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傢伙,似乎對陣法還有了解,還想著遮擋視線呢!」

青衣男子有些意外,不過他只是淺笑,因為這陣法,就算視線阻擋,只要有聲音,哪怕是蚊子一般細小,都能追蹤。

「聲波探測,啟。」

青衣男子手指發現一道道元氣,進入迷你石像之中,很快四具人形石像身上,就能發出一圈圈如同水波一般的東西,這樣的話,就能捕抓對方的行蹤。

突然,突如其來的佛號,震得他耳朵都快聾了。

葉雄在施展魔氣的同時,同時使用一聲佛吼。

「就是現在。」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過,頓時瘋狂地釋放自己身上的佛魔之氣,佛門*印瘋狂地旋轉起來,組成一把彷彿地獄般的風車大刀,直切出去。

轟隆隆隆!

面前的四尊人形石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狠狠切成兩半。

整個過程,只在一瞬間,等周圍的魔氣全都消失之後,四尊人形石像,已經斷成兩截。

青衣男子愣住了,看著自己面前被切成兩截的四具人形石像,還沒反應過來。

這傢伙也太會挑選時間了吧,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呢!

「咯咯……」

褐衣少女不由得笑了起來,笑得前前仰後合的,半晌沒能停下來。

「哥,都這樣了你還不認輸,不會死皮賴臉繼續出手吧?」褐衣姑娘笑道。

「吃裡扒外的東西,還沒嫁出去就這樣了,嫁出去還得了。」

青衣男子罵了一句,也沒好意思再出手了,將陣旗全都收了回來。

「我去準備獎品。」褐衣姑娘連忙跑了出去。

「準備獎品而已,不用躲著,喂喂,你可別亂給東西。」

話還沒完說,褐衣姑娘已經走遠了。 見周圍的一切都停了下來,葉雄這才鬆了口氣。

他實在沒有力氣再闖第二輪了,如果陣法還繼續,他根本就擋不住。

「不知道這一關有什麼好獎勵,希望讓自己滿意吧!」

葉雄走過石林,跟前面的關卡一樣,面前出現一張石桌,石桌之上有一物。

他將那東西拿起來,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九關的獎勵居然是一根金色的發叉,發叉頂端有一顆藍色的寶石。

不是丹藥,不是靈藥,也不是法寶,更不是修鍊秘笈。

葉雄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自己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才撐過這一關,還以為有是什麼對修鍊有用的好東西,誰知道,居然是這麼一根女人用的東西。

葉雄離開石林,回到眾人身邊,將發叉拿出來。

周圍的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說,這會不是是訂情信物啊?」任逍遙笑道。

「可能性很大,葉雄闖關的時候,王八之氣驚世駭俗,這關卡背後的人被征服,特意送了根發叉,以定終生,肯定是這樣。」陳一峰笑道。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葉雄,你這是次是名利雙收了。」

聽到他們的話,葉雄哭笑不得:「你們就別嘲笑我了,申箭比我牛逼多了,要是私訂終生,為什麼不找他,找我,也許這也是獎品一部份,是我倒霉遇上了而已。」葉雄苦笑著,又將一物拿出來,說道:「還好,我在第六關的時候,拿到一件好東西。」

「我靠,青元參,這是第六關的獎勵,你騙鬼?」

「這可是比申箭那大道丹還要高級的,怎麼可能在第六關出現。」

周圍的人,紛紛表示不相信。

「我只是實話實說,信不信由你們。」

葉雄也不管他們信不信,將青元參收了起來。

「天氣不早了,咱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吧!」任逍遙說道。

接下來,一行六人去前面的山脈,找到一個小鎮住了下來。

之所以選擇在小鎮,而不是在蠻荒山林找洞穴,是因為大家想在這裡,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一些消息。

修羅境之內,能來這裡的都是強者,或者能找到什麼機緣也說不定。

……

葉雄回到房間,盤坐下來,療養身上的傷。

先前一戰,他消耗太大了。

花了一個多小時,療好傷,他這才站了起來。

腦海裡面,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今天闖修羅石林的情景。

「修羅境背後到底是什麼人操縱一切?」

「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為何,要給我留下發叉?」

葉雄從身上將那發叉拿出來,心念意動之下,將發叉放到鼻子下面聞了一下。

一陣發香撲鼻而來,這發叉似乎是剛從頭上摘下來的,不然不會帶著發香。

「你到底是誰,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葉雄喃喃道。

只是想了片刻,他就將這種念頭拋之腦後。

他這次來修羅界是來修鍊進階的,不是來談女兒私情的。

將發叉收起來之後,葉雄將青元參拿了出來。

青元參是頂級靈藥,煉丹吸收是最好的,能最大程度煉化藥力。

但是現在,葉雄根本就沒時間煉丹,也沒有丹爐,只能草草吸收。

雖然這樣只能吸收六七成的藥性,他也不管了。

他將青元參捧在掌心之內,開始施展《天帝訣》第三層,開始吸收起來。

先前,他吸收申箭通過第九關送的大道丹,道元已經增強不少,這次再吸收青元參,頓時就讓自己的道元大增,終於一舉破到《天帝訣》第四層。

雖然比起六層《梵聖功》跟七層《天魔功》,四層《天帝訣》功力尚弱,但是功法都是由弱變強的,天知道有一天,他的道功會不會超越魔功跟佛功?

煉化青元參之後,葉雄進入內世界看了一遍,發現三色元嬰之中,白色的道氣凝實不少。

「這次進入修羅境,果然不枉此行,如果還呆在真仙界,再修鍊二十年都未必有這種進展。」

讀萬冊書,不如走萬里路,修真一道亦是如此。

躲起來修鍊,不如出去歷煉,機緣比起苦修有用得多。

走出房間,葉雄在四下逛逛。

這裡是修羅境,如果按界面的話,是比真仙界還高級的所在。

不知道在這裡能不能買東西?

他在四下走了一遍,很快就發現一間交易物資的地方,很簡單的名字,叫做交易中心。

進去詢問之下,葉雄這才知道在這裡交易,不是用貨幣交易的,只能交換。

在這裡闖關卡的人,都會得到獎勵,但是這些獎勵並不是每位參賽者需要的,所以,想要別人的東西,只能跟別人交換。但是,並不是每一次交換都能夠成功,讓雙方都滿意的,所以最後有了積分。

「客官,這裡沒有貨幣交易,只有積分,你只要在闖關卡的時候,得到獎勵,如果這些獎勵不是你需要的,你可以放到我們這裡來,我們給估價,給你分派相應的積分,以後你就可以用這些積分換取你想要的東西。」

店老闆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老者,上前對葉雄說道。

「幫我辦張卡吧。」

葉雄將自己闖修羅石林的幾關獎品拿出來,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沒什麼,不如換點積分,以後遇到自己需要的,就可以用積分來換取了。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將葉雄拿出來的物資看了一遍,最後店老闆給他估了八十積份,然後遞給他一張卡。

「此卡是整個修羅界通行的,像這樣的店面,修羅界一共有十數字。

「要闖過多少關卡,才能得到五萬積分?」葉雄隨口問。

「修羅境已知的關卡,一共有十八關,如果你能闖過十六關,所有的獎勵都用來換積分的話,應該就差不到夠了。」店老闆見葉雄眼神之中露出失望之色,當下提醒:「這獎勵不一定非得自己拿,別人拿的也行。」

這話倒是提醒了葉雄,自己一個人不行,合他們六人之力,如果每個人闖關卡的獎勵都送給他的話,也許這並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多謝店老闆提醒。」葉雄拱了拱手,轉身正準備離開,面前突然微過一道紅影。

他差點就撞到對方身上。

這女人走路怎麼連聲音都沒有。

葉雄轉看,看了這女人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鳳凰,你怎麼會在這裡?」葉雄萬萬想不到,面前這個穿著紅色衣服,自己差點撞上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好朋友鳳凰,那個他從地球帶來真仙界,認識最久的女人。

聽到葉雄的話,紅衣女人掃了他一眼,臉色厭惡。

「這種搭訕的話,十萬年就落後了,你還用,太老土了吧!」

聲音跟幽冥的聲音不一樣,加上態度,葉雄基本可以肯定,眼前的絕對不是幽冥。

「不好意思姑娘,我認錯人了。」葉雄道歉之後,再看了她一眼,這才離開。

如果對方真的是鳳凰,以鳳凰對自己的態度,絕對不會這樣,而且鳳凰的境界很低,對方的境界還在自己之上,這更加說明了她不是鳳凰。

他想不明白的是,兩個怎麼可能長得這麼像,完全就是一個模子出來的。

回到房間,葉雄就到床上休息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任逍遙就來找他了,一行人準備去下一個關卡。

「任大哥,不如咱們分開去闖關吧,這樣的話,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反正闖關的時候,別人又幫了不忙。」葉雄建議。

「不如咱們就兵分兩路吧,這樣也有照應。」任逍遙提議。

剩下的幾人,紛紛答應了,最後六人分成兩組。

任逍遙跟申箭分開,任逍遙帶著葉雄跟陳一峰,而申箭帶著何忠跟周乾,兵分兩路。

葉雄原本的想法是,去闖修羅塔,但是任逍遙覺得,修羅塔太難了,以他現在實力,不適合。

最後,任逍遙選擇了海底淵。

沒多久,三人就來到了海底淵上空。

「海底淵我已經闖過了,好不容易才能闖過去,你們進去一定要小心。」任逍遙叮囑。

葉雄跟陳一峰點了點頭,兩人一前一後,進入海底淵。

剛進入海底淵,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巨在的洞穴,在海底的最深處,如同一個巨大的凶獸的嘴巴。

在洞口,站著一名身穿紅衣的女子,從那背影來看,像極了葉雄昨天在交易中心見過的那個態度冷漠的女人。

「咦,前面有個美女耶。」陳一峰眼睛一亮,笑道:「半步合體,居然跟我相同的境界。」

「陳一峰,別惹這個女人,我直覺,這個女人不簡單。」葉雄提醒。

「你怕是看上她了吧,我放心,我對女人興趣不大,不會跟你爭的。」陳一峰笑道。

葉雄無語了,這個陳一峰,外貌都快六十歲了,就沒點自知知明嗎?

人家那麼漂亮的女人,會喜歡他才怪。

兩人一前一後,落到那洞口。

紅衣女子扭頭看了他們一眼,最後目光在葉雄身上看了一遍,似乎沒想到是他,目光之中,露出厭惡之色。

敢情,她把自己當色狼,纏著她不放了。

這也難怪,昨天他錯認對方,對方有這種想法也是正常的。

突然,紅衣女子身影一晃,進入了黑洞。

緊接著,葉雄,陳一峰,也一前一後進入洞口。

這海底淵,沒有明確要求,每次只有一個人進入,所以三人同時進去,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

我曾嫁給你 「剛進去,葉雄只覺得眼前一亮黑呼呼的,什麼都沒有,視線非常陰暗。」

他連忙用神識搜索,發現在這海底之中,靈識也變得十分弱,比平時弱了一半以上。

嘩啦啦,無數的水波衝來,之中夾雜著像嬰兒的一樣的叫聲。

從周圍的情況來看,這水中,應該有凶獸。

「陳一峰,你在哪?」

「陳一峰,回話。」

葉雄一邊叫了幾遍,陳一峰都沒有回答,顯然已經遠離了他。

看來,在剛進入洞口之後,兩人已經分開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浪潮從背後襲來,顯然有東西從背後攻擊。

葉雄轉身,一掌拍出,只聽聞一聲嬰兒一般的叫聲,那東西直接被轟飛。

接下來,從四面八方,各種浪潮襲來,顯然有東西慢慢靠近,攻擊他。

葉雄一掌掌拍出,每拍出一掌,就有尖叫聲傳出,也不知道過了過久,周圍的攻擊,終於停止了。

「這一關就這麼過了,看來,也不怎麼難。」葉雄暗暗想道。

他正在想著,突然周圍的水劇烈涌動起來,然後四周飄蕩。

他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空間裡面,然後,周圍的水突然消失了。

當然看清面前的環境的時候,頓時無語。

這裡顯然,是一隻巨獸的肚子,剛才他被巨獸連水帶人吞了。

一團如同墨汁一般的液體,從巨獸的內部湧出,周圍那些被吞服的魚蝦之類的動物,瞬間就死翹翹。

葉雄連忙施用真元護體,不讓毒液沾體,同時拿出五神神劍,人劍合一,衝天而起。

就像破石而出一樣,周圍血肉橫流,葉雄從巨獸的肚子裡面,生生殺出一條血路。

巨獸的身體異常堅硬,肉跟精鋼一樣,如果不是有神劍在手,葉雄也沒能那麼快。

嗚呀,無盡的慘叫聲傳來。

巨獸不停地翻騰,翻滾,在強烈的震蕩之下,葉雄差點失去了方向,再次落入巨獸腹中。

差不多過了一十分鐘,葉雄終於破體而出,回到海底之中。

「法眼,啟。」

葉雄啟動法眼,目光朝下掃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