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上邪從暗處走出來,看著江緋色,靠近她。

江緋色警惕盯向卿上邪,冷冷的應道:「你又想做什麼?卿家最近不太平,外人不知道,你這個大少爺還不知道?自作孽不可活的你們,還想怎麼樣!」

卿上邪聳肩,臉上無所謂笑笑,「那都是他們的事情,跟我沒有關係,我也不在乎他們會發生什麼,我只要保證我卿上邪清清白白,只是被人牽連就夠了。」

江緋色被卿上邪的無恥震驚,急忙往一旁後退。

「怕什麼,我又不是我妹妹和我父母他們,對你江緋色討厭至極。」卿上邪左手伸出來,壁咚到牆壁上,把江緋色堵在他胸膛之間,進退不得,「我不僅不同他們那樣討厭你,我還很喜歡你呢。」

「你無恥!別靠近我,給我走開——」

江緋色抬起腳踹卿上邪,手也沒有閑著,襲擊他腦後勺。

這裡雖然沒有市中心熱鬧,不過並不是空曠無人。

她不相信卿上邪新官走馬上任期間,敢在大街上對她一個女人做出什麼可恥的行為。

果然,卿上邪沒有繼續,在她攻擊的時候利落閃開,站在她對面,笑的得意邪魅。

咂咂嘴角,卿上邪對江緋色的潑辣意猶未盡的樣子,「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夠味,有個性,不會用讓人倒胃口的低賤爬上男人的床,主動出賣自己的骯髒。」

「神經病!」江緋色趕緊撤離危險地帶,對卿上邪的行為只有這三個字可以形容。

「不,怎麼能還是神經病呢,這隻能證明我對你越來越喜歡,我對你中毒,瘋狂的每天每夜都想把你壓在身下……」

「閉嘴!你不噁心自己,能考慮一下我的嘔吐嗎!」

這麼卑鄙無恥的話,聽得江緋色一陣陣發麻。

「你跟穆夜池不是已經離婚了?我條件比穆夜池都不差,硬體……我保證你在穆夜池身上享受到的,我絕對會讓你更欲! 流浪的青春 仙!欲!死,我有比穆夜池更會討女人喜歡享受的姿勢,等著你去解開。」

「閉嘴,你給我閉嘴!」再說下去江緋色就要吐了。

卿上邪表示很遺憾,「不是我說你,你都被穆夜池傷害成這樣,都被他一腳踢出穆家了,還愛著他?你江緋色可不是這麼卑微低賤的人。還有你可想清楚了,不是每個人都會像我這樣對你憐香惜玉,因為我喜歡你所以縱容你,我妹妹就不會跟我一樣對你和顏悅色,孕婦的脾氣很大很瘋狂的,要被她知道你今天跟穆夜池離婚……」

卿上邪閉嘴,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江緋色怎麼會聽不出來他暗示的是什麼。

被脾氣這麼大,還恨她入骨的卿月月知道,肯定會把她往死里傷害。

「你從誰嘴巴里聽到我跟穆夜池離婚的事情!」江緋色沒有被嚇慘,她冷著臉,冷靜反問卿上邪。

「這個……」卿上邪同情的看著她,低笑:「你以為穆夜池真那麼愛你?都離婚了,他還為你守著秘密?」

「你說的話跟放屁一樣,他不能相信,你怎麼可能被我信任!」

「你不信?」卿上邪無所謂的笑笑,「你剛才是不是跟夏茉莉見過面了?夏茉莉應該跟你說了很多事情,扮演可憐角色博取你同情,同時還要上演一副好姐妹的情意吧?」

江緋色用力握緊手,警告自己不要被卿上邪的話欺騙。

「這也不能怪你了,畢竟人家夏茉莉本來留把你當成工具,利用你賺取自己利益為生,能在你身邊扮演十幾年好姐妹,這點演技又怎麼可能沒有。」

「你到底胡言亂語,想說什麼直接說吧!何必這樣去利用別人往死里逼,她夏茉莉怎麼樣利用我對我怎麼樣,相信我,我這個當事人就算被欺騙,我也比你們這些人渣要清楚明白!」

「是嗎?」卿上邪很懷疑的看著她,說道:「那她是不是跟你說了她想幫你,她對你說了什麼讓你深信不疑的事情?然後還提醒你什麼,暗示你什麼?我要是告訴你,這一切都是穆夜參安排,我妹妹暗中給夏茉莉好處命令她這樣做,你相信嗎?」

「不信!我寧願被相信她,也不會信任你這種搞事的人渣!」江緋色退開卿上邪,不想跟他爭論也不想跟他說話了。

堇色未央 「江緋色,你不聽我的話,你會很慘的,而且我就是在聽到消息,才提前趕過來見你,想帶你離開保護你,你不相信我,真不願跟我離開?」卿上邪跟在身後,提醒江緋色。

「我不會跟你走,掉入你的陷阱裡面!」

江緋色斬釘截鐵。

卿上邪要是能信任,母豬都會上樹。

「好吧,既然你那麼喜歡穆夜池,還相信他,那你就等著眼睜睜看他如何對付你吧,其他的事情我不說了,反正你也不會信任我。」

卿上邪跟在身後一段時間。

江緋色打了車,警告他不要跟著,卿上邪聳了聳肩,最後問她真不願意跟他走,被她拒絕之後卿上邪也走了。

*……

江緋色回到酒店的時候,正準備上樓,卻在看到樓上的人時,心都繃緊了。

「你看起來好像心情還很不錯呢,真是天生命賤。明明是窮途末路,還裝著一副讓人作嘔的樣子做什麼。」沈唯一諷刺的嘴臉讓江緋色連看也不屑看一眼,沒有理會她的諷言刺語,她從她身邊冷笑著越過。

「江緋色,你知道嗎,有時候我覺得你真的很可憐,被人從頭到尾玩弄還像個傻子一樣……」

江緋色冷漠的樣子惹了,沈唯一,她一時忘記了裝模作樣,臉色扭曲著對江緋色詛咒。

「江緋色,你人生的所有美好,從你跟穆夜池離婚這一天開始,將會是地獄!」

江緋色一句話也沒回,從沈唯一眼前消失在樓角。

沈唯一的出現不意外,但卻證實了一個事實,她江緋色行蹤都在別人掌控下,或者更可怕的是卿上邪說的話是正確的,穆夜池跟她離婚後,終於不管她死活,把她行蹤泄露了。

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她今天必須第三次換地方了。

江緋色加快腳步,她收拾好走下來,卻意外的看到在門外等候的林叔。

「少夫人。」林叔眼眶紅紅的看著少夫人,手裡拿著東西。

「林叔你這是做什麼呢,我沒事,林叔也不用叫我少夫人了,他會不開心。」江緋色冰冷的小臉被林叔傻得可愛的溫暖感動。

不過江緋色真的不想哭,她真的不想哭著離開,那會證明她對這裡是有感情有留戀的。

「林叔,我走了,林叔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別讓別人隨便欺負。」江緋色抱了抱林叔,狠下心甩頭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下。

穆家

「你生氣了嗎?為那個女人生氣了可不值得。」江緋色走後,沈唯一看著一臉冰冷發怒的穆夜池,嚇得手腳顫抖。

「給我滾!」

冰冷的聲音,嚇得沈唯發抖。

「不要趕我走,今天讓我留下來陪你好不好。」

「就你?如果不是因為你配合著演了這個久,我早就一腳把你揣開。」站起身越過她身邊,穆夜池心中有股怒氣憋得無處可發,他現在想殺人想放火。

「夜池哥哥,別走!」沈唯一衝上前抱著穆夜池有力的腰,朝他委屈的撒嬌。

「滾開!」穆夜池大手毫不留情一摔。

沈唯狼狽的摔到地上,臉色絕望。

看穆夜池離開的高大背影,沈唯一眼裡的光越來越歹毒。

這一切,全都是江緋色那個賤人害的,咬牙切齒的的恨,讓她五官全扭曲成一團,撐在地板的手氣得發白。

站起身子,沈唯一猛的往門外走出去。

江緋色那個賤人,她不會讓她好過的!

絕不!



夜,越夜越漆黑,天空烏雲聚攏。

看這天氣,估計老天是要在這陰沉得讓人窒息的夜裡變臉了。

果然,老天變臉的速度就像小孩哭的那樣令人毫無防備,才沒多久這天就發怒了。

雷聲閃電聲轟鳴而來,豆大的雨下得讓人來不及躲避。

走在半路的江緋色,就是被波及的無辜人之一。

難道老天也想讓她雪上加霜嗎?一整天沒有好事就算了,還要遇上這鬼天氣。

她還想找個地方先躲過一天晚上,明天天亮了,情況也好能變得好一些,青天白日是的,總會讓人心裡安分些。

與穆夜池離了婚,她也沒有什麼好挂念,應該可以放心的偷偷聯繫夙夜他們了。

江緋色抖了抖身上濕潤的衣服,看看這前無店可躲,后無房可避的鬼地方,真覺得要命。

要不幹脆去找警察叔叔求救算了,好歹也能在他們的值班室里安全度過一夜,那些人多麼囂張跋扈,也不敢到警察局要她命。

反正她現在不需要擔心身邊的人被牽連到,落魄就落魄吧,無所謂了。

狼狽的環著雙手搓搓手臂,江緋色唯一的感覺就是冷。

冰涼冰涼的,從心裡透出來,一頭長發還濕噠噠貼著背部,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一道亮光從背後閃來,車子在雨中行駛的聲音也接踵而來。

江緋色身子往旁邊一閃,雨夜裡,陌生的人事物都不安全。

閃到一邊,江緋色聽著身後的車聲越來越靠近,強烈的光好象就在她身後。

這感覺,真糟糕。

那汽車的熱氣,隔著雨,她都能感覺得清清楚楚。

怎麼會這樣?

江緋色驚訝的轉過身子,亮眼的光射過來,大雨中只聽到一聲刺耳的撞擊聲……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肚子一陣惡痛襲來。

江緋色在身子被撞飛出去的剎那,看到了車裡沈唯一瘋狂的大笑表情,還有她那歹毒的眼光。

啪!

重物落地砸開了水花。

即使雨下得那麼急那麼大,那聲音依然清脆得讓人心碎。

錐心的感覺傳遍全身。

江緋色睜大眼睛望向沈唯一瘋狂失控的笑容,不知道是太冷了還是太痛了,她渾身開始麻痹。

額頭和褲子有溫熱的東西留出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熱熱的,還有一股刺鼻的腥味,很像渾身四肢百骸正在分解,撕裂。

她開始覺得腦子遲鈍,意識變得模糊起來。

好象還看見了漫天雨幕中,有聖潔的光芒從天上降落,把她籠罩。

甚至還覺得有天使在飛,鐘聲響起……

死亡的氣氛如此濃烈。

「哼,竟然還沒把你撞死!」看到江緋色在掙紮起來,沈唯一雙眼猩紅,狠狠的開車再度碾壓過去。

江緋色顫抖的身子再度被撞出去,車輪從身上碾壓的痛楚,把她抽痛成了支離破碎的兩半。

沈唯一的陰狠得比卿月月更絕,她是要弄死江緋色,不給江緋色一點點的活路!

雨越下越大,江緋色身下全都是血,艷紅艷紅的血把她整個癱軟的身體浸漫。

她一動不動躺在那裡,死了那樣在沒有半點氣息,身體被撞被碾得斷了,軟綿綿的垂落在濕潤的地板上。

沈唯一得意大笑。

看見江緋色不再掙扎,沈唯一惡毒的詛咒:「賤人,等死吧!不會再有人來救你了——」

她停好車,從車裡跨下來,連傘也沒有打,車燈也沒有關上,就這樣迫不及待的來看江緋色死了沒有,沒有死她會開車把江緋色的頭壓爆!

死屍一樣的江緋色被沈唯一踢了兩腳,沒有任何反應。

沈唯一居高臨下看著在生死邊緣掙扎的江緋色,幾秒種后,江緋色的手指動了下。

「還沒死!命真大,賤人就是命大!」沈唯一看江緋色痛苦的扭曲著那流滿血的臉,看她痛苦的倦著身子發抖,怒火的咒罵一聲。

沈唯一正想回去開車在壓江緋色讓她死透,就聽到江緋色痛苦的呻~吟。

婚途有坑:神秘老公要抱抱 真狼狽,真落魄,真可憐!

沈唯一停住腳步,看著這樣的江緋色,她忽然覺得滿意極了,覺得心情太爽了。

就這樣,生不如死才活該!要她死透真是太便宜她。

活該,誰讓江緋色不知好歹惹了她和卿月月這些人。

反正江緋色已經跟穆夜池離婚,撞死江緋色這種低賤卑微的賤民也不算什麼事,她家裡有的是錢,就算撞死幾個人她也不擔心。

真有江緋色什麼朋友發覺那又如何?不是還有卿家頂著嗎。

江緋色死了,最高興的還是卿月月,到時候她繼續利用卿月月,造成是卿月月害死江緋色,不就可以跟穆夜池雙宿雙飛了。

沈唯一越想越得意,越想越興奮,手裡捏著江緋色的臉,用力的撕著她細嫩的皮肉。

江緋色這張臉!真是越看越美,越看越讓人恨意叢生。

就是這張精緻,比狐狸精還要勾人的臉,把穆夜池的眼睛都迷住了!真想把這張臉用刀一刀一刀撕下來煮給穆夜池吃——

沈唯一瘋狂的念頭才出來,忽然覺得江緋色正在反抗她的動作。

賤人,都這樣了還有力氣醒過來,怪不得苟延殘喘這麼多年還沒有被人玩死,果然命硬。

「你……會……不得……好死……」江緋色睜眼眼睛,血從額頭上流下來,讓她連睜開眼睛看到的世界都是血紅色的。

沈唯一哈哈大笑,笑臉好恐怖。

她下一秒會不會繼續開車輾過她的身體,讓她直接慘死橫屍意外被野狗禿鷹生吞下腹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