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陳嘯天沒有運轉靈力,單憑肉身本身力量九千斤,跟黃茂才對轟。

黃茂才肉身太弱,完全靠靈藥喂出來的秘血五重天,其實肉身不過氣海九重天而已,那裡承受的了陳嘯天變︶態的轟擊力。

陳嘯天極速打出兩拳,一拳輕鬆卸掉黃茂才的九千斤力道,第二拳也砸了上來。

「嘭」黃茂才拳頭震的裂開表皮,其中兩個指關節內陷折斷,手臂骨折。

「啊…啊……!」黃茂才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傷害。

身子撞在石牆上,落下來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能起身。

左手握著右臂,那種撕裂的疼痛,讓黃茂才恨不得一頭撞在牆上暈厥過去。

見黃茂才基本上廢了,陳嘯天才走到女孩面前,掏出錢袋子抓了一把,也不管多少都塞給了她,說道:「趕緊離開,把你母親葬了吧!」


說完陳嘯天轉身離去。

「恩人恩人,請留步。」女孩剛跑了幾步就額頭生汗,雪白的臉上有些紅暈。


「還有事嗎?」

「恩人,你現在就是我的主人,我是您的奴婢,請告訴我主人的地址,我葬好娘親立刻趕過來,伺候您。」

「啊?不不,別叫我什麼主人,我不是買你,這些錢算我送給你的。」說完陳嘯天幾步跑開,後面的女孩想追,但是沒了陳嘯天的蹤影。

「恩人,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陳嘯天很快找到了師姐和羅浴火他們,在八馬城裡轉了一圈就回客棧了。

晚飯後,徐子陽把所有人集中在他的小院里,有事情要宣布,是關於明天葯聖谷的安排。

徐子陽說道:「明天還是例行的拍賣會,上午是靈藥拍賣會,下午是交易會,交易會後結束,會有聖葯谷的人宣布開谷的事宜,明天你們幾個人,跟我去拍賣會見識見識。」

羅浴火笑道:「徐長老,拍賣會裡面有什麼好東西?」

「各種靈藥奇葯寶葯,殘訣古法,兵器,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徐子陽笑道:「你們就去看看,交易的事情我來做,希望能給聖主淘到一點好東西,助他儘快突破。」

就在這時,徐子陽小院外鬧哄哄的,像是來了很多人。

「羅浴火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是。」

片刻之後,羅浴火跑回來,「徐長老是八馬城黃家的人,說是找打人的兇手,可能……可能是找陳師兄的。」

徐子陽看向陳嘯天問道:「怎麼回事。」

陳嘯天簡單說了一下下午的事情,「嗯,紅塵伸一把手,只要不是你先惹的事就行。」說完徐子陽起身帶著弟子向外走去。

黃家是八馬城三大權貴之一,但是在炎陽聖地面前毛都不算,以前黃家還有子弟拜入炎陽聖地,但是都不是能吃苦的角色,最後沒有通過測試。之後的子弟只能去一些小山門派。

「你們是什麼人?」徐子陽喝問道。

「你們是哪門哪派的,報上名來,不管教好弟子,敢在八馬城惹事?」為首的正是黃茂才的老子。

「你算那根蔥,我們聖地的名字不是你想知道就知道的。」羅浴火喝道。

「你……!」

徐子陽喝道:「行了行了,豎起你的耳朵聽清楚了,我們炎陽聖地,打了你們的人,那是因為你們的人該打。」最後一句,徐子陽靈力外放,霸體一重天的氣勢,直接把黃茂才老爹震的,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聽到炎陽聖地,頓時來人帶著驚恐的眼神看著徐子陽,炎陽聖地在中州皇朝可是數一數二的大派,黃家的人可不敢惹。

「啊,哈哈,誤會誤會,都是我的錯,犬子沒有教好,我這就回去好好教訓這臭小子。」說完黃茂才的老爹灰溜溜的跑掉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說完弟子們都各回各房間。

陳嘯天他們幾個聖地重要的弟子都是一人一間房,其他的弟子則是四人一間,不同實力有著不同的待遇。

陳嘯天沒有立刻休息,而是運轉九轉煉血進行修鍊,就像魔靈說的,他有天賦,但是不肯努力,不勤奮,就會浪費了這份天賦。

很快陳嘯天運轉九周天,感覺秘血又精純了一些,氣海也得到了少許擴展。正所謂「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細流何以成江海」,陳嘯天抓緊一切時間進行修鍊,等待著從量變到質變的那一刻。

自陳嘯天從秘境退出來后,他一直想把那顆九炎仙帝的氣海種子,融進自己的氣海,但是到現在還沒有頭緒,仙帝的氣海種子只是在他的氣海中沉浮而已。

魔靈告訴他先不要急,慢慢來,「如果直接把仙帝氣海種子變成你的,一點用也沒有,因為那是九炎仙帝的,你根本控制不了。既然仙帝給你機緣,把氣海種子送給你,那就是要靠你自己,借鑒,讓種子發芽,變成你自己的氣海。」

就在陳嘯天準備再來九周天的九轉煉血時,突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請問有人在嗎?……咚咚,有人在嗎?」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

陳嘯天收勢,從修鍊狀態出來,然後向大門走來,問道:「你找誰?」

當他打開門的時候,忽然眼前一定,「是你。」雪白的肌膚,精緻如同仙女一般的臉,沒有一點血色,門前站著的人,就是今天陳嘯天幫她出頭,並且給她錢的那個賣身葬母的女子。

「恩人,真的是你,我找的好辛苦啊,總算是找到你了,剛才店小二還不讓我進來。」女子眼睛睜的大大說道。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白天的時候陳嘯天還沒覺得,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而且離的這麼近,他感覺到這女子身上傳來的陣陣寒氣,雖然不是很冷,但是陳嘯天敏銳的感覺到了。

「你…找我有什麼事?」陳嘯天問道。

「恩人,你現在就是我的主人了,我要跟隨你,伺候你。」女子芊芊蹲了一下,雙手放在腰間作揖,施了一個女子禮。

陳嘯天趕緊說道:「我都說了,我不買你,只是覺得你很有孝心,把錢送給你救濟而已,我不是你的主人。」

「不,雪瑤認定主人您了。」說著她竟然往屋子裡面擠,「主人,你洗澡了,要不要雪瑤幫你備洗腳水?」

「哎哎……!」陳嘯天可是秘血二重天的高手,葉雪瑤是一個普通女子,但卻被她給擠了進來。

「我洗澡了,你……哎呀!」陳嘯天頭大。

葉雪瑤不管陳嘯天說什麼讓她走,都不管不顧,她跑去讓店小二準備了洗澡水,親手給陳嘯天泡了一壺茗茶……

陳嘯天已經沒有辦法了,當葉雪瑤要給他脫衣洗浴的時候,陳嘯天抵死不從,緊緊的抓住自己衣領。

「我自己洗,你先出去吧!」

「不行,主人還是讓奴婢伺候你吧!」葉雪瑤也是額頭急出了香汗。

「其他的事都可以,但是洗澡你讓我自己來。」

聽到陳嘯天的話,葉雪瑤眼前一亮,說道:「主人這可是你說的,你是男子漢說話要算數,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主人。那主人你自己洗吧,有什麼需要叫我,我在外面侯著。」

說完葉雪瑤得逞的小得意,然後不給陳嘯天拒絕的時間,立刻轉身離開關上了門。

猛的陳嘯天感覺自己剛才說的話有點歧義,趕緊想解釋:「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做主人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可是外面的葉雪瑤沒有應腔。

這個時候魔靈跑了出來,「小子不錯喲,這麼快就有艷福了,哈哈,不過你要是收了她,怎麼跟你師姐解釋啊?」

「解…解釋什麼?我跟她沒什麼關係。」陳嘯天現在很是鬱悶。

「你今天幫她,給她錢,是不是早就想收了她。」


「沒有絕對沒有,只是想幫幫她而已,你這個老不死的竟然也喜歡八卦。」

「行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這個女子你先收了吧,以後有大用。」魔靈蹦出這句話。

「大用什麼意思?」魔靈笑道:「她的體質很特殊,我觀察了這麼唱時間,應該沒錯,她是九陰玄體,極寒的體質。」

「九陰玄體?難怪我感覺她寒氣逼人,肌膚冰冷。對了你讓我收了她什麼意思,我可不是妖魔邪道,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陳嘯天看過很多古籍,知道有一些歪門邪道的修鍊方式,比如血族吸他人血的、奪肉殼的、把罕見體質的人當成一味大葯養在身邊的等等。

魔靈不爽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九陰玄體對煉九炎焚天很有幫助,一陰一陽,彼此互補,相感交替,相互作用,運化萬千。相傳當年九炎仙帝的一個道侶就是九陰玄體,仙帝曾感慨,要是在他神功還沒有大成前,就遇到她的話,那麼他不止當時的成就,不止踏足仙道的高度。」

「這麼玄乎?」

「所以說你撿到寶貝了。」魔靈笑的很賤。

陳嘯天不笨,立刻想到了什麼,說道:「該不會是那種修鍊吧,一男一女,跟合歡邪派那種修鍊方式一樣?」

合歡邪派,以銀亂著稱,陰陽交合男女雙休,該派弟子不管男女都是銀亂成性,而且殺人不眨眼。


「混沌初始,陰陽五行。陰陽最貼合天道,是最好的修鍊方式,只不過你說的那種邪派,走火入魔,為了急速瘋狂的提升實力,滿足自己的私慾,而誤入歧途罷了。」魔靈評價道。

「不行,我做不出來,為了修鍊,壞了人家的清名。」陳嘯天搖搖頭拒絕著。

魔靈笑道:「你傻啊,你現在是她的主人,她是自願的,等你喜歡她,她也喜歡你,成為相互的道侶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修鍊陰陽了嘛。」

「給我說實話,你喜不喜歡她?」

陳嘯天支支吾吾的說道:「人家長的是好看,要說喜歡現在談不上,最多算是好感……我不希望她因為一些錢,把自己給賣了,這根本不是真正的喜歡。」

「喲,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喜歡?來,說給我聽聽。」


「懶得跟你說了。」陳嘯天開始脫衣服洗澡。

魔靈淡淡說道:「那也就是說,人家心甘情願當你的奴婢,你卻不管人家死活嘍,唉……,可憐正值年華豐茂的美麗女子,卻因為這種極罕見的體質而早逝,可惜可嘆啊!」

聽到這話,陳嘯天停下了動作,「老不死的,你到底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

「嘿嘿,你不是不關心人家,不喜歡人家嗎?」魔靈裝模作樣,「還有,你個臭小子,最近越來越沒大沒小的了,竟然叫我老不死的,哼,氣煞我也。」

「好吧,好吧,魔靈大人,求解。」

魔靈這才解釋道:「這才像話嘛!九陰玄體如果不進行修鍊的話,活不了多久,可能也就二十五六歲就會死。在俗世間,這叫做天妒紅顏英年早逝。九陰玄體最好是修鍊《太玄經》,然後陰陽修鍊,修之大成,太陰玄體就不再是種缺陷,而是天地間一種強絕超世的體質。」

「太玄經,你那裡有嗎?」

「嘿嘿,修羅大帝只收集到開篇,不過足夠她修鍊到四極境界。」魔靈說道,「怎麼樣?我們好心的嘯天,到底答不答應收了這太陰玄體的美麗葉雪瑤呢?」

「我只是幫她而已,幫她,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很快陳嘯天沐浴完,叫外面的葉雪瑤進來的時候,他的語氣和神色都有些變了。

「我叫陳嘯天,是炎陽聖地的弟子,你非要做我的奴婢,那就要聽從我的話和我的安排。」陳嘯天拿出一點主人的架勢說道。

「雪瑤遵命。」

「嗯,以後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嘯天就好,聽清楚了嗎?」

葉雪瑤笑道:「是主人,啊不,是,嘯天小主。」

「就,叫我嘯天。」

「小主,還是尊稱的好,這個不能有失。」

陳嘯天頭大了,「大家各退一步,在外人面前,你就叫我嘯天,等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可以了吧?」

「好的,主人。」

來收拾洗澡水和浴桶的小二過來了,陳嘯天掏出金幣說道:「給她安排一間上房。」

「好嘞客觀,包您滿意。」說著小二讓其他人繼續收拾,然後帶著葉雪瑤離開了。

「這明天怎麼跟師父還有其他人解釋啊!」陳嘯天愁眉苦臉的躺在床上,不管了先休息明天再說。

陳嘯天很快進入夢鄉,美美的睡了起來。突然陳嘯天睜開了雙眼,看到了葉雪瑤,她……她竟然在脫衣服,陳嘯天立馬熱血沸騰,感覺渾身燥熱。

但是葉雪瑤身上的隱-私之處,被強光照耀,陳嘯天根本看不清楚,他伸手向前抓去,但是越追越遠,怎麼都抓不到。

緊接著師姐葉火琪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出來,上前揪著陳嘯天的耳朵,一陣訓斥,但是卻聽不到聲音,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陳嘯天猛的一把抱住師姐,吧唧一口親了上去,葉雪瑤也跑了過來,頓時陳嘯天感覺臉上被她們狂親,那口水嘩嘩的流下來。

「嗯…嗯……!」陳嘯天悠悠的醒了過來,當他看清眼前的景象時候,他大喝一聲,把手中的靈貓扔了出去。

「好噁心,噁心死我了,你這隻蠢貓,我……!」原來剛才是在做夢,而陳嘯天親的正是蘇醒的靈貓。

靈貓在吞噬了陳嘯天給它的血精果,還有一些血種后,直接陷入沉睡,直到今天早上才醒來。

陳嘯天問過魔靈,為什麼他煉化了這些東西沒有沉睡,而這隻靈貓吞掉的還沒有他多,卻沉睡了這麼長時間。

魔靈的回答是,這隻靈貓有其奇異之處,它把以前吞掉的各種天材地寶,吸取精華后並沒有立刻煉化,而是儲存著,等達到一定量的時候,才一起煉化。

凶獸的修鍊方式跟人類還是有所不同,要知道凶獸剛出生,它們的體質就比人類強大很多,這是種族差異,沒有可比性。

「臭小子,春-夢了無痕啊,美不美?哈哈哈哈!」魔靈嘲笑著,「我看看,這靈貓現在達到什麼實力了。」

「嗯,秘血五重天,還算不錯,要是血脈爆發,先祖虛影加身,應該實力更加強大。」魔靈如是評價道。

「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以後能成長為狴犴?」

魔靈也不能給出明確的答案:「除非返祖,血脈完全激活,並不是每一個超級凶獸的後代都一代不如一代,要只有還有一句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最終實力的強大與否還是要看自己。」

「我的目標要超越修羅大帝。」陳嘯天握著拳頭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你可要繼續變︶態的修鍊,不斷突破自我,否則,就是痴人說夢。」

本書源自看書網

… 就在這時,「咚咚」房門打開,葉雪瑤端著洗臉水進來了。床邊的靈貓一看是個大美女,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在葉雪瑤腳下嗅了嗅。

「咦,主人你房間里怎麼有一隻貓啊?」葉雪瑤笑道。

「別管它,不知道哪裡跑來的野貓,別管它。」說著陳嘯天開始洗漱,有人照顧,感覺還真是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