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當然不會承認,以她的口才,最後反而把林言也說得迷糊起來。不過這個懷疑還是在林言的心裡紮下了根。

22好了不要跟她廢話了!先問問她這一次的流行病是怎麼回事!22在眾人之中最不動如心的就是林清宇了,把話題又轉回到正題上來。

22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22

22就憑我手上的這張靈符,22天龍冷喝道,22如果你不想魂飛魄散,幾百年的修行付注流水的話,最好還是聽話一點。22

看著天龍手上的那張靈符,鬼師的眼中露出了恐懼的神色:22不要!不要殺我!22

22這麼說,你可以說了?22

22那,那好吧。22鬼師猶豫了一下,但是最後還是點了點頭,22其願意把破除這一次流行病的方法告訴你們,但是你們必須要立誓,一定要放我走!22

22好,成交!22天龍得意洋洋地收起了靈符,這一次把以前的惡氣全都出了。

林言看著鬼師楚楚可憐的模樣,心裡越發覺得不太妥當了。

只不過,天下間的奸計多得是,他還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自己送上門兒去讓別人抓住自己而施展的奸計!

更何況他也聽到了那個法陣,那明明是一個很普通的驅魔法陣,就算是對於現在的流行病沒有什麼好處,但也沒有壞處啊!

第二天晚上,林言看著眾人已經布置好的陣法,天龍此時也已經從監獄里把鬼師押了出來,路上對她又恐又嚇,揚言如果這一次的法陣沒有作用,那就直接把她封印起來!

他們也不是不想先驗證下一這個陣法是不是有什麼陷阱,但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在空氣之中今天已經能隱隱地感覺到似乎有綠色的氣霧出現!

這一次的法陣由天龍主持,雖然以實力而論,林清宇和林言比他更高一點兒,但是對於法陣的運用,還是他這個正牌茅山道派弟子更在行一些。

22天地玄黃,月華降斯,驅魔無忌,諸行運轉!22

驅魔大陣開始運行,強大的魂力直透而出,看上去似乎是正常的法陣!

林言的心也漸漸放下,微微側過頭去,卻突然愣住了。

就在眾人的神情全都注意到那個大陣的運行的時候,鬼師卻突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22不對!天龍住手!22


22已經晚了!22鬼師此時對她的得意再也不加掩飾,長笑起來。

22你做了什麼手腳!22天龍對林言是絕對的信任,聽到他的叫聲立即停止了陣法的運行。然而,這個陣法卻是那種運行起來不得法門無法自行停止的類型!

天龍氣極了,直接跑到了鬼師的身旁喝問起來。

不過讓他們心安的是,此刻的鬼師仍然在他們的掌握之中,想必也耍不出什麼花樣!

22沒什麼手腳啊,你也看到了那是個驅魔大陣,只要運行了陣法,那麼一些奇怪的東西就不能接近這裡了!22

22那它對於C市的流行病也沒有什麼作用了?22

22沒錯!它的力量雖強,但是作用範圍卻並不能罩住C市。22

22你竟然敢騙我們,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凈化掉!22天龍大怒!

22呵呵,你們似乎忘了一件事吧,那就是在這個陣法之中,任何有鬼的東西都進進不來的!22

林言驚道:22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22

22沒什麼意思啊,你們現在想要封印我?請儘管動手好了!22


22哼!你還真以為我們不敢嗎?22林清宇也被她激起了怒火,剛想要運起魂力,但是卻突然覺得丹田處一陣陣地刺痛起來。讓她幾乎站不直腰。

22怎麼回事?22這時林言等人也發覺了情況不對,他們的身體里似乎被某種東西侵入了!

22很簡單啊。這個驅魔陣本來就是為了阻擋某些東西傳進來而設的,比如說,這空氣里惡蠱的解藥22

22你!這是蠱!22

林言等人這才恍然大悟! 他們之前的懷疑並沒有錯,以鬼族的手段,雖然也有的是能大範圍地傷害人類的手段,但是卻根本無法將這些手段偽裝成這種流行病的情況。唯一有這樣的可能的就只有蠱了!想起上一次他們也跟苗疆的人交過手,現在怎麼會把這一股勢力給忽視了呢?

22你們沒想到吧,我們早就已經把苗疆的勢力拉攏到我們的一方!上一次在妖界的時候,我們所布的大陣其核心也正是用了苗疆的仙蠱才能把我們鬼陣的特徵給蓋過去,只是可惜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消息竟然傳了出去。不過,讓人族和妖族同時兩敗俱傷的想法還是做到了!22

22哼!那又如何?22現在得知了一切的真相,他們反而不急了,別忘了,你現在的靈元被封,也什麼都做不了,只要我們用魂力將這些蠱給逼出來,那麼你的死期就到了!22

22哦?是嗎?你們以為我會算不到這一點?那你們覺得我昨天被押在監獄里,又是誰在空氣里散播那些綠粉呢?22

22不好!她還有幫手!22眾人猛地反應了過來。

22我說過,已經晚了!22

就在此時一道綠衣身影從不知哪個方向直躥到了這裡。雖然對方只有一個人,但是其壓力之大,比起天龍來也絕對不差!

如果是平時的話,林言,妖星還有林清宇都能對付得了他。

但是現在,如此高手卻已經足以左右他們的生死!

22鬼師,閣下沒事吧?22綠影剛一落腳,突然右手一招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她吸了過去。現在林言等人手中連一個人質都沒有了雖然,他們也覺得就算是有這個人質也沒有什麼作用。

22沒事兒!22被那個綠影揭去了身上的靈符,鬼師立即恢復了她的力量,現在以他們兩大高手的合力,林言等人更加沒有活路了。22這一次幸好你來得及時。趁著現在我們先把他們的小命收了!呵呵,林言,你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C市根本就是一個魚餌,而我們的最大目標,其實就是你們!22

22所以你是故意被我們發現,故意被我們抓住?22

22現在才想明白,我到底該誇你聰明還是笨呢?22

22不管是聰明還是笨,他們以後都不會成為鬼師大人您的障礙了。22那個綠衣人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鬼師露出了會心的一笑,不過心裡越是更加警惕。

剛才他在救自己的時候竟然萬分的老實。她一向自信這世上絕沒有人會不受自己的媚惑。如果換成是任何一個男人在剛才那樣的情況就算會替她解封也肯定會趁機佔便宜的。但是這個男人去似乎是真的對自己完全沒有半分興趣!

以她們的功夫類型。雖然本身的實力也能在三界佔得一席之地,登上最強頂峰,但是如果這種媚惑的力量不管用的話,那其實力肯定要大打折扣!

現在他們雖然仍然是戰友,但是鬼師已經在考慮著在什麼時候能將他們全部擊殺!以絕後患!

22林言,你現在能提起多少力量?22不知道那邊在打著什麼小九九,林言天龍等人知道他們的麻煩是真的大了!

22比我稍好一點兒,不過如果是面對他們兩個的話,那得看我們的造化了。22

達到七階的實力之後,就已經能通天地之威,雖然仙蠱對於他們仍然有著極強的作用力,但是以他們的境界怎麼也有更高的抗力。

22殺!22

一道道綠色的蠱毒從那個綠衣人的身上射了出來,他知道時間每過一分他們就越有可能把蠱毒給吸出來,時間才是他們得到最終勝利的保證!

幾人不敢再硬抗這種蠱毒。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們自己身上所中的蠱起更強的反應。

而鬼師則祭出了她的魔鞭,這種範圍性攻擊的武器讓林言他們更加被動。

鞭影紛飛,讓他們就算是想要躲避都受到了極大的限制。林言終於忍受不住,迎面一道鞭影襲來他不閃不避直接祭起了桃烏斬!

鑽心的疼痛傳來,但是桃烏斬雖然微顫,卻依然堅定地向著魔鞭了過去。

本來看到林言竟然突然反擊,還讓鬼師大吃一驚,但是等到兩招相交,她才發現林言此時根本無法拼盡全力。

林言早有心理準備,直接一個旋身護在了他們的身前,就這麼忍受著鑽心的疼痛跟鬼師和那個綠衣少年激戰在一起!

一道道靈符環飛而出爆出一道道小型法陣讓鬼師和綠衣少年雖然是佔盡了上風,但是卻就是拿不下林言來!

鬼師和綠衣少年本來以為現在是勝券在握,但是卻沒想到林言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這貨這一次真的是拼了自己的小命不要也要先護住其他人衝破蠱毒的封鎖。

22殺!22鬼師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直接幻化出自己的最強力量,一道道掌紋帶著九幽魂力襲向林言,將他逼得步步退縮的時候,綠衣少年的殺招已到!

林言躲閃不及,直接被兩掌轟到身上!

他根本無法抗住如此猛烈的掌力,猛地噴出一小口鮮血,然而,身形卻沒有任何的後腿!

22桃烏斬!22咬牙撕吼一聲,桃烏斬再次祭起,直接連自己的傷勢也不顧了,同時刺向自己和自己身前的綠衣少年!

22竟然這麼拼!22明明再接上兩掌就能把他給打倒了,但是綠衣少年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跟對方抗衡。飛身而退。

正在這時,林言的桃烏斬竟然在最後關頭飛旋停在了半空,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傷到自己。

22別以為這樣就過關了!22鬼師再次殺到。

而現在林言舊力已去,新力未生,面對鬼師的殺招他是真的擋無可擋,避無可避了。

呯呯呯呯!

掌風之聲連響,但是林言半步不退地硬抗下了鬼師的接連掌力,不管自己的肋骨已經被打得根根寸斷,還是口中鮮血直噴,他仍然不退!

現在只要他退後一步,那麼他們全部的人即無死所!

終於,林清宇第一個將蠱毒給逼了出來,天池吟從天而降一道清吟化為一道音波直攻擊了鬼師,而天池吟則正好擋住了想要再次攻擊過來的綠衣少年!

22不好!她已經恢復過來了!22靈欣對於他們的實力心中有數,自己現在達到了六階,而那個綠衣少年最多也不過是七階初層。對上林清宇還有隨時都有可能恢復過來的天龍,實在是毫無勝算。

22退!22鬼師等人見機極快,一看根本無法在打倒林言之後對其他人造成任何的傷害,反而有可能會被對方的林清宇給牽制住。他們立即消失了個無影無蹤。

22林言,你沒事吧!22後面天龍緊接著也恢復了過來。第一時間衝上去查看林言的傷勢。

22林言!22靈欣體內以火力為主,對各種蠱毒有著克製作用,所以實力雖差,卻也很快恢復了,悲鳴一聲也沖了上去。

一直以來,靈欣壓制著的對林言的感情,就在剛才林言不顧自己的性命來掩護他們的時候完全爆發了出來。

不但是她,林清宇彎下身來緊握著林言的手,她知道,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再也無法把林言當成自己生命中的一個普通過客了。

22讓他吃下這個。22林清宇身為崑崙和聖山的傳人,身上的防身寶貝當然不少,從懷裡掏出了一枚白色的玉丹給林言服下,同時和靈欣,天龍一起運起魂力向著林言的體內輸去。

不知過了多久,林言胸前的傷勢才算是癒合,而受創的元氣也算是大體平復下來。

22這一戰真是好險啊!22

當他們回到學校,孫柏林聽他們把這一戰的經過說了一遍,不由得又驚又嘆。

22當然好險啦,我們神武無比的孫柏林孫大俠沒有出馬嘛!下一次如果我們的孫大俠出馬,我想任何的宵小之輩,肯定要聞風喪膽了。

22得了,不用在那裡編排我了,我知道這一次沒跟你們一起去是我的不對,但是我也實在是沒想到,以你們的實力對付區區一個鬼師,好吧,再加上一個苗疆少年會打得這麼吃力。所以說到底那還是你們自己的警惕心不夠,而不是被人家算計。22

22拜託風涼話先不要說得這麼輕鬆自在好么?這一次的事情可還沒有完呢。22靈欣把自己的筆記本轉給了林言他們看,上面顯示最近仍然在繼續出現新的病患,並沒有隨著昨天的戰況而有所收斂!


看樣子至少那個綠衣少年是還在附近的某一處地方,希望他能及時地把他找出來,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去辦。

22呃,這說明對方還是沒有放棄這一帶,恐怕只是人手不足的時候的臨時回防,現在其他地方已經安排妥當就只剩下這邊一路。22

雖然現在看上去那些普通人中了這種蠱只是像是普通的感冒一樣,但是誰也不知道等到再過一段時間,這種病會不會轉為惡化到根本無法復原。

不論從哪種意義上講,他們都要儘快把這個苗疆高手給查清出來才行。

昨天那個苗疆高手已經露了形象,所以在修真界那無孔不入的監察裡面,從來就沒有能漏網之魚。就算是一時幸運能逃得過去,最後還不是過不了這幾關嘛。

而且可能這個傢伙後來跟鬼師之間似乎還發生了什麼樣的小分歧。當林言和天龍他們靠著整個C市的監視網找到了那個綠衣少年的時候,他竟然還一副大吃一驚的模樣。跟昨天鬼師設計害他們時對他們的手段完全了解完全不同,他對於現代社會的強大的監視網路完全沒有了解。

22哼!你們這一次是又想倚多為勝嗎?22綠衣少年大為不屑,22就算你們用這樣的方法打敗了我,我們苗疆的勇士也是不會心服的。22

22哎呀,又是這一套,你也不嫌煩的嗎?只有當你們人多的時候就是天經地義,你們在這裡偷偷放蠱毒的時候就不用管是不是勇士,我們圍攻你們的時候就天天喊著這個勇士那個勇士的!22

天龍冷哼一聲:22不過這一次我們倒真可以陪他們玩玩。林言,讓我來會會他!22

22那好吧,不過你自己當心一點兒。22

林言知道天龍這是想要借著外面強大的力量來助自己實現突破,也有心成全他。

22呵呵,沒想到你們之中還真是有值得尊重的勇士啊!22

看到自己這麼簡單的激將法也能管用。綠衣少年不由大喜。心裡還暗暗得意。

都說這些修士一個比一個狡詐,沒想到這不是很容易就會上當的嗎?現在衝上來的還是他們之中實力不是最強的那個,只要等會兒的大戰自己有機會能把他給抓住,那就能威脅著他們給自己讓開一條生路!

22我不管你打的是什麼主意,但是既然你這麼想要單打獨鬥一場,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別想耍什麼花樣,除非你能堂堂正正地打敗我,否則的話,你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22

22廢話少說!當你轉入九幽輪迴的時候別忘了,取你性命的人是苗疆巫皇座下大弟子,黑煞!冷雨毒箭!22

黑煞奉行的就是先下手為強的原則,不等天龍祭出他的飛劍,直接放出一道道綠色的毒箭直向天龍射去。

面對這些似乎是無孔不入的毒水。天龍化身入沒有重量一樣在空中飛飄而起。而他的飛劍祭出不守反攻,一道黑光罩將能威脅到自己的毒箭儘可能地擋了下來,而他的飛劍則逼得黑煞無法在那裡繼續從容地繼續進攻!

22哼!你以為只有你們修士才有法寶嗎?22黑煞冷笑一聲,念起一段詭異的咒文,一面帶著四顆骷髏頭骨的盾牌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而天龍的飛劍擊中了那面骷髏盾,卻被輕鬆擋下,而且每一次兩件法寶的相互攻擊都讓天龍的飛劍劍身染上了一絲綠色,雖然身在戰局外面的林言等看不知道那到底會對天龍造成什麼樣的危害,但是料想不是什麼好事。

22大道無凡!22

天龍只覺得一股股極為噁心的感覺順著魂力與自己飛劍的感應傳到了自己的身上,知道不是久拖之計,立即將自己的全身魂力集中在了一起空中飛劍帶著一股有進無退的絕然之意再次向著那個黑煞的骷髏盾上發起了最後一擊!

轟!

兩人全力相交一擊,天龍的飛劍竟然又被反震了回來。

林言等人大驚,正以為天龍的攻擊還是失敗了,沒想到正在那個黑煞洋洋得意的時候,自己的那一面骷髏盾竟然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最後爆裂開來!

22你!你這個混蛋,竟然毀工寶物,我跟你拼了!22

黑煞剛想衝上來拚命,卻同時受到了法寶被毀的魂力相連震動,讓他的體內魂力也受到重創,哇地噴出一口鮮血。

22林言,你來!22正在大家以為天龍肯定是要趁著這個機會襲殺而上把黑煞一舉擊殺的時候,天龍卻突然沉聲叫林言過去。


22什麼?你這個懦夫!你們竟然耍我!車輪戰!2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