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北讓龍天一買書的事情,也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把這個事情放在心裡。

她直接上了樓,先去洗澡。

洗完澡出來之後,杏兒已經熟練的把床單都換好了:「床單被褥都已經換好了。」

「謝謝,那你也早點睡吧。」

「嗯。」杏兒離開,突然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昨天晚上左大少爺睡在這裡,那你睡哪裡了?」

「就睡你家少爺房間了。」肖北羞澀著臉說道。

「好吧。」杏兒點了點頭。

「不過我和他並沒有發生什麼,你不要介意。」肖北連忙解釋。

「我有什麼好介意的。」杏兒笑了笑,「這是你和少爺之間的事情,如果沒什麼事情了,我就先去睡覺了。」

「嗯,晚安。」

杏兒離開,順便又幫她把房門關了起來。

肖北敷了一會兒面膜,清洗了臉蛋又擦了保養品,躺在床上入睡。

她入睡得很快,在沒有心事兒的情況下。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房門外似乎又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肖北都以為那一刻是幻覺,猛地從床上彈跳了起來,確信是有人敲門,她打開房門。

打開房門的那一刻,整個人感覺都不太好了。

「想我了沒有?」左旋站在門口,還一臉的媚笑。

想你大爺,這個大傻子。

更何況這傢伙不是已經回去了嗎?怎麼突然之間又出現在這裡!

「困死我了,晚上被一幫龜孫子拉著喝酒,差點就破功了,還好我偷摸著回來了。」左旋一邊說著,還一邊特別自若的走向肖北的大床,然後非常坦率的躺在了她的床上。

肖北告訴自己要忍耐,不能和這種二貨豬斤斤計較,不然顯得她愚蠢。

左旋把她的被子狠狠地抱在懷裡,躺得那個舒服:「還給我換了新的床單,我就是喜歡這個洗衣劑的味道。」

「……」這貨的自信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她是因為嫌棄,所以才強烈要換掉的。

是嫌棄。

這貨真得是太自大了。

說什麼做什麼對他而言都無果!

肖北氣呼呼得把房門給左旋關了起來。

左旋睡得更加舒坦了。

她又一次敲開了龍天一的房門。

龍天一也這麼看著肖北。

肖北就直接鑽進了龍天一的被窩:「左旋那頭豬在我床上,所以我是逼不得已才選擇和你睡一張床的,你不要以為我會接受你。」

這次龍天一沒有再猶豫,直接將房門關了過來,然後掀開被子和肖北躺在了一張床上。

兩個人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

肖北閉上眼睛睡覺,此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睡不著了。

此刻,房間內也出奇的安靜。

龍天一有時候安靜到,她甚至覺得她根本就發現不到他的存在。

她突然翻身,正對著龍天一。

意外的,龍天一居然沒有背對著她睡覺,在看著她突然轉身的那一刻,身體好像是頓了一下,緩緩,動了動身體。

「龍天一。」肖北喊著他。

「嗯。」

「你真得沒想過找個女人一起過下半輩子嗎?」

「有想過。」龍天一開口說道:「但是我覺得你比任何人都適合。」

「可是……可是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我們兩個人之間永遠都只能是合作夥伴,僅此而已。」肖北一字一句地說著。

「嗯,我知道。」

「那麼既然你知道,為什麼還要這樣。」

「不管我和你能不能在一起,我都願意陪伴著你。」龍天一似乎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他的聲音越來越冷,身體也在此刻轉了過來,用寬廣而僵硬的後背對著她,「我很困了,睡覺吧。」

肖北直直的額看著龍天一的背,心裏面真得是有一口氣壓在胸口,怎麼都發泄不出來。

龍天一這傢伙是死腦筋嗎?!

龍天一這傢伙的腦子是不是被水泥給糊住了?!

她有些生氣的也翻過身,背對著龍天一。

為什麼和他就說不明白呢?!

……

而後的一個月里。

左旋每晚準時準點的來龍天一家裡報到。

而龍天一也沒有阻止,還恍惚覺得一直是在縱容。

剛開始的一周時間裡,肖北每天晚上都讓杏兒換床單,換乾淨的床單,捉摸著今晚左旋不會出現在這裡了,結果還是生更半夜就出現了,捉摸著今晚不會來結果還是來了,到最後杏兒實在是受不了都快換吐了,忍不住吐槽:「這床單我能不能不換了,我都換得累死了。」

肖北覺得杏兒也說得有道理。

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她也就理所當然的搬到了龍天一房間里一起睡了。

偶爾龍天一會打地鋪。

今早,似乎還特別早。

肖北感覺到身邊人的一點動靜。

平時龍天一一般都很安靜,他們起床的時間基本都是一致的,大多數時間是她鬧鐘一響,他們就會一起起床,然後輪流洗漱,兩個人好像挺有默契。

她翻身,翻身看到龍天一正在廁所里用紙巾擦拭著什麼,然後拿著自己的褲子走進了洗手間。

肖北蹙眉。

今天的龍天一似乎有點奇怪。

她看了看時間。

才早上五點。

她下床,走向洗手間。

洗手間里,肖北看到了一條濕漉漉的褲子。

而為了盡量不要發出聲響而開了小小的冷水正在沖洗自己局部的男人,突然一轉頭就看到了肖北站在門口,眼眸直直的看著他……

他背對著她。

肖北此時此刻覺得他的後背線條特別好看,好看到能讓人流鼻血的那種。

她吞了吞口水。

然後轉身回到床上。

龍天一在洗手間里折騰了好久,才從洗手間里走出來。

掀開被子躺在床上的時候,肖北都能夠感覺到龍天一身上的冰冷。

肖北有些故意得往龍天一的方向挪了挪,而他也相當配合的不停後退。

到邊沿地帶,肖北猛地一下抓住龍天一的手臂:「好了,不逗你玩了,不然的話你真要掉下床去了。」

「我打算起床了。」龍天一說,「真得要起床了,你再睡一會兒。」

龍天一推開肖北的手臂,掀開被子就下了地。

肖北看著龍天一的背影走出了房間。

……

又是半個月過去。

雲夕出版社。

肖北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項目最終在所有人加班加點下,終於在今天給董事會進行了彙報完成工作,得到董事會一致讚許,可謂意氣風發。彙報完畢之後,肖北帶著林子凡又親自到市政府將自己目前的方案進行了報備,到此刻,肖北才終於回來喝了口茶歇了口氣。

晚上還有一頓飯局。

這頓飯局是專門請市政府吃飯的,凌雲洛會出席。

肖北想了想,拿起電話給秘書:「你幫我把冷秋顏叫進來。」

「好的,肖經理。」那邊恭敬道。

不一會兒,冷秋顏出現在了肖北的辦公室里。

「你找我?」

「嗯。」肖北說,「學得怎麼樣了,酒桌子上的交際。」 「學了很多,酒量也練出來了很多。」冷秋顏直白,「但是還餓米有到可以取締我們中心經理的資格。」

冷秋顏對自己倒也是看得清楚明白。

肖北淡笑:「沒事兒,今晚不需要你怎麼有技巧,因為不存在談判,就是單純的一個商業私人聚會而已,能夠活躍氣氛就行。你今晚要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別把自己打扮得過於廉價,和不要太過頭就行,因為你要記住你不是一個交際花,你是一個白領。」

冷秋顏點頭。

其實,在那一刻又有些欲言又止。

肖北拿出一張信用卡,遞到冷秋顏手裡說道:「這張卡給你,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用了,裡面的額度應該夠你今晚的打扮了。」

冷秋顏詫異。

「把帳記著,以後有能力了,要還我的。」

「謝謝。」冷秋顏沒有猶豫,不過她打心底里根本沒有打算要猶豫過。

她剛剛那一秒就在想自己今晚要穿什麼,她也有衣服,而且也不少,但是大多數都是在網上淘下來的便宜貨,幾十塊一件的衣服真的是比比皆是,她怕穿不出那樣的場合。

「出去吧,晚上的時候凌雲洛也在,所以之前跟你說的事情你一定要把握住,這次千萬不要錯過進入豪門的機會了。」

「嗯。」

冷秋顏打開門出去了,肖北轉眸看了她一眼。

冷秋顏到底能不能吸引凌雲洛,時不時凌雲洛能夠看得上眼的,也只能是看冷秋顏自己的造化了。

她低著頭又看了看項目的一個情況,確保所有安排都已經到位並可以施工了之後,才稍微放寬了心。

轉眸,她看到桌子上那本《職場管理方法》的書。

一個月多了,也不知道龍天一這個傢伙是不是已經忘記了,反正從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過關於給她買系列書的事情,她也不想多問。

總之就是龍天一願意給她買就買,不願意也就算了。

她不強求。

她在座位上悠閑了一會兒,到了下班時間,提前到凌雲洛的辦公室里等候。

凌雲洛對著她微微點了點頭:「這次公關叫的是誰?」

「是冷秋顏。」肖北很淡定的說道。

「嗯?」凌雲洛微微皺了皺眉頭,「嚴謹有事情?」

「不是,我主要是考慮到嚴經理畢竟是男人,酒桌上的事情終究還是女人更有優勢。」

「但是這次是和市政府的人聚餐,不是平常的酒桌。」

「我知道,之前嚴經理也多次在我面前表揚冷秋顏,說她在酒桌上很有天賦,我就大膽用了冷秋顏,也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肖北說,「更何況還有我在呢,董事長就放一百個心吧,我會看著冷秋顏的。」

「嗯。」凌雲洛點了點頭,終究也沒有多說什麼。

肖北跟著凌雲洛一起走進電梯。

凌雲洛突然想到:「把左夕也一起叫上吧,不管怎麼樣她也是我們凌家的媳婦,是修司的老婆,又是左家大小姐,如果一直過分冷落的話如果傳出去就不太好了,所以是應當多認識認識一些人。」

「嗯,我已經叫上了,我讓她已經在公司門口等著了。」肖北又不是什麼傻子,她也知道,在這種場合凌雲洛絕對是不會忘記左夕的,她就提前叫上了,反正都要發生的事情,還不如做一個順水人情。

凌雲洛看了一眼肖北,似乎是笑了笑。

肖北也這麼笑了笑。

電梯到達一樓大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