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那兩個將軍也跟著輕笑起來。

&nb本來還沉重的氣氛,一下子就緩和了。

&nb那兩個將軍看著蕭騰,趕緊表態,「殿下放心,我們兩個是絕不會拋下殿下回京的。」

&nb蕭騰點點頭,倒是沒說什麼。

&nb蕭朔則一臉大大咧咧的樣子,哼道,「你們兩個還算有良心!」

&nb蕭騰則是無所謂地笑了笑:將在乎精不在乎多,他手底下除了這幾個身份比較高的將領外,其他能打仗的不在少數,不過是一句話的功夫,把他們提拔上來而已。

&nb但是這個時候,越發能看出人心向背來。

&nb既然人家不想留,那就沒有勉強的必要了。

&nb蕭騰打發走了這幾個人,就開始著手從下邊選調子自己的心腹上來。

&nb雲暮雪這幾日悶在後院里,也不知道外頭髮生了什麼,但是看著一日比一日簡單的飯菜,她還是看出了端倪。

&nb看來,大軍的糧草成了問題了。

&nb她不是那等纏著男人的女子,知道蕭騰遇到了困難,既然他不想讓她跟著擔驚受怕,那她就不去過問這些事情。

&nb傍黑的時候,蕭騰踩著雨來到了後院里,和她一起用膳。

&nb陰雨綿綿,蕭騰身上的披風已經被打濕了,腳上的牛皮靴子也灌進了水,一進屋,踩得地上都是濕腳印。

&nb他皺眉看了看那潔凈的青磚地面上很不和諧的兩個濕腳印,皺了皺眉,有些局促不安起來。

&nb雪兒一向愛乾淨,他這個樣子,雪兒看了不定會怎麼想。

&nb剛要退到門外把靴子脫了,卻不料雲暮雪聽見動靜,已經從裡屋挑了帘子出來了。

&nb看見蕭騰那稍顯尷尬的樣子,雲暮雪也沒說破,揚聲喊著丫頭,「把才給王爺做的鞋子拿過來。」

&nb蕭騰聽了,眉梢往上挑了挑,有點兒不可思議地看著雲暮雪。

&nb這丫頭一向醉心醫術,哪裡會做過女紅了?

&nb他哪裡知道,雲暮雪這幾日一直悶在後院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就跟著春紅碧如兩個學起了針黹來。

&nb頭一次做女紅,就先給蕭騰做了一雙鞋。

&nb她倒是不謙虛,讓那春紅把那鞋子捧了出來,就要給蕭騰換上。

&nb蕭騰看著那一雙黑緞面厚鞋底的布鞋,只覺得一腔的暖意都湧向了心田。

&nb心愛的女人給他做了鞋子,不管那鞋子丑成什麼樣子,在他眼裡,都精巧得要命。

&nb雖然那針線歪歪扭扭的,但蕭騰還是喜歡的一塌糊塗,從春紅手裡接過鞋子,他幾乎是捧在了手心裡,仔仔細細里裡外外看了個遍,才顫抖著聲兒問雲暮雪,「雪兒,這是你給我做的?」

&nb「嗯,不知道能不能穿?」雲暮雪閃眼看了看蕭騰那一臉的寶貝樣兒,把一肚子的擔心給咽了下去。

&nb她還以為自己做成這個樣子,蕭騰不會穿的,可誰料到蕭騰竟然寶貝成這樣。

&nb呵呵,那她這幾日的心血可沒有白費。

&nb她高興地把蕭騰往炕沿上拉,「來來,讓我給你換上,試試看合適不?」

&nb蕭騰哪裡肯讓她做這些?

&nb兩腳踢掉了自己那雙已經濕透了的靴子,就要往自己腳上套。

&nb雲暮雪一把搶過那鞋子,嗔了他一聲,「急什麼?腳還濕的呢。」

&nb一邊的春紅忙遞上一條雪白的干布巾來,雲暮雪伸手接過,彎腰就給蕭騰擦起了腳來。

&nb蕭騰看著她的側面,只覺得那半張晶瑩剔透的小臉兒越發地耐看,就好像是他的珍寶一樣,愛不釋手。

&nb她方才那嬌嗔的小模樣兒,看在蕭騰的眼睛里,只覺得渾身都要起火了。

&nb雲暮雪幾下就把蕭騰的腳給擦乾,很耐心地把自己親手做的鞋子給蕭騰套在了腳上,高興地拉著蕭騰的手,道,「來,下來走兩步!」

&nb蕭騰順從地下了地,雙腳輕快地走了幾步,高興地嘴都合不攏了,「合適,太合適了,穿著真舒服!」

&nb雲暮雪抿著嘴兒在後面看著,有些不滿意,「不行,有些大了。」

&nb蕭騰卻不在意,滿口誇讚,「大點兒好,以後我回屋就換上,多舒服。」

&nb雲暮雪見自己頭一次的成果還看得過去,不由得樂了,就把那一雙柔嫩白皙的小手往蕭騰眼前一伸,嘟著嘴兒撒嬌,「你看,為了你這雙鞋子,我可是一手都是針眼兒。」

&nb蕭騰定睛看時,果然,每個指頭上都有針眼,也不知道他的雪兒為了做好他這雙鞋,被扎了多少次。

&nb他心疼地要命,忙把她的手指含在嘴裡,呼著氣。又對雲暮雪說道,「以後針線活兒不用你來動手,交給丫頭就行了。等日後我們安定下來,你就只管著做個享清福的王妃吧。」

&nb雲暮雪雖然不想做個米蟲,但聽見自己男人這麼說,還是打心底里高興的。

&nb兩個人說說笑笑地用完了一頓粗茶淡飯,天色已經大黑下來。

&nb雨勢依然沒有轉小的趨勢,蕭騰和雲暮雪站在廊下,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雨幕,只覺得心頭不自覺地湧上一絲煩躁。

&nb這要命的大雨啊。

&nb……

&nb卻說劉將軍和石將軍兩家收拾完了之後,用了幾輛大車拉著兩家老小,就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nb雖然雨勢很大,但這兩個人一忽兒都不想等下去,想趕緊進關,離開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nb可兩家的家眷都是些嬌弱的人,遇到這樣大雨滂沱的天氣,叫苦連天,硬是一天還沒走出榆林。

&nb只是這樣的事情,就不會是蕭騰能管的了。

&nb蕭騰還有更多頭疼的事兒呢。

&nb朝廷繼斷髮糧草之後,又下了一道詔令:竟然召喚上柱國大將軍雲伯英班師回朝。

&nb蕭騰知道之後,不由冷冷地笑了:雲伯英都十幾年沒有回過京城了,連自己的妻女都無法照拂。竟然在他來了沒多久之後,就要讓他班師回朝?

&nb看來父皇和太子還是十分提防他和雲伯英聯手啊。

&nb只是這一切已經晚了吧?

&nb呵呵,斷了糧草,就以為一定會困死他嗎?

&nb他不信這廣袤無邊的土地上,會找不到吃得來。

&nb這麼些年在各地的經營,他怎麼可能會讓這點下三濫的招數給困住。

&nb是父皇和太子在逼他反好不好?

&nb本來他還打算擁軍自重,在邊關過幾年悠閑日子的。但是有人見不得他的好,他就沒辦法了。

&nb雲伯英接到聖旨之後,當夜又趕回了榆林,和蕭騰悶在書房裡商量了**,第二日天亮,兩個人才出了書房。

&nb蕭騰當即就著人往京城送了一封休書,是給芷蓮郡主的。與此同時,又昭告榆林城的百姓,他又和運大將軍之女雲暮雪結為夫妻!

&nb榆林城的百姓們對他們之間的事情沒有什麼耳聞,而接到休書的芷蓮郡主,卻是哭了個半死。

&nb自打在三河鎮被蕭騰給下了葯之後,她就如當年的蕭騰一樣,已經癱坐在了輪椅上。

&nb雖然心裡已經對蕭騰的狠心深有感觸,但是接到休書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大哭起來。

&nb她恨命運的不公,也恨蕭騰的絕情。

&nb她滿腦子裡都是恨,壓根兒就忘記了當初蕭騰是怎麼熬過那兩年的。

&nb當然,她接到了休書,也就意味著太子蕭然也知道蕭騰休了他這個表妹了。

&nb他倒沒有替自己這個嫡親的表妹擔憂多少,潛意識裡,他覺得蕭騰這是在挑釁,明知道他對雲暮雪有意,卻偏偏來觸他的逆鱗。

&nb蕭然第一個感覺就是蕭騰要反了,當然,這也是他樂見其成的。反正他遲早要除掉蕭騰的,所以他處處在逼蕭騰,逼得他走投無路終於反了,才好讓父皇下旨剿滅他。

&nb於是,他先去了皇後宮里一趟,把芷蓮被休的事兒說了一遍。

&nb娘家親侄女被休,這自然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nb皇后當即勃然大怒,跑到老皇帝那兒哭訴起來。

&nb老皇帝本來也對蕭騰帶走雲暮雪恨得牙根發癢,聽了這話倒也正中下懷,正好有了借口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對兒子下手了。

&nb於是,各懷心思的三個人,終於促成了一道剿滅蕭騰的聖旨。

&nb等到聖旨曆數蕭騰的罪狀昭告天下的時候,蕭騰那邊也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了。

&nb不是沒有軍糧嗎?

&nb不要緊。

&nb蕭騰只要打開函谷關,就能得到內地暗衛的接應。

&nb他很是痛快地做出了決定,娶雲暮雪為妃,聯手雲伯英奔赴函谷關!

&nb------題外話------

&nb番外會不定時更新,謝謝各位親一路相伴!

&nb


軍中的形勢還算安穩,只是大雨一直下個不停,下得榆林城內積水成河,百姓們叫苦連天。

因著蕭騰下令求娶雲暮雪,所以,城內陰人沖犯老天的謠言也少了些。只是那軍中的軍糧越發捉襟見肘,連雲暮雪這樣的主子也只能每日一干一稀兩餐飯,更遑論軍中那些將士們了。

眼見著將士們個個面黃肌瘦,明顯得營養不良,蕭朔已經急得團團轉了。

但蕭騰和雲伯英一去數日沒有音訊,讓他也成了沒頭的蒼蠅。

雲暮雪在後院里待著,每日里門外都有幾個士兵把守著,身邊更是幾個丫頭成日跟著,出不去更看不見。

她明白,蕭騰這是為她好,不想讓她跟著提心弔膽。但身為一個現代穿越女,她哪裡是那等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人?

每日里坐在廊下,瞧著那細雨連綿的天空,她只覺得自己也快要發霉了。

吃食一日比一日粗糙,她常常餓得半夜睡不著,本來還算圓潤的臉兒已經瘦成了尖尖的小瓜子兒,看上去惹人憐愛。

蕭朔也是一連好幾日沒有露面,想來蕭騰和雲伯英帶領著大軍出去了,他一個人忙軍務安撫軍心,也夠亂的。

雲暮雪幾次想要找他問問情況,又怕自己到時候什麼忙都幫不上,徒勞一場。

可是沒想到這一日一大早,蕭朔竟然主動上門了。

原因無他,軍中已經悄悄地傳起了疫病了。

也沒等雲暮雪問他,這廝就如竹筒倒豆子一樣說出了原委。他這麼痛快,想來這些日子也是憋得太厲害了。

雲暮雪靜靜地聽著,事情的來龍去脈慢慢地就清晰了。

原來,軍中僅有的一些存糧,在連日大雨的洗禮下,竟然發了霉。可是將士們沒有糧食吃,只能硬著頭皮吃下去。

再加上缺少草料,有時候雨勢大了,一日也吃不上一頓熱乎的飯,疫病就這麼襲來了。

蕭朔急得都快跳牆了,連連在雲暮雪面前問了好幾遍,「嫂子,你說該怎麼辦?怎麼辦?軍中的大夫束手無策,阿騰不在,若是有個好歹,我可就沒臉見他了。」

蕭騰反正已經下令要娶雲暮雪了,這廝叫「嫂子」叫得甚是歡快。他本來是個跳脫的性子,但是被疫病給煩擾的臉上也沒了笑容。

見雲暮雪沉思不語,蕭朔又迫不及待地說道,「嫂子,想當初京城中蔓延了一場可怕的疫病,太子當時還想把染疾的人趕到城外城隍廟裡燒死的,也是你出馬給治好了。如今,軍中這疫病要是蔓延開來,整個榆林城可就完了。你好歹得幫幫小弟啊。」

他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完全沒了平日里的洒脫。

雲暮雪當然理解他這急躁的心情,就寬慰他道,「你且先別急,自己亂了陣腳,反倒於事無補。我先跟你去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再做打算!」

事到如今,蕭朔也只能先帶著雲暮雪去軍營看看了。

看外頭依然下著雨,雲暮雪就讓春紅取來油衣披了,留碧如在家裡,帶著春紅,主僕兩個跟著蕭朔出了門。

大門口已經備好了一輛小騾車,雲暮雪看著那頭瘦瘦弱弱的小騾子,不由嘆了一口氣。

能用的馬匹都被徵到軍中去了,如今出個門能有小騾車坐,算好的了。

軍營在榆林城郊,蕭朔在前頭騎著馬兒,帶著雲暮雪走了一個多時辰才到。

因為初來乍到,自然沒有現成的屋子住,將士們都是住的牛皮帳篷。

正是將近傍黑時分,該是開飯的時候,可是這偌大的軍營,竟連絲炊煙都沒有。

蕭朔見雲暮雪站在帳篷外看得出神,兩手一攤,無奈地笑了,「嫂子,如今連燒的柴禾都沒了,大家只好生吃發霉的糧食了。」

雲暮雪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垂著頭跟蕭朔進了營地。

染上疫病的士兵們都被集中到一處,雲暮雪徑直去了裡頭。

蕭朔挑開帳篷帘子,一邊還有些躊躇起來,「嫂子,我看你還是別進去了,萬一把你也給感染了就不得了了。」

「『醫者父母心』,我不實地看看,又怎能治得了?」雲暮雪白他一眼,邁步進了帳篷。

帳篷四周的氣窗因為下雨都給閉上了,地上一溜兒鋪滿了秸稈,上面鋪上一層軟草,染疾的士兵們都卧在上頭,一個個面黃肌瘦,一點兒精神都沒有。

雲暮雪在一個娃娃臉的小兵面前蹲下身子,發覺那小兵已經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了,鼻孔里只有微弱的呼吸聲,看樣子再等不了多久命就交待了。

她心裡泛起一陣酸意,伸手摸了把那草鋪,濕漉漉的摸了一把水。

每日里生吃發霉的糧食,睡在水窩子里,連窗戶都不通風,不然上疫病才怪!

蹲在一角正忙活著的軍中大夫聽見動靜回頭看了眼,見是蕭朔帶著個女子進來,忙起身過來見禮。

蕭朔無精打采地擺擺手,指了指雲暮雪道,「你也別弄這些虛禮了,這位是騰王妃,今兒特地來給將士們看病的。」

那老大夫對雲暮雪的醫術也早有耳聞,他忙恭敬地對雲暮雪行了禮,滿嘴都是慶幸的話,「王妃娘娘來了就好了,大家就有救了。」

雲暮雪苦笑:看樣子這些人還真把她當成救苦救難的觀世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