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水之束縛:限制技能,形成水做的繩索限制對方的行動,威力值15,等級一級(156/1000勤加練習可升級);

6、音波攻擊:利用音波攻擊敵方群體,威力值3,等級一級(121/1000勤加練習可升級);

7、水鞭:形成一根兼具攻擊、防禦、纏繞作用的水鞭,令敵人防不勝防!威力值100,等級一級(120/1000勤加練習可升級);

8、陰陽眼:中級(暫不可升級);

9、嗅靈(貓):零級,20分(100分升為一級);

精神力強度:一級,250分(1000分升為二級);

體質強度:一級,180分(1000分升為二級);

任務經驗:88點(100點升下一級)

綜合判定:進階小透明(很抱歉以您的能力並不能給時空造成什麼麻煩)」

嗯,水箭術和水球術都變成了優化后的法術,水鞭則是她自己創造出的法術。

除此之外,她的精神力強度和體質強度大幅度提升,任務經驗也加了二十多點,綜合判定已經從「小透明」變成了「進階小透明」,額,這應該是有進步的一絲吧?

不過……那個天賦里的「高級自愈能力」是什麼?燈塔水母融合又是什麼?

難道說……

穆璃想起剛剛小白貓說的融合,又想到燈塔水母永生的傳說,心裡隱隱有了猜測。

裂開嘴一笑,穆璃的心情很是舒暢,想當年她契約海獸的時候,沒有覺醒水療術,還覺得有些失望,現在,這個「高級自愈能力」可比那什麼水療術有用得多了!

媽媽再也不用擔心寶寶受傷了!

「喵~小璃你準備好進行下一個任務了嘛~」小白貓伸出爪子,就近拍了拍……額,穆璃的胸,撒嬌道。

「嗯,開始傳送吧!」穆璃點頭,話音剛落,便覺得眼前開始旋轉起來。

經歷了那麼多次傳送,穆璃現在也算是稍稍適應了些,竟然有閑心探出自己的精神力,小心翼翼地去捕捉周圍的時空波動。

嗯,隱隱約約間有上個世界裏海底傳送陣的波動的影子……

看來,不論是本世界的近距離傳送,還是跨世界的遠距離傳送,都是有共性的呢!只不過,以現在穆璃的能力,還探不透罷了。

眩暈感漸漸退去,眼前的景物也漸漸清晰,手中抱著的小白貓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一個留著早餐殘渣的盤子捏在手上。

+++++++

謝謝絲翼殿下的兩個100打賞~寶寶會認真考試的么么噠~(未完待續。) 「媽!我去上學了!」少女的聲音傳來,伴隨著玄關處大門關上的「咣」的響聲。

穆璃走到桌子邊,放下盤子,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這似乎,哦不,這就是一間很普通的商品房,三室兩廳,面積約有一兩百平方米的樣子。

牆上,貼著淡綠色的葉片狀壁紙,頭頂懸挂的裝飾水晶燈正散著銀白的光輝。

客廳里,佔了三分之一面積的棕黑色真皮沙發對面,液晶屏電視機里正放著晨間新聞。

「近來,臨江市頻繁出現的自殺案件愈演愈烈,死者多為處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

電視機后,同樣是淡綠色的水晶質地底襯,旁邊的柜子上,擺放著各種晶瑩剔透的擺件。

左邊分別是一顆翡翠白菜擺件,一顆通體碧綠、上頭盤著兩條金色的小龍的雙龍戲珠擺件,右邊則是一個金碧輝煌的聚寶盆,以及一座笑眯眯的彌勒佛。

側廳里,一張長方形的實木桌子佔據了中央,桌子上還有吃剩的早餐。

廚房裡,剛剛生過火做過飯的氣息還未散去,用過的餐具放在洗手台邊,也還沒來得及清洗。

而穆璃,正站在側廳的桌子邊。

看來,這是一個居住在城市裡的小康家庭,而且,看房間里各種低調卻隱隱透著奢華的裝飾,家裡的經濟條件應該還不錯。

家裡的男主人似乎早就出去了,女兒也在穆璃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出了門,現在,家裡只剩下了穆璃。

嗯,沒錯,穆璃這次穿越成了一名年方四十的家庭主婦。

隨便找了張鏡子,看了看裡面陌生的女人。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一張保養得還不錯的臉上,一些細小的皺紋還是避免不了的爬上了眼角,髮絲間也隱隱摻了些銀白。

氣色倒是不錯,蘋果肌也還算飽滿,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容顯得她看起來面善得很。

以穆璃穿越了這麼多世界的經驗來看,這應該是個生活幸福、心地善良的女人,就是不知道,她有什麼執念需要自己去完成了。

脫下腰間系著的的圍裙,穆璃舒舒服服地躺在真皮沙發上,感受著沙發與肌膚接觸處冰涼而柔軟的觸感,滿意地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開始接受劇情。

……

穆璃猜測的不錯。

這次的原主,名叫楊梅,嗯,就是吃的那個楊梅……

楊梅今年四十有三,有一個在國企工作的高管丈夫高永安,一個剛滿14歲上初三的女兒高曉雯。

高永安其實是個不錯的男人,既有能力,賺的錢多,又有責任感,對待髮妻楊梅那是數十年如一日,但凡有空就會想盡辦法浪漫一把。

嗯,但凡有空,不過可惜的是高永安的工作特別忙。

對此,楊梅表示理解,並盡量做好一個合格的妻子的角色,做丈夫堅實的後盾。

至於女兒,高曉雯打小就是個聽話的乖寶寶,楊梅對她也一直很放心,而高曉雯也沒有讓她失望,成績在全班一直都是前三,前途一片光明。

自己這一生,能幸運地攤上個這麼好的丈夫,又有個這麼好的女兒,楊梅一直都覺得自己是無比幸運的,走路時常都帶著笑容。

至少,在那一天之前,楊梅都是非常幸福的。

那一天,是楊梅的四十三歲生日。

早上,女兒照常去上學了,楊梅留在家裡幹些家庭主婦應該乾的事情。

道聖 不知道,今天丈夫會給她帶來什麼驚喜呢?楊梅嘴角帶笑,臉紅紅地想著。

以往,自己過生日的時候,丈夫都會帶給自己一個驚喜,或是他親手做的丑不拉幾的禮物,或是自己寫的賀卡,又或是自己烹飪的黑暗料理,最好的一次,是一朵皺巴巴的紙花,是他在網上學了好久折出來的。

雖說這些禮物在外人看來可以說是簡陋到了極點,可是對於楊梅來說,卻異常的珍貴,因為,這些都是自己那不會做手工的丈夫的濃濃的心意啊!

還有自己的女兒,往往也會帶一朵玫瑰或者康乃馨回來,或者帶回來一小塊蛋糕,祝福自己生日快樂。

懷著甜蜜的期待,楊梅開始準備晚餐。

嗯,對,就是準備晚餐,自己的生日,要做點好吃的,當然需要提早準備啦!

然而,楊梅沒有等來丈夫或者女兒的祝福,卻等來了女兒班主任的一通電話。

「您好,請問您是高曉雯的媽媽么?高曉雯一個早上都沒有來學校,打手機也打不通,她是生病了嗎?」

曉雯沒有去學校?!

掛了電話的楊梅瞬間慌了神。

早上她出門的時候,明明說的是要去學校啊!

況且,自己的乖女兒十幾年來還從未曠過一次課!怎麼可能沒去學校!

壞了!她肯定出事了!

正當楊梅六神無主的時候,她的手機再次響了,是高曉雯的來電!

「寶貝!你去哪了?老師說你沒有去學校。」

「我不是你女兒,我是急診室的醫生,你女兒……自殺身亡了……」

「哐當!」楊梅手中的手機掉落。

後來,趕到醫院看到高曉雯的遺體的楊梅才知道,就在她四十三歲那天,自己的女兒從一棟寫字樓的十四樓跳了下來……

自己的乖女兒到底是為什麼才會輕生?

悲痛欲絕的楊梅想不通,也不想去想,只是趴女兒的遺體上整整哭了兩個小時。

然而,這只是悲劇的開始。

接到女兒死訊的丈夫連忙請了假驅車趕來醫院,卻在半路一個失神撞上了一輛大貨車的屁股。

大貨車上恰好裝的是沒有綁緊的鋼筋,被後面的小車這麼一撞,頓時散了開來。

而其中一根,順著貨車的車尾往下滑,直插入後面的小車之中,剛好將高永安穿在了駕駛位上。

等到醫生趕來,他已經不治身亡了。

一天之中,接連看到了自己最親的兩人的遺體,楊梅的精神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只覺得腦海里那根緊繃的弦,在拉扯到一個極點之後,「砰!」地便斷了,眼前一黑,便直接暈了過去。

然後,穆璃就穿越過來了,穿越到一切還沒來得及發生的時候。

++++++++

寶寶們你們喜歡這個新故事么~(未完待續。) 精神力掃過自己的魂海,穆璃發現縮小版的楊梅正緊閉雙眼,漂浮在自己的魂海里。

看她那半透明的樣子,怕是比之前的常勝還要虛弱。看來,兩位至親的死對她的打擊還真是不小。

楊梅最大的執念,自然是阻止丈夫和女兒的死亡,還要弄清楚女兒到底是為什麼要突然輕生。

而最重要的,自然是希望他們三人都能平平安安、倖幸福福的壽終正寢。

梳理了一遍原主楊梅的記憶,穆璃揉了揉微微腫脹的太陽穴。

阻止高永安的意外死亡很簡單,只要不讓他接到女兒的死訊而匆匆忙忙的趕過來就好了,至於高曉雯的自殺……

嗯,先把她攔下來,然後再慢慢的摸索出原因,這對擁有精神力干擾的能力的穆璃來說,好像挺簡單的吧?

這個年紀的孩子,多半是因為叛逆期到了,又不知道從哪裡接觸過相關的東西,才會不知厲害的嘗試自殺,想必只要她好好的進行一下心理疏導,就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而心理疏導,說白了就是通過語言或者行為,利用精神力對對方進行灌輸或者引導,使對方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這樣來看,這次的任務,似乎意外的簡單啊!

穆璃有些驚訝,也有些淡淡的欣喜,這樣的話,自己早早的解決好這件事,然後就可以安心的修鍊自己的各種天賦和法術了,只要等楊梅的靈魂漸漸地緩過來,就可以了。

話說,她的嗅靈和音波攻擊還渣的一比呢!要趁機好好練練才好!

嗯,算算時間……高曉雯是今天跳樓!

穆璃一驚,那孩子已經出去了快半個小時了! 不妨錯到底 別已經跳了啊!

抓起衣服,穆璃風風火火的就出了門,直接沖著楊梅記憶力高曉雯跳下來的那棟樓奔去。

希望,還來得及!

……

國貿大廈,位於市中心最繁華的街區,聚集了各種社會精英的所在,稍微發生一點事情就會鬧得沸沸揚揚的地方。

這也正是高曉雯選擇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的地方。

國貿大廈有三十九層,其中前十四層是面向公眾開放的,而後二十五層,則是只有持有專門的證件的特定公司的員工才能進得去的。

因此,穆璃打了的趕到國貿大廈樓下之後,直接便朝著能夠直通十四樓的電梯飛奔而去。

好巧不巧,國貿大廈本來有兩部電梯可以直達十四樓,一部恰好出故障了正在搶修,而另一部則剛剛上升到三樓。

電梯門前,有好幾個沒有擠上上一趟電梯的人在等候著,這不僅說明上趟電梯里人是滿的,而且,看這樣子,電梯估計要走走停停的上到十四樓之後再下來。

這樣一來,等到她坐上電梯趕到十四樓,至少要等七八分鐘!

穆璃仔細詢問了旁邊的人,他們並沒有看到高曉雯,但是這並不排除高曉雯在之前已經上去了的可能性!

而她,還要等七八分鐘!

若是高曉雯已經先一步上去了,那麼這麼漫長的時間,足夠她死好幾回了!

不行!不能這樣!

穆璃看著才堪堪上升到五樓的電梯,一臉的焦急。

放眼一掃,「嗯?」那裡有樓梯!

穆璃拔腿就跑,直接順著樓梯往上沖。這個時候,時間就是生命!

她並不知道高曉雯具體的墜樓時間,但是,多等待一秒鐘,這個女孩死去的幾率就會大一分!

快!再快點!

穆璃硬撐著這個缺乏鍛煉的家庭主婦的身軀,幾乎以自己能達到的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六樓,然後體力不支,腳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

不行!不能這樣!晚一秒鐘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快點!步子再邁大一點!穆璃幾乎是憑著堅強的毅力在支撐著,這具身體的潛能幾乎被她發揮到了極限。

十四樓到了!僅用了三分半!

穆璃氣喘吁吁地推開樓梯間的大門,不顧周圍的人看向自己驚詫的眼神,快速的掃了一眼,沒有發現高曉雯的身影!

剛剛想要鬆一口氣,穆璃的腦中卻突然警鈴大作。

她晚出門的半個小時,即使是打的過來,也絕對趕不上高曉雯的速度,高曉雯,她一定已經在這層樓的某個地方了!

她一定在一個既能跳出自殺,又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而被阻撓的地方!

那麼,是什麼地方呢?對了!廁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