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學。

無論是曾經的洛陽太學,還是今時今刻的許都城太學。

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對軍事課程格外的重視。

無論是曾經的橋玄、蔡邕,還是今日的蔡琰、陸羽…他們都知道。

在亂世之中,哪怕這些太學生,他們的志向是做治國的官員,但,他們也必須有隨時能抵禦地方叛亂的能力!

昔日太學培養出的橋玄,就曾經駐守邊關三年,曹嵩也在大鴻臚任上時前往前線,助陣段熲,皇埔嵩更是從戰場幹將到治世能臣!

他們能夠獲得這般成就,無一不是因為太學的辦學方陣。

每一個太學生必須是文武兼備,軍政皆能。

而這也很符合大漢朝廷的需要。

作為大漢的官員,戰時需要放下官印拿起刀槍,和平年代,亦能除卻戎馬坐鎮府衙。

說起來…

太學行政總長陸羽也算是盡職盡責了,他為這群太學生請來的軍事課教員乃是曹營赫赫有名的將軍——樂進!

就在剛剛結束的,那征討逆賊袁術的戰場,樂進還立下了汗馬功勞,讓無數學子們側目不已!

讓他來教太學生,再合適不過。

當然了…

太學生們也極是興奮。

特別是夏侯衡、夏侯霸,從父親口中得之,樂進將軍厲害著呢!

故而,他倆一聽說老師是樂進,興奮的兩日都沒有合眼!

而剛剛從陳國歸來,立下大功的曹昂、「諸葛亮」、黃敘、典滿、許儀也很興奮。

前段時間,他們還與樂將軍一道勠力同心,攜手抗敵,今日…就能聽樂將軍的諄諄教導!

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兒啊!

而陸羽趕到這邊是,正趕上曹昂、夏侯霸他們這班第一節軍事課!

「陸總長…」

有教員認出了陸羽。

「噓…」陸羽卻是第一時間伸出食指示意他們安靜。

他便守在這書齋外,想聽聽這位太學新晉的軍事課教員樂進將軍,他會如何給太學生上課呢?

說起來…

昔日里,陸羽第一次提出讓他給太學生上課,樂進一個勁兒的擺手。

畢竟,他哪當過先生啊!

陸羽那時對他說的唯獨一句——「若然真有一天,樂將軍成為了太學的教員,那就請樂將軍將這些太學生當兵帶!」

別說,聽過陸羽這麼一番話后,那時的樂進眼眸泛光,只回了一句——「這我在行!」

此時…

陸羽守在門外。

而其中,蔡昭姬帶著樂進早就步入其中,似乎這節課才剛剛開始。

「諸位…今天,陸總長為你們請到了曹營里的常勝將軍樂進將軍,在幾個月前征討逆賊的戰役中,樂進將軍剛剛才立下了大功,而他將為諸位講述這一學期的軍事課程,希望你們能好好學習,將來為國立功,沙場殺敵!」

款款吟出這麼一番話。

蔡昭姬回望了樂進一眼,旋即就徐徐走出了教室,她是從另一側的門走出去的,正好沒有碰到陸羽。

陸羽本想追上跟姐姐打個招呼。

怎奈…樂進的一句話,直接讓陸羽腳步停了下來,整個注意力全部被他吸引。

「把這些沒用的席子、蒲團和几案都撤去,換一張馬扎來!」

「你們也都別這麼跪著了,站起來,統統站起來!」

嘿…

這是真把教學生當成帶兵了。

陸羽很好奇,樂進接下來要講什麼…

望著昭姬姐徐徐離去的背影,陸羽決定過會兒再去尋她,也不差這一時半刻,且先聽聽樂進打算怎麼教!

畢竟,在陸羽的心目中,樂進是最合適的步兵統領,未來的長槍團、陌刀營,還指著他統帥呢!

陸羽這邊心頭好奇。

可對於一干太學生,他們一個個愣住了。

要知道,從私塾讀到太學,十餘年來都是跪著上課,地面上鋪有席子、蒲團,每人的面前擺放著一張桌案。

突然被要求站起來,還要求卸下所有的席子、蒲團、桌案,規矩的改變讓每個人都不太習慣。

不過…

這一干太學生們還是猶猶豫豫的站了起來。

有助教將馬扎拿來,樂進則是在撤去席子、几案的講台上坐下,他是把這教室當成是行軍大帳了。

透過窗子。

陸羽能看到,樂進坐在馬紮上,差不多有太學生們的肩膀高,而他指著每一個眼前的太學生。

「從今日開始,這裡不是太學,而是軍寨!」

「我也不是你們的教員,而是你們的將軍!而你們的角色,有兩個選擇!謀士,或者武將!」

「選擇謀士的站在我的左邊,選擇武將的站在我的右邊!」

嘿…

一上來就玩真的。

陸羽整個心情悸動了一下,整個教室所有的學生卻是興奮了起來,這樣上課,他們感覺很激動,很亢奮。

不多時,謀士與武將陣營分配完畢。

結果稍微有些意外。

三十個太學生的一個班,曹昂、夏侯霸、許儀、典滿與其他共計十一人選擇了武將,而夏侯衡、『諸葛亮』、黃敘與其他十九人選擇了謀士。

沒想到啊,比起衝鋒陷陣,喜歡玩戰術的人更多呀!

當然了,陸羽不知道的是…這可都是因為他的緣故!

上兵伐謀,攻敵攻心,這八個字,幾乎因為陸羽的緣故,早已烙印在他的心頭!

樂進是出身武將,他望向曹昂、夏侯霸、許儀、典滿這邊,重重的點了點頭,儼然…他對這些選擇武將的太學生心頭讚許。

「很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需要在稱呼你們自己的姓名前加上『末將』兩個字!」

講到這兒,樂進又轉頭望向夏侯衡、『諸葛亮』、黃敘等一干謀士。

「你們作為謀士,則需要在姓氏的後面加上『某』!」

講到這兒,樂進豎起左手,他的嗓調猛然抬起:「現在開始,一個個的報上名來!」

「末將曹昂拜見將軍!」

曹昂當先開口。

樂進打斷:「不夠響亮,要沉穩,冷靜、字正腔圓!」

「末將曹昂,拜見將軍!」曹昂提高了聲調。

樂進點了點頭,這才算讓他過關。

接下來…

便是一個自報家門,例如夏侯霸,他的聲音洪亮。「末將夏侯霸拜見將軍!」

又例如黃敘。「黃某拜見將軍!」

他的嗓音本來就小,便是扯開嗓門也就這麼大。

可因為是謀士的緣故,樂進也沒有責備。

待得每個人重新報過姓名后,算是師生之間正式的認識。

一個個太學生們都因為這無限貼近於戰場的課程感到新鮮,有一種身臨其境,縱身沙場的感覺。

整個教室內熱情洋溢,整個空氣間鋪滿了陽剛氣息,窗外寒梅吐香,黃花點點…而曹魏的未來,必將如這與寒冬相接的春色,點點躍上梅梢!

聽到這兒,陸羽的心頭亦然一陣蕩漾。

這人…是選對了!

「羽弟?你怎麼在這兒?」

正值陸羽聽得入迷的時候,一道輕輕的、猶如百靈鳥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原來是蔡昭姬想起,還有事要囑咐樂進將軍一番,又回來了。

恰恰這麼一回來,正看到了站在門外的陸羽。

陸羽抬頭。

「昭姬姐…」

也是輕輕的一句,似乎,哪怕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在這太學中與昭姬姐碰面,可陸羽還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盡量避免打擾到正在上課的樂進與一干太學生。

「羽弟…」

蔡昭姬的話再度傳出…

「噓…」

陸羽急忙比劃了一下,旋即快步上前,一把拽住了昭姬姐的手腕,緊接著猶如風一般,兩人朝潁河之畔跑去。

待得到了潁河之畔…

陸羽才鬆開蔡昭姬的手腕。

「昭姬姐,我…」

一句話還未脫口…

哪曾想,蔡昭姬當先道:「好你個羽弟,出去了一趟,現在,都學會霸道了是么?」

說著話,她那芊芊玉臂抬起,可以看到…那纖細的手腕微微有些紅色的痕迹,顯然,陸羽抓疼她了。

「昭姬姐…方才那兒,樂進將軍正在上課呢,若然太學生們知道我回來了,好不容易塑造的軍營氣氛一下子就蕩然無存了,故而…」

陸羽試著解釋…

可看到昭姬姐那手腕處的紅痕,只能撓撓頭,再多的解釋,也彌補不了方才手腕的力道!

話說回來,以前拽起昭姬姐手腕的時候,也沒覺得力氣大呀?

難道…

廬江之行過後,陸羽的戰鬥從5飆升到10了么?

這就離譜!

「原來如此啊?」蔡昭姬故意的冷冷的瞪了陸羽一眼。「羽弟現在可厲害了,對姐姐都敢這麼霸道了,想來,羽弟對那廬江二喬也是這般霸道吧?」

啊…啊…

陸羽一愣,敢情昭姬姐知道大喬、小喬的事兒啊!

這…

陸羽撓了撓頭。「昭姬姐,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蔡昭姬格外嚴肅的追問了起來。

似乎,這個問題不說清楚,是不許陸羽轉移話題了。「難道,生米還沒有煮成熟飯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