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冷冷的一笑說,“是嗎,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你不可能留住我的。”

龍浩宇嚴重閃現出一絲厲色,手掌一翻,他那根經常需要開手銬的銀針出現在手裏,手掌順着風呼嘯的像大熊拍去。

大熊根本就沒有想多,見龍浩宇這一招,他眼中也出現了嗜血的光芒,一拳直直的打出,直奔龍浩宇的面門。

龍浩宇的手掌先到一步,銀針直接扎入到了大熊的腦袋上,快進快出,還帶着一綹鮮血。

大熊的拳頭也瞬間打到了龍浩宇的臉上,龍浩宇根本就沒想防住,整個人被打飛三米遠,直接被打到在地,鼻子裏的鮮血嘩嘩的就淌了出來。

大熊本來準備好了下一擊,可是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了,腦袋裏傳來了嗡嗡的響聲,瞬間天暈地轉,整個人都慢慢的晃盪了起來,大熊用手指了指龍浩宇,嘴裏喃喃的說,“你對我做了什麼?”

龍浩宇見大熊已經不行了,笑呵呵的說,“我只不過將你腦袋裏最重要的一根神經給扎折了,這樣,你的精神狀態就不會那麼好了。”

“你。。你是什麼時候。”

龍浩宇將銀針拿了出來說,“就在剛剛,你要打我的時候,不好意思了,雖然咱們以前是戰友,但是我不得不這麼做,我要是放了你,以後你還會是我的敵人。”

大熊不服氣的向前走了幾步,可是不幸的是,他根本走不動了,身子一斜,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睜大了眼睛,見龍浩宇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進。

龍浩宇撿起地上的****,看了一眼裏面的子彈,笑了笑說,“我正愁沒有槍呢,這把槍是我的了。”說完,便向大熊再一次的走去。

“不要。”大熊在地上小聲的說着。

龍浩宇來到他的身邊,俯視這他說,“我這第一顆子彈就送給你了。”

槍口瞄準大熊的腦袋,此時,樹林裏突然飛出了漫天的烏鴉,哇哇的亂叫着,好像在紀念某人一樣,不一會就飛到了別的地方。

大熊緩緩的閉上眼睛,龍浩宇扣動了扳機,子彈飛速的打進了大熊的腦袋裏,紅的白的灑了龍浩宇一皮鞋,大冷的天理還絲絲的冒着熱氣,整個腦袋都被打爆了。

龍浩宇的嚴重沒有意思害怕,甚至沒有厭惡的感覺,他看着大熊的屍體,慢慢的閉上眼睛,似乎在悼念一樣,一分鐘之後才緩緩的睜開。

將****別在腰間,雙手抓住大熊的屍體,慢慢的拖到保時捷跟前,將車門打開,把大熊的屍體放了上去,鮮血瞬間就將保時捷的車座子給染紅了。

關上車門,龍浩宇將油箱打開,自顧自的點上了一顆香菸,慢慢的抽了起來,腦中在飛速的轉動。

現在無雙傭兵團的人已經發現了自已,如果自己猜的不錯的話,大熊一定沒有把自己具體位置的消息送出去,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單槍匹馬的來找自己,像大熊這樣的人就是貪功。

對方明顯能掌握自己的行蹤,但是自己卻不知道對方在哪裏,所謂敵在暗,這樣的戰鬥不好打,先不說自己的生命危險,就說說自己父母的,萬一哪天對方發飆了,將自己的家人挾持了,自己根本就反應不過來,除非自己能先找到他們。

嘆了口氣,龍浩宇現在真是不知道怎麼辦,看來只能在看看情況了,手裏的煙已經抽到了煙屁,龍浩宇轉身向自己車的方向走去,大約走了二十米元,回身將手中依然冒煙的煙屁扔了出去。

煙屁慢慢的飛向了保時捷,正好扔進了油箱裏面,只聽哄的一聲,整輛保時捷發出了沖天的火光,慢慢的,整臺車加上裏面大熊的屍體都被染的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

回到車上,龍浩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見上面都是鮮血的印跡,他拿出一張溼巾擦了擦,將血跡擦掉,開着車來到了省醫院的門口。

給唐姍姍打了一個電話,正巧唐姍姍要下班,知道龍浩宇再一次的受傷,唐姍姍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恨聲的將電話掛了,之後換好衣服,偷偷的帶走了幾瓶藥水和棉籤。

出門正巧看見龍浩宇的車,他怒氣衝衝的就走上了車,對着龍浩宇就說,“你這人怎麼總受傷啊,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特工就得每天打架啊,你看看你這臉上,血都沒擦乾淨。”

龍浩宇一愣,沒想到唐姍姍現在跟自己真是一點都不外道啊,他馬上想了想說,“沒辦法,我這工作就這樣,沒準哪天就掛菜了。”

唐姍姍聽後,用手打了龍浩宇肩膀一下說,“你就一天瞎說吧,你在這樣,我以後都不管你了。”

龍浩宇知道唐姍姍一定是對自己產生了什麼不好的感情,他很想打消唐姍姍的這種思想,但是見到她那可憐的樣子,實在是不忍心。


唐姍姍在車上簡單的給龍浩宇處理了一下傷口,見他身上沒有什麼大傷口,這心便也放了下來。

“你下回注意點,要是在這樣下去的話,你能受得了嗎。”唐姍姍說道。

龍浩宇實在是沒什麼能說的了,他不明白,唐姍姍爲什麼會這麼對自己,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個剛纔加工作不久的小護士,怎麼能懂得愛情是什麼呢。

但是這些話他不能說,他只能緩緩的開動車,將唐姍姍親自的送到樓下。

到了樓下,唐姍姍開門說,“自己以後小心點,有事情就給我打電話。”說着,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甜甜的一笑,便下了車。

兩人都揮了揮手,龍浩宇將車開走了。

汽車走了不久,唐姍姍的臉上就出現了兩道淚痕,看上去已經是憋了很久了,誰也不知道這一哭是代表着什麼,只有唐姍姍自己知道。

擦去臉上的淚痕,唐姍姍轉身上了樓,因爲明天對於這個個性開朗的小姑娘依舊是美好的。

但是對於龍浩宇來說,可能危險正在慢慢的逼近着他,而他自己卻不知道。 燕昊心裡清楚的很,只要一涉及到龍脈的問題,他和花琉璃之間就會產生摩擦,所以他識趣的閉住了嘴巴,婉轉的說道「龍脈的事情,稍後再議吧,眼下,先把明天的祭祖做好吧!」燕昊安慰著她說道。

「那祭祖之後,你便是當今皇帝了,我就給你提挖金礦的事情!」花琉璃皺眉說道。

「好,到時候再議吧!」燕昊疲累的揉著太陽穴說道。

兩人正說著,卻聽到外面起了說話聲,正是那含香在和秋蘭說話。

「秋蘭怎麼了?」花琉璃走出廂房說道。

「含香見過太子妃!」含香恭敬的拜了下去。

「嗯,起來吧,有事嗎?」花琉璃淡淡的看著她,此時的含香已經換了一件素色的羅裙,長發隨意的挽起。竟是簡單中,又帶了一種別的韻味。

「含香聽聞殿下過來了,就擅自主張過來跟殿下和太子妃請安了!」含香害羞的說道。

「嗯,殿下在裡面,這就過來了!」花琉璃隨意的坐在花廳裡面的一張椅子上,然後端起一杯秋蘭剛剛沏好的龍井茶就慢慢的喝了一口。

燕昊從廂房裡面走了出來,身上悠然散發出那種王者的氣息,嚇得含香便跪在了地上。

「奴婢含香見過殿下!」含香柔聲說道。

「嗯!」燕昊淡漠的應了一聲,便走到了花琉璃的身邊,扶著她坐到了旁邊的軟榻上。

「小姐,殿下,這軟榻剛剛用熱水暖過了,快點坐上去,不用覺得涼!」秋蘭貼心的說道。

「嗯!」花琉璃滿意的看了一眼秋蘭,然後坐到了鋪著上好狐毛的軟榻上,感覺到身上的冷意頓時全部消失了。

含香就一直跪在冰涼的地上,她剛剛來到這裡,聽聞殿下在書房裡,便換了一身輕便的衣衫的,所以穿的有些單薄,此時跪在地上,頓時覺得一陣刺骨的冷意從地上傳到了膝蓋裡面,她不由得小臉變得蒼白了起來。

「殿下,這個含香便是娘娘太子妃的!」端著參茶進來的小夜輕聲說道。

「知道了!」燕昊隨口應了一聲,看也不看那含香一眼。

含香感受不到燕昊的注視,便勇敢的抬起頭來說道「殿下,含香在異族的時候,便聽到父親大人說過你英明神武,如今一見,果然是風姿蓋人!」

「你父親是?」燕昊這才把眼光落在了含香的身上。

「是異族的國師,軒轅家族的旁系族人,複姓軒轅,而奴婢則叫軒轅含香!」含香大膽的說道。

「原來是國師啊!」燕昊瞭然的點頭。

「怎麼?國師很厲害嗎?」花琉璃不解的看向了燕昊。

「你啊,這波斯異族,軒轅一族,信奉的是喇嘛教,而這國師就相對於我們朝明智大師那麼崇高的地位!」燕昊輕笑著解釋。

軒轅含香聽他這麼一說,臉上便露出了明艷的笑容,更襯得那張小臉絕色傾城,連花琉璃都不得不被她的美貌所吸引,軒轅含香的美,更不同與花若曦,她的美帶了少許的野性,因軒轅異族的獨特風情,造就了她骨子裡面攜來的那種光彩照人。

花琉璃眯起了雙眸,頓時覺得眼前這個明艷動人的軒轅含香是一個比花若曦還要難對付的一個敵人。

「阿嚏!「軒轅含香突然笑容一收,尷尬的打了個阿嚏,瞬間小臉都變得蒼白了起來。

「這是受涼了吧?殿下,你也是,當真是不懂的憐香惜玉,這地上涼的,你讓含香在地上跪那麼久!」花琉璃起身下了軟榻,將一件狐毛的外袍披在了含香的身上,並親手把她給扶了起來。

「來,含香坐到這邊來!」花琉璃拉著她微微有些涼的小手說道。

「太子妃,不了,是含香的錯,這衣服穿的單薄了一些,在異族那邊氣候溫熱,沒有那麼冷,所以,帶的衣服便是少了一些!」含香尷尬的說道。

含香這一坐過來,身上的香氣便若有若無的飄了過來。

燕昊聞到,只是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含香,又把目光落回到了花琉璃的身上。

只是那一眼,軒轅含香便已經感受到了,她揚起明媚的笑容說道「太子妃,不勞煩你了,明日異族的使者便來到了這裡,我讓他們幫我捎帶一些衣物就好了!」

「含香啊,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已經來了我琉璃閣,那就是我琉璃閣的人了,幹嘛還要在異族那邊帶衣服啊,你要是帶了,你家裡的人還說我們大燕王朝小氣呢,秋蘭,把我的紫色雲錦斗篷拿出來。再選幾件冬季的衣服送來給含香,依我看著,我倆的身段可也差不多,便都送給含香吧!」花琉璃微笑道。

秋蘭臉色一變,皺眉說道「小姐,那些雲錦可是都是殿下從邊境那邊給你帶過來的,那幾樣眼色全部都給你做了衣裳了,這剩下的布料可都已經不能再做成衣啦!」

「秋蘭,我剛剛說的是從我的成衣裡面挑幾件給她!」花琉璃疑惑的看著秋蘭。

秋蘭咬了咬唇,滿臉的不情願。

「太子妃,不用了,蓉妃也賞了好些布料,那可都是現成的,不從異族那邊帶過來,便在這裡現做成衣也好!」含香打著圓場說道。

「秋蘭?」花琉璃又看了一眼秋蘭。

「嗯,知道了!」秋蘭低著頭,不情願的進了內室。

「如果在這琉璃閣裡面有什麼覺得缺少的東西,儘管和我說就行了!」花琉璃微笑著看著含香說道。

「嗯,含香知道,多謝太子妃厚愛,在異族的時候,含香的父親就說含香是有福之人,將來定能遇到貴人,這異族的地方太小了,收不住我的野性子,那時候,我還小,根本就沒有把父親說的話當回事,如今看來,是果然,這含香一來到大燕王朝,便遇到太子妃這樣的貴人了!」含香輕笑著說道。


花琉璃微笑著看著含香,眼裡雖也是笑意,但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

一直沉默著的燕昊便因為公務繁忙,起身便離開了。

含香連忙站起,躬身相送,一臉的柔順。 兩名監視龍浩宇的Z不對成員馬上將這一則消息上報給了林長海,林長海得到消息之後很是驚訝,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有人追殺龍浩宇,馬上和高勝利取得了聯繫。

電話裏,高勝利沉默了良久說,“很可能是無雙傭兵團的。”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林長海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傭兵團他聽說過,在國際上都出名,很多地方戰爭,或是殺人滅口,這個傭兵團都是以完美告終,但是唯一的一點就是,失敗者必須死,不管是多麼精英的人物。

林長海緩緩的說,“難道龍浩宇早年是無雙的傭兵?”

“是的。”

“怪不得,怪不得這麼厲害。”林長海回想起當年龍浩宇在老Z的場景,不禁感嘆起來,在無雙裏面,一個初級的傭兵都能趕得上國家一個非常好的作戰士兵,更別說是高級的傭兵。

高勝利在電話那頭說,“現在浩宇的處境很危險,我想他也察覺到了,無雙這幫人很是危險,很有可能選擇極端的手段,咱們先看看情況,畢竟浩宇是國家的人,我不想他出現什麼事情。”

林長海想了想說,“我知道,浩宇我也很是看重,不行的話,我就派人將他全全的保護起來。”

“恩,現在先不用,咱們先看看情況,看來我也差不多要出院了,這麼下去的話,老胳膊老腿都動不了了。”高勝利說道。

“行,到時候咱們又能在一起工作了。”

。。。。

第二天龍浩宇開車來到了徐菲的辦公室,想詢問一下遠洋集團的事情,門口的保安和前臺早就已經認識他了,知道他和徐菲是好朋友,不用通報,直接上樓了。

來到徐菲的辦公室,敲了敲門,推門而入就看到徐菲皺着眉頭在看文件,龍浩宇一猜就知道,她最近的心情肯定不咋地。

徐菲擡頭一件事龍浩宇,勉強的笑了笑說,“今天怎麼有空來了?”

龍浩宇坐在徐菲的對面,看着她眉頭都沒舒展開,笑着說,“徐總是幾天不見,都長皺紋了。”

徐菲聽後,不在勉強,而是真心的笑了,“是嗎,沒辦法啊,最近遠洋的翻身給我們公司帶來了很大的打擊,有很多地皮都被遠洋給收購了,也不知道他們老總怎麼有這麼多錢,一上來沒多久就這麼壓人,壓的我喘不上氣了都。”

龍浩宇聽後也皺了皺眉說,“這麼厲害,連你的公司都無法和他競爭嘛?”

徐菲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手上的文件遞給了龍浩宇說,“你看看,他現在手上的這些工程都趕上我們三年的了,試想想,在這麼下去的話,雲嶺市的房地產將會被他包圓。”

龍浩宇看了看文件,合上之後想了想說,“他在國外乾的是什麼啊?”

徐菲說,“好像是什麼電子出口,聽說是一家挺大的公司,專門做國際市場的,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來大陸一個二線的城市發展。”

這下更加值得龍浩宇懷疑了,但是懷疑是要有證據的,他想不出這位老總哪裏來的這麼多錢,能一下子改變雲嶺的房地產的環境。


見龍浩宇不說話,知道他可能是在想事情,不過等了半天,也沒見他擡頭,徐菲忍不住的說,“你吃飯了嘛?”

這句話將沉思的龍浩宇整醒,他說,“我還沒吃飯呢,這樣吧,我請你,咱們去樓下對付一口。”

“恩。”徐菲也沒多想,就直接答應了。

兩人來到對面的一家西餐廳裏,兩人都點了一份牛排,這期間,他們沒有談論工作,兩人都聊着家常,徐菲有意無意的提了幾句葉忻的事情,龍浩宇倒是沒有打杵,全部都回答了。


“我聽說你快工作了?”徐菲問道。

“是啊,在過一週左右,我可能就得去報道了,但是你放心,工程的事情我肯定給你整的剛剛的。”龍浩宇拍着胸腹說道,他就怕徐菲擔心工程的事情。

徐菲見龍浩宇總是保證,笑了笑說,“不至於,不至於,我相信你。”說完,面色又稍微的有些憂愁的說,“但是這銀行貸款的事情,我心裏還真是沒底,一個遠洋殺出來,不知道又多少房地產要宣告破產了。”

龍浩宇不以爲然的說,“沒事,到時候看情況,反正不能拖欠農民工的工資就是了。”

徐菲笑着說,“你道是個好人啊。”

兩人吃過飯,龍浩宇告別了徐菲,他已經知道了併購遠洋的人是誰了,這個人就是周麟山,當年在大陸這一片是個很有實力的混子,後來來了雲嶺,不知道怎麼的就與成老三他們幾個拜了把子。

再後來,他們就各奔東西了,當然,其中肯定有不合的,但是這件事情,並不是外人能知道的了。

⊙ttКan ⊙¢ ○

現在周麟山回來了,他的意圖是什麼,龍浩宇不知道,在成老三受挫的時候回來,對自己肯定不利,也不知道今年是怎麼回事,感覺自己好像是樹敵太多了,難道是自己太張揚的原因。

不去想這個,現在追主要的就是解決好身邊的事情,比如無雙傭兵團的事情。

時間飛快,轉眼間就到了該上班的時間了,這期間,龍浩宇將事情已經安排的妥妥當當的了,尤其是飯店,打出了加盟的牌子,現在已經有很多人想加盟了,王振東是一個細心的人,他吸取了肯德基的經驗,加盟必須要看地點,地點好的纔可以,要不然,他怕砸了自己家的招牌。

培訓營已經結束了,今天就是分配的時候,龍浩宇沒有去市局開大會,二百多人的大會他是不願意參加,直接給任光榮打了一個電話,這是就解決了。

龍浩宇最終被分到了松北區這邊的樂業派出所,這個派出所在全市都是前三名,每天十分的忙碌,整個分局的成績都是由這家派出所出的。

由於松北這一代是開發區,工地多,民工打仗事件也多,所以這裏基本上每天都要拘留罪犯,一到值班的時間,那是忙不過來的忙,而且基本上都是四十八小時連軸轉。

龍浩宇自己開着車,很拉風的來到了樂業派出所報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