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他都要撐著最後一口氣,見到他的竹兒!

而石門外,齊雨正貓著腰朝萬屍洞外走去。

這裡的洞穴狹窄漫長,且洞口的地方交錯縱橫。

好在齊雨經常過來,早就熟門熟路。

他一路疾行,走到一個拐彎的路口時,突然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呼,「啊——!」

尖利又高亢的聲音,就像被踩中尾巴的貓。

齊雨被嚇出一身雞皮疙瘩,好奇朝右側看過去。

那是什麼地方?

怎麼會有這種凄慘的聲音?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齊雨索性右轉,想去看個分明。

四周燈火搖曳,給本就陰森的洞穴平添了幾分恐怖。

齊雨慢慢往裡進入,慘呼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多。

它們並不是由一個人發出來的,而是許許多多的人!

難道,有人在這裡煉蠱?

可是就算煉蠱,也不應該有這麼多人慘叫啊?

齊雨繼續往前走,腳步越發放的謹慎。

他雖然好奇,卻也知道好奇心害死貓的道理。

有些東西,既然藏在陰暗處,就證明不想被大眾知道。

而他只是想去偷瞧一眼,看到了,就會馬上離開。

凄厲的慘呼近在耳邊,齊雨屏住呼吸,貓腰往前挪行。

前面拐角處,隱隱有兩道人影。

齊雨藏好身形,小心往裡面看去。

只見右側有個半開的洞穴,裡面倒著十多個半果的女人。

個個披頭散髮,衣不蔽體。

空氣中,飄蕩著濃重的血腥味。

那些女人正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滾求饒。

令人驚奇的是,她們統統沒有雙臂!

而且從她們身側凝結的傷口看,她們的雙臂,分明是不久前剛被削掉的!

齊雨倒吸一口冷氣!

心慌到快要跳出來!

他不知道這是練蠱還是別的,只知道自己好像無意間,窺探到了驚天的大秘密!

他不敢再多待,立即扭身,準備悄無聲息的離開。

可是剛走了兩步,就被人重重拍了下右肩。

「去哪兒?」

陰惻惻的聲音,好像從地獄刮過來似得。

齊雨渾身只冒冷汗,兩條腿嚇得直發抖,卻不得不回頭,「路……路過。」

「路過?」

陰鶩的詢問聲再次響起,這一次,齊雨已經看清了身後的人。

赫然是齊家的少主,齊威!

「少主?」

齊雨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在齊家雖然被眾人排擠,但是齊威從來沒有為難過他。 蘇酥捂住了嘴巴。她紅了眼睛。

楊玉蘭的眼淚,早就不受控制了。

她們萬萬想不到,秦天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筆。

花多少錢倒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竟然有這樣的心意。

尤其是蘇酥!

在別墅周圍種上草藥這種舉動,可謂是前無古人了吧。

這個男人這樣做,只是因為,自己喜歡。

她的眼中,浮現了晶瑩的淚花。

「蘇女士,楊女士,請你們上台,跟秦先生一起,進入你們的新家吧!」

「諸位,今天大喜的日子,讓我們一起祝賀他們!」

在鐵臨風的號召下,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秦天拉着蘇酥的手,走進了這座美輪美奐的園林。

吳巧梅母女,混在人群中,也想進去開開眼界。楊玉蘭冷笑道:「你們就不必了吧。」

「吳巧梅,你方才不是說,你的洋女婿給你買了一百多平的房子,我已經沒資格跟你做鄰居了嗎?」

「現在,我的女婿給我買了三百畝的園林別墅。」

「從今以後,咱們還真的做不成鄰居了。」

吳巧梅羞的滿臉通紅,拉着吳倩倩落荒而逃。

「高手,他一定是個高手!」

「東方功夫,對了,是東方功夫!」

「秦先生,我要拜你為師!」查理揉揉腦袋,爬起來,激動的朝龍園衝去。

「滾一邊去!」

「洋鬼子,你想跟秦先生學東方功夫,先把自己的素質提高一點吧!」兩個保安,直接把他趕了出去。

傍晚時分,蘇酥坐在中草藥田旁邊的鞦韆架上,還有些不可思議。

「秦天,我真的想不到,你竟然會買下整個龍湖小區。」

「感覺像做夢一樣。」

「這麼大的地方,就咱們幾個人,你說是不是太浪費了啊?」

秦天笑道:「不是還有那些保安、保姆和工作人員。」

蘇酥笑道:「他們不算。」

秦天看着夕陽之下,她笑起來像夢幻中的女神,忍不住有些痴迷。

「老婆,你真美。」他由衷的說道。

「呸,色狼!」蘇酥啐了一口,紅著臉扭過了頭。

秦天咽了口唾沫,道:「其實,我買這麼大的園子,並不全是因為你。」

「嗯,還有另外一個女性,她註定跟你一樣,將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只不過,她現在還沒有出現。」

蘇酥一聽就急了,她故意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咬牙冷笑道:「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是吧?」

「姓秦的,你要在這裏開後宮嗎?」

「好的很。我和媽現在就搬出去,省得礙眼!」

說着,起身便走。

秦天見她竟然紅了眼睛,急忙一把拉住她的手,低聲道:「你想什麼呢。」

「我說的,是咱們的女兒。」

「你想,等咱們有了女兒,她可以在這裏盡情的玩耍,多好啊。」

蘇酥楞了一下,近距離看到秦天深情的眼眸,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那股強烈的氣息。

她瞬間臉紅心跳,感覺整個人都沒了力氣。

秦天咽了口唾沫,慢慢低頭,朝那夢寐以求的紅唇吻去。

蘇酥情意恍惚,下意識的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抖動。

「我說,你們別光顧著玩,該吃飯了!」 額尓齊期斯首都沃城的皇宮中,一女子靠在大殿的王座上,她微微睜眼,又閉上了雙眼。

「女皇陛下……沃城南部森林中發生天境級別的打鬥……您看……」一老者道。

「那就讓禁衛軍過去吧……」女皇再次睜眼,「衛公公不要打擾我了,我好睏……」

「既然陛下困了,那就回寢宮休息吧。」

「不了,我就稍微睡一下,一會我還有事,二十分鐘之後你叫我。」說著女皇的雙眼再次閉住。

「是……」衛公公應了一聲,退出大殿。

就在女皇剛要睡著的時侯,她突然睜開眼睛:「這兩股氣息……一個是孫徒影的,另一個是……是誰呢?為什麼這麼熟悉?」

「衛公公!」女皇道,「備車!我要去打鬥的現場!」

「是!」

就在沃城南部摸森林中,一場惡戰繼續著。

孫徒影被冰封之後,一道道黑光從冰塊裡面射出,最後把冰塊炸裂。

「不愧是易宗主,戰鬥經驗果然豐富,連招發揮的也是淋漓盡致,但是我怎麼覺得,你的氣息,是白帝啊?」

「用不著你管!你只需要知道,你根本殺不掉我!」易子寒道,「你不是想看看我近戰如何嗎?來吧!」

說著,易子寒的左手上出現了一把通體為紅色的武士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