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這妮子長得也非常漂亮,水靈,大大的眼睛總是水汪汪的,櫻桃小嘴,小鼻子,梳著馬尾真是要多清純就有多清純,黎凌也挺喜歡這妮子的,並且,其實黎凌也知道這妮子應該也有點喜歡自己,否者的話,那個女孩子閑的沒事早上幫你做飯吃,黎凌又不傻。

黎凌曾經也心動過,不過,每次看到這妮子父母看向自己的眼神,黎凌就也認清現實了,自己算個屁呀,人家是名牌大學的學生,還是學校的校花,將來的前途無可限量,自己一個小破計程車司機瞎想什麼呢,不過,即使這樣,黎凌與這妮子的感情還是很好,只不過,黎凌一直當她是自己的妹妹罷了。

黎凌看著眼前水靈靈的人撓了撓頭笑道:「是夢露呀,嘿嘿,剛起來。」

非橙勿擾之大嫂很正 「沒事,來,吃飯吧,今天早上做了好多,就給黎凌哥拿過來了。」黎凌面前的白夢露抿嘴笑了笑后便想端著手中的盤子嚮往裡面走。

平常都是這樣,不過,今天可不一樣了,黎凌連忙堵在門口急忙說道:「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真的。」

白夢露楞了一下后,水汪汪的大眼睛瞅了黎凌一會,抿嘴笑道:「是不是黎凌哥帶嫂子回來了呀,沒事,我去看看嫂子長什麼樣。」

說罷,黎凌一個來不及,白夢露直接硬闖了進去,走進去后,白夢露,第一眼就望向床,在看到床上沒人後,白夢露又看了看周圍,在看到周圍確實沒有別人後,白夢露臉上的笑容比之前多了不少,回過頭看向黎凌道:「什麼嘛,什麼都沒有,還不讓我進。」

說罷,白夢露便將手中的盤子放在沙發前的小沙發上,剛抬起頭來后,便看見一個藍色身影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白夢露驚訝的說道:「呀,是多啦a夢,黎凌哥,這是???」

黎凌看到白夢露發現多啦a夢后,一捂臉,心裡暗暗道:「還是被發現了。」 白夢露坐到沙發上將沙發上的多啦a夢抱到自己懷裡后皺了皺眉頭道:「好像還不是布偶,挺沉的呢,對了,黎凌哥你怎麼知道明天是我的生日呀。」

「恩??」黎凌楞了下,自己不知道呀。

摸了摸懷中的多啦a夢,白夢露繼續笑道:「而且,黎凌哥,怎麼知道我喜歡多啦a夢呀?」

「哎??」黎凌又楞了下,自己也不知道啊。

「這個玩偶是黎凌哥,特意買給我的生日禮物吧??黎凌哥你真有心呢。」白夢露摸了摸自己懷中的多啦a夢后沖著黎凌甜甜的笑道。

黎凌怔了下,連忙擺手道:「不,不是的,不是的,這是我朋友的,先放在我家裡了。」

「哦?哦,原來不是給我的呢。」說道這裡白夢露有些遺憾的看了看懷中的多啦a夢后,還是將多啦a夢重新放回了沙發的原處,還好,多啦a夢聽了黎凌的話,一直沒動,也沒說話。

看著白夢露皺著的小臉,黎凌撇了撇嘴道:「額,我也給你買了個,比這個還大呢,不過,在網上買的,明天才能運回來,所以,額,所以,明天才能給你,你的生日我肯定要給你送禮物啊,嘿嘿嘿。」

聽到這裡,白夢露苦著的小臉又笑了起來,沖著黎凌甜甜的笑道:「那謝謝黎凌哥咯,明天晚上一定要來我家給我過生日喲。」

黎凌連忙點了點頭答應道,唉,看來今天下午要出去買個玩偶了,估計又要不少錢呢。

「那黎凌哥,我先回去了,你吃飯吧。」白夢露說完便朝著門外走去,黎凌連忙點頭答應,而也就在白夢露即將走出黎凌的房子后,外面的一聲叫聲,讓黎凌忍不住撇了撇嘴,這臭小子。

白夢露的弟弟此時在外面大喊道:「黎凌你吃完飯自己把盤子送回來,每次吃完飯盤子都不送回來,每次都是我姐姐去拿,還真把我姐姐當媳婦了啊。」

聽到這裡,白夢露臉突然紅了起來,沖著黎凌急急地說了聲,別放在心上后,便連忙朝著門外跑去,而沒過一會,就聽見門外的慘叫聲,黎凌搖了搖頭,那臭小子又要被白夢露教訓了。

待白夢露走後,坐在沙發上一直不動的多啦a夢此時卻突然跳了起來,沖著黎凌驚叫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裡的人怎麼都認識我?還有我的玩偶?這是怎麼回事啊!!」

黎凌撇了撇嘴,沒搭理多啦a夢,拿出一盒錄影帶放入錄影機裡面后,坐在沙發上沖著多啦a夢嘆了口氣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你看看這盒錄影帶,我想你大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電視機裡面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屋子裡面也是陷入了寂靜,只有電視機的聲音在黎凌的屋子裡面迴響。

十幾分鐘后,多啦a夢臉色驚恐的望著黎凌沒說話,用白色的小拳頭指了指電視,又指了指自己,嘴微張,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黎凌聳了聳肩道:「就是這樣,怎麼說呢,你其實就是一個虛構的人物,至於為什麼會來道我們這裡,我也不清楚,要是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就是,你不是穿越了時空,恐怕是穿越了位面,或者說,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多啦a夢聽黎凌說完后,陷入了沉思,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過,想想也是,要是此時突然有一個人過來跟你說,你其實是一個虛構的人,是被虛構出來的,恐怕,你心理也不怎麼好受吧。

半響,多啦a夢還是沒有說話,黎凌率先開口道:「不過,你既然能來到這裡,那你肯定就能回去的,不用擔心,這段時間就住我家吧,不過,你要注意的是,千萬不要到處走動,如果碰見別人的話,一定要裝木偶,不要嚇到別人。」

黎凌說完后,多啦a夢從沙發上跳了下去,沖著黎凌鞠了一個躬道:「這段時間就麻煩你了。」

「嘿嘿嘿,沒事,沒事,小意思啦。」黎凌連忙擺了擺手笑道,其實黎凌也是有些目的,一來多啦a夢也沒處去,去別的地方要嚇到別人,搞不好還要被抓起來,而二來呢,也是最主要的就是,哆啦a夢胸前的百寶袋,嘿嘿嘿。

就在黎凌剛打算在說點什麼的時候,黎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黎凌拿起電話后看了下,是易清那小子,黎凌連忙按了下接通鍵道:「喂,易清啊。」

「你起來了沒有啊,今天,天氣不錯,咱們去爬山吧?我現在去找你。」電話裡面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黎凌一聽連忙道:「不,不用了,我今天有點事,不出去玩了,你自己去吧。」

開玩笑,家裡面還有個多啦a夢,黎凌怎麼可能放心出去玩,並且,黎凌還有點事情,想要拜託多啦a夢呢。

易清在電話那頭楞了下后道:「那好吧,我自己去玩了。」

掛掉電話后,易清看著手中的電話撇了撇嘴心理暗想道,這小子搞什麼鬼啊,平時要出去玩,這小子就跟瘋狗一樣,攔都攔不住,今天竟然不出去了,奇怪,說罷,也就沒往心裡去,既然黎凌不去,那就自己去吧。

吃完飯,黎凌便將盤子給白夢露送了回去,不過,開門的是白夢露的弟弟,白泇,這小子虎頭虎腦的今年剛上初一,跟黎凌關係不錯,黎凌經常買些小玩意給白泇,時不時的還教一點白泇泡妞絕技,儘管,黎凌一次戀愛也沒談過。

把盤子給送回去后,一上午,黎凌就跟多啦a夢搗鼓自己家的那台破電視,那電視是黎凌從二手市場淘來的,沒什麼特殊的,兩人將電視拆開后,裡面除了灰塵還是灰塵,多啦a夢拿出一堆道具,檢測了半天,也沒檢測出什麼有用的線索來。

兩人忙活了一上午,滿頭大汗的坐在電視機面前喘著氣,多啦a夢將道具都收起來后嘆了口氣悶悶不樂道:「算了,先不管這個了,等日後要是有機會的話,時光機的出口肯定還會出現的。」

「那倒是,既然你能來,那肯定就能回去,只要保存好這台電視就行了,對了,中午了,你要吃點什麼?」黎凌擦了下滿頭的大汗道。

多啦a夢想了想后沖著黎凌笑道:「有沒有銅鑼燒呀~」

黎凌一愣,撇了撇嘴心理暗想道,有你妹的銅鑼燒啊,聳了聳肩對著多啦a夢道:「這裡怎麼會有那玩意,算了,不問你了,我出去買點好了,你在家裡看家吧。」

中午黎凌去小區門口買了點小菜回來了,吃飯的時候,多啦a夢一個勁的說這裡的飯菜好吃,看見多啦a夢吃的這麼高興,黎凌將筷子放下,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嘿嘿,多啦a夢我們這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你心腸好呢。」

第一天認識就讓人家拿道具幫助自己,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不過,也只能這樣了,這件事迫在眉睫,否者,自己遲早要讓那老司機欺負死的,自己昨晚跟主管鬧了下,那老司機一點事都沒有,以後肯定還會變本加厲的。

「嘿嘿,哪有呀~~」多啦a夢有些害羞的撓了撓自己光光的後腦勺笑道。

黎凌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有件事,我想拜託你呢,你看看能不能幫幫我呀。」

「好啊,你說說看,是什麼事情。」多啦a夢一點都沒多想,放下手中的筷子后笑道。

看多啦a夢答應了后,黎凌就把自己的事情給多啦a夢都說了一邊,說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別提有多可憐了,多啦a夢聽了后直接氣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道:「怎麼還有那麼不要臉的人呀,你說,你想怎麼教訓他。」

「額,教訓就不要了,我不忍心,畢竟人家也要掙錢,我就是想讓那人別在偷油了,你不是有個時光鏡子嘛,就是可以把以前發生的事情放下來,就把他以前偷油的事情錄下來,然後嚇嚇他就好了。」黎凌呲著嘴笑道,這件事成了。

多啦a夢楞了下后,兩隻手伸進自己的百寶袋一邊找東西一邊道:「黎凌你還真是心腸好呢,那好,這時光鏡借給你。」

瞬間,多啦a夢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四四方方的鏡子,與普通的鏡子大小差不多,只不過,這鏡子的後面卻有許多的按鈕。

黎凌接過這熟悉的時光鏡后嘿嘿的笑道:「那謝謝多啦a夢啦。」

倒不是,黎凌心腸好,只是,對於偷油的這件事情,公司已經睜隻眼,閉隻眼了,自己就算拿著證據去找主管,也許主管會處罰那老司機,或者直接將那老司機開除,不過,那樣的話,自己以後在公司也就沒法混了。

畢竟,這種事公司裡面的老司機都做,自己要是把這件事給捅開之後,自己恐怕在公司也會不受大家待見了,並且,老司機不偷油,就沒多餘的錢給主管送禮,這樣,自己間接的把主管也得罪了,用不了多久,自己恐怕也要被踢出公司了,黎凌又不傻,肯定不會那麼乾的,否者以黎凌的暴脾氣,你惹了老子,老子要是不給你點顏色瞧瞧,那自己還叫黎凌嘛。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將這件事錄下來,然後給那老司機看,讓那老司機收斂點,不求你以後不偷了,但是,只求你以後少偷點。

時光鏡非常好用,黎凌找准那老司機偷油的時間后,時光鏡便給放了出來,而黎凌也是用手機給錄了下來,今晚,黎凌就準備拿給那老司機看看。

下午,黎凌特意去買了一個小號的多啦a夢玩偶,讓多啦a夢的放大鏡照了一下后,便已經有了真人的大小,省了黎凌不少錢,不過,多啦a夢倒是不太高興,用多啦a夢的話來說就是,把自己的玩偶,送給別人,總是感覺怪怪的。

吃完晚飯,黎凌便把多啦a夢留在自己家裡,自己拿著手機獨自朝著計程車公司走去,哼哼,死老頭,讓你欺負我是新來的,非要給你點顏色瞧瞧不可。

到達計程車公司的大院后,大院裡面有許多司機在洗車,黎凌則是在找自己那輛車的位置,現在到了換班的時間,那個老司機應該在這裡等著自己。

就在黎凌找自己車的時候,身後一個yin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哎呦,聽說你昨晚還找主管理論了?結果呢??小年輕真是的,油被你用完了,就交罰款嘛,還去找主管理論,理論的結果是什麼,說來我聽聽。」 這人的聲音異常熟悉,就是哪個坑自己的老司機,這句話也簡直是**裸的挑釁,若是平常,黎凌還就真的只能忍氣吞聲了,不過,現在嘛,嘿嘿嘿!

「呦,張世昌啊,結果是什麼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裡現在有點東西向要你看,你要是不看的話,恐怕要後悔了。」黎凌沖著這位禿頭,臉上長著麻子,塌鼻子,長相很猥瑣,四十歲左右,體型肥大臃腫的大叔說道。

當朝第一惡妻 說完,黎凌便直接朝著這位名叫張世昌的老司機身後走去,黎凌與這張世昌合開的計程車就在後面停著,黎凌也不搭理這張世昌,直接坐進了駕駛室裡面。

張世昌在外面楞了下后,摸了下自己本來就沒多少根的頭髮,暗暗道,不對呀,這小子平時不都是挺慫的嘛,今天怎麼開始橫起來了?還要給自己看東西?看什麼?雖然一肚子疑問,但是,張世昌還是朝著計程車走去。

在張世昌坐進副駕駛位置的時候,黎凌已經開始搗鼓自己的手機了,沒一會,黎凌便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張世昌道:「諾,你好好看看吧。」

張世昌帶著疑惑接過手機開始看了起來,在過了半分鐘后,張世昌突然拿著黎凌的手機狂按,黎凌在一邊綁著自己的安全帶一邊毫不在意的說道:「刪什麼刪,就算刪了,我那裡還有好幾份呢,不一樣的,你想看的話,我都給你呀。」

張世昌聽到黎凌的話后,楞了下,將手上的手機一下丟給黎凌后,在車內點了一根煙,毫不在乎的說道:「怎麼著?小子?要威脅我?我活了四十多歲,我怕你威脅?哼,就算你把這視頻送到主管那又怎麼樣?我被開了后,你肯定也不好過,也要開除,誰怕誰?小年輕的找個工作不容易,還不好好的珍惜!!」

黎凌咧著嘴笑了笑,打開車窗跑了跑煙味后道:「唔,沒錯,對啊,咱們誰怕誰?都要被開,但是,我琢磨了下,我今年才二十歲,你四十多了,干計程車這行你也有十幾年了吧,養老保險,各種福利估計也拿了不少了,開除了后,你還有什麼?我到是沒什麼呀,我才剛進一個月,什麼福利都沒有,再說了,你四十多,我二十,我被開了我大不了再去找另外的工作,你要是被開了呢,唔,四十多了,我還真沒想到那家公司還要你,要是這麼算算的話,好像,我還比較合適呢,走,咱們現在就去主管那,試試。」

說著,黎凌就開始解自己剛綁上的安全帶了,看黎凌這架勢好像就真的想去找主管一樣,不過,黎凌是裝得,黎凌可是非常在乎這個工作,並且,黎凌也知道,這張世昌肯定不會跟自己去找主管的。

果不其然,張世昌聽了黎凌的一番話后,就知道黎凌這小子不是好欺負的,在看到黎凌已經開始解安全帶了,張世昌還真怕黎凌年輕氣盛,腦子一熱去主管那裡去鬧,那樣的話,可就大事不好了。

張世昌連忙丟掉煙頭,一把拉住黎凌的胳膊賊笑道:「嘿嘿嘿,黎小哥,黎小哥,大哥這不是犯糊塗了嘛,你就原諒大哥一次吧,我以後保證再也不去偷油了,真的,小哥,大哥再也不敢了。」

黎凌在心理已經樂壞了,只不過,臉上沒表現出來,而是挑了挑眉毛回過頭來看著張世昌道:「這樣啊,可是,我昨天剛被罰了兩千三,這可咋辦,最近都沒錢吃飯了呢。」

「大哥給,嘿嘿嘿,大哥給你,諾,大哥這裡就有一千,剩下的一千三,大哥明天給你,好不好。」張世昌一邊緊緊的拉住黎凌的胳膊一邊陪笑道。

這樣的解決方式,黎凌在滿意不過了道:「哦~~這樣啊,那行吧,那我就原諒你一次?」

「哎,好,哎,就原諒大哥這一次。」張世昌連忙陪笑道,而此時,已經有一疊紅色的百元大鈔遞到了黎凌的面前。

黎凌笑著接過這一疊錢后也沒數,直接放道自己的口袋裡笑道:「那行吧,你走吧,明天別忘了把錢給我。」

「哎,好。」說道這裡,張世昌才抹了一把臉上的汗,趕緊打開車門下了車。

而黎凌的計程車也在此時慢慢的駛出計程車的大院,準備去拉客了,張世昌看著消失的計程車暗罵道:「媽的,臭小子,以後你小心點,可是,不太對呀,剛才那段視頻自己當時是在一個荒郊乾的啊,這小子怎麼會拍下來啊,真奇怪。」

黎凌現在的心情很好,一邊哼著歌,一邊往前慢慢的開著,至於今天這件事,黎凌並不想告訴易清,倒不是,不相信易清,這件事解釋起來很麻煩,就算好朋友也不能告訴,就像你跟自己的老婆愛愛不能告訴你兄弟是一個道理。

往前開著開著就看見一女人長發飄飄拖著一行李箱在路邊招手,黎凌趕緊將車靠了過去,心想,今晚好買賣,剛出來就碰見一個。

靠近了,這女人,被車燈一耀,黎凌情不自禁的哇了一聲,好漂亮,這女人一身工作裝,上身黑西服配著白襯衫,下身是過膝的黑色裙子,最讓黎凌流口水的是,還配上了一條黑絲襪,話說,男人這種動物對於絲襪就是沒有抵抗力。

不過,黎凌還沒仔細看,這女人已經拉開計程車的後門將自己的行李箱給放了進去,然後又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來,黎凌這才看清這女人的面容,心裡暗嘆道,好一個御姐,戴著一個黑框眼鏡,大眼睛,長睫毛,高挺的鼻樑,誘人的小嘴,讓人忍不住想上去親一下,此時,這女人正好來了一個電話,便直接給接通了。

本來想問下這女人去那的,不過,這女人一直在打電話,並且嘰里咕嚕的說著還是外語,時不時來句思密達,要不就來句o,yes,黎凌也沒多管,現在黎凌所處的地段屬於繁華路段,經常堵車,所以,黎凌現在要先把車開出去,否者一會堵在這就不好了。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后,黎凌的車已經慢慢駛出好一段距離了,而這女人的電話也算是講完了,放起電話后,一邊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一白色紙條一遍說道:「對不起,很重要的一個電話,來,這是地址。」

「沒事,沒事,很正常,經常有乘客這樣。」黎凌接過白色紙條后連忙笑道。

接過紙條看了一眼后,黎凌撇了撇嘴,心理暗想到,紫金花園?靠!!就在前面不遠,這女的要是拖著行李箱走的話,連十分鐘都用不上,根本用不著計程車,純屬浪費錢,黎凌真想直接將這個女人放下,讓她自己走的,不過,想了想,算了,紫金花園就在前面不遠,直接把這女人送過去吧。

把紙條遞迴去后,黎凌便朝著紫金花園快速駛去,估計連半分鐘都不到,黎凌把車停了下來道:「行了,到了。」

這女人楞了下,看了看車窗外高聳的樓房沖著黎凌疑惑道:「就是這裡?這麼近?」

黎凌聳了聳肩道:「就是這麼近。」

黎凌說完,這女人的臉色就有點不對勁了,眼神開始變的冷了起來,本來就很冷,現在這眼神就更冷了,這眼神好像就在跟黎凌說,這麼近,一開始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嘛!!還讓我上車把我拉到這裡,這不坑錢嘛。

不過,這女人也沒說什麼,望了下計程車上黎凌的工作牌后,便開始從自己的皮包裡面掏出錢夾子,準備付錢。

而就在此時,黎凌擺了擺手說道:「行了,不要錢了,就這麼近,下次注意一點,打計程車先告訴司機地點。」

黎凌這人雖然算不上好人,但也絕對不是壞人,這種錢,黎凌並不是特別想要,也不多,十塊八塊的,不過,對於這件事,黎凌還是有點惱怒的,所以說教了下這個女人,下次上車直接說地點好嘛,靠!浪費我時間,長得漂亮了不起呀,還一上車就說鳥語,說你大爺的鳥語。

這女人楞了下后,臉上冰冷的表情也換上了一副笑容,沖著黎凌笑道:「那謝謝你咯。」

黎凌撇了撇嘴沒搭話,老子正生氣呢,誰有空理你,這女人看黎凌不說話,也知道黎凌心裡想什麼,笑了笑沒說什麼,下車后拿走自己的行李箱便跟黎凌打了一個再見的手勢就朝著紫金花園裡面走去。

黎凌也發動起車子準備在去接活了,不過,心裡卻惡意的想到,紫金花園在這黎凌這三線城市屬於高檔公寓了,並且規模跟一線城市的高檔公寓也絲毫不遜色,房價自然也是高的驚人,這女的該不會是某個老闆包養的情人吧,黎凌非常邪惡的想道,想到最後,黎凌還特別猥瑣的笑了兩聲。

十多分鐘后,黎凌停在了一家歌廳的門口,將車熄了火,準備在這裡等客人,而這裡也有許多計程車停在這裡,黎凌停好后,便坐在車裡拿出手機玩了起來。

也就兩分鐘的時間,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了過來,黎凌看著這陌生號碼本來是不想接的,可是一想,萬一是自己在老家的爸媽用別人的手機打給自己的有事怎麼辦,最後還是按了接通鍵。

「喂,我是黎凌。」黎凌接通道。

電話裡面一個陌生的女性聲音傳了過來道:「是我,剛才坐你計程車到紫金花園的那個人,你還記得我嘛。」

恩?那個女的啊,奇怪了,她怎麼會有自己的電話號碼,自己沒給她自己的電話號碼呀,黎凌皺著眉頭道:「沒忘,怎麼了,你有什麼東西落車上了嘛?」

「不是的,那個,你可不可以來紫金花園一趟呢?」電話裡面的聲音好像很急的樣子。

哎?找我幹嘛?黎凌納悶了,黎凌剛想拒絕的,畢竟,自己現在還要拉客人嘛,可是電話裡面的那個聲音又接著說道:「拜託你來一下吧,真的有急事。」

聽著這女人著急的聲音,難不成真的有什麼急事?算了,反正,現在才晚上八點半,歌廳裡面基本上沒人出來,那就去看看吧,黎凌撇了撇嘴道:「哦,好,我現在過去。」

掛了電話后,黎凌便發動起車子朝著紫金花園駛去,心理暗自yy道,該不會是這女的看上自己了,然後找自己喝喝茶,談談人生吧。

; 沒一會,黎凌的車便行駛到了紫金花園的門口,而一個人影則是站在路燈下面朝著黎凌這裡揮手,這個人影自然是剛才坐黎凌車的那個女人,黎凌連忙將車給靠了過去,拉下車窗,沖著這個女人道:「怎麼了?」

「找你有點事,能不能幫幫忙呀?」說完這女人還衝著黎凌抿嘴笑了笑。

女扮男裝:公子傾城 「找我有事?找我什麼事啊。」黎凌撇了撇嘴說道。

「你能不能先跟我進來呀,真的有急事。」這個女人就是不說什麼事。

黎凌想了想,這紫金花園裡面應該沒有什麼歹徒吧,附近都有保安巡邏什麼的,既然都已經來了,就下車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搞什麼鬼吧。

黎凌停好車,便跟著這個女人朝著紫金花園裡面走去,這也是黎凌第一次進入這紫金花園,到底是高檔公寓,裡面的擺設差點晃瞎了黎凌的眼睛。

沒一會,黎凌便跟著這個女人走到了一棟樓的大廳,這大廳裝修的金碧輝煌,而有一個東西挺扎眼,就是剛才這個女人的黑色行李箱,放在電梯的門口,黎凌不知為何,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額,我叫諾青蝶,很高興認識你。」說罷,諾青蝶就把手給伸了出來。

黎凌皺了皺眉頭,沒跟諾青蝶握手,黎凌yy歸yy,但是黎凌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可能看上自己,或者像自己想的那樣,找自己聊人生什麼的,這是不可能的,這女人找自己,絕對有一些腦殘的事情,需要自己辦。

「說吧,到底什麼事。」黎凌掐著腰四處看了看后說道。

諾青蝶看黎凌不跟自己握手,有些尷尬的收回手沖著黎凌說道:「我是最近剛來這裡的,公司就給我分了一個這裡的房子。」

黎凌也不去看諾青蝶直接出聲說道:」有什麼事,快點說吧,我還有事,直接說重點。「

「就是,這裡的電梯好像壞掉了,我在這也不認識什麼人,你看看能不能幫幫我?」諾青蝶低著頭說道,看來剛才不說什麼事,就是怕黎凌知道事情后直接走掉。

黎凌挑了挑眉毛心理暗想到,靠,尊重下老子的職業好不,老子可是計程車司機,又不是搬家公司,把老子喊來就給你搬行李。

「你家幾樓啊,不行的話,你直接放門衛那裡啊,明天等電梯好了在拿,不行嘛。」黎凌肯定是不想幫忙的,現在這個點正是計程車的黃金時段,夜班的計程車司機就指望這個時間段賺錢,到了後半夜基本上就沒人了,現在這個點幫這個女人搬行李?開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