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恭喜宿主承受致命攻擊,成功激活無敵掠奪系統,本次獲得無敵值500點,可兌換五次掠奪次數,目前剩餘掠奪次數一百五十三次。」

直到達到一百五十三次時,系統提示才停止,而黎天也已經摔倒在地。

看著這一次,幾十個人全部停下,只有之前那個男人上前,黎天也沒有起來,掠奪次數已經這麼多,自己還是掠奪一下試試吧。

正好這唯一一個衝上來的傢伙,就是最好的實驗對象。

「系統,給我掠奪過來這人一次。」

「叮,掠奪成功,消耗積分一百點,獲得董向莽餘下的所有壽命,七年壽元,已自動儲存,請宿主自行賦予。」

哈哈,黎天心中一笑,直接站起來,對著還在向著自己跑來的男子董向莽說道。

「我看你這樣子,已經時日無多,弄不好馬上就要斃命,還是看開一點吧。」

黎天清晰的看到,就在自己說話的同時,男子臉上的皺紋就已經飛速增加,面容飛快老化。

「我今天倒要看看我們誰先……嘭!!!」

眾人目瞪口呆……………… 她想了幾秒:「不是。」

雖然很氣他騙她,但更氣的是他把浴缸里的事兒忘得一清二楚。

薛寶怡還一臉茫然:「那是為什麼?」

還好意思問。

她是沒臉說了:「等你知道我氣什麼,再來跟我談。」

他上哪兒知道啊?

「薛寶怡。」

「嗯。」感覺這麼被指名道姓還挺不賴,他估計跟他叔薛冰雪一樣,是個抖M。

方理想有點問不出口,撇開頭,看著別的地方:「你說想追我,是認真的嗎?」 顧少,太會撩 不是她疑心病重,是這傢伙前科太多!

他三天兩頭不是帶姑娘上酒店打麻將,就是帶女孩去海邊游泳,帝都浪蕩公子的花名冊里,他排第二就沒人敢第一。

薛寶怡突然正兒八經了:「你當我說著玩兒啊?」

不知道他是不是說著玩,反正她從來不玩感情:「我不喜歡逢場作戲,你要是招惹了我,就要做好負責任的準備,如果你還收不了心,就別來動搖我。」

表完了態,她關上車窗,開車走了。

除夕那天,連著下了幾天的雪停了,早上還出了一會兒太陽,將積雪化了一半。上午,江織陪著周徐紡去添置了些年貨,大多是吃的,也有喜慶的小物件,周徐紡還挑了一棵擺盆的橘子樹,寓意吉祥如意招財進寶,樹上面結滿了黃燦燦的小橘子,周徐紡看著很有胃口,不過賣樹的大叔說上面的橘子吃不得。

她把盆栽樹放在了門外的樓道里,上面還掛了紅包,每個紅包里都放了吉祥數字的紙幣。

周徐紡第一次弄這些,覺得很是新奇。

午飯剛吃完沒多久,周徐紡就催著江織貼對聯。

他手長腿長,踩著凳子就能夠到門頂,對著門框比對了一下位置,再問周徐紡:「歪了嗎?」

周徐紡蹲在地上,扶著凳子,仰著腦袋看門上面的橫批:「左邊高了一點點。」

江織便把左邊壓低一點點:「現在呢?」

「可以了。」

江織把紅底黑字的對聯貼好,轉身就看見周徐紡正朝他張著手。

「你幹嘛?」

她表情嚴肅,動作規範:「怕你摔。」

江織踩在凳子上,看著小姑娘一本正經接人的模樣,好笑:「這凳子就二十厘米高。」

他一米八幾的個子,踩個二十厘米的凳子,還能摔不成?

「也怕你摔。」周徐紡毫不懈怠,雙手呈八字狀張開,做好隨時接人的準備。

江織單腳就踩下去了,把傻乎乎去扶他腰的小姑娘抱住:「嘴上抹了蜜嗎?凈撿我愛聽的說。」

他在她唇上親了一下。

「江織,」她把手放到他肩上,「今天過年。」

她後面就是那盆橘子樹,一顆顆黃橙橙的橘子就長在她腦袋後面的樹上,因為過年,她穿了大紅色的衛衣,踮著腳,衣服往上縮,露出了裡面的毛衣,也是紅色的。

她說穿著喜慶。

「我很高興。」

看得出來,她從早上起,就一直笑著。

江織把她的衣服拉好:「為什麼這麼高興?」

她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臉上親著:「我以前都是一個人過的,不貼對聯,不吃年夜飯,也沒人陪我。」

今年不一樣,今年有江織。

他牽著她進了屋。

屋裡已經添了很多傢具,也有很多他的東西,不像以前那樣冷冷清清,她的屋子裡,他來之後,有了人間煙火。

「三點約了寶怡,」

還有一個小時。

她不說話,下巴趴在他肩上。

江織在她耳邊說話,聲音低低的:「去浴室好不好?」

她很乖:「好。」

三點,江織推了薛寶怡的局,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機響了,是喬南楚打過來的,江織騰出一隻手去接。

「在幹嘛?」

浴室里有水聲。

「有事就說。」

喬南楚調侃:「打擾你好事了?」

水聲還在響,江織沒耐心跟他東拉西扯:「不說掛了。」

喬南楚說正經的了:「你晚上是不是要回江家?」

「嗯。」

回答得心不在焉。

喬南楚估摸著周徐紡應該在他邊上,長話短說:「我也得回老爺子那兒吃年夜飯,你把周徐紡送我女朋友這兒來,她倆也有個伴。」

「我問問她。」

江織把手機聽筒捂上,問周徐紡:「去嗎?」

她靠著洗手池,點了點頭。

江織把手機放到耳邊,對喬南楚道了句:「五點我送她過去。」

說完,他掛了電話,把水龍頭關了,拿了條幹毛巾給周徐紡擦手,她的手小,手指細細的。

「紅了。」

他說她的手心。

周徐紡低著頭不敢看他:「你別說了。」

他笑著親她的手。

因為江織沒有去赴薛寶怡的約,被他嘮叨了好一陣,說他有了老婆忘了兄弟,江織心情好,照單全收,一律不反駁。

下午五點,他把周徐紡送到了溫白楊家的小區。

到了溫白楊住的那個樓層,江織就沒再過去:「我不進去了。」他把手裡的禮盒給周徐紡,「這是給喬南楚女朋友的禮物。」

周徐紡點頭:「你現在就回江家嗎?」她很不捨得他走。

江織摸摸她被風吹紅了的小臉:「嗯,老太太已經在催了。」

周徐紡撒開抱著他的手,眼裡全是不舍:「路上有積雪,你開車要小心。」

「好。」江織囑咐她,「吃完飯不要自己回家,我那邊結束了就過來接你。」

周徐紡說好,又補充了兩句:「要是你奶奶不讓你出來,你別跟她爭,你出不來我就去江家找你。」

「行,都聽你的。」江織站在過道里,「進去吧。」他想等她進去了再走。

溫白楊家的門口就在前面四五米的地方,周徐紡慢慢吞吞地走過去,一步三回頭。

我要退圈 江織失笑,有把她拉回身邊了:「這麼捨不得我啊?」

「嗯。」很捨不得。

江織低頭吻她。

正好,前面一戶人家開了門,一對母子一出來就撞見了。

那小男孩三四歲,正是好奇又懵懂的時候,眨巴著大眼睛盯著看:「媽媽,那兩個人在幹什麼呀?」

孩子的媽媽很年輕,伸手把小孩眼睛遮住了:「寶貝閉上眼,不可以看哦。」

小男孩很怕怕,有哭腔了:「我剛剛看到了,媽媽,我是不是要長針眼了?」

周徐紡:「……」

她羞得把頭埋在江織懷裡不敢抬起來,他還笑。

又磨蹭了好些時間,江織才走。

周徐紡去敲了溫白楊家的門,想到她聽不見,便又發了簡訊,不一會兒,溫白楊來開門了。

溫白楊的房子裡布置得很溫馨,裡面擺了很多她手工做的小物件,因為是過年,大多是喜慶的紅色。

她是周徐紡見過的最心靈手巧的姑娘了。

「新年好。」周徐紡問候。

溫白楊用手語回:「新年好。」

周徐紡記下這個手語了,她記性好,溫白楊比過一兩次的手語她基本都能記得,簡單的日常對話也都看得懂,只有複雜的需要溫白楊手寫。

「我泡了茶,你要喝嗎?」

周徐紡說:「要。」

溫白楊圍著圍巾,去餐桌把茶壺端來,還有幾盒小點心,都是她自己做的,擺盤很精緻。

周徐紡喝了一口熱乎乎的茶:「很好喝。」

溫白楊用手機打字:「是我自己做的,還有很多,你要不要帶一些回去喝?」

周徐紡點頭:「謝謝。」

她嘗了一塊點心,味道也特別好。

她的好朋友不止心靈手巧,廚藝也特別好,誰能娶到這麼好的姑娘,肯定是好多輩子修來的福分。

心靈手巧並且廚藝很好的溫白楊指了指廚房。

周徐紡從沙發上站起來:「我幫你。」

「那你幫我摘菜。」

「好。」

晚上七點,江家一大家子都到了,幾個旁支也來了人,堂屋裡擺了兩桌,桌上擺放了各種堅果零嘴。

老太太讓人沏了兩壺大紅袍,與旁支的幾個長輩閑聊,小輩們端端正正圍坐在一旁,或安靜聽著,或附和說著。

就江織,最不管規矩,沒骨頭地坐著,低著個頭,老半天不抬起來。

江老夫人喊了他一句:「織哥兒。」

「嗯。」他還沒抬頭,嘴上應了。

這要是別人,老夫人早生氣了,也就這小孫子,她捨不得訓:「幹什麼呢?怎麼一直在看手機?」

江織回:「有事兒。」

周徐紡說她在溫白楊家包了餃子,問他愛吃什麼餡兒的。

他也不說什麼事兒,老夫人便以為是公事:「大過年的,把工作都放放。」

江織回了周徐紡一句:你包的就成。

他這才把手機放下。

又閑聊了一會兒,江老夫人吩咐下人收拾桌子,擺餐具開飯,在這空檔里,她對一眾江家人說:「有個事兒要跟你們說。」

江維開坐老太太右邊:「母親您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