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千塵揮劍迎上,長劍化作一道殘影飛掠而去,凌空攻殺!

御劍之術對御劍之術!

「在本人面前,賣弄御劍之術,找死!」

齊風雙手揮動,三道長劍在虛空迴旋,劍芒閃爍絞殺過去,鐺——,一聲金石的暴響,姬千塵的長劍被凌空絞斷,化作數截殘片。

此劍本是林逸風之物,在世俗也是難得的好劍,但對上齊風宗門所鑄的長劍,幾乎就是破銅爛鐵。

「什麼破爛貨?給我殺!」

齊風掌控天、地、人三劍,向姬千塵繼續殺來!

「糟糕了,公子的長劍被毀了!」申豹忍不住驚呼道。

「兵刃不如對方,實力也難以發揮了!」師少清也是一聲嘆息。

就在這時,姬千塵身形驀地一變,現出三道重疊的虛影,呼呼呼!三道重疊的虛影,驀地分開,衍化出三個一模一樣的姬千塵,各自不同的攻殺,向齊風殺來!

以姬千塵現在的實力,幽冥步可以衍化分身出去。只是做不到如容仁一般,化虛成實,分身而戰。

齊風看見這等詭異的攻殺,頓時一怔,手中劍陣的攻殺,不由得遲緩下來。

錚錚錚!姬千塵雙手疾揮,斷劍殘片一掠而過,穿透劍陣封鎖,嗖嗖嗖!齊風駭然之下,急忙躲閃,但還是被一道殘片貫入身體。

啊——,齊風一聲慘叫,猛然後退,遠去十餘丈。

「竟然勝了!?」

師少清一愣之下,臉上露出驚喜之色。申豹等人看見姬千塵獲勝,也是大喜,吶喊起來。

而站在遠處的白羽、天鸞上人、符總管三人,則是錯愕失神。如果說剛才是大意失手,現在就是被擊潰重創!宗門弟子居然敗在世俗武者的手中,這太顛覆認識了,於理不通啊?

「我早就說了,讓你小心一點!」

孟疆扛著大戟,身形大步流星而來,「你居然不聽勸告,果然受傷了,看我拿下此子!」

「你、你少說風涼話,若不是顧忌傷到他的性命……」齊風說到這兒,大聲咳嗽,急忙吞下一枚藥丸。

「輸了就是輸了,你這人就是喜歡虛榮,好個面子。做人要腳踏實地,不然總有一天,你會死在面子上。」孟疆毫不顧忌齊風的感受,大肆笑道。

齊風內心氣急,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心中大罵不已。

姬千塵身形疾退,來到插著梨花槍的位置,一把將槍握在手中,擺出攻殺的姿勢。

「本座一看之下,便知道你沒有修鍊過槍術!這姿勢也太好笑了。」

孟疆大戟攻殺,宛若一道黑風懸河,從天而下,轟!攻殺落在地上,地面現出一個三尺深的巨坑。

姬千塵身形後退避讓,又趁勢逼上,手中梨花槍揮舞,使出劍訣攻殺!

鐺——,梨花槍與大戟碰撞在一起,發出洪鐘大呂的聲響,

一道肉眼可見的余勢排空而去,塵埃滾動而起,向四方席捲。身後掠陣的龍翔衛,不少戰馬前蹄猛然揚起,發出驚恐的嘶鳴。

白羽等人急忙後退數步,擋住余勢的衝擊,神情駭然。齊風也露出驚怖,沒有想到看上有些羸弱的姬千塵,竟能抵住孟疆的天賦神力!

場中二人各自後退,穩住身形,目光對峙。

「長槍使出劍訣招式,你不會用槍,拿一桿長槍幹嘛?不過你的力量,還是可圈可點,能接下本人的全力攻殺。只是不知道,你還能接下幾次?」孟疆呵呵笑道。

「那桿長槍是異鐵鑄造,因為沒有趁手的兵刃,他用長槍也是迫不得已。孟疆,你什麼眼光,連這個也看不出來?」齊風站在身後,忍不住出聲說道。

「我早就看出來了!用得著你來多嘴,輸了的人沒有說話的資格,閉嘴吧!」

孟疆嘲笑齊風,扭頭望向姬千塵,「我是力量天賦,下面的攻殺會越來越沉,你要小心了!我可不想你死掉,被大師兄責罰。」

姬千塵揮動長槍,還是劍訣的攻殺姿勢。

孟疆一聲冷哼,大戟揮動嗚嗚風聲,彷彿一尊巨神一般,攻殺過來。

姬千塵的步伐突然縹緲起來,宛若隨風的凝煙,呼——,他避開對方的攻殺,竟站在了大戟上!

鏘——,梨花槍順勢攻殺而去,刺在孟疆的肩頭。

孟疆一聲慘叫,身形向後退去,肩頭流出鮮血。

「原來你的天賦不單單隻是神力,還有地之天賦的防護力。」姬千塵梨花槍拄在地上,沉聲說道。

「齊風,你還等什麼?一起上!任務要緊,不要面子了。」孟疆抹去肩頭鮮血,大聲喊道。

齊風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提劍走了上來。

姬千塵神色一冷,身形向後退走幾步,擺出防守的架勢。以一敵二,他的實力處於劣勢。

殺!齊風、孟疆二人,一起出手,向姬千塵攻殺過來。

姬千塵使出幽冥步,身形閃過一邊,避開對方。齊風、孟疆二人,間姬千塵躲閃,繼續追殺過去。

「師將軍,請你救一救公子。」申豹拱手說道。

「國主嚴令不許向姬雲策的人出手,我不能違背聖命。」師少清也是一臉焦急,「但我知道千塵的性格,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這時,姬千塵佇足而立,幾個音節從喉間迸發出來,嗡啊吽——! 御音攻殺!

齊風、孟疆二人,頓時出現瞬間的獃滯,呼——,

姬千塵手中的梨花槍,劃出一道半圓的弧形槍芒,齊風人頭猛然扭動,然後滾落地面。

間不容髮,槍芒飛射而去,御劍攻殺!

姬千塵駕馭的不是劍,而是長槍,宛若流光逸電一般,貫入孟疆的心口。

瞬息之間,場中局面逆轉,姬千塵完勝,斬殺兩名宗門弟子!

「殺得好!」

師少清看見場中的逆轉,頓時大聲高呼。身邊申豹等人也是歡呼雀躍,龍翔衛大軍向白羽等人掩殺過去。

「快退、快退!」

白羽、天鸞上人、符總管三人,驚得失魂落魄,一起轉身逃遁。

誰也沒有想到,齊風、孟疆二人聯手,會死在姬千塵的手裡!這可是兩位宗門弟子啊,就這麼簡單地死了?白羽、天鸞上人、符總管三人心中叫苦不迭,都懷疑是不是遇上了假的宗門弟子。

龍翔衛數千大軍沖了上去,堵住了對方的去路。

就在這時,荒野之中突然生起大霧,呼呼呼!詭異的大霧洶湧而來,瞬間遮住了戰場。氣溫陡然下降,瘮人的寒意隨著濃霧飄浮而來,兵士們都臉色大變,戰慄不已。

一道女子的輕笑從霧中傳來,笑聲縹縹緲緲,緊跟著又是一聲嘆息,宛若鬼魂的幽怨一般。

不但龍翔衛兵士臉上露出怖色,就連白羽等人,也是臉上巨變,露出驚悚之色。

姬千塵也是一樣,因為以他的御音之術,竟不能察覺對方聲音的方向!能夠做到這一點,一定是凝光境的實力!

「什麼人敢在大軍面前,裝神弄鬼?」師少清沉聲喝道。

又是一聲嘆息傳來,宛若冤魂在深院宅邸的幽怨,噗噗噗,四周不少實力不濟的兵士,倒在了地上暈厥過去。

驀地,一道氣息涌動,殺意潛行,襲人而來!

「小心!」

姬千塵感覺不妙,一把抱住旁邊的師少清,向旁邊滾去。

呼——,一道殘影閃過,申豹和數名龍翔衛將領,一起倒在血泊中,殞命死去。

師少清眼中露出恐怖之色,感激地點了點頭,「你又救了我一次,多謝了!我師少清……」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姬千塵打斷師少清的說話,騰身站了起來,手中握住梨花槍,神識意念散開,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能夠提前察覺到攻殺,你的實力很不錯,是所有人中,最強的一人。」

一道聲音從霧氣中傳來,一道瘦小的身影飄逝而來。氣溫不可思議地下降,彷彿寒冬降臨似的,噗噗噗!四周的兵士彷彿遭遇打擊,一個個都倒在地上,暈厥過去。

「布陣,擒拿此人!」

師少清拔劍遙指,大聲下令說道。

四周霧氣之中,傳來嘈雜的腳步聲,無數龍翔衛從遠處圍了上來。

瘦小身影發出一聲輕笑,在黑夜的濃霧中,顯得格外地驚悚。四周傳來仆倒之聲,不少人還未靠近,就倒在了地上。

颼——,一道寒風拂來,

姬千塵突然暴起,揮掌攻殺,砰!他的身形向後倒飛,一個趔趄倒在地上。

師少清揮劍攻殺,鏘——,長劍脫手而飛,瘦小身影一把抓住了師少清。

「且慢動手!閣下要找的人,大概是在下吧?」姬千塵沉聲喝道。

瘦小身影將師少清扔在一邊,當即暈厥過去,身形逼近姬千塵,「我看了你和齊風、孟疆的交手,御音攻殺之術很玄妙,你是從哪兒得到這套功法?」

「閣下又是誰?」姬千塵反問道。

「玄心宗魅音。」

瘦小身影戴著帽兜,臉上戴著面具,緩緩地說道,「姬千塵,你大哥要見你,讓我帶你回去。」

「沒想到姬雲策手底下,真是人才濟濟,有剛才的齊風、孟疆,還有如閣下一般實力的凝光境強者。」姬千塵笑著搖了搖頭。

「齊風、孟疆,根本算不上宗門之人,他們只是山門之外的弟子。這樣的人在宗門多如過江之鯽,唯有凝光境才能算是真正的宗門弟子。」

魅音緩緩地說道,「你跟我走吧,只要你好好回答,我想還是可以活命下來。」

姬千塵搖了搖頭,掉頭向遠處奔去。

「你想逃走,那是絕無可能之事。」

魅音身形飄逝而來,絕強的氣勢威壓,向姬千塵罩去。

砰!姬千塵彷彿遭受不住威壓,身形突然趔趄,滾倒在地上。

魅音趕了上來,伸手向姬千塵抓去,驀地,

她突然發現姬千塵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意。

「殺意?難道他還有底牌手段,可以對付凝光境?」

魅音凝光境的實力,瞬間感受到了殺意。不過,她在一怔之後,還是繼續伸手,準備一試姬千塵的攻殺手段。

剛才姬千塵的御音攻殺,讓魅音茅塞頓開,隱隱有一絲突破之感,現在不知道又有什麼攻殺?好奇心之下,魅音不願意後退避讓,而是一步踏入陷阱。

姬千塵看見對方懷疑的目光,以為自己被識破,暗自一聲嘆息。但下一刻,卻發現魅音繼續伸手過來,也就是一步踏入圈套之中。

不管對方何種想法心思,姬千塵沒有顧及這麼多,他的左手食指的指尖,閃爍著一點綠芒,四個符紋印記一起勾勒了出來!

金棺三個符紋印記的疊加攻殺,威力相當於剛踏入凝光境的強者出手。四個符紋印記,威力相當於境界穩固的凝光境強者出手!

兩人相距不過五尺,四道符紋印記的流光,纏繞在一起,攻入魅音的身體。

砰!魅音眼中露出驚詫之色,身體向後倒飛出去。

姬千塵身形騰身而起,手中梨花槍落下,一道匹練般的槍芒掠過,噗!如中敗革的聲響,槍尖從魅音的咽喉貫入,後頸透出,魅音眼神中露出驚怖之色,殞命死去。

「好艱難……還是實力差了……」

姬千塵看見魅音死去,自己也倒在地上。符紋印記的攻殺,耗盡了所有的真氣,連站起來的力量,也沒有了。

這時,蘇醒后的師少清,循著地上的蹤跡,搜索過來。

「你居然斬殺了一名凝光境的強者!?」

師少清看見地面的屍首,嚇得坐在地上,彷彿天地崩潰一般。

「凝光境的強者也是血肉之軀,有什麼不能殺的?」姬千塵躺在地上,緩緩地答道。

「可是,可是,你只是吞靈境啊?」師少清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混亂了。

「攻殺不是匹夫之勇,要多動腦子。」姬千塵笑道。

師少清點了點頭,急忙召來龍翔衛,將姬千塵抬下去休息。

而就在此時,皇城某處宅邸,

姬雲策坐在燈下,猛然感覺到什麼,急忙站了起來。 姬雲策坐在燈下,猛然感覺到什麼,

他急忙站了起來,走過一段陰暗的地道,來到一處石室之中。前面的桌案上,一盞燈儼然熄滅,一絲煙氣飄散空中。

「魅音居然殞落了?凝光境的宗門弟子在世俗殞命,是誰人出手?商原受傷,一直在皇城養病,容仁也沒有離開過。難道中州國還有隱居的凝光境強者,在暗中幫助姬千塵?」

姬千塵望著熄滅的燈籠,低頭沉思,「既然六弟你往皇城而來,我這個大哥就按兵不動,在皇城等你好了。」

廝殺的戰場,龍翔衛大獲全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