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內的多名醫生倒很熱情,沖著謝明華以及馮青打著招呼。

就連華新也享受到了其他醫生的熱情招呼,顯得分量很重。

華新沖著他人微微笑著點頭示意。

他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至少,他感受到了足夠的尊重。

但是,病房內卻還有兩人有些不快。

楊青以及樊易,尤其是樊易剛剛被馮青借著華新教訓過,心裡憋屈著有氣。

誰也不願意自己被長輩拿著與他人對比,而自己是被貶低的一方,心頭委屈。

謝明華、馮青、華新與單獨病房內的多名醫生打過招呼后,大家都很識趣的安靜了下來。

謝明華、馮青、蔣莉等人都把目光對準了病房之中的蔣欣以及華新,目光中充滿了期待。

……

樊易並不知馮青今天叫他來的目的,但是他看著單獨病房裡面的陣勢以及眾人的目光。

他有些明白了。

只是。

他不敢置信的掃了一眼謝明華以及馮青兩人,艱難的咽了咽唾沫,暗道:「不會吧,我的眼睛沒有看錯吧?還是,我正在做夢?」

他看出單獨病房裡面擁有多名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

他們都是蓉川醫院內知名的專家教授,是腦科,神經外科,中醫學科方面的權威。

但是,他們卻以華新為尊?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樊易完全不能相信這麼多的專家以及教授居然還要以華新為尊,華新才是這名昏迷不醒的病人的主治醫生。

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還是他們全都瘋了?

咕嚕,咕嚕。

樊易咽了咽唾沫,看向馮青下意識的問出了一個自認為很白痴的問題:「師父,這次會診難道是華新主刀?」

馮青側頭,冷淡的看了一樣樊易道:「別廢話,自己看。」

「……」

樊易無言。

病房內,眾人都靠牆站著,唯有華新立於病床旁邊。

樊易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這怎麼可能?

他任然不敢相信醫學院的大一新生居然能夠被眾多專家權威醫生承認,擔當主治醫生。

「他……是主治醫生?」

樊易看著華新,一陣發獃。

腦子有些發懵,不願也不敢承認這是真的。

但是,從病房內的情況來看,眾人顯然以華新為尊,他才是這裡的主治醫生。

樊易蒙了,沒人理會他。

蔣莉來到華新身邊,看著病房上蔣欣秀麗蒼白的容顏道:「蔣欣最近的情況好多了,聽謝副院長說,她對刺疼能夠產生條件反射,嗅覺以及聽覺都有明顯的反應,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蘇醒過來?」

「快了。」

華新笑道:「蔣姐,蔣欣的情況正在漸漸的好轉,不要急。此時,即使我不再給她針灸,她的病也能好轉,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蔣莉急切道:「她一天不醒,我始終放不下。」

華新點頭表示明白道:「蔣姐,你不用擔心。」

蔣莉嘆了口氣道:「兒行天下,母擔憂。」

華新無言,只能安慰道:「蔣姐,我會給蔣欣多下幾次針,保證他顱腦內受損的腦細胞快速恢復,她應該能夠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蘇醒。」

「謝謝你了華新。」

「我應該的。」

華新示意蔣莉離開。

旋即。

他從腰間的挎包之中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針灸古物金針包,緩緩攤開。

蔣欣經過幾次治療后,瞳孔對光的反應越來越強,身體四肢對刺疼有著本能的反應,如膝跳反射。

通過監視腦電波,能夠發現蔣欣的嗅覺以及聽覺都有了一定的反應,這是好現象。

華新右手食指以及拇指捏著一根金針,體內的聖獸真氣順著手太陰心經附著在金針之上,發出一陣金光。

噗嗤。

華新眼快手快,迅速的取穴下針。

半個小時。

華新已經成功的施展了一套『固本培元』的針法。

期間。

他稍微休息了半個多小時,也是為了讓『固本培元』針法能夠起到最大的效果。

半個小時后,華新再次施展『九宮易髓刺穴』的針法來根治蔣欣的PVS病症。

期間。

眾人屏息凝神,目光炯炯的注視著華新的一舉一動。

單獨病房內落針可聞,聲若蚊蠅,只有眾人粗重的喘息聲。

「好。」

又是半個小時。

命運的軌跡之守護者 華新終於成功的施展完『九宮易髓刺穴』的針法,饒是他自己也長長的鬆了口氣。

全神貫注,接連兩次施展。

壁咚男神:迷妹染指成婚 華新感覺體內的真氣消耗嚴重,有些疲憊。

「華新小同志不簡單啊。」

單獨病房內一名老中醫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華新下針了,但是任然震驚於華新針灸的手法以及專業能力。

饒是他,也不得不佩服華新下針的能力。

「華新小同志在針灸一道上的造詣,讓我佩服啊。」

另外一名老中醫也沖著華新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言。

「華新小同志,佩服。」

……

病房內,幾名老中醫,尤其是其中擅長針灸的老中醫,看出華新在針灸一道上的深厚造詣倍感佩服大嘆長江後浪推前浪時。

他們又很疑惑,疑惑華新的針灸之術為何用如此的奇妙。

他們見識過華新下過幾次針,暗中留意下針的順序以及穴位。

當他們私下研究時,卻沒有研究出其中的玄妙以及神奇效果。

心頭疑惑的同時,越發佩服華新了。

即使他們心頭如同貓爪子撓啊撓的,也不敢輕易詢問,否則就有偷師的嫌疑了。

謝明華以及馮青兩人,見到眾人對於華新的評價,都老懷大慰,很是開懷。

「華新,乾的不錯。」

馮青也為自己老了也能有這樣一名弟子而感到自豪。

謝明華更是為自己能夠發掘這樣一名奇才時,感到高興。

「華新,你很棒,繼續加油。」

「華新,我們看好你。」

「華新,加油。」

……

眾人見過華新下針后,紛紛離開病房。

離開之時,眾人都對華新表示了足夠的重視以及尊重:「華新,只要你能夠通過針灸治療PVS病症,醫院絕對給你申報,讓你的能力不至於埋沒,也把我國中醫國粹發揚光大。」

(本章完) 「好東西是要分享的是不是?」

韓馨拽著蘇凝煙的手臂,沖著蘇凝煙眨巴著眼睛。

「你說什麼呢?」

蘇凝煙掙脫著韓馨的手臂,一臉羞紅。

「什麼嘛!」

惡霸總裁,別過分 「妹妹這不是有好東西要和你分享嘛,是姐妹的自然一起享受了啊!」韓馨恬不知恥的說道,其實心裡還是發虛的,覺得很沒面子,如果是把蘇凝煙拉進來一起了,韓馨心裡頓時就覺得平衡了。

「是啊!」

「是啊!」

「蘇大小姐,好東西自然是要一起好好分享的嘛!」

華新嬉皮笑臉的說道,伸出手就抓住了蘇凝煙的另外一隻手,就向著自己……

「……」

「華新!」

「你真是不怕死啊!」

「才剛剛好了點,就這麼不老實!」

「你就不怕我去告訴寧家,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蘇凝煙想要掙脫掉華新的魔爪,但是她的力氣怎麼能是華新的對手。

我真不是偶像 她根本就掙脫不開,然後玉手就觸碰到了……

「嘿嘿!」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死在這個份上,那也是值得的是不是啊,蘇大小姐!」

華新無恥的說道。

「無恥!」

「流氓,真沒看出你是這樣的華新!」

蘇凝煙是徹底的無語了!

「謝謝誇獎!」

「無恥就是我的代名詞,流氓是我的崇高理想!」

華新小眼睛裡面滿是星星的說道。

「無語!」

蘇凝煙是徹底的無語問蒼天了。

「哈哈!」

「你真是我見過最無恥的人了!」

韓馨大笑,旋即就用手臂挽著蘇凝煙的脖頸,嘴巴湊到了她的耳朵上面小聲的說道,「凝煙拉,一起吧,那小蚯蚓你不是一直惦記著么,現在不正是個好時機么,你也不用端著了,想要就直接說嘛,我知道了,你是故意裝矜持,沒事,既然你是這樣的心態,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嘻嘻!」

韓馨說著,就鬆開了蘇凝煙。

「你……」

蘇凝煙被韓馨說得話,氣的俏臉一陣紅一陣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華新!」

「你先放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