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也該走了,郡主,剩下的交給你了。」潘澤宇說道。

「放心吧,潘師兄。」邵小初點點頭。

……

長老堂,十位長老齊聚議事。

三長老把事情一說,其餘九位長老都慎重起來。

七長老聲音洪亮的說道:「此事不可小覷,當年這千刃谷禁制沒有設立的時候,裡面的東西可給我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讓宗門差點陷入存亡危機!」

又有長老說道:「可那裡面,即便對我們來說,也非常危險,以前也有長老隕落在禁地之中。」

「沒錯,禁地的石碑,不光是鎮壓那裡面的東西,而是鎮壓一切實力高超的人物。我們要想進去,也會被石碑鎮壓。」

三長老說道:「即便我們不能進去,也要調查清楚。這不光是牽扯到弟子能不能在禁地修行,更關係宗門的安危。」

這時,一直沒有發聲的景長老開口了,他說道:「這事的確重要,我們不能進去,但門中弟子有可以進去探查的。」

這景長老,便是把景紅陽收為座下弟子的那位長老。在長老之中,他算是小輩。他從前是景國來的一位弟子,在禁地中修行成了劍使,爾後在外遊歷得到奇遇,修為再次晉陞,成為了長老。

「道理沒錯,可弟子們若是進去,安危無法保證。」其他長老說道。

景長老沉思道:「內門弟子、長老親傳弟子,的確還不夠。不過若是劍使,應該能有幾分自保之力。」

長老們相視一望,也覺得有幾分道理。能夠成為劍使的弟子,無一不是千刃谷精英中的精英,以後能夠接任長老職務的人。

他們的實力,剛好不被石碑鎮壓。而且能成為劍使,都是成功在禁地中修行歸來的弟子,再探禁地,應該不成問題。

「可若是出了變故……」還有長老在遲疑。

景長老說道:「我們可以輪流在禁地外駐守接應,同時給他們一些防身的寶物,應該就萬無一失了。」

「說的也是。」長老們紛紛點頭,就連主事的三長老也認同了這個觀點。

「大多數劍使皆出門歷練了,如今還在宗門的劍使有赤練劍使、絕顏劍使、清風劍使三人。」

景長老說道:「我聽說清風正在潛修,那就讓赤練和絕顏走一趟吧。」

「也好,這兩個弟子實力不弱,即便真的遇到危險,應該也足以撤出。」三長老拍板決定。

景長老點頭,臉上微微帶著莫名的笑容,一閃而逝。

半個時辰后,長老堂的其他長老們已經散去。

三長老坐在首座上,慈祥的看著下方的兩名弟子。

一名男弟子身著火紅色半身勁裝,坦露半身,健壯如牛的肌肉塊塊隆起,暴露的青筋里流淌著鮮艷的血液,如同岩漿一般。

他背負一柄闊劍,寬兩尺,長十尺有餘,劍身厚重,沒有劍尖,兩側劍刃卻無比鋒利。

這是兵峰長老的親傳弟子,赤練劍使!

還有一名女弟子,一身順滑的錦緞白袍,上不綉任何裝飾,卻渾然天生,如純潔無暇的雪蓮花。她雙腿修長筆直,腰身如柳,胸前傲然,模樣更是冷艷無雙,這自然就是柳絕顏了!

柳絕顏站在那裡,自有一股出塵氣質,就連旁邊的赤練劍使,也不自覺的把視線在她身上多逗留一會。

「我說的事情,你們都明白了嗎?」三長老問道。

「明白了。」兩人俱是點頭,不過柳絕顏的秀眉卻微微顰蹙了一下。

「絕顏丫頭,怎麼了?」三長老洞察入微,這點小小的變化也能收入眼底。

「沒什麼。」柳絕顏不肯說,但心裡卻聯想到了自己曾在禁地里遇到過的事情。那詭異的聲音,詭異的元器,詭異的影子……

三長老知道她不想說,也沒有多問。交代道:「你們去兵峰,各領取一些特製的護身符,記住,萬事以自身安危為重,一旦遇到危險,便趕緊退出,長老會在外面接應。」

「是。」兩人同時告退。

兩人第二天才準備進入禁地,是以領了護身符之後,柳絕顏還抽身去了一趟磨劍峰。

方一諾在禁地中昏迷的事情,柳絕顏也從長老那裡聽說了。

她來到磨劍台上,並未直接去找方一諾,而是遠遠的直接用神識探看。

「看,那是誰,好美啊!」 豔宮殺:嫡女驚華 磨劍台上的弟子紛紛讚歎。

「連柳絕顏師姐都不認識,你們真是孤陋寡聞!」有弟子說道,「柳絕顏師姐可是號稱千刃谷第一美女,無人能出其右。」

「對對對,上次在磨劍堂我們入門的時候,見到絕顏師姐我就驚艷不已,世間竟有如此冷艷的女子!」

「真想上去問一聲好。」有弟子仰慕著她的背影,卻不敢上前。因為他知道,憑他的身份實力,大抵柳絕顏是看不上的。

「柳絕顏師姐來這裡幹什麼?」

他們猜測著,柳絕顏卻已經用神識遠遠勘透了方一諾房中的情景。

邵小初不見人影,但她還真請了兩個僕從照顧方一諾。方一諾依舊在昏迷,柳絕顏先是直接他的身體。

「一星元將,他的進步竟然如此之快!」柳絕顏心中微微驚訝,「封印有所鬆動,竟然是禁地里的存在窺探破了他的封印。」

柳絕顏蔥指微動,一道手印飛出,又給方一諾鬆動的封印加上了一道,免得被其他人窺探到。

「他竟然能從那些傢伙手中逃出來……真是讓人費盡,還有,那夢巧音的元魂,究竟是什麼?」柳絕顏搖搖頭,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磨劍台。

留下弟子們一陣惋惜,「哎,不知道何時才能有與師姐對話的機會,我等還需要更加努力修行啊!」

PS:已經五更了,還是按上架感言里的,有大賞繼續加更!希望大家能訂閱、月票支持!謝謝!(未完待續。) 方一諾昏迷之後,只覺得頭昏腦漲,意識一直無法清醒。武者的神識,是和意志與精神力密不可分的。

之前的戰鬥,他是依靠元魂的精神力支撐才控制了白骨坦克那麼久,其實意志力已經被消磨到了極致。

他昏昏沉沉了不知多久,魂火的精神能量慢慢被他吸收,其中還有一些被那條封印的元魂給吸收了。

方一諾的意識開始漸漸恢復清明,神識開始產生波動。無形之中,他彷彿觸及到了一層薄膜,那薄膜籠罩了他的神識,限制了他的感知,讓他多餘的精神力量無法延伸。

「要突破了?」方一諾醒來第一個念頭便是如此,那層神識感受到的薄膜,便是阻礙他晉級的屏障。

方一諾趕緊開始修行《五行混元訣——金土篇》,元力開始加速運轉,配合神識一起蛻變晉陞。

他的武道意境在禁地之中已經磨練到位,此時突破純粹是精神層面的。

他集中精神,努力衝刺那道薄膜。那可道阻攔他神識延伸的薄膜,感覺柔弱,卻十分柔韌,就是突破不了!

「沖,衝刺!」方一諾努力的想打破那道屏障,可一次又一次,那薄膜就是紋絲不動,把他的神識限制住,不能進行升華質變。

而方一諾身體里,隨著功法的運轉,元核已經化開變成元液。藍色幽靈在他的心口,一點點淬鍊元液,讓其更加精粹。

「元力已經開始蛻變,要是神識不能突破,晉級肯定失敗!」方一諾深呼吸幾次,平靜自己的心緒。

「我昏迷之中似乎有人給我補充了精神力的寶物,按道理說我的精神力大小已經足夠了。」

「之所以不能突破,便是凝鍊度不夠。」方一諾開始專心凝鍊自己的神識。

他聽說有專門的神識修行法決,可以加快神識修行。不過他現在沒有,當初傅大師也只教給了他基本的神識運用方法。

所以,方一諾凝鍊神識非常之慢,等體內的元液都淬鍊完,即將凝聚新的元核時,他還沒能完成。

「太慢了,一定要跟上元力的進度!」方一諾突然留意到了體內的異火火種,藍色幽靈。

當初一群弟子在兵峰地火洞捕捉藍色幽靈的時候,有不少弟子的神識就被藍色幽靈燒傷,這異火,可是能灼燒神識的!

「對,異火不僅可能淬鍊元力,更能淬鍊神識,我怎麼早沒有想到?」方一諾將神識放到藍色幽靈旁邊,引導藍色幽靈的能量淬鍊神識。

當兩者接觸的一瞬間,他的腦子裡傳來爆裂、熾熱的感覺,就如同一盆熱水澆在頭上一般,燙的頭皮發麻。

這種疼痛是持續的,但也是有效的。方一諾的神識,在藍色幽靈的淬鍊下,果然變得更加精鍊。

神識精粹的感覺奇妙無比,好比如你全力看一本書,背誦理解需要一個時辰,但神識精鍊一倍之後,你看這本書,可能只需要半個時辰或許更少的時間。

這是一種精神層面的全方位提升,有些強者能夠推演未知的事情,也正是因為神識強大。

疼痛在持續,方一諾全身冷汗直冒,牙關緊咬。他或許性格衝動,喜歡冒險,但絕對是個骨子裡堅毅、倔強的男人!

要不然,他也不會穿越到天元大陸之後,一無所有,還能頑強的生活了那麼久,直到得到融合系統才走上武道之路。

他的神識一點點在改變,到最後,所有的神識都被淬鍊完成,凝成一股。

「給我破!」方一諾的神識延伸出去,達到他目前的極限,二十米的範圍時再次遇到了那薄膜。

這一次,方一諾的神識宛如鋒利的劍刃,猛的刺了過去,薄膜被撕裂。剎那之間,他感覺大腦一陣輕鬆,神識超越了之前的極限,繼續蔓延,一直到三十米的範圍才停止。

二星元將的神識範圍是五十米左右,不到極限之前,他的神識範圍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隨著神識的突破,他心臟處的元液也開始化作晶體,點點晶瑩。比之前更加璀璨,每一個分子都蘊含了巨大的能量,元力在他身體里貫通,改造他的體質。

一系列的變化隨即發生,神識範圍增大,元核凝鍊成型,血肉被淬鍊增強……還有他的五臟六腑也在發生改變,其中肺和脾臟也在吸收空氣中的屬性能量,變得更強。

方一諾睜開眼睛,眸中一抹亮光閃過,元力如炬,讓他的雙眼變得炯炯有神。從此,他便是二星元將!

「單憑肉身力量就有五萬斤起,神識三十米,武技目前才一層,需要融合新的武技。」方一諾總結著自己的情況,「對了,還有功法。我的《五行混元訣》也需要開始尋找其他功法,讓我五臟內的能量均衡。」

方一諾起身,門外兩個僕人察覺到動靜,敲門詢問。

「沒什麼事,我已經恢復了,你們可以走了。」

「是。」兩個僕從離開這裡。

方一諾開始進行自己的武道研究,首先是之前從禁地里奪到的骸骨。他從空器中取出那小截白骨,仔細觀摩。

這一截白骨雖然只有一寸來長,但已經煉化的如同寶玉一般,其中還有玄奧的符文。

「按照師傅給我的左道體悟里介紹,這種東西應該就是所謂的妖獸寶骨!」方一諾判斷道。

妖獸寶骨是一些強大的妖獸,它們因為不像人類一樣使用元器,所以便淬鍊自己的骨頭,讓它變得比元器更強,類似於人類的本命元器。

這一截寶骨顯然不完整了,失去了本來的威能。但光是從堅硬程度來說,它就超過將階的元器!

方一諾想到之前它安裝在骸骨蠻牛身上的妙用,覺得這東西可以珍藏起來,以後指不定在融合的時候能夠派上用場。

他把寶骨收入空器中,正想著閉關融合出武技《九式》的第二式,這時門外卻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誰啊?」方一諾前去開門,一看,是外門執事中的苗執事站在門前。

PS:求訂閱!(未完待續。) 「苗執事。」

「嗯,方一諾,身體好些了嗎?」苗執事客氣話剛說,又笑道:「我看你精神飽滿,元力澎湃,氣息外放,看樣子又有所精進,身體應該無礙了。」

方一諾剛剛突破,心情極好,點頭道:「嗯,我現在狀態非常好。執事進屋坐吧!」

「不必了。」苗執事擺手道,「我來是代長老看看你的狀況,隨便通知你一聲,禁地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另外,你抽空去武技閣一趟。」

禁地的事情,想必潘澤宇和邵小初已經用他們自己的方式給長老解釋清楚了。 千金小姐的自定義生活 至於為什麼要去武技閣,方一諾是一頭霧水。

「好了,就這樣吧,你剛剛突破,最好穩固一下境界,我也不打擾你了。」苗執事說完便離開。

「武技閣?」方一諾思考著,他陡然回想起當初在武技閣里。二長老曾經交代過,如果自己創造出了武技,可以去找他。

這件事情方一諾因為一直忙著修行,所以忘記了,難道是因為這?

方一諾又修行了兩日,用以穩固境界。他的元力丹、玄龜龜膠等物,全部消耗一空。除了修行用的書籍和半根寶骨,其餘修行資源空空如也。

他按照長老的囑咐,前往武技閣。

還沒進去,便遇到了二長老和老執事。這兩位坐在武技閣門前的藤椅上,燒著一壺清茶,悠閑的曬著太陽。

方一諾向他們問道:「弟子方一諾,見過執事、二長老。」

老執事看了他一眼,剎那之間,便把方一諾的身體狀況洞察了個一清二楚。

「坐。」

方一諾坐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老執事嘖嘖稱奇道:「想不到啊,我看人這麼多年,這次竟然也看走眼了。」

「你這小子竟然靠著一些殘本就能創造武技,這點可是當年那些天才都沒能做到的。」

方一諾謙虛道:「運氣好而已。」

老執事搖頭道:「這可不是光靠運氣能創造出來的,天賦和鑽研,缺一不可。罪過,罪過,我險些壞了宗門一個人才!」

他猶記得兩個月前自己還在勸阻方一諾不要創造武技,沒想到短短時間,方一諾就證明了自己,果然是世事難料。

另一邊,二長老一直在品茗回味,不發表任何意見看法。

老執事說道:「方一諾,把你的武技展示展示,我看看如何?」

「嗯。」方一諾起身,一拳打向天空。拳頭和空氣摩擦產生火焰,猛烈的拳風隨著拳勁擊出,一道拳印在空中炸裂開來,看上去威勢不凡。

老執事手一擺,便將餘波鎮壓。他仔細琢磨一會,說道:「你這武技,目前威力還不夠強,但它和你的功法相配合,隨著你的實力增長,發揮的威力也會增長。」

「而且因為如此,別人也無法學習模仿,我不清楚你的功法,不好多加評估,這要你自己去摸索。」

「但有一點,我覺得應該還能進步。」

方一諾拱手道:「請前輩指點。」

老執事飲了口茶,說道:「元將境界,必定要煉化五臟之一,修行屬性能量。你的這拳技,看似有火屬性的能量,但不過是異火帶來的,你的心臟並沒有經過專門的淬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