,肉眼可見的波紋充滿威壓,無情的毀滅著周圍的山體。

好在這裡很偏僻,沒有其他古靈族人的存在,再者就是不會造成其他的影響,這也是塔靈在這裡對葉恆出手的原因。

「轟。」

毀滅波紋在遠空又是一聲轟響,瞬時沖了回來,戰場之上,一片狼藉,碎石紛飛,塵埃漫天。

黑壁消失了,山體崩塌了,地面龜裂了,葉恆和塔靈的身體有了接觸了,一切都發生在電石火花之間。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了?」塔靈淡淡的說道,雙眼開始變得空洞起來。

「我一直都是這麼強大,是你變得弱小了。」葉恆冷冷的說道,手中的巫妖已經狠狠的插入了塔靈的胸膛。

半空上,葉恆御空,雙手握著妖刀黃泉,妖刀黃泉上躺著塔靈的身體,無力的垂了下來,身上的生機飛快的流逝著。

這時候,妖刀黃泉的力量開始顯化了出來,在塔靈的胸膛出,一片冰晶藍色開始泛起,寒氣逼人,從塔靈的傷口處,一層層的冰晶凝結,想塔靈的整個身軀蔓延而去。

「這,不是古靈族的力量,你…咳…」塔靈似乎發現了什麼,想要說下去,但是卻沒有這個可能了。

「能殺死你就行。」葉恆顯得很冷淡,對於敵人,葉恆從來不會心慈手軟,因為葉恆知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你…不是…古靈…」

葉恆眉頭一皺,手中的妖刀黃泉力量再次的爆發,在塔靈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就將塔靈的整個身軀凝結住,隨後一聲脆響,塔靈的身軀直接化作了點點齏粉,飄散在了半空之中。

「沒有想到,天靈沒有發現,古靈王沒有發現,卻被你這個四角古靈發現了,看來,在戰鬥的時候,必然會露出破綻,必須減少戰鬥的可能,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葉恆心中喃喃自語。

在剛剛戰鬥的時候,葉恆不但沒有施展仙魔之力,而且還使用了常人不會擁有的風屬性力量,同時有祭出了三把妖刀,要知道,這些東西,古靈族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擁有的。

「這裡不能久留了,又要重新找個地方,遠古珍石的誘惑力,足夠讓一名四角古靈垂涎,想必它蘊含的力量,非同小可。」葉恆在原地嘀喃了一聲,緩緩的搖了搖頭,離開了這裡。

古靈族內的天空一望無際,但是發生了這麼劇烈的戰鬥,很容易被人發現,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葉恆可不認為在不久之後不會有人前來盤查的,古靈族的人,對於空間之中的波動可是敏感的很。 離開了戰場,葉恆又往前疾馳了半刻鐘,周圍的地域一就是荒蕪一片,山體成群,在確定了沒有其他人之後,葉恆才落下蒼宇,在隱蔽的山體之中挖出了一個洞穴,準備好了開始吞噬身上十三塊遠古珍石。

「十三塊,不知道能不能一次性吸收,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多,為了維持古靈族的模樣,仙魔之力消耗的也越來也多了,現在的修為也已經到了破魔期破道境界的巔峰,要踏入下一個境界,還真的有點難,不過這就要看看這十三塊遠古珍石給不給力了。」葉恆掏出懷中的十三塊遠古珍石,一邊打量,一邊喃喃自語。

緩緩的出了口氣,葉恆在洞穴之中胖腿坐了起來,十三塊遠古珍石整齊的擺放在了面前,雙眼緊閉,準備吸收這充滿遠古之氣的遠古珍石。

此刻葉恆的身體之中,各種異象都存在於其中,首先是白色果核,在吞噬了那褐色的果核之後,變大了許多,同時葉恆感覺自己的力量變得與之前不一樣了。

擔心之餘,葉恆緩緩的施展開了始魂訣,這段時間,葉恆幾乎都沒有使用過始魂訣,對手太弱,葉恆光是憑藉妖刀一把和**的力量,就能夠完敗對手了,始魂訣的逆天能力,根本用不上,但是葉恆卻忘記了始魂訣的另外一個逆天所在。

只見葉恆悄然的施展開始魂訣,體內的魂氣、風屬性力量、仙魔之力,全都有了明顯的增加。葉恆每個方面的感官和力量也有了增幅,這是始魂訣的第一個逆天之處,宛如秘法一般,直接提升自己身上的力量,當然,這只是暫時的,時效一過,後遺症很嚴重的。

就在葉恆將始魂訣完全的施展之後,突然葉恆感覺自己的腦袋一熱,一陣眩暈感湧上了自己的腦海。葉恆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意識的清醒。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此刻的葉恆胸膛之上,白色果核的位置,一道白色的光芒驟然衝出葉恆的身體,在葉恆的天靈蓋上盤旋。緊接著。白色果核急劇的跳動起來。一道褐色的光芒跟著就是飛射而出,同樣的懸浮在葉恆的天靈蓋之上。

葉恆微微一驚,難道說這是自己吞噬過與始魂有關的東西么?白色的光芒自然是代表著風屬性始魂。那褐色的果核,應該是代表著被葉恆吞噬了的褐色果核,也就是灼燒能力始魂。

只見,在葉恆的頭頂,兩道光芒相互交融,幾乎要結合在一起,這是葉恆在吞噬了褐色果核之後,第一次施展始魂訣。


「難道說是始魂養成?那褐色果核代表著墨天輪的灼燒能力始魂,這樣的話,眼前的異象也就說的通。」葉恆自己猜測了起來,而事實距離葉恆的猜測,也差不了多少。

葉恆關注著頭頂的兩道交融在一起的光芒,白光之中有一隻雪狼若隱若現,但是褐色光芒就什麼都沒有,見這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影響,反而感覺到一股強所未有的力量,在灌注自己的身軀。

不管三七二十一,葉恆沉下心識,不再理會頭頂的異象,同時繼續保持始魂訣的施展,然後開始感受在自己體內,左心房之中的金色小人。

金色小人屬於仙魔同體的媒介,沒有了金色小人的存在,葉恆的身體也會隨之奔潰,而葉恆身上所有仙魔之力和遠古之氣就來自於金色小人,眼前的遠古珍石,也只有金色小人能夠進行吞噬。

葉恆喚醒沉寂之中的金色小人,金色小人立馬一顫,一股無形的力量湧出葉恆的體外,將擺放在葉恆面前的一塊遠古珍石托起,懸浮在半空,然後開始吞噬。


在金色小人力量的包裹之下只有鵝卵石大小的遠古珍石突然發出一聲脆響,遠古珍石的表面出現了一道裂痕,緊接著化作龜裂,最後是直接粉碎。

遠古珍石就像是一顆雞蛋,裡面包裹著最重要的東西,現在遠古珍石表面破碎,頓時就露出了龐大而純凈的遠古之氣。

葉恆見此,心中一喜,金色小人可不講客氣,強大的拉扯力湧出,瞬間就把飄零在空中的遠古之氣吸入自己的身體之中,然後反饋給葉恆,使得葉恆得到最為純凈的仙魔之力。

一塊遠古珍石瞬間就被葉恆簡單的吞噬完畢,葉恆的身上也開始發生了變化,頭頂上面的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盛,幾乎要將這片小小的空間淹沒。

白色果核只是加快了跳動,最大變化的,是葉恆的的精神以及靈魂,現在的葉恆是感覺到了自己的靈魂有一種要脫離身體的感覺,就像是靈魂出竅,但是又好像差了點什麼,而無法做到。

葉恆並不打算就此停止,而是調動金色小人,再一次的將兩塊遠古珍石托起,進行吞噬,今天葉恆不突破不罷休。

「咔嚓、咔嚓。」

兩塊遠古珍石碎裂,磅礴的遠古之氣溢出,金色小人不嫌多的進行吞噬,但是葉恆的身體似乎還沒有得到滿足。

葉恆眉頭緊縮,三塊遠古珍石托起,進行吞噬,這個過程之中,頭頂的光芒是越來越盛,體內的力量也跟著越來越強大,白色果核取代著心臟也跳動的越來越快。

半刻鐘之後,葉恆看著地面上最後一塊遠古珍石,以及到了極限的身軀,但是自己的修為卻遲遲還沒有突破。

「難道說,還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葉恆心中想著,已經有了想法,要是吞噬完這塊遠古珍石之後,修為還沒有突破,那麼葉恆就要將身上的那點來之不易的女媧天石碎末給吞噬了。

現在葉恆需要的是力量,在這個世界,強者為尊,這是勿需質疑的,葉恆必須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

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葉恆將最後一塊遠古珍石吞噬完畢,就在葉恆以為還是沒有突破的時候,靈魂突然一顫,那種要脫離身體的感覺變得無比的強烈起來。

「嗡。」


葉恆的耳邊嗡響聲不斷,宛如萬隻蜜蜂在葉恆的耳邊叫喚,感到非常的難耐,腦袋簡直就要炸掉一般。

「什麼情況?」葉恆大叫一聲,身體裡面的靈魂驟然的狂暴起來,像是進入了暴走的狀態,在葉恆的這具軀殼之中亂竄,想要破體而出。

下一刻,葉恆感覺到了一股錐心的痛楚瀰漫在全身,身體之中好像是有萬隻螞蟻在撕咬,與此同時,葉恆頭頂,兩道相互交纏的光芒猛的一顫,收回到了葉恆心臟處白色果核之內,始魂訣自行的停止了運轉。

「轟。」

一聲悶響,葉恆的身體之中傳來了一股強大的衝勁,將原本盤坐在地上的葉恆直接掀起,狠狠的撞擊在了牆體之上。

一口鮮血頓時從葉恆的口中吐出,然後了葉恆的大片衣襟,緊接著葉恆的體內開始衍生出道道暖流,從腳底開始,匯聚在葉恆的大腦之中。

感覺到炙熱的襲來,葉恆的意識再也堅持不住了,眼前一黑,便是暈厥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等到葉恆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葉恆醒過來第一眼看的就是自己的身體,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虛幻,似乎可以穿過任何物體,如幽靈般的存在。

而當葉恆還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的時候,突然的發現,在牆角處,有著一具屍體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完全沒有生機。

葉恆好奇的看去,頓時被嚇了一跳,因為那具屍體不是別人,正是葉恆他自己。 「次奧,什麼情況,我已經翹辮子了么?」葉恆驚訝的看著躺在角落的自己的身軀,連忙沖了過去,卻是覺得自己的腳下一空,瞬間就到達了自己的身體跟前。

葉恆再次的震驚的,雖然剛剛的距離並不遠,但是那速度,真的是瞬間,如果要說到底有多塊的話,只能說一般的修士根本就察覺不到是時間的流逝。

葉恆盯著自己的身軀,雙眼沒有離開過半步,自己現在的狀態和靈魂是一樣的,看上出很虛幻,很空洞,難道說這是靈魂出竅么?

葉恆記得,之前自己還在修鍊,進行著瓶頸的衝刺,接著腦袋一昏,醒過來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葉恆開始整理思緒,在破魔期之後,便是遁空期,遁空期分為不死、不亡、不滅、不空、不魂五個小境界,在突破了破魔期最後的坡道境界之後,便會踏入遁空不死的修為境界,不久前,小雙就是因為一塊五角古靈的頭角骨,巧合之中的達到了這個境界,當時葉恆也沒有想起要問小雙什麼,現在才有些後悔起來。

修士修鍊主修靈魂,當突破了破魔期之後,靈魂便會達到一個可以吞入虛空的狀態,也就是靈魂不滅,即為不死,難道說,自己突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