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若西神色陰沉,哼了一句:「就算你再厲害,還能抵得過我東臨門這麼多的武者?哼,何況,你一個小丫頭,還能殺了我步若西不成?」

「本來要殺了你有些難度的,不過,既然本少爺生氣了。那麼你就乖乖的去死吧。」黑衣女子用淡淡的語氣說道,從懷中拿出了毛茸茸的東西,細看之下,竟然是一個白毛小貂,這小貂只是比巴掌略大,顯得極為可愛。

見到這種情況,步若西不禁愣了一愣。

不過,方主這些毒龍門的武者,卻是臉色大變,小姐終於將這個東西拿出來了嗎?

小貂此時正在熟睡,被黑衣女子撫摸了幾下,不依的挪動了幾下身子,才是醒了過來,不過,它一雙瞳孔在深夜當中散發著赤紅之色,顯得有些陰森。

「小白,是時候捕食了!」

黑衣女子神態溫柔的對小貂說道,在她的聲音落下,那白毛小貂卻是聳了聳身體,眼神突然變得凌厲了起來,不過,它樣子極小,又渾身白毛,卻是一點也不嚇人,反而很是可愛。

「捕食?」幽影嘴角輕揚,這個丫頭簡直便是不將人當作人來看待。

在黑衣女子的指示之下,白毛小貂極快的飛竄而出,朝著步若西急沖而出。它的速度極快,形成了幾道黑影,竟然跑到了步若西的身上,步若西一驚,身手去捉,不過,小貂的速度很快,任他怎麼也是捉不住,氣急敗壞了吼了一聲,一道掌力朝著劈出,小貂卻是極為精靈,在步若西發動攻擊的時候,已然極快離開,躥到了步若西的腳邊,猛咬了一口。

「啊!」

步若西發出一聲大叫,被小貂咬的有些發疼。

小貂輕叫了一聲,快速的回到了黑衣女子的手上,宛若討好一般,摩擦著黑衣女子的手心。黑衣女子嘴角含著笑容,冷冷的看向步若西。

而在場的人,都是略微驚訝的看向他手中的小貂,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小東西,竟然有著這麼可怕的速度。

「哼,不痛不癢!」

步若西雖然惱怒,不過,見到小貂咬了她一口,便是馬上回去,鬆了一口氣,朝著黑衣女子冷冷的嘲諷道。

黑衣女子笑了起來:「我既然是毒龍門的人,那麼你以為我的小貂真的會這麼簡單嗎?哼哼,為了培養我的小白,你知道我為她吃了多少的毒物?哼哼,天下間,除了我,沒有人能夠解開小白的毒物。」

聽到黑衣女子的話,步若西馬上反應了過來,他駭然的低頭看去,只見她被咬到的地方,已經發青,步若西神色大變,當機立斷用掌力將他的大腿劈斷了。這才是咬牙切齒的看向了黑衣女子,吼道:「你好狠的心!」

他實力高強,雖然失去了一條腿,不過,依舊是兀自站著。

「不過,就算我死了,也不會讓你好過!」

步若西帶著怒意的吼道,不過,聽到他的話,黑衣女子卻是沒有任何的擔憂,始終淡淡的看著他,眼神當中,頗為的不屑,那眼神,彷彿在看什麼已死的東西一般。

「怎麼?不攻過來嗎?堂堂毒龍門少主,害怕了嗎?」

黑衣女子即便是在千葉城也是有著不輕的威名,步若西帶著不安的心理吼道。

「呵呵!」

黑衣女子輕笑了兩聲,用傲然的態度,宛若看著垂死掙扎的人一般,戲謔的道:「你不會以為就劈斷了一條腿就可以了事了吧?」

步若西一驚,很快,身體便是用上一股麻痹的感覺。

「你對我做了什麼?」步若西的聲音帶著幾分驚恐。

黑衣女子神色變冷,淡漠的道:「死吧,下輩子可不要再來對付本少爺了。」

「彭!」

在她聲音落下,步若西仰天倒下,再也沒有任何的氣息,神色卻是一臉的不甘心。

見到這種情況,在場的人,都是大驚,對這個黑衣女子更加的恐懼了,竟然將步若西也這般殺死,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將步若西殺了,黑衣女子環視了周圍的情況一眼,幽雨和梁修被東臨門武者重重圍住,陷入了苦戰,而胡家的武者,對抗白日和十多個東臨門武者,一時間斗得不相上下。

「老鬼,你們攔著他們,我去幫那個小鬼!」

黑衣女子朝著幽影說了一聲,朝著幽雨沖了過去。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 「呵呵,你看起來好像很鎮定?你的大將步若西可是死掉了。」與白日對峙,胡鐵周淡笑的道。

白日笑了起來:「有什麼好擔心,即便是若西死了,這邊還是我們佔優勢,該擔心的,應該是你們才對了。」

說話之間,他揮掌而出,強勁的氣力,令的胡鐵周又是暴退了好幾步。

他的氣息完全沒亂,臉上始終帶著淡然的笑容,好像什麼都沒有看到一般,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的笑容,卻是令人感覺一股寒意上涌。

步若西與他相處了至少也有二十年,而且,又是始終忠心與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絲毫沒有在意步若西的死亡。

「所以,我才說,你這冷血動物。」

胡鐵周運轉自己的氣力,一拳轟向了白日的面門,這正是眼前男人的本性。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成為東臨門最強的堂主。

「在場的那個不是冷血動物,你還是看開一點為好。」白日無所謂的笑道,輕鬆的將胡鐵周的攻擊擋住。偷的空閑,他快速的掃過現場一眼,續道:「你還是想想你們怎麼死為好吧,你們的時間不多了。」

胡鐵周神色沉重,也如同白日所說一般,他們的劣勢極為明顯,雖然他們這邊的高手更多,不過,白日所帶來武者,個個實力都不弱,而且,他們還站著絕強的人數優勢。

「你莫要太過小看我們為好,那個小子可不是這麼簡單可以對付的。」胡鐵周哼道。

「彭!」

激蕩的一道悶響傳開,兩人紛紛後退,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大,一時間誰也無法取勝,也無法插手別的戰鬥了。

「那個小子,我承認他很厲害,不過,我相信,他即便是再強也不可能是二十多個武者的對手吧,呵呵,我帶來的武者,可不簡單。」白日以一副輕鬆的姿態說道,好像所有事情都掌控在心一般,神態沒有任何的緊張和擔憂。

「誰知道!」

胡鐵周笑道,這個小子能夠以這麼年輕就成長到如此程度,本來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何況,魔刀還在這個小子的手中呢?

正在胡鐵周和白日激戰的關頭,幽雨苦戰的越來越是辛苦。雖然梁修也是苦戰,不過,因為魔刀在幽雨的手中,所以,大部分的武者都是對付幽雨,企圖從他手中奪走魔刀。

「彭!」

一刀劈開那些武者的大招,隨著一聲爆炸,一道氣浪蔓延而開。

幽雨的身影,急速的在在這些武者當中閃略,魔刀不斷的揮動,不過,雖然幽雨的速度奇快,出手也是毫不留情,這些武者卻遠非之前的武者可以相比的,雖然有些狼狽,不過,都是沒有這麼輕易的被幽雨打中。這也讓幽雨對於東臨門,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這便是東臨門的實力嗎?果然有驕傲的本錢。不過……」

幽雨面對著不斷衝來的東臨門武者說道,一邊閃躲對方的攻擊,一變反擊,不過,在如此數量眾多的武者當中,幽雨的反擊,也是越來越弱。

「彭!」

幽雨被一掌擊中,身體踉蹌了兩步,一咬牙,幽雨穩定住了身形,揮手一刀,反將那個攻擊的武者斬殺了。

「殺!」

幽雨的身後,又是聚了兩三個武者,揮動攻擊,朝著幽雨打來。

面對這沒完沒了的攻擊,即便是幽雨反應再快,也不可能閃躲,眼看攻擊便是落下來,幽雨不禁咬緊了牙關。

「彭!」

幾道聲音傳開,攻擊幽雨的幾個武者,身上帶著濃郁的黑氣,朝著幽雨的方向撲倒,等到所有人倒下,一掌英氣的臉出現在幽雨的面前,正是黑衣女子,她冷哼了一聲,說道:「我欠你一條命,現在還給你,兩不相欠。」

雖然忌憚眼前的人,不過,還有著更為重要的敵人,幽雨也是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想想該怎麼反擊吧。」

「我能擾亂他們,至於能不能行,那麼就要看你自己了。」

黑衣女子看著圍住他們,越走越近的東臨門武者,沉著臉色說道,她神色堅定,帶著幾分沉重,顯然是在準備大招了。

幽雨點了點頭,此時圍住他們的有三十個武者,若是能夠擾亂他們一瞬,幽雨便是有機會。

在幽雨兩人說話的時候,東臨門的武者,對視了一眼,都是惡狠狠的沖了上來,三十人的陣仗,令的兩人頭皮都是發麻,幽雨壓制著心頭的危機感等待,而黑衣女子雙手合十,輕喝一聲,合攏的手掌剎那分開。

在她白嫩的手掌之間,一頭兇惡的野獸逐漸的膨脹,隨著黑衣女子的一道高拋,瞬間膨脹到了十米大小,這等詭異的出現,令的圍攻的武者,行動都是為之一滯,不過,也僅是停了一瞬,他們繼續朝著幽雨兩人攻來。

這等攻勢之下,別說幽雨兩人,即便是再厲害,也是必死無疑。

「小子,看你表現了!」

走鏢新娘 ,落在了幽雨兩人頭上,幽雨的瞳孔猛然緊縮。這個女人,也是個瘋子!


「彭!」

地面發生一陣劇烈的搖晃,巨大的響動頓時傳開。在這陣響動當中,一個個東臨門武者,都是被勁氣吹的連連後退。

「啊!」

一道慘叫聲音突然響起。

「怎麼回事?」

漫天灰塵當中,東臨門的武者都是大驚,緊接著,灰塵當中,又是極快的響起了東臨門武者的慘叫聲音,一個接著一個,那種頻率,顯得很快。

「這個小子倒是可以。」

黑衣女子此時身形有些狼狽,在猛獸掉落的過程當中,她也是險之又險,才是躲開,免得成為野獸的腳下的屍體,此時,見到幽雨的殺戮,不禁讚歎了一聲。她雖然知道幽雨有幾分實力,怎麼也想不到,他將機會捉的如此精準,一下子便是斬殺了東臨門十多個武者。

「這些精英,即便是東臨門也夠肉疼了吧。」

幸災樂禍的笑了一聲,黑衣女子也是沖了上去,朝附近的東臨門武者出手,一下子便是斬殺了兩三個。

「退,快退!」

此時,十多名武者的死亡,令的東臨門的其餘武者也是反應了過來,一道高呼聲音落下,一個個都是朝著外面疾射而出。不過,三十多名的武者,此時已經只剩下十多人了,這等陣容,要斬殺幽雨兩人,已經不太可能了。

「哈哈,白日,看來你要失望了。」

胡鐵周也是關注這邊的情況,見此情形,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是嗎?」白日卻始終沒有任何擔憂。

「哼,虛張聲勢!」

怒哼一聲,胡鐵周朝著白日更加猛烈的攻擊,其實他也明白,這個白日極為可怕,他如今的神色,只怕後面還有什麼大招,這令的他想要馬上解決白日。

白日掄起一拳,便是將胡鐵周擊退。白日雖然著急,不過,想要馬上解決胡鐵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場中的灰塵,緩緩散開,露出了一個手握黑刀的冷酷男子。在男子的身旁不遠處,一個英姿煞爽的黑衣青年站立在他的身旁,神態樣貌輕鬆不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緊張了。

「現在,反擊開始吧!」

幽雨的聲音落下,身體率先沖了出去。朝著剩餘的十多個東臨門武者攻擊,而在幽雨攻擊的瞬間,黑衣女子心靈感應一般,隨之而出,掌力朝著那些武者發動而出。

「彭!」

一個東臨門武者擋住黑衣女子的攻擊,正準備逃開,一道冷酷的身影隨之而來,一刀猛然劈下,頓時武者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之下。

攻擊得手的幽雨,身體躍動,將十數名武者的攻擊閃躲開來,而後,在半空當中,狠狠的一刀劈出。十數道黑亮刀氣,分散而來,以不同的方向劈下。 郡主恃美行兇娛樂圈 ,不過,黑衣女子的攻擊緊接著而來,一下子將數人轟飛了出去。

雖然兩人僅是相識,不過,兩人的攻防卻是極有默契。

見此情形,東臨門的武者,都是臉色一變,很快,便是一鬨而散,保持了距離。


「哼,倒是反應挺快了。」黑衣女子哼道:「不過,現如今是不是有些遲了。」

黑衣女子身形閃爍而出,朝著幾個武者衝去。

而她的動身的一刻,東臨門的其餘武者,也是朝著那幾個武者衝去,若是黑衣女子不退,必定同時受到他們的同時攻擊。

這等時刻,還能有如此的反應,不禁令人驚嘆,不過,幽雨可不會讓他們如今簡單的前進,黑刀一閃,巨大的刀芒在他們前沖的路線之上,劈出了一道溝壑。

「此路不通!」

淡淡的留下一句話,幽雨出現在這道溝壑的盡頭,手中的魔刀,閃爍著鋒芒,相信若是有人通過,必然是強勁的一擊。

被擋住的東臨門武者,臉色都是微變,咬著牙齒,反而朝著幽雨攻擊而來。

「這就對了。」

幽雨迎了上去,在前沖的瞬間,身體猛然騰空而起,在半空當中,一刀劈下。


黑亮的刀氣再度讓東臨門的武者躲開,一個個都是半空疾射,展開了最強的攻擊,想要將幽雨格殺在半空當中。

「死吧!」

在攻擊即將及身,幽雨鄉下墜落的身體猛然旋轉了起來,無數的細小刀氣從中飛射而出,朝著各個方向疾射而去。

「啊!」

慘叫聲落下,追擊幽雨的五六人重傷跌落地面。

而幽雨緩緩的落回了地面,輕輕挑動眼皮,淡漠的說道:「你們該不會以為我真的這麼蠢,在半空給你們製造機會吧?」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 見此情形,本來想要等到幽雨落下,給與必殺一擊的東臨門武者,都是呆愣了下來,聽到幽雨的話,他們都是有些害怕的往後退去。

「彭!」

而就在他們全部注意落在幽雨身上的時候,黑衣女子已經解決了那幾個東臨門武者,朝著這些後退的武者攻擊了。幾道攻擊之下,又是三四人重傷倒飛了出去。

「哼,看來我被小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